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三)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若不是知道这榻上的人必然是符弥贞,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面上简直是骷髅样的女子就是印象中风姿绰约的人儿——符弥贞面对着她,眼珠在转,微笑时,惨白的嘴唇一张一翕,白牙森森然露出来,更是骇人。

    静漪整个人像被定住了。她应该出言问候,但是开不了口。

    “七少奶奶来了?”符弥贞有气无力地问道。

    她的丫头忙过去守在她身旁,替她说:“七少奶奶莫见怪。二小姐病的久了,仓促间来不及预备,失礼于您了。”

    “不会。”静漪忙说。她上前去,符弥贞示意她快坐下,她也就在她榻边的绣墩上坐了。“您这样很好。”

    一榻的阳光,满满地铺开来。说是没有时间预备见客,符弥贞衣着仍甚是整齐讲究,可见平日里她便是一丝一毫都不会让自己松懈下去的人。此时身着雪青色的绸衫,前襟绣着水仙花,样式和颜色都极衬她白皙的肤色。正值盛夏,她身上却盖着一床白缎子薄被。她人单薄,薄被覆在腰腿之下,只剩下骨头一般,撑的被子棱角分明,简直刺的人眼疼。显然她是在这里晒太阳的……静漪忍不住转眼看出去——难怪符弥贞会发现有人来——她看着自己走过来时的小径,窄窄的一条,弯弯曲曲的,从假山石边一绕过来,在这里就能看到的。

    也许她每日在这里看着、盼着,就是小径上能有人来吧。

    “我不知道你会来……不过,我总觉得你会来的。”符弥贞轻声说。

    静漪转脸看着她,她伸手过来。

    惨白的手,简直只有白骨上的一层薄皮。素素的,什么首饰都没有。

    静漪托了她的手,只觉得轻的很,仿佛一页宣纸。也像纸似的,有种温暖的触感。

    她轻声说:“怎么就瘦成这样了。”

    在她的印象里,符弥贞总是那晚在灯会上与她抓住同一只彩灯的女子,面容柔美、气质脱俗……也是那泛黄的相片中微笑着的少女,干净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尘埃。

    符弥贞望着她,说:“七少奶奶却还是那样子……美的很。我新近只从报上看过七少奶奶,心说模样儿气度真是好……剪了短发就更像新女性了。”她气息很弱,对静漪说每一句话,似乎都要攒够了气力。

    静漪有些不忍心,问道:“身子都弱成这样了,怎么不住院?”

    “不必费事了。我这身子,自个儿也是知道的……是不中用了。索性药也不用吃了,医院也不用住了,清清静静地让我养两日,也就是了。”符弥贞倒是从容。把手依旧放在静漪手上,这时候才动了动,“七少奶奶别难过……让你这样难过起来,倒不如咱们别相见的好……我也怕吓着你。可看见你了,是舍不得不见的……”

    静漪将她的手握着,放到她身前,轻声说:“早就想来看看你,总是不得便。”

    符弥贞微笑。

    她的笑容此时看上去极是凄凉,甚至有点可怖。

    “听家姐时常提起,知道你是脱不开身的……何况我这样子,又有什么好看的了……今日怎么来了?母亲说要去府上探望家姐……你可是同她一起回来的?”她轻声问道。

    静漪不忍告诉她此时符太太正病的凶险,便说:“符伯母有点伤风。今儿天儿热,她不舒服。我让她不必陪着我,先回房去歇一会儿……你放心,已经请大夫来诊治了。”

    符弥贞望着她,缓缓地点着头。

    静漪便觉得符弥贞身子周遭的气流都被带动的婉转起来,香气也由淡转浓——这香气可真熟悉的很呢……她轻声问道:“刚刚那支曲子很好听。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舞曲?”

    符弥贞摇着头。

    她的目光似乎飘向了很远的地方。

    静漪看着她的眼睛,好像忽然间有种光彩。

    “我母亲去府上……”她低声说,顿住。一直用身体支撑着她的使女,这时候给她抚着胸口,让她气顺一些。她摆手让使女不要管她,“既是家姐病着……不来,不能来……”

    静漪听她语气中渐渐生出一层悲凉来,似是难过的很,不由得心惊之余,也有些心酸。水阁里光线充足的她可以看清楚每一个角落,可是仍然让她觉得灰暗不已。

    她擦了下鼻尖,说:“待大少奶奶身体好了,自然回来看你的。你好好养着身子……还是要吃药的,再怎么着,都得医治。二小姐,你得相信医生。”

    符弥贞看着她,问:“没有出洋去,觉得遗憾嘛?”

    静漪摇头。

    符弥贞说:“这样就好……七少奶奶正是又聪明,又有胆识。若是能重活一次,我也愿意……出去看看的。”

    “二小姐,”使女对符弥贞说着话,却是看着静漪的,“二小姐,该歇一歇了。”

    符弥贞长长叹了口气,说:“我日夜不停地说,又能说几句话?你不要同母亲和姐姐那样看着我,不让我做事,不让我说话。”

    静漪看她是生了气的,可是生气时仍是文雅的。

    使女尴尬住口。

    “我也该走了,二小姐。打扰你休息了。这两日家中有客人,都忙的脱不开身,改日再来看你。”静漪说。

    “要走了?”符弥贞望着她,手伸过来。静漪重握了她的手。此时她的手有些凉。“别来了……这幅样子,吓着你……七少奶奶多保重。”

    “二小姐,宽心。”静漪低头看了她的手。搭在她手上的这只已经没有生命力似的手,竟衬的她如玉的手是如此的鲜活,又像是能够吸走她的生命力似的……她陡然间心里一阵发凉。

    ——————

    各位,今天就一更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蜗牛有爱情 2云中歌3 3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4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