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三章 难分难解的局 (一)

第二十三章 难分难解的局 (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第二十三章?难分难解的局】

    西北军司令部,陶骧望着大院空荡荡的灰色广场,啜了口咖啡。

    外面阳光普照,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

    逄敦煌站在他身旁,问:“你想清楚了?”

    陶骧半晌才看他一眼,说:“不想清楚,我是不会行动的。”

    “那你必然想过,静漪的处境会有多难。”逄敦煌说。

    “所以我怕她不回来,也怕她回来。”陶骧说。

    逄敦煌看了陶骧,他能理解此时陶骧的心情。

    自然是怕她不回来,因为对他的不满和恐惧而放弃这段婚姻;也怕她回来,是为了他给程家造成的困局,更是为了他借戴孟元之事将费玉明掀翻从而破解了程之忱给他设的圈套……若她回来是因为这个,换做他是陶骧也会失望。但无论静漪怎么选择,他都能理解。就像他能理解她为戴孟元所做的一切。

    可是他毕竟不是陶骧,换句话说,陶骧也不是他。

    陶骧见逄敦煌不言声了,说:“这一次多亏你。”

    逄敦煌一笑,说:“恐怕会失去静漪这个朋友。”他在陶骧面前并不避讳自己对程静漪的关心。这在他来说是能够坦然面对陶骧的。

    陶骧沉默片刻,才说:“她不会不知道看起来你没有帮她,实际上却是帮了最大的忙。”

    逄敦煌拍了下手,说:“我也是为了自己。当时一时善念,没想到后患无穷。如果不想办法摆平,你我都脱不了干系。”

    种善因未必得善果。静漪是,他也是。让他惊奇的是陶骧。在陶骧知道事情的起源时竟没有一丝意外。他问起他才轻飘飘地说了句早就知道了。当时只顾得同他商议计划,怎样借着这件事将费玉明一举拿下,没有细想。后来想想,再联系到之后陶骧对程家采取的一连串行动,他不禁对他格外佩服。

    陶骧这几年几乎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和机会。他一步步筹谋,等着给对手致命一击——如果说程家可以是盟友也可以是对手,那么在转为对手的一刻他也准备好了应对之策——他不禁想到陶骧的棋风。他们只下过半局棋,很遗憾被事情打断了,没有能够下完。

    他和静漪也曾经有机会对弈,巧合的是也仅仅是半局……他笑了笑。

    陶骧不知他在想什么想到笑出来,看他。

    逄敦煌耸耸肩,说:“静漪应该马上到了吧。你今天得回家去了。”

    陶骧没表态。

    静漪走之前他就没回家去了,在司令部起居。她走的那天他没有去送她。这些天唯一一次回家见到祖母,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通。他什么都没有说。都以为他是因为和程家兄弟的冲突矛盾和静漪生了嫌隙。这样的误会,家里人的意见也分了两派,一派赞成一派反对。两派之间也争执不下。大姐尔安是中间派,那天也说,难不成你们那些好,都是做出来给人瞧的?断不是那样的。

    当然不是。至少不全是……

    “肯回来就再好不过,好好同她说。”逄敦煌说完,倏地住了嘴。

    他忽然觉得自己唠唠叨叨这些事情,像个女人。

    虽然已经得到程静漪从南京起飞的电报,他们无疑都有些忐忑,总觉得这个消息并不确定。

    程氏名下的银行遭到挤兑,连索家和孔家拥有的对其提供支援的金融机构也受到了冲击。程世运与杜文达的谈判还在进行中,事件的影响还在扩大。程世运比之前想象的更加老奸巨猾。从他手上讨得便宜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这一次没有廖致远将军的把兄弟杜文达帮忙,恐怕也很难逼的如今很少插手程氏运作的程世运坐下来。

    陶骧自然知道他这岳父大人的手腕。双方正在角力,鹿死谁手其实很难预料。

    他为此已经筹划了很久。他在看清楚程之慎的计划之后,就没指望过能顺利把在债券上亏空的钱全数拿回。但是因此受到掣肘,更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他并不是没有耐性的人,忍到这时,耐性已经被消耗光了。上天送给他一个戴孟元,竟然还送来了逄敦煌,如果没有这两个人,他也许解决起自己面临的困局要慢的多也难的多。

    逄敦煌为什么帮他,他自然清楚。

    并不只是因为他曾经是廖致远将军的救命恩人,而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而这个目标在实现之前,都将把他们两人牢牢地绑在一起。

    逄敦煌一笑,道:“眼下的事你想想如何收手。静漪很快就回来了。”

    陶骧啜口咖啡,已经冷掉了,味道有点怪。他皱皱眉。仿佛只顾了咂摸这冷咖啡,并没听到逄敦煌的话。

    逄敦煌这些日子来已经摸透了他的性子,知道他不想回应的时候,任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他看看时候差不多,自己也该走了。

    陶骧没有再留他。

    两人正说着话,听到下面院子里接连的刹车声。逄敦煌看陶骧动作静止在那里,抻头一看——从车子上下来的人竟然是跟着静漪去南京了的马行健——他故意大声说:“小马回来了!”

    陶骧看他一眼,正要转身,忽见紧跟着下车来的那个穿着草木灰色猎装的女子,正是静漪。

    陶骧愣了一下,没想到静漪会直接到这里来。

    看样子她应该心急如焚。

    逄敦煌看他望着静漪,早前还算是温和的面色,渐渐沉下去。他皱了皱眉,说:“我先走。”

    陶骧点头,送他出了办公室门。

    逄敦煌下楼,转了两段楼梯,远远地便看到静漪上楼来了——在司令部大楼这深深浅浅的灰色背景下,她移动的身影仿佛只有那一团乌黑的头发显眼一些……逄敦煌先站下了。等静漪走到近前,回了马行健的礼,他看着静漪,问道:“静漪,你回来了?路上还顺利吗?”

    静漪点了点头。

    逄敦煌打量她,消瘦的静漪简直像一张彩色画片样单薄。憔悴,娇弱,然而眼睛又是那么的亮。

    “陶司令在等你。”敦煌侧了身。

    静漪又点点头。

    也许是因为在司令部,逄敦煌称呼陶骧为司令,这让她觉得他们两个果然真的是同一阵营的了。

    她细看了看逄敦煌。他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不管是流·亡还是做土匪,跟现在做逄旅长的他都无甚明显差别。逄敦煌就是逄敦煌。

    “静漪,”逄敦煌见静漪沉默地看着自己,忽然浑身不自在起来。“方便的话,过两天见一面,我有话和你说。”

    静漪站的位置距离逄敦煌有两三个台阶,她本来个子就比他矮了不少,这样更要仰着头看他。

    她轻声问:“好。不过,任医生他们也被抓了吗?”

    马行健早已离开他们一段距离,在稍远处等着。

    她声音极轻,这句话只有她和敦煌听得见。

    逄敦煌低声道:“是这样的……”他刹住话头。看着静漪,他意识到静漪恐怕对他是有点误会。但要他在这里跟静漪解释,一是短时间内来不及说那么多,二是无论如何这个时候也不该说那么多。

    看他沉默,静漪说:“虽说不能为他们打包票,但如果真的是被连累的,能保全他们,就想想办法吧,敦煌。”

    她没说别的也没有问别的,对逄敦煌点头示意,继续往楼上走去。

    逄敦煌站在原地目送她上楼。

    他的副官元秋跑上来叫他快些走,再不走就来不及赶回去探望逄老爷子了。逄敦煌听了莫名烦躁。他父亲派人来找他回家去,想必是因为任秀芳的姑母郎太太的缘故。任秀芳夫妇的被捕让郎太太一直担惊受怕,在她看来唯一帮得上忙的就是逄敦煌。

    逄敦煌也不能随意透露内情,只是告诉郎太太他会尽力帮忙。老太太不见侄女夫妇回家,仍哭哭啼啼,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见到静漪,他更加希望这场风波赶紧过去。

    他快步下楼梯……

    静漪站在陶骧办公室门外,卫兵向她敬礼。

    提枪声音响亮的她想在办公室内的陶骧一定也听的清清楚楚。但是房门紧闭,要卫兵叩响门板,里面才有回应。

    静漪走进去,陶骧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后。看见她进来,他站了起来。

    静漪的样子让陶骧吃惊。

    料到她刚落地便来他这里见他,必然是风尘仆仆,却没想到才这么些日子没见,她瘦的脸上仿佛只剩下那对大眼睛了。就是这对大眼睛看着他,一瞬不瞬的。

    她说:“我回来了,牧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三章 难分难解的局 (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2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3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4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5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