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四)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陶夫人见她忧心,低声道:“并没有什么。请了名医来,总归心安一些。这也是老七的主意。同老爷商议,去北平做全身检查,他无论如何是不肯的。就是请大夫来看,也是先瞒着他。”

    “是。”静漪总觉得担心。

    “你们这阵子出门在外,老七都还不知道进展。你同他说一说吧。”陶夫人说完让静漪回去,独个儿往前头去了。

    静漪存了这段心事,总也放不下。

    晚间回去翻看着这些日子积下来的信件,仍有些心不在焉。

    等到掌灯时分,陶骧没回来。静漪用过晚饭便在小书房写回信,再晚些,陶骧派了他一个近侍回来送了夜宵,说是晚上有事情,太晚就不回来了,让她不必等。

    秋薇默不做声地给静漪把夜宵都摆放好。

    静漪看看她,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从敦煌回来图虎翼正式调离侍从室,去了岐山营。静漪这几年习惯了有事情不是阿图便是小马,忽然换了人,都未免认生。麒麟儿也被陶骏接回谭园照顾。往日他在这里时,泰半的人都要围着他转。麒麟儿一走,恢复的是从前的平静,却也让人觉得太安静了些……静漪把信一封封地回着,最后才写给嫡母。

    嫡母来信总是亲自写。她的信和她的人一样,言辞简洁爽利,绝不啰嗦。这一回却难得在信中流露出来些感慨。虽没有细说,静漪总觉得她许是身体状况不佳的缘故。嫡母体胖,血压是有些高,近年来添了心脏上的毛病,她也时时替她担心的……这么想着,她又觉得无瑕提醒的很对。自那年南京一别,只从往来信件中看到彼此的样貌,人却是千里之外,不得相见。

    静漪这封信写的格外长一些,叮嘱嫡母注意身体,也把近日来的事一一详言。

    写完信便觉得肚饿,秋薇给她盛了粥,又挑了几样她爱吃的点心,在一旁陪着她。

    “不知道麟儿怎么样了。”静漪忽然说。

    秋薇看看她,低声道:“听张妈说,太太原是要亲自带麒麟少爷的,大少爷不肯。可大夫说,大少爷的眼完全复明已经不可能了,他怎样才能带好麒麟少爷呢……小姐,这家里是不是哪里不好了,接连的出了这么多的事。我想着都有些怕。”

    静漪轻声道:“胡说。”

    秋薇笑着,想起高兴些的事情来,和静漪说着这些天无瑕在时的一些小事情。静漪听着,微笑。从前年纪还小时,主仆俩便常常藏在楼梯上,看着表姐们办舞会,那些形形色色漂亮的人儿,回头拿来议论。

    “小姐,过几天的庆功会,你要穿哪件礼服出席?”秋薇歪着头,有些高兴。

    静漪看着她,微笑,问道:“这么高兴?”

    “当然高兴。庆功会呢,图副官他们都等了好一阵子了……反正不管他们,小姐你要跟姑爷出席,不得打扮的格外美丽?小姐还记得从前我总是问你,小姐那些跳舞鞋子,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啊,你总是不去舞会的……那时真担心小姐成了书呆子……”秋薇高高兴兴地说着,掰着手指头数,究竟有哪件礼服可以穿,“最近这几件新的,有表小姐送的、三少奶奶送的……我前儿打报纸上看到三少奶奶,身上那件裙子可好看呢,我就想小姐你穿上准保比她还好看……”

    静漪笑着。秋薇这么高兴,她也不想打断她,索性让她说去。再看她一件件的礼服拿出来给她瞧,连搭配的鞋子都取出来,渐渐摆了满地都是,礼服更是左一件右一件,叠放在沙发上,琳琅满目。

    “还好小姐没成书呆子……其实要是真的成了书呆子倒也不赖。就是不会跟姑爷成亲了吧……小姐那时候,怎么看得上姑爷这样的世家子弟呢?追求小姐的都是世家子弟,小姐说什么来着,说他们都是仗着家里有点底子只会胡闹、拿读书当消遣的主儿……他们论学识,倒也真的不能跟小姐比……戴少爷就是读书好,小姐才……”秋薇说着,盯住手中一件银灰色的礼服不动了。

    静漪坐在那里,也不动。

    只是抚弄着白狮背毛的手,忽的住下了。

    秋薇忙将礼服放下来,偷眼看静漪并没有变了颜色,咬了咬嘴唇。

    “小姐看看,哪一件最好?”秋薇问静漪。不留神说错了话,心里忐忑的很。

    “哪一件都可以。”静漪轻声说。

    “虽然是这样,总有件更好的吧?这件好不好?”秋薇说。

    她取了件香槟色的长裙来。层层的薄纱裙上撒了一层金子似的,闪闪发光。

    静漪被秋薇撺掇的兴起,果真去换了。只是这件礼服用料颇省,幼细的肩带系住在颈后,露出大片雪肌。她踩着高跟鞋子在屋子里走着,不时从镜子里看看自己,笑道:“这件万万不可。”

    “好看的很。”秋薇站在一旁,看直了眼。但是她也承认静漪穿着美是美的,若真的穿出去,恐怕姑爷是头一个不赞成的。姑爷那古板劲儿啊……啧啧啧。

    静漪道:“恐怕这件好看的裙子,只有挂在衣橱里的命运了。”

    她停下来,提了裙摆,低头看脚上那对浅金色的皮鞋。

    她有些出神。满身的金灿灿的光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秋薇口中的从前,从前里那个她,是个虽然也喜欢热闹喜欢玩耍,喜欢一身珠翠满面春光,但是总也不会把这些真的放在心上的少女……那个少女是不会让沉重繁琐的生活绊住脚步的。

    她不会穿任何一双让自己的脚不舒服的鞋子。

    秋薇看着静漪,分明是想什么想的入了神的——这样一对跳舞鞋子有什么好看的,衣帽间里整整一壁全都是这种华丽的鞋子,她也不见得青睐任何一对……可此时静漪就像是垂首望着投射在水面上的自己的倒影的天鹅,优雅而安静,沉稳而内敛……水下一点点摇摆,都不露形迹。

    秋薇也看着静漪脚上的鞋子。

    静漪移动了下脚步,三吋的跟翘着,让她的脚显得越发小巧。随着她的脚步,一条金线划了出来,耀着眼……刺的秋薇眼微微一闭,脑中却忽然间有一个角落被照亮了似的——那一晚她隔着门板催促小姐该走了,车子在等了呢。敲了好久的门小姐才来,打扮是早打扮好了的,可是一向被称为冰肌雪骨的小姐面上绯红、鼻尖冒汗,她恍然间看到窗子外头有人影,顿时吓的脸都白了,小姐却若无其事,对她“嘘”的一下,甜甜一笑——她总也忘不了小姐那一笑,当然也抵挡不了小姐对着她笑的时候那娇柔的恳求。她托着小姐的裙摆下楼去,车子早就在等,赵家二小姐亲自来接了小姐去舞会的,据说舞会就是为了小姐办的……那一晚的舞会小姐就像是被众星捧起的月亮般。在之后,不管是那场盛大的舞会、还是舞会上令人倾倒的主角,都被称赞艳羡了很久……

    小姐那一晚玩的是很高兴的。跳舞跳到脚软,天亮时才回到家中,倒在床上便睡着了,衣服和鞋子都是她给脱下来的。

    睡到中午才睁眼,慵懒地窝在床上不肯起。

    天空飘起小雨,淅淅沥沥的有点凉意。

    她蹲在床边看着小姐出神,好奇地问她昨天晚上同她跳舞的人那么多,她都能认得嘛?

    小姐就摇头,说,除了第一个,个子特别高、舞技特别好……身上还有很好闻的味道,其他的,乏善可陈。

    她骇笑。宁沪两地加上京津的名门子弟怕都到了个七七八八,她的小姐竟说乏善可陈……可也是,在她看来他们个个儿都被蒙了半边脸,长成什么样子,也都不过尔尔。只是她想,或者他们都是出色的,只因小姐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她觉得是天下第一的人。那个人会让她发慌,会让她紧张,会让她……偷偷地躲在阳台上,同他跳支舞,因为他是不可能同她一起去舞会的,那么她就把第一支舞献给他……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其他人变都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了吧……她大着胆子问小姐,要是老爷太太二太太不同意戴少爷怎么办。

    她的小姐犹豫都没有犹豫,说,大不了就是一走,再不成还有一死,我都要同他在一处的。

    至今想起来仍然让人心惊肉跳的誓言啊……

    静漪将裙摆放下,看到秋薇直愣愣地瞅着自己,说:“发什么呆呢,快帮我选一件合适的——难不成你真想让我穿成这样出去?”

    她轻轻挪动着步子,转眼看到一件翠色的长裙,回身去换了。

    这颜色很是夺目,衬的她身上雪白的肌肤愈加透明透亮,仿佛透过娇嫩的皮肉,看得清楚肌骨。

    秋薇看她似是对这件裙子很满意,笑着将其他的一一收起来。铺摆出来的太多了,收起来也需要些时候。

    白狮忽然起身往楼梯口处去,探着身子摇尾巴,静漪怀里正抱了两件裙子,跟着往那里看了看,听到说话声,果然是陶骧回来了。

    陶骧上来时,也没想到会看见静漪盛装的样子,翠色的裙子很合体,她像春风中一片新绿的芽儿似的。

    静漪把手里的裙子都给秋薇,让她收了去,对陶骧说:“这么早就回来了?快换了衣服吧,今儿可真热……”

    陶骧慢条斯理地解着扣子,外衣一脱,拉了她的手,歪着头看看,说:“这件裙子还是第一次见你穿。”

    “要不是你说要我出席庆功会,我才不会找出来……太艳丽了些。”她低头看看自己。纱裙飘飘然的,舞起来自是好看的。要想出风头,自然是这种衣服……“还是不要了吧?”

    “孔家伯母寿宴那日,你不就是穿了这样的裙子?”陶骧似笑非笑的。

    静漪瞪他,没好气地说:“你还想说,还有那满头的金银珠宝吧?仿佛把家当都戴着出门了似的……那晚可被我九哥取笑惨了。说可怜我的颈子,要被压折了……取笑我的又何止他一个?”

    她说着,陶骧无声一笑。

    秋薇出来,给陶骧行礼,问他要什么不要。

    陶骧想一想,说不要了,下去歇着吧。

    秋薇一走,静漪要转身,陶骧却还拉着她,“怎么?”

    他一身的汗意,回来必然是要先洗个澡的,这会儿却不着急了。

    陶骧拉着她的手,侧身抽了一张黑胶唱片,看了看,便放在唱机上,说:“跳支舞吧。”

    静漪听了,也没有反对。她脚上却是一对绣花拖鞋,忙脱了,去够那对翠色的高跟舞鞋……舞鞋上粘着翠羽,踩上去,她轻轻跺一跺脚,翠羽拂动,煞是好看……她看着,轻声问:“会不会太惹眼?”

    “不会。”他说。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她一身馨香,隐约辨的出有墨香,“晚上动过笔?”

    “写了好些信呢。”静漪嗅了嗅身上,看了他,“有墨臭味?”

    “嗯。”他将她拥紧。轻缓的乐曲回旋着,他的舞步很慢。

    “那我就穿这件吧。”静漪轻声说。抚了抚他的胸口,衬衫贴着他的肌肤,有点潮。“配你的灰色制服,还不错。只是若让人说太太抢了你的风头,不要怪我……牧之?”

    她察觉他有些心不在焉,停下来,看着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座城,在等你(我的人间烟火)作者:玖月晞 2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3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