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一)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第十章·自淡自清的梅】

    晨曦初露,陶府总管哈德广走出大门。

    府前街道宽敞整洁,黑漆大门开着,望进去,影壁上的堆花牡丹图和大大的“福”,煊赫极了。

    “哈总管。”门口扫雪的家丁跟哈德广招呼。大雪下了一夜,刚停。

    哈德广点了点头,说:“快些把雪扫干净,别积下,省的回头办喜事的时候不方便。”

    他说着话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眼见巷子那头,从青玉桥上,几匹高头大马,闪电一般的俯冲下来。

    待领头的那匹白骏马来到近前,他亲自上前,抬手挽了缰绳,“七爷早。”

    “广叔早。”陶骧飞身从马上下来。

    他身后的随从,也如飞燕一般轻巧的从马上跃下。

    “您怎么打外边儿回来呢?”哈德广问。

    “栖云大营有点事,我赶过去看了看。”陶骧轻描淡写地说。

    “哟,那您可是连夜来回的?”哈德广一惊。

    陶骧嗯了一声。

    图虎翼从哈德广手里接过马缰绳,牵住了陶骧的白马“赛雪”。陶骧伸手拍了拍赛雪的脖子,交待:“喂它一盒方糖。”

    赛雪打了个响鼻儿。喷出来一团团白气。

    陶骧板着的面孔有一丝松动,说了声“淘气。”

    “赛雪越来越精神了。”哈德广赞道。七少爷的这匹马实在是漂亮,只是脾气暴,除了七少爷,也就是他的两名近侍能靠近。“听说七少爷又新得了匹好马?”

    图虎翼笑道:“快别提那匹好马了。那是马呢,还是祖宗呢?好吃好喝伺候着,一不动的就尥蹶子。才来了几日,家里的马倌没有一个没被踢了的,二爷前次试了试,被摔的说想杀了它吃马肉呢……七少,回头您还是自个儿驯吧。”

    哈德广听的也笑起来。

    陶骧又拍了拍赛雪,示意图虎翼牵马进去,他“噔噔噔”地上台阶。靴子上的马刺,钉在台阶上,发出细微而清脆的声响。

    “少爷快进去吧,今儿好多事情等着您呢。”哈德广说。

    “嗯。”陶骧应了一声。语气里一丝慵懒。

    别的事情倒罢了,比较重要的一样,是今晚父亲会在家中设宴招待程之忱。虽说是家宴,一些头面人物也会来,他少不得要作陪的。他想到这里皱了下眉,将马鞭扔给随扈,抬手解着领下的钮子。一路急行,贴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缓步往后走。

    身后跟着的卫戍也不敢跟的紧了。

    院门关的紧紧的,马行健去敲门,来应门的是张妈。

    陶骧见只有楼下灯亮着,看看张妈。

    张妈小声说:“夫人嘱咐说不让叫醒少奶奶。”

    陶骧便有些纳罕。

    虽说她昨晚已经困倦到神志不清的地步,这个时候也该起了。

    张妈便低声道:“昨晚上夫人在这里,让少奶奶喝的那杯茶,是安神的。”

    陶骧瞪了一会儿眼。

    他倒是留意到她喝那杯茶时有些迟疑,还以为是她喝不惯这里的水……这就难怪了。可照这样,她别说这会儿起不来,会睡到什么时候去,还真说不准了。

    他皱起眉来,说了句“何至于”。

    张妈便说:“若不是这杯茶,少奶奶无论如何都会起早去给老夫人请安的,压根儿就休息不好。夫人说了,这两日让少奶奶好好休息休息,往后侍奉长辈的日子长着呢,不急在这一时。”

    陶骧便没有出声。

    他在楼下立了片刻,便说:“那就别吵她了吧。”

    “少爷您不回房啊?”张妈见他是要走的样子,忙问。

    “我去老夫人那里看看。”陶骧说着,重穿了大衣出来。他命随扈都去休息,马行健让人都撤了,自己还是跟着他出来。

    陶老夫人的院子距离他们的住处颇远,陶骧边走边想着事情,不知不觉也就到了。

    此时节祖母院中就只有腊梅花一枝独秀,穿过院中时,就觉得有暗香袭来。他忍不住站下,看看这几棵粗壮的腊梅……他忽然想到昨日他将她带回,她在马背上紧紧抓着他的马裤。赛雪跑的极快,她下马时脸色苍白,一副随时会昏倒的模样,只是倔强的坚持住了。

    她的随从之忓被逄敦煌派人送出来时受了重伤。军医替他检查伤口时解下来一堆用来包扎伤口的粗糙的布条中,有条精致的手帕,是绣了梅花的。

    淡青色的手帕,一角绣了一枝梅花。

    看着就知道是谁的东西。

    她好像是特别的喜欢梅花……信笺上也用梅。

    他站住,伸手往口袋里一摸。

    马行健以为他想要什么,忙问:“七少找什么?”

    他这才想起来,早已是换过了制服。

    “没有。”他说。

    “七少爷!七少爷来了!”从陶老夫人上房里出来的几个丫头看到陶骧一行人进了院子,领头的金萱先叫了起来“快去禀告老夫人,七少爷来了!”

    好像什么喜事一般。

    “七哥!”上房里帘子一打,一个蓬着一头秀发的少女钻了出来,娇憨的笑着,正是他的妹子陶尔宜。三下两下跳过来,攀住他的胳膊,“七哥你可来了,奶奶念叨你好几日了。你再不来,我耳朵都要出茧子了,一定想法子把你给拖过来给奶奶瞧瞧!”

    他看着尔宜皱眉,道:“没个样子。”

    尔宜嘟起嘴,扯着陶骧的袖子,回头对马行健问道:“我七哥大清早的这又是发什么疯了,马副官?”

    马行健笑笑,摇头不语。

    “问你们也是白问。七哥有什么事儿,你们不帮忙藏着掖着、毁尸灭迹就怪了。我还指望从你们嘴里问出个啥来么?”尔宜笑着说。

    “你这丫头,当着我的面就敢教训我的人。”陶骧看着妹妹那粉嘟嘟的脸,忍不住斥责的声音都软了几分。

    “嘿,七哥说起话来,比爹爹还像老头子。”尔宜嘻嘻笑着。

    陶骧不再说什么。帘子已经打了起来,他一低头。帘上的穗子还是碰着了他的帽檐。

    “哟,对不住,七少爷。”金萱低呼,急忙收好了穗子。

    正间青玉香炉里,燃着檀香,给屋子里添了几分额外的暖意。

    陶骧立了立。

    祖母房中焚香时不外乎那么几个时候,打坐、参禅、作画、弹琴……近来祖母弹琴作画几乎不见,这个时候,多半是在打坐的。

    “是骧哥儿来了?”里面传来低沉沙哑的一声呼唤,含着笑意。

    “奶奶?”陶骧叫道。他回手将帽子递给了马行健。

    尔宜对陶骧做个鬼脸儿,指指房里,说:“奶奶见了七哥你,就是老戏词儿里说的,叫做龙颜大悦。”她说着高声些,“奶奶,昨晚睡的好么?”

    “好的很。你还不快去洗漱更衣,当心迟到。”陶老夫人在里面说。

    “七少爷,老夫人让您进来。”里间门一开,银萱出来,轻声地说。

    陶骧进了门。

    尔宜在他身后跺脚,“七哥一来,奶奶就立马儿不待见我了!”

    金萱说:“老太太跟七少爷是有要话要说。”

    “什么要事,还不是那个丑八怪的事儿……”尔宜笑道。

    “八小姐。”金萱急忙阻止她。

    尔宜斜了她一眼,笑着低语:“就是丑八怪嘛,又不是我说的,你也不是没听见昨儿晚上大姑奶奶怎么形容的。”

    里面陶骧自然是听到了尔宜说“丑八怪”,眉头略皱。

    银萱带着他往里走,他一瞅,果然祖母正在禅椅上打坐。他站住,就见银萱过去,在老太太身边低声的说了句什么。

    陶老夫人闭着眼睛,调匀呼吸,慢慢的抬起眼皮来。

    陶骧看到奶奶那细长的眼睛,灯影下微光闪烁,微笑了,“奶奶,我回来了。”

    陶老夫人盘着腿,坐在禅椅上,说:“先洗把脸吧。银萱,叫金萱近来,你们伺候七少爷洗脸——瞧那埋汰样儿。”

    陶骧脱了外衣,就手在铜盆里洗着。

    银萱给他连换了三盆谁,他才从容地洗干净。

    陶老夫人抬眼看着穿着白衬衫站在自己跟前儿的孙子,干净清爽的模样,真让人心头一阵畅快。她让陶骧坐下,吩咐金萱:“去拿七少爷爱吃的点心,让他先垫垫。”

    金萱答应着出去,银萱捧了新泡的热茶上来,给陶骧斟茶。

    陶老夫人静静地抽着水烟。

    咕咕作响的烟袋,袅袅地从她一张一翕的嘴角冒出的烟,都让陶骧觉得安宁。

    不一会儿金萱进来,把刚刚陶老夫人说的那些吃食给一样一样放在小桌上。

    陶骧看到点心碟子里有牡丹饼,说:“这时候,还有牡丹饼?”

    这牡丹饼原只是在春天牡丹花开的时候才有的时令吃食。厨房里制作食物的牡丹花,都是专门培植的。当年花期摘下,制成牡丹花酱封存,可到年节制些点心。

    陶老夫人淡淡地说:“我仿佛记得先前谁爱吃这个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2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3山楂树之恋 4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