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七)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七)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费法娴见她疑惑,笑着解释道:“他出国读书比我晚,念书却比我要强的多。若不是几年前他出了点意外,一定早就拿到博士学位了。”

    静漪听着她言谈间仿佛是很骄傲的,正想要问什么意外,外头就有人说时候到了,请客人们入席,马上就要举行仪式了……静漪忙搀了陶因泽出去,一回身已经不见了费法娴。她也不以为意,只同姑奶奶由引导员带着去了贵宾席上坐了,只等仪式开始。

    陶因泽将小巧的望远镜架在面前,很有兴致地望着前来观礼的众位宾客,和婚礼现场的布置。任家的前院搭着顶棚,两边由彩绸隔开,每一边都安置好了桌椅,客人们已经陆续就坐。前方主持婚礼的司仪和传教士乔瑟夫早已就位。陶因泽是第一次看这样完全西式的婚礼,很觉得新奇有趣,不时地问问静漪。静漪是念教会学校出身的,也参加过这样完全西式的婚礼,对程序自是熟悉的很,总能给姑奶奶讲一讲的。祖孙俩边看边聊,心情都有些喜气洋洋的。

    静漪回头看看入口处,穿着礼服的赵仕民已经在等待入场,她轻轻拉了拉姑奶奶,让她看的工夫,就听司仪说请新郎入场……陶因泽在望远镜中观察了赵仕民片刻,就说:“新郎官长的还算不错……那个大马猴身旁坐的是谁?”

    静漪正在同赵仕民点头致意,听陶因泽一说,马上反应过来,去对面席上找到费法娴的座位。果然费法娴正同身旁的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低声说话,样子甚为亲昵——静漪看了那人的背影,只觉得甚为眼熟……他慢慢地转了下脸,就在要转过来让她看清楚的一刻,又停住了——静漪忽觉得耳中嗡的一下。

    “静漪?”陶因泽叫她,“新娘子来了。”

    静漪忙点头,朝着新娘入场的方向看去。然而她却不自觉地往费法娴他们的位置看,心砰砰跳的厉害。她想看又不敢看……任秀芳经过她面前,她借着看新娘子的机会,目光往那边转去。

    费法娴身旁的位子却空了。

    静漪明明该松一口气,却觉得心尖仿佛被什么刺中了。

    她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在神坛前宣誓的新郎新娘……她一定是看错了的。

    费法娴的身旁,应该是她的未婚夫。

    那人的背影和侧脸不管是怎么样的像戴孟元,都不可能是他……这个念头让她放松下来。可是不知从哪里涌出来的慌乱却丝毫没有减少。她不时地看一眼费法娴——她身旁的位子空了好一会儿了,那个人去了哪里?

    终于在仪式快要结束时,那个人回来了。

    静漪却将眼镜摘下来,放在膝上。

    “那还看得清楚么?”身旁一个声音带着戏谑,是迟到了的逄敦煌。“老姑太太好。听说您老要来的。”

    逄敦煌从来招人喜欢。陶因泽最是豪爽,与同样性子豪爽的逄敦煌甚是投缘。两人见面寒暄几句便聊起来,高高兴兴的,仿佛静漪的在场与否都没关系……静漪握着眼镜的手在发颤。逄敦煌留意到,笑道:“陶太太,这是饿的手抖了?马上就上菜了。”

    要在往日,他这样同她说笑一两句,早就惹她瞪眼了。此时她却只是勉强一笑,脸色煞白,且面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忽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又问:“陶太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陶因泽也终于看出来静漪不妥,皱了眉道:“瞧这一脸的汗……好好儿的这是怎么了?”

    静漪说:“突然有点心慌。”

    “天气太热了,是不是中暑了?”陶因泽皱眉道,看看仪式已经马上结束,“仪式结束我们就回去吧,不吃酒了……我也坐的累了些。”

    静漪本意却是不想如此,正要坚持下,逄敦煌却附和陶因泽的意见,道:“我等下送你们出去。”

    陶因泽看看逄敦煌,面露赞许之意。

    果然他们等到仪式结束,便同任秀芳当面告辞。任秀芳不顾自己新娘子的身份,亲自送他们出来。

    静漪便觉得抱歉的很。任秀芳却不以为意。他们还没离开,新郎赵仕民也送客出来。任秀芳一看,笑着说:“正好,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方少康先生,是仕民的同班同学,如今是新主席费玉明先生身边的首席私人秘书……其实是乘龙快婿。真是鱼跃龙门了。费先生的千金你也是认得的。两人新近才从加国回来……少康,密斯费,这就要回了么?”

    赵仕民引着方少康和费法娴一同过来,替他们一一介绍。

    这方少康中等偏高的身材,颇为斯文,只是左半边脸上有块很大的疤痕,令他的容貌乍看上去有点吓人,但他态度从容,与静漪等人一一打过招呼,微笑道:“敝人方少康,请各位多关照。”

    他开了口,说出的第一个字,便让静漪怔住了。

    她目不转睛地盯了方少康一会儿。方少康对她微笑点头。她客气地同方少康握了手,轻声道:“方先生好。按说早就该见着您了,总是错过。”

    方少康也望了她,微笑着道:“陶太太客气。是少康于礼不周,抵达那日就该问候陶司令与陶太太的,怎奈在机场出了点问题,没能及时出来。”

    “听费小姐说了。事情都解决了吧?”静漪轻声问。她明若春水般的目光,从方少康身上转到费法娴那里。费法娴微笑点头。

    “都解决了。都怪我随身带的药物过多。行李又是单独托运的,自然受到盘查更紧。若不是费先生找了陶司令与机场稽查通融,恐怕不单要被带走盘查,蹲两日监牢也有可能的。”方少康微笑道。

    他说话时望着静漪。

    静漪则说:“事情解决了就好。”

    “多谢陶太太关心。”方少康点头道。

    逄敦煌同费法娴与方少康打过招呼之后便在一旁没有出声,此时眼见静漪脸简直灰了,不禁顺势打量方少康。方少康意识到,对他微微一笑。稍后便与费法娴先行离开。

    陶因泽在车里已经等的不耐烦,催着静漪走。静漪回身时脚下一绊,险些崴到脚踝,逄敦煌伸手扶她。静漪敛裙,回头道:“多谢。”

    静漪望了站在面前的任秀芳和赵仕民,微笑道:“快些进去吧。客人们都在等着你们呢。”

    赵仕民点头,任秀芳却过来执了她的手,道:“不打紧,你脸色很差,快些回去休息吧……多谢你今天能来。”她说着望了静漪,忍了忍,到底压低了声音,“我看到少康时吓一一跳……同戴君很有些相像的。仕民说他们两位在学校里时就被称为双生子。我同少康并不很熟悉,也许是相像的也未可知。”

    静漪看了她,微笑点头,道:“可惜孟元的朋友,我认得只有不多的几位。早见着这位,也不至于受今日的惊吓……这样看的确是几分相像。这并没什么出奇,人有相似。既是校友,如今又在这里相聚,倒是难得的缘分。”

    任秀芳见她如此说,仿佛一段心事放下来,不禁脸上绽出笑容,摇了摇她的手,笑道:“我也是这样想呢。”

    静漪微笑。

    “秀芳。”赵仕民轻声叫着妻子,提醒她。

    静漪道:“外头这么热,再站下去咱们都要中暑了。你们要忙的事情很多,咱们改日再见……赵医生,任医生就拜托给你了。”

    赵仕民正与逄敦煌说着话等候她们两个,听了静漪的话忙笑着点头道:“是是是,陶太太你放心,我好不容易将她娶到手,无论如何只有给她欺负的份儿,是不会欺负她的。”

    静漪看着他们俩,笑着点头,回身上车。

    逄敦煌还真有些不放心,可也不便表现地十分关心,只得嘱咐了司机慢些开车,关好了车门。等车子离开,他才看看赵仕民和任秀芳。又有客人出来,他们两位忙着招呼去了。逄敦煌待要回去重新入席,忽然间想起什么来,一回身便看到等在外头的他的副官元秋,招手让他过来。

    元秋是个很机灵的小伙子,过来一看逄敦煌的脸色便知道他有事,低声问道:“旅长,有什么吩咐?”

    逄敦煌话到嘴边却转了回去,说:“备车。我一刻钟之后就出来。”

    “这就回呢,还是……”元秋问。

    “我想起点儿事请来,得马上去司令部。”逄敦煌说完,转身往院内走去……

    那边静漪随着陶因泽一道回家去,在车上坐着,静漪冷汗涔涔。陶因泽见她这样,显然是极不舒服,硬是让人先送了静漪回来,到底看着静漪歇下,才肯离开。

    张妈下去送陶因泽主仆,秋薇和月儿被静漪以要休息为理由打发了出来,两人还没有下楼,就听见门响——静漪开了房门,穿过起居室向楼上走去。她玉色的罗裙随着急促的脚步飘飘洒洒的,一晃便消失在楼梯上。

    秋薇愣了下,站在楼梯口往上看,一点动静都没有。

    秋薇推着月儿下楼,跟月儿低声说着话的工夫,又朝楼上看了看——螺旋上升的楼梯,直直地通往最顶端,空荡荡的并不见人影……她是了解静漪的,这个时候最好就不要去打扰她。

    静漪上了楼,进了自己的小书房便把门关好了。

    她在书橱中翻找着。摆放的很整齐的书籍被她翻的乱了起来,还有些散落在地上。她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扶着书橱站在那里,忽然间就像身上的气力被抽走了似的,浑身酸软,只得背转身去靠在书橱上。

    她捡起落在地上的书,只捡了几本,便跪坐在了地板上。

    她头剧烈地疼着,越发让她心烦意乱。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找什么东西,只是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才好。

    她靠着书橱,从窗外投进来的阳光,把窗纱的纹路印在她身上。玉色的罗裙上,有细细的水波纹……她闭上眼睛。

    她心里有一个湖。静静的湖面上水波潋滟,但是水下藏着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破坏这平静。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压得住……这双手虽小,她也得使劲儿握住。

    书房门被打了两下,是白狮在扒门。

    静漪忍着头疼,过去开了门。

    她蹲在地上,白狮仿佛比她还大些,歪着头看她。它身上雪白的毛色,有点刺目,她的头疼的更厉害,于是便有些恶心,只好扶了门边。白狮拱了她一下,她伸手摸摸它的大头,一时站不起来,索性坐在了门边。

    她靠在白狮毛茸茸的背上,要好一会儿才完全恢复意识。

    她听到脚步声。从楼梯口方向传上来的声音,源头像是在非常遥远的地方,带着嗡嗡的回音,也像是山谷中的风,微微的呼啸……木楼梯哒哒哒响着,一段儿一停顿。

    “小姐,”是秋薇跑上来了,看到静漪坐在地上,“小姐你怎么坐在这里了?”

    “和白狮玩了一会儿,累了。”静漪看着她,微笑。

    “姑爷回来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好像有些不太高兴。”秋薇低声道。她过来将静漪搀起来。

    “等会儿我下去看看的。”静漪说。

    她有气无力的,秋薇更担心,说:“张妈跟姑爷说了,小姐在休息。姑爷说不要打扰你。他很快就走的。”

    静漪忽的意识到什么,她问道:“早起姑爷说没说过今儿让人去接大夫来?”

    秋薇点头,说:“说过。”

    静漪慌了下,说:“我竟忘了这宗大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七)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们住在一起(闪耀的品格)作者:红九 2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3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4半暖时光作者:桐华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