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二十五)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二十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月儿轻声说:“在楼上。张妈和秋薇姐姐都在。”

    “睡午觉了?”静漪一边把手套摘了,一边问。

    月儿摇头,道:“不肯睡……也不肯吃东西。”

    静漪站下,回头看了陶骧一眼。陶骧听了这话也皱了下眉。她问道:“说什么、要什么没有?”

    陶骧解着扣子,脱了外衣,搭在沙发背上,听月儿回话:“没有。少奶奶,老姑太太那边摇电话来,说是等下要过来的。”

    静漪点着头,陶骧同她一起上楼。张妈从房里出来,看到他们回来了,压低声音施礼道:“少爷和少奶奶可回来了,孙少爷不吃不喝不说话,大半天了。怎么哄都不成。”

    静漪就有点着急,问道:“就一直这样?”

    她问着就想推门进去,被陶骧一把拉住了胳膊。

    陶骧问道:“还有谁在跟前儿?看妈呢?”

    张妈摇头,道:“是太太那边的齐妈带人送来的。没见着其他人。”

    静漪听着这话,不由得心头火起。看样子谭园的人都被禁足了,也未必不是因为想封口。可是麒麟这么小,又是这么敏感的孩子,没有他熟悉的人跟着,怎么行呢?她皱着眉,让张妈退下,看了陶骧道:“麒麟再有个好歹,事情才是不好收拾呢。”

    陶骧见她面上薄怒,推门轻声道:“先看看麟儿。”

    静漪被他这一句话提醒,眼下当真最重要的是麒麟儿,跟着进了门。秋薇见他们回来,悄悄过来,指了指在榻上坐着的麒麟儿,轻声说:“就这么坐了好几个时辰了。”

    静漪一看,麒麟儿低着头坐在榻上,面前小几上,是她平时闲来无事打棋谱的棋盘棋子,他正把一颗颗的黑白子往棋盘上摆着。看着没什么规律,好像就是特为地要找点儿事儿干一样……小身子缩着,比平日里都小了一个码子似的。静漪快走过去,轻声叫着“麟儿”,就蹲在了脚踏上,恰好平视麒麟儿。麒麟儿把手里的棋子丢下,转脸看着静漪,好一会儿,才小声叫她。

    “小婶婶。”声音细细的,直钻进静漪心里来了似的,让人心慌。

    静漪微笑着,摸摸他的脸,问:“我怎么听着说你不吃东西?饿不饿?”

    麒麟儿摇头,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不饿,小婶可饿了。小婶今天早起就出门,忙了大半天,到这会儿还没吃东西呢……麟儿下去陪小婶吃点儿好不好?”静漪牵着麒麟儿的手。麒麟儿看着她就是不说话,小手有点凉。静漪不由得心里都有点发凉,茫然间便不知所措起来。背后一声轻咳,她才想起来陶骧在这里,一回头刚要开口,就见他已经过来,手臂一伸,就把麒麟儿拉了起来,让他站在榻上,问:“为什么不吃东西?”

    “牧之……”静漪起身,拉了他的衣袖。她听着陶骧的语气有些生硬。

    陶骧却不理她,掐了腰,看着麒麟儿,说:“你爹爹病着,你娘也病着,你再不吃东西,若病了,你小婶婶就要被太奶奶和奶奶骂了,知道吗?”

    “哎!”静漪不想陶骧对麒麟儿这么说,回头背着麒麟儿瞪了他一眼,悄没声儿地说了句“你别添乱行不行”。不想陶骧仍是没理她,反而揉了揉麒麟儿的脑袋,说:“男子汉大丈夫,动不动拿不吃饭为难人,这算什么?”

    静漪看了麒麟儿,见他抿了抿嘴,望着陶骧,似是态度有松动的迹象,便忍着不出声,看陶骧怎么应付。

    “那日你跟七叔怎么说的?说日后要学七叔,带兵打仗,是不是?不吃饭,长不高,七叔可不要你。”陶骧皱着眉说。

    静漪就见麒麟儿听着,大眼睛里汪着泪,吧嗒吧嗒开始往下落,还是抿着嘴不出声。她简直也要掉眼泪了,陶骧却不为所动。

    “不许哭。不想吃饭可以不吃。回头饿了,绝没有大半夜的折腾的上上下下就伺候你一个的事儿。明白吗?”陶骧问。

    静漪拉了他一把,说:“行了,你去忙你的好了……去吧,不是外面还有事找你?岑参谋等你半天了……”

    她说着回身给麒麟儿擦眼泪。麒麟儿看着她,啜泣着自己抹着腮上的泪痕。忽然间就搂了她的脖子,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大哭起来。他哭的静漪心慌,一边抱起来拍着哄着,一边瞪了陶骧。

    陶骧不在意似的,果真出了房门,吩咐张妈给预备点儿吃的。

    静漪只顾着哄麒麟儿,没留意陶骧已经出去了。待麒麟儿不哭了,她才松口气。麒麟儿哭过一场,小脸通红,情绪却好像好了些,静漪牵着他去洗脸,他乖乖听从。

    就是这样听话,静漪越加觉得心疼。

    给他擦脸的工夫,听他问:“小婶婶,爹爹和娘是不是死了?”

    静漪心惊,忙说:“没有的事!爹爹病了,过几天就会好的。麟儿不要瞎想,知道么?”

    “那我娘呢?”麒麟儿小脸对着静漪,乌溜溜的眼睛望着她。

    对着这样一双眼睛,静漪明知自己不该撒谎,可还是说:“麟儿知道吧,有的病,生了怕过给人……你娘最疼你,她自个儿生病,都没有你生病让她难受,知道吗?”

    麒麟儿看着她,没摇头,也没点头。

    静漪正在想自己还要怎么编造谎话,麒麟儿却拽住了她的袖子。静漪一口气松下来,简直要狠狠地去抱麒麟儿了……可是她忍住了,若无其事地牵着他的手出来。果然下楼时张妈已经预备好了。静漪给麒麟儿围了餐巾,自己坐在一旁看着他。

    “小婶婶,你不是饿了?”麒麟儿拿了勺子,看她不动,问道。

    “啊……”静漪看着自己面前摆着的糕点,正犯愁肚子里没有地方可塞,就听外面有说话声,是陶因泽姐妹来了。她忙趁机嘱咐麒麟儿先吃着,自己迎出去。出了餐厅先看到陶骧那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由得来气。“有你那般对待孩子的么?”

    陶骧点了烟,还没抽,被静漪伸手夺了,便说:“不哭一哭,憋着,这会儿肯吃饭么?”

    静漪捻灭了烟,轻声说:“那也不成。麟儿敏感的很。我怕他是知道些什么……说不定是受了惊吓。”

    陶骧沉默,说:“你多费心。大哥好些,自然是接回去的。”

    静漪听他这么说,没的觉得心里阵阵发冷。虽说一早也就料到了结果,但事到临头仍然心惊。陶骧看她,她低声问:“没有……余地?”

    她也看陶骧,已经听到陶因清那清脆的嗓音,月儿在请老姑太太仔细脚下,她看着陶骧等他回答她。

    陶骧却没有说话,从他的脸上,她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听他说:“我有事出门去。晚上不回来吃,你就带着麟儿自个儿用吧。”

    她点点头,忙转身往门口走去,叫着姑奶奶,声音已经不见忧郁似的。陶骧看了眼被她捻灭的香烟,稍停了一会儿才跟着过去,与姑奶奶们说了会儿话,也就带人出门了。等他走了,麒麟儿也吃完了饭,过来同静漪在一处,和姑奶奶们说话。

    姑奶奶们说是来游水,此时游泳池里水温恰好。她们来了,却并不着急去,坐着同静漪说话,然而总是关注着紧靠着静漪的麒麟儿的。

    陶因泽终于忍不住道:“麟儿,大热的天儿,你总粘着你小婶婶。过来,给太姑奶奶捏捏肩。”

    麒麟儿平时总乐呵呵地就去了,今天却懒懒的。

    陶因泽却也不怪他,和麒麟儿说了会儿话,陶因清要去游水,便带了麒麟儿去了。

    静漪陪着陶因泽到后院去,等她们下了水,便坐在泳池边。望着在水边同陶因润嬉戏的麒麟儿,静漪嘱咐月儿过去贴身照顾麒麟儿。

    “麟儿怕水。”她见陶因泽看了她,解释道。

    陶因泽点点头,说:“那一年他落水,便有些蹊跷。她一向谨慎,恪守妇道。让人查了查,并无证据。想着或不至于如此不堪。盼她纵有外心,麟儿总是她亲生的,也能让她悬崖勒马。若当时不是一念之差,怕也不见得有今日……麟儿由你带,或者由他祖母带,都是很好的。”

    静漪看着碧波荡漾的泳池中游水的陶因润姐妹,望着她们俩的麒麟儿,瘦小的身影显得很孤单,轻声说:“话虽如此,姑奶奶,可谁能代替了亲娘呢?”

    陶因泽看了她,将水烟袋放在小桌子上,说:“这也是他的命。”

    静漪不语。

    心里像被塞了冰块……

    晚饭时陶骧果然没有回来,静漪留姑奶奶们在这里用饭,送她们走了,才带麒麟儿上去洗澡。麒麟儿看上去是累的很了,乖乖的听着静漪的话,让他洗澡,他就去了。静漪让张妈进去,自己守在外头。过不一会儿,听着里面张妈叫她,她进去,张妈说:“少奶奶,孙少爷发烧了。”

    静漪过来,一摸麒麟儿的额头,果然烫手。

    ——————

    今日更毕,大家晚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二十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4半暖时光作者:桐华 5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