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四)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秋薇摸着小猫的下颌,一条红色的丝线系了一只金铃铛,手指一拨,一声轻响。小猫挣了一下,睁着微蓝的眼睛看秋薇。是只很乖巧的小波斯猫,约莫两个月大小。

    “家里除了四太太院儿里有这样的猫,别处哪有。”乔妈在一边收拾被静漪扔在一边的毛线团,看到小白猫就说。“秋薇,你在哪里捉到的?”

    “它自己跑来的。”秋薇举高了小白猫给乔妈看。

    宛帔便说:“让人给四太太送回去。她的猫少了是不得了的。”

    静漪穿好了衣裳,见秋薇把小猫放在地上,那小猫机灵的很,也不怕人,不一会儿就发现了不知何时落在地上的一团毛线球,立即玩起来。乔妈看到,一把捞起毛线球,笑着说:“真够裹乱的。”

    说着乔妈伸脚逗了一下小猫。她的鞋尖上有一朵儿黑绒缨,小猫的小爪子挠过去。

    静漪把小猫给抓住,抱在怀里,跟母亲说:“我去送吧。”

    “你别出去乱跑。”宛帔说。

    她正在看杜氏吩咐翠喜刚拿进来的两本账簿,语气是不经意的严厉。

    静漪抱着小猫站在那里,一怔。

    见静漪半晌没言语,宛帔也觉察自己刚刚的语气甚是严厉,坐着继续查看账簿,说:“你忘了,小时候追猫,追到水里去,险些出了大事?”

    静漪抚摸着怀里这只乖巧的小猫,道:“我去去就回的。”她看了眼窗外,秋高气爽的时节,天气真是好。菊花盛开了,再过些日子,就该红叶遍山了。杜氏母亲说要去西山看红叶,在别墅住些日子。因了几桩事,再加上三哥的婚事,没有去成。她倒是想去散散心了……尤其姑母昨日带无忧表姐和孩子们去了西山,今日一早无暇和无忧也跟着去了,她心里忽然觉得空落落的。

    怀里的小猫喵呜了一声,静漪摸摸它的头。

    柔弱到可怜的小猫,让她想到无忧表姐的小女儿。姑父盛怒之下,将汪南荪痛责一番赶出家门,不许他登赵家的门。汪南荪登报诉赵家强逼他们夫妇离异、父女相隔,这一两日,亦因此事,传闻又沸沸扬扬起来……姑母带无忧表姐母女外出,也是不想让无忧难过的缘故。

    静漪有点担心小外甥女儿,那日烧的厉害,不知道现在好些了没有?

    无垢说有大夫跟着去西山的……

    秋薇过来把猫接过去,对静漪摇摇头,说:“太太,我去把猫送到四太太院子里。”

    “去吧。”宛帔说着,看了静漪一眼。

    静漪见母亲没有再特意说不让她出去,便跟着秋薇一起走了。

    “给我抱抱。”一出房门,静漪抱过小猫来。

    “小姐,太太没说让你去呢。”秋薇憨憨的说。

    静漪瞪了她一眼,秋薇吐吐舌。

    静漪抱着小猫一路往四太太李翠翘的翠苑去,身后跟着她蹦蹦跳跳的小丫头秋薇。翠苑离杏庐远一些,她们走了好久。园子里有不少果树,已经到了挂果的时候,走在小径上,都能闻到果香气;观赏树的叶子则开始落下……秋薇走几步,就要摘了漂亮的叶子来给静漪看,说给小姐回去做书签。

    静漪见秋薇摘回来的叶子都平整漂亮,摘的多了,捏在她的小胖手里显得很累赘。她笑了笑,让秋薇把叶子装在她的衣兜里,说:“这些就够了。”

    秋薇本来是要哄静漪高兴的,不知为何看了这些漂亮的叶子只是淡淡的笑了一笑,又要显出忧郁的神气来,只好老老实实跟在她身后走。走了不多久,就看到翠苑的院墙了。

    依依呀呀的唱腔,若有若无的从院墙里传出来,秋薇小声说这一定是四太太在放唱片子了。

    静漪听了听,放的是《钓金龟》。祖母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戏,隔不多久就要家里的戏班子给她唱。杜氏母亲说过,祖母最爱借着听这出戏,敲打两个儿子。祖母去世之后,家里的戏班子便散了。她也有很久没听这出戏了……

    “十小姐?”隔着花墙,有人叫静漪。

    静漪正抱着的小猫,听见这一声,小猫从静漪怀里跳到地上,嗖的一下便跑掉了。

    “是翠姨吗?”静漪站下来,对着花墙问道。听声音应该是四太太的。她站在这里看不到那边的人,只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得到肯定的的答复,静漪说:“翠姨,刚刚有只小猫跑到杏庐去了。”

    “是十六吗?我找了它半天了。”李翠翘问。

    静漪哪里知道什么十五十六的,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四太太就十分惊喜的在那边叫起来,说是十六呢十六可回来了,再不回来就没有饭吃了……静漪不想平时总爱端着架子,轻易不露出什么过分的态度的四太太,私下里对着爱宠竟是这样的,一时想笑,又觉得有点感慨。她还没说什么,就听四太太在里面高声道:“十小姐,请进来坐坐吧。”

    静漪都已经到这里了,就带着秋薇进了翠苑。李翠翘抱着回来的小猫在院门口候着静漪,身后跟着她的两个老妈子,手里都提着提篮,是猫食。一进院门,静漪就觉得惊讶,她素日是知道四太太爱猫如痴的,并没想到竟然会养了这么多只猫——翠苑的院子小而精致,屋子是西式的双层小楼,楼下有个很大的阳台,大大小小的猫随处可见。有占据墙头的,趴在树杈上的,窝在围栏处的,还有卧在阳台藤编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真是形态各异,惬意无比。

    “十小姐坐呀。”李翠翘说着,从腋下抽出手帕来,对着沙发上的那只黑猫拂了下,懒猫在酣睡中被搔着鼻尖,不耐烦的动了下,伸了前爪出来,仍旧在原处不挪窝。“咦?十小姐别见怪,这些小东西都被我惯坏了。”李翠翘笑了。

    静漪微笑,说:“翠姨,我不用坐的。”藤椅上是墨绿金丝绒,看的出来下人收拾的算干净,看不到猫毛。

    “那怎么行。十小姐难得来我这里。”李翠翘笑着坐下来,将那只黑猫抱在膝上。她穿着秋香色的洋装,浑身上下倒除了一对珊瑚耳坠子没有其他的装饰。她抚摸着黑猫,说:“十小姐在上海念书的时候也不太肯去我那里的。”

    她这么一说,静漪想想也是。每个学期返校,照例是要去一趟四太太那里的。四太太住顾家宅公园,她住静安寺,距离不远但也不近,正好有了理由不常常去。虽然嫡母和母亲的态度里,并没有表露出让她同这位交际花出身的四太太保持适当距离的意思,她潜意识中,并不愿与四太太接近。

    四太太的女佣来上了茶点,她就招呼静漪吃点东西。静漪一看,摆上来的就是寻常的咖啡和曲奇饼,是家里的西点师傅做的,并没有出去买。

    “起晏了,懒得出去用下午茶。十小姐吃一点吧,都是家里吃惯了的东西,没什么新鲜。”李翠翘说着,倒想起来,回头让人拿来巧克力给静漪,“有个朋友带回来的比利时巧克力,我怕发胖不敢吃呢。”

    静漪推辞。

    “怎么,我的东西就那么不受待见吗?”李翠翘佯装生气。她一张下巴尖尖的瓜子脸,嘴唇薄而小,说话总是嘴角下沉,显得很有力。

    “并不是。我也怕胖。”静漪微笑着说。

    李翠翘笑起来,待女佣把两大盒比利时巧克力放在茶几上,她说:“十小姐哪怕再胖一点,也还是美丽的。像二太太,美了一辈子。”

    静漪听她提到母亲,便不言语了。端起一杯咖啡来,抿了一口,也并不是很好的咖啡。她倒有些奇怪,总听说四太太用东西就是要最好的。

    李翠翘见静漪抿一口咖啡便停在那里,微笑,道:“本想早些回上海去,不想前阵子时局动荡,原本用惯了的东西,一时都找不到,只好凑合凑合了。”

    她说着,拿了一把鬃刷,给怀里的黑猫刷着身上的毛。手腕圆滑,动作娴熟,像侍弄一个婴儿似的,温柔无比……静漪望着,不由得就想起母亲刚刚给她涂药的时候,那样温柔而娴雅的样子。她看看四太太的模样——四太太跟了父亲也颇有几年了,算起来,也该是三十岁的年纪了。

    “十小姐还是回学校念书吧。”李翠翘低着头,捧着黑猫的头,拿了一条毛巾给它擦眼屎。“想当初我也是个爱念书的,只是家道中落,很多事由不得我做主。这几年看着这家里的少爷小姐们读书,真羡慕。尤其十小姐你是念医科的,中途放弃学业,多可惜。”

    静漪不料四太太会和她说这些。

    背上的药已经沁入肌肤,热乎乎的,让她出了汗。

    “我不过一说,十小姐别介意……虽说女人嘛,自古以来说的都是有个好归宿,无非就是嫁个好男人。可时代毕竟不同了。”李翠翘把黑猫放在地上,轻轻的说了句“去吧”,那语气更像是对一个黏在身边的幼童了。她将曲奇饼掰碎了浸在咖啡里,掰的时候落了饼屑在裙子上,拿手拂了去,笑笑,说:“你看我就是这么邋遢。”

    静漪没有说,四太太说自己邋遢,一举一动还是文雅的。她好像从未注意到四太太是这样的。

    “从前我也读中西女中的。”李翠翘笑着说,“最可怕的课不是英文,也不是国文,而是要学会怎么做个女主人,帮丈夫维持好里子面子,是一生的事业……这样的生活,有人趋之若鹜,有人避之唯恐不及。”

    静漪眉尖微微颤动。四太太端着咖啡杯、笑眯眯的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是和平时一样的,她却觉得不寻常。于是说:“原来翠姨同我们是校友。怎么从未听翠姨提起过?”

    “就是老爷面前,我也不提的。提了做什么?难道中西女中出了舞林高手,是什么光彩的事吗?倒是有人愿意拿这个做噱头,可是我不愿意。”李翠翘依旧微微的笑着,“前尘往事,不堪回首,不如忘了,也好过些……十小姐,我佩服你的勇气,真可惜。”

    “可惜什么呢?”静漪都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变调了。

    李翠翘迅速的看了静漪一眼,问:“怎么,十小姐还不知道吗?”

    静漪摇头。

    “啊,那是我多嘴了。”李翠翘脸上微微变色,尖尖的下巴颏儿收了些。

    “翠姨?”静漪望着她的眼。

    李翠翘默然的和静漪对视了一会儿,说:“戴家来过人,好些人呢,都堵在大门前,硬说是程家逼死了他们家的少爷,大闹了两日。听说戴家少爷坐的船出了事,遗体三日前从沪上运回北平的。”

    不知是谁啊了一声,又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再继续发声。静默的

    静漪盯着卧在四太太脚下的两只猫。都是黑色的,眯着眼。她动了一下脚尖,黑猫睁大了眼,金色的瞳仁射出光来,亮到刺目……静漪重又拿起咖啡杯来,小口小口的喝着,把咖啡都喝光了,才看向四太太——见她正望着自己呢,就问:“此事属实?”

    “属实。”李翠翘回答。

    静漪掏出怀表来一看,说:“翠姨,我得回去了。”

    “十小姐?”李翠翘仰头望着静漪。

    “巧克力我拿着了,谢谢翠姨。”静漪说。

    李翠翘忙让人把巧克力交给秋薇,跟着将静漪她们送出翠苑。站在翠苑门口,望着离去的静漪,她摸了摸耳上的珊瑚坠子,一笑……

    秋薇盯着静漪,一声都不敢出。直到她见静漪走出后花园往东转,才急忙拉住她,说:“小姐,错了……”她惊慌的发现,静漪的手冰冷。

    ————————————————

    亲爱的大家:

    加更发布。晚安。O(∩_∩)O~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2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3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4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5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