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八)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八)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黄珍妮看到尔宜,未免来些洋派的夸张,特地放了酒杯,过来扶了尔宜的手臂贴面拥抱,还说:“陶家就是出美人哪。八小姐同令姐令兄都很像,当真是十二分的漂亮人物……大小姐今晚来不来?我有阵子没见她了。听说这些日子不在南京?”

    “大姐夫去平津两地考察,大姐随着一同去了。这两日就回的。”雅媚解释道。

    静漪看黄珍妮的样子,比之前在北平见时略见丰腴,倒觉得她没有那么盛气凌人、浑身带刺了似的。她静静地喝着酒,看一眼陶骧所在的位置——奇怪的是,他并不在那里,倒是白文谟发觉,往这边看了看——她收回目光,就看到黄珍妮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也微笑回应。

    “十小姐,瘦多了。”黄珍妮望着静漪,意味深长地说。瘦多了,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有种凌厉夺目的美正在显露出来……她补充道:“也更美了。”

    “珍妮小姐过誉。”静漪道。黄珍妮夸奖她,绝不像夸奖尔宜那样真挚,有着爱屋及乌的宠爱在里面。所以她理所当然回应的也更客气。

    雅媚深觉她们再在这里和黄珍妮一直聊下去,不晓得口无遮拦的黄珍妮会说出什么来,就是方才珍妮那话,果然对静漪提了也不好,就想找个由头去别处。她正好看到索雁临陪着程之忱刚刚步入场内,随后进来的是孔远遒夫妇、金碧全夫妇和傅连炤夫妇。走在他们身后的,是程家七小姐之鸾同男伴。她低低地“呀”了一声,刚想要借机开口说话,就听黄珍妮问道:“前几日和牧之去紫金山的是十小姐吧?我听那形容,再想不出别人来。”

    雅媚险些要喝止珍妮。

    黄珍妮故意对雅媚眨眨眼。一脸的顽皮和毫无惧色。

    雅媚心里暗叹这个黄珍妮,真是鬼……她索性也瞪着大眼睛微笑。

    静漪看看她们,啜了口香槟,安之若素。

    “啊,是说七哥带人上天?他哪儿有那闲工夫,再说,他疯了么?”尔宜低声道。她看看静漪,忍住下面的话。

    “尔宜。”雅媚笑着,“瞧你说的,他再没闲工夫,不也和你七嫂出去,一散心,也就散了大半天么?”

    黄珍妮笑着看雅媚,雅媚因有些生她的气,瞪了她一眼。

    静漪轻声说:“可不是疯了么。”

    雅媚和尔宜同时“哎”了一声,转向静漪;唯有黄珍妮似乎真不出所料,听了静漪这句话,反而大笑起来。

    “难怪!”雅媚恍然大悟一般,也笑起来。猛的想到丈夫那晚笑的另有深意的模样,当时她只觉得蹊跷,并没有往别处深想,却原来是如此这般。

    “对呀!”尔宜更是夸张。虽知道若是这样当众大笑,必然被嫂子们说,可是硬要忍住,实在是难为她。

    静漪不想这事儿竟然被黄珍妮当着雅媚和尔宜的面问起来。她也并非有意隐瞒,只是她隐约觉得,这事恐怕不便张扬。且事先没有对雅媚她们说明,竟让她们由外人口中听说,实在是更有些难为情……果真听到黄珍妮接下来说,城里已经传遍了。她脸上微微有些泛红。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些夫人们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复杂,还有些窃窃私议……想来照他们的推测,未必知道陶骧带着出游的是她,或者正把这当成陶骧的风流韵事口耳相传呢。

    她把杯中的香槟酒喝光。

    真有点替陶骧着急……也许她不必在意这些。

    这样的风流韵事,才是符合他一贯的做派吧。

    “你们也真是。浪漫起来,羡煞旁人。”雅媚忍着笑,嗔怪地望着静漪。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看到无暇他们过来,忙提醒静漪,“看看谁来了。”

    雅媚正说着,静漪就见黄珍妮笑着对她挥挥手说我去那边同朋友打个招呼,翩然离去。

    “小十!”无暇隔了老远叫静漪。

    静漪猛然间听到熟悉的声音,忙转身,看到无暇,便把空杯往尔宜手里一塞,快步往无暇身边走去。

    尔宜就看她这个端庄稳重惯了的七嫂,忽然间变作了小姑娘似的,上去抱住一个美少妇,那样子简直就像小孩子在撒娇……她不禁有些直了眼。雅媚在一旁给她介绍,这位是赵家二小姐无暇、那位是三小姐无垢,连同他们赫赫有名的丈夫。尔宜眼前出现这么多摩登人物,且说起来又都沾亲带故,她未免有些兴奋。

    陶尔安和傅连炤过了一会儿才过来。

    静漪已经平静多了。尔安夫妇比她大上许多,见他们她不免郑重些。

    尔安微笑道:“可见是姐妹情深。我们同二小姐一家是一道回来的,二小姐路上就净问起你来了。只是我也有几个月不见你了呢。”她摩挲着尔宜的手臂,看着静漪。

    静漪对无暇只是笑。

    “老七呢?”尔安发现陶骧不在场,问道。

    “刚刚石将军叫他过去,说有几位东洋来的朋友恰好认得他,要见见。老七给我介绍过,都是他旧时的同学。”陶驷解释了下。雅媚看他一眼。他微笑。雅媚立即觉得他是有话跟她说。果然尔安他们一听便不再追问。等大家各自散开、静漪陪无暇去一旁寻座位坐下说话了,陶驷站在原地,她问道:“东洋朋友?是石将军认识的么?”

    陶驷受石敬昌器重,她同石夫人也熟稔。石敬昌因早年留学东洋,在东洋有很多故交。此时他在索系位高权重,因为政见的开明,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他有从东洋来的朋友并不奇怪。

    陶驷低声道:“他的老朋友。带了几个年轻人来,有几个还是老七的同学。”

    雅媚便说:“那你鬼鬼祟祟又为什么?”

    “金润祺也在。”

    雅媚略皱了下眉,道:“她呀……这个老七。女朋友成群结队地出现。”

    “你何出此言?”陶驷问道。

    雅媚瞪他一眼,低声道:“你倒来问我!”

    陶驷看看她,道:“我怎么知道这话从哪儿说起来呢?密斯金也是同朋友走在一处,好像其中一位叫中川俊雄正预备与她订婚呢。中川君的父亲跟石将军是老相识,瞧这圈子绕的。”

    “订婚?没那么容易吧?”雅媚轻声说,看到静漪正同无暇说话、脸上一副小女儿的娇态,顿时心里有些不是味道。金润祺来这里也有一阵子了,她总觉得这女人低调也算低调,却因为身份独特,名媛不是名***际花不是交际花的,总有点非我族类之感。金润祺的客厅名流淑女云集,她从来不算其中一个。尽管金润祺认真下过几回帖子邀请她去,她都婉言谢绝了。金润祺不像黄珍妮。珍妮毕竟有些真性情。

    陶驷见她如此,笑一笑,道:“你未免太敏感了些。”

    “但愿只是我敏感。老七这会儿同他们在一起呢?”她问。看到静漪抬头望他们这边一望,她微笑着摆摆手,“凭空来了这么个定时炸弹,他还真沉得住气。我都要佩服他了。”

    静漪看雅媚和陶驷被朋友叫走了,继续跟无暇说:“……我在那边住的好好儿的,又要搬到三表姐那里,多不方便。再说我没几日就该走了呢。”

    她低头看着无暇。

    无暇穿的裙子宽大些,她的腰身还看不出变化来,被静漪这样瞅着也未免难为情,道:“你别这么看我,没的引人留意我……他们都不知道呢。”

    静漪笑着看看一旁的无垢。原本一般苗条美丽的两位表姐,倒是无暇之前还更圆润些,此时无垢摆在无暇身旁,险些有无暇两倍,她不禁要笑出声来,被无垢照着额头拍了一巴掌。

    无垢悻悻地道:“有本领你到时候不要胖。”

    无垢说着从孔远遒手中夺了扇子来,对他等着眼睛道:“你不会去别处转转?杵在这儿干嘛?”

    孔远遒哭笑不得地说:“那刚刚是谁嫌热,要我在这里打扇?左右都是我的不是。好,我先远着你。”

    他说着作势要走开,无垢喝道:“先别走。去给我们拿汽水来。”

    “夫人,汽水喝下去又要胖一圈的。”孔远遒低声道。

    静漪终于撑不住笑出来……

    她的笑容极美,在一旁看到的人都忍不住再看一眼。

    陶骧向这边走来时,静漪仍然这样在笑着,扶着无暇的肩膀,笑的大眼睛里波光潋滟、美艳至极……待看到他过来,才渐渐敛了笑。

    陶骧和无暇无垢寒暄问候,被无垢“逼问”刚刚是去了哪里、居然把小十丢在这里,他微笑道:“恰好有几位老同学过来,过去叙叙旧。”

    看到石将军准备致辞了,静漪等人都起身。

    静漪站在陶骧身旁,发现他肩膀上沾了点水珠,问道:“你出去过?外面下雨了?”

    “刚刚我们正在露台上说话呢,忽然间下了大雨。”陶骧说。

    静漪点头。

    难怪他身上有点湿气。湿气中还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她抽了抽鼻子。

    此时舞会开场,石将军同夫人领了第一支舞。

    陶骧带着静漪下去。

    是普通的三步舞,静漪却许久没有跳这步调,有些生疏。还好没过一会儿便能跟上陶骧的舞步了。

    她想起尔宜来,未免去找她的身影。

    尔宜正同白文谟在一处,看上去倒也还好。

    见她只管望了文谟尔宜,陶骧也看了那边两眼。被她踩了一脚之后,他收了下手臂。静漪发觉,马上说了句“对不住”。只是没过一会儿,她的心思又转过去了,再看陶骧幽深的眼神,问道:“你觉得……把他们两个牵在一处,合适吗?”

    陶骧反问道:“怎么?”

    “尔宜年纪还小。婚事或许再过两年,等她大学毕业再议不迟。”静漪轻声说着,目光追着尔宜。

    尔宜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吧,白文谟在笑……也不是不般配,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尔宜那应付的态度,还是文谟那习惯性对着所有女士都会有的文雅笑容?

    “又不是马上成婚。”陶骧说。

    静漪一脚踩在他脚上,陶骧皱眉。

    “这么说是真的?”她问。

    “是真的怎么样?”陶骧又反问。

    静漪沉默片刻,说:“是真的的话……也轮不到我发表意见。”

    她想他大概是这个意思。

    西北的陶家和西南的白家,从地理位置上说,恰形成对索系的中央军控制地盘的半包围之势,如果再加上北边的段系,那么势力就将更加庞大。她同陶骧的婚礼,白文谟父子亲自出席,而陶盛川不久前还亲赴广西……这些纵然只是表面,陶家和白家若联姻,既不出乎人意料,也在情理之中……这些,当然不能在此时此地与陶骧讨论。若果真如此,更不是她该过问的了……她一念至此,索性闭口不言。

    陶骧也不再说话。

    静漪没有留意到其他的,只一心跟上陶骧的舞步。一曲结束,她挽起陶骧的胳膊走了两步,才发现他们没有回到刚刚那里,而是来了个相对僻静的角落——她愣了一下,面前的这些人她都不认识,除了一个穿着雪白旗袍的女子。

    金润祺赫然坐在那一众男青年中间,微笑地望着静漪。仿佛深碧色的一丛叶子中,开出的一朵洁白的栀子花……

    【第十四章·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八)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2极速悖论作者:焦糖冬瓜 3山楂树之恋 4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