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思君迢迢隔青天》(四十九)

《思君迢迢隔青天》(四十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小梅倒看不清那纸笺上都写了些什么。但是这样密写的信,她是头一次见到,未免自己都觉得是大惊小怪了些,尤其看到静漪声色不动、只顾专注在纸笺上。看上去,她对怎样处理这种密写信,半点不陌生。令她震惊的反而是这个……小梅莫名有点心里慌乱。

    静漪看看她,轻声说:“替我取消今天下午的日程。我得回家去。”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小梅看静漪,那张纸笺被她折好放回信封里,她的手罕见的有点发颤。

    “的确是发生了点事情。”静漪起身脱了医生袍。她思索片刻,说:“那几个小毛头,麻烦你照顾下。我恐怕得明天才能来医院……我希望能安排他们进博文读书。等我和逄将军商量下这件事。博文是他创办的,收留这几个孩子不知道成不成问题……费用倒是小事,只担心老师们照顾不了这么多学生。”

    小梅点头,说:“交给我吧。”

    “拜托了。”静漪说着,拎了包离开办公室。

    小梅送她出来,交待给白薇让她给司机打电话备车。

    静漪走的很快,下了楼车子已经在等她了。

    陈师傅等着她吩咐,她轻声说:“去海格路程公馆。”

    雨下的越来越大,雨滴打在车前挡风玻璃上,密集的像是谁在大力泼着水……静漪闭上眼睛,耳边的声音是山呼海啸,而且是一浪高过一浪。

    “停一下车。”静漪看到良友书局的门脸时,说。

    陈师傅立即停了车,看她要下车,很是意外。从后视镜看看,紧跟着他们的车子也停在不远处。

    静漪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在这里停车,只让陈师傅在这里稍等一会儿。

    “程先生!程先生还是等等吧……至少让人跟着呀。”陈师傅有些担心,但见静漪开车门下去,撑了伞就往书局去了。后头车子里也有人下来,但是被她摆手制止了。他也就安心等在这里了——程先生绝不是冒失的人……

    静漪快步上着台阶。

    良友书局门前的台阶很是有些高。雨水顺着台阶向下流淌,静漪踏上去,雨水溅到她的小腿上,原本就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寒意,这下就更觉得冷。等到她推开门进了书局,被扑面而来的霉味裹住,禁不住就打了个寒战。

    许是下雨的缘故,偌大的书局空荡荡的。除了有限几名店员或在柜台里打盹儿、或在书架下溜达,简直不见一名顾客。

    静漪将伞收起来,放在了门边的伞桶中,站在脚踏垫上,静静等着鞋上的雨水渗进麻编的垫子里。趁着这会儿工夫,她的目光在书局里谨慎地搜索着。终于,她的目光定在了通往二楼的木楼梯上——没有人来招呼她,她也安之若素。

    良友书局毕竟是家卖书的铺子,不是咖啡馆。

    她款款迈着步子往楼梯处走去,等她站下来,望着坐在楼梯中央那个低着头看书的人——深灰色的山东丝长袍,黑色的麻质礼帽和很高级的手杖以及精致的小羊皮质地公文包都搁在身旁,手中的书是一本很古旧的线装书……空气里散发出来的霉味似乎是越来越重了,重到呛鼻子,重到令她呼吸有短暂的阻滞感。

    书架之间窄窄的过道里,尽管没有人走动,却也好像是有涌动的气流。静漪挽着手袋,握紧了……他手中的书,从她站到他面前来,就没有翻过一页了。

    “随身带着枪么?”他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将书慢慢地合上。

    这异常熟悉的声音,令静漪心头猛猛一震。

    她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还是难以控制地感觉到了腿软。

    他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阴着天呢,这里距窗子很远,有些看清楚她的样子。而灰暗的书柜,又令她黑色的身影更加的暗。只是她的眼睛,在无论怎么黑暗的地方,也都会像星星那样闪耀着璀璨的光彩……无论她的目光中会有着怎样的含意。

    他说:“我还以为你说不定不会来……或者是不想来。静漪,你还是很有胆量的。这真是好极了。请吧,我们上去谈。”

    静漪沉默着,看着他将书随手放在一旁的架子上,拿起了他的随身物品,请她上楼。但他并没有先走,而是站在那里,将狭窄的楼梯通道让给了她。

    静漪没有犹豫,抬脚便踏上了楼梯。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静漪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轻声道:“我来,是因为你这里,有我想得到的情报……孟元。”

    戴孟元一点头,说:“情报已经给你。你来,是想知道情报的真实性。”

    静漪没有否认。

    戴孟元……她已经很久不曾想起过这个名字。他的生死似是早已经有了定论的。她叫他孟元,但其实她并不确定他的名字究竟是什么了。

    她走上楼去。

    楼上更加的寂静,也更加的昏暗。

    静漪站在楼梯口。她的听觉非常灵敏,但她几乎听不到身后的这个人的声息……她将手袋抓的更紧些,极力保持着镇定。

    戴孟元似并没有留意她的反应,主动往窗边去。窗边有一张小桌子和几把椅子,这是供客人挑书累了休息的——他问:“你还记得这里?从前你喜欢坐在这里看书的……今天天气不好,客人少。”

    静漪回了下头,恰好看到一名店员经过楼梯口。他似无意地抬头看了一眼,与她四目相对,他谦恭地笑笑,过去了。

    “客人少,恐怕不是因为下雨,而是因为你要在这里见客吧?”静漪低声道。她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戴孟元也坐了下来。他将手边的东西都放在了桌上,对静漪道:“对我来说,你永远不能算是客人。”

    “我不是来叙旧的。”静漪说。

    她看着戴孟元的脸——戴孟元并不回避她的目光,反而伸手,将窗推开了些,光线明亮了些的同时,他也从百叶窗缝隙里看了看外头——他还是那样的警惕……静漪将手袋放在膝上,默不作声。

    他看上去,面容有了不少变化,伤疤浅了许多,皱纹也多了些——未免有些太多了。虽然是修剪的极整齐的发型,细细碎碎的白发也很扎眼,这都令他看上去像个年过四旬的、有些脱俗气质的中年人。

    “我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你。”静漪说。

    “我也没想到你会来见我。”戴孟元终于转向静漪。他静静地望着她,“藤野晴子今天凌晨被关进了丁家村。”

    静漪盯着戴孟元。她的心提了起来。

    信上虽然已经透露了这个消息,但是再次确认,她还是觉得难以面对。

    “已经被处死了。”戴孟元说。

    静漪紧攥着包柄。

    “她被抓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用本名,也没有经过多次审讯。所以身份确认上有些困难。而且,我刚知道你在设法营救她……怕你介入太深,招来更多危险,才想办法通知你的。本来,我想通过其他同志,但想想恐怕来不及。何况……我也想见见你。”戴孟元说。他看着静漪,“静漪?你还行吗?”

    “尸体呢?”静漪问。

    “会通知家属认领的。如果她的养父不认领,就会处理掉的。”戴孟元说。

    静漪看着他。

    戴孟元摇了摇头,说:“很难办。”

    “我知道。”静漪低了头,“谢谢你。”

    “离开上海,静漪。”戴孟元说。

    “不。我不会轻易离开这里的。”静漪抬起头来。她看到戴孟元脸上闪过的复杂神色,“多谢你。孟元,你多保重。”

    她站了起来。

    对他,她没有更多想知道的了。而她也知道,即便是想了解,也绝不能多问。

    “如果可以,我会尽量帮忙。这你放心。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你要冒这么大的险救她。”戴孟元也站了起来,“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快离开上海。”

    “谢谢。”静漪说。似乎也没有其他好说的……证实了最坏的消息,也见过了这个曾经以为不会再见到的人,她眼下还有很重要的事等着去做。“我该走了。”

    “我不方便出去送你。”戴孟元说。

    静漪点头离去。

    戴孟元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跟着她走了两步。静漪下楼前,站下,回头看了他。

    他轻声说:“陶司令知道。我见过他一面。”

    静漪点头。

    陶骧……她转身下楼时,多少有些觉得头重脚轻。但是她来不及想太多,快步出了书局。已经等急了的随从一路跟着她,护送她上了车。车子很快驶往海格路的程公馆。待车子穿过密集的关卡,开到程公馆门前,刚一停下,便有人替她开了车门。她抬头一看,竟是逄敦煌。

    “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刚才我们都急坏了?”逄敦煌脸色极是难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思君迢迢隔青天》(四十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难哄作者:竹已 2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3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4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5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