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六)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从残留的酒味来判断,应该时候不短了。

    “七少爷。”张妈从里面出来,看到陶骧在这吃了一惊。再看到静漪,就更吃惊。“哟,这是怎么着了……我可真是该死了,少奶奶在这里,我都没来伺候……”

    陶骧把外衣和军帽都放在一边,说:“张妈你下去吧,这有我。”

    张妈已经将披着的外衣穿好,听了这话,看看陶骧的脸色,说:“七少爷也早点休息。”

    陶骧走到酒柜边,开柜门拿了一瓶酒出来,一边开,一边就在桌边坐了下来。静漪似乎被惊动了下,但是只偏了偏她的小脑袋瓜儿,又睡起来……他好半天才把瓶塞拔出来,倒了酒,却已经没有了要喝的想法。

    白狮过来,趴在他们两人中间。

    他默默地喝着酒。

    远远近近的,总觉得附近的响声都在身边,唯独她的呼吸声细不可闻。他伸手过去,探一下她的鼻息,很浅……许是他动作重了些,她动了一下。两人的姿势都停滞了片刻。陶骧收回了手,静漪却忽的坐直了。散着的长发瀑布似的从肩头垂下去,几乎垂到地面上。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正喝着酒望着她的陶骧,仿佛他是从天而降的。她看了看四周。黑乎乎的,她一时没有能够闹清楚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却立即站了起来,说:“你怎么回来了。”

    她有点摇晃,扶了一把椅子。

    身上的绸衫也摇晃着,金凤凰简直展翅飞翔起来。

    陶骧放了酒杯,没出声,跟着起了身,顺手一抄她的手臂,身子便贴了上来。他一声也没响,只是身体的动作让静漪知道,这会儿他就跟一团火似的,不止他自己在烧,怕是也得让她烧一回才会善罢甘休……她咬着唇避开他的亲吻,手肘撑在他胸前,屏着呼吸,含混地说:“不……陶骧你别这样……我不方便……”

    陶骧灼热的呼吸就喷在她的颈间。

    她能感受到他的克制,不知为什么,这份克制让她陡然间心酸起来……她被他抵在一边,腰被椅背硌着,疼也是真有点疼……她渐渐眼眶发热,眼里充盈的泪水几乎马上要涌出,她就拼命忍着,不想让眼泪流下来。

    他好一会儿没放开她,而是亲地更加用力,简直要把她给弄碎了似的狠。

    可是到底松开,他也能感受到她松了一口气。

    “静漪。”他叫她的名字。

    静漪怔了下,他极少在他们俩单独相处的时候,叫她的名字。

    尤其语气是这么的暧昧不明,她嗯了一声。

    等着他。他总不会无缘无故地这么叫她吧?

    被淡淡的酒气拥着,也不知是他身上的,还是她身上的,总之两人此时都有些酒意。她虽讨厌人喝酒之后胡缠,现在却越来越觉得三分酒气盖着脸,确实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好处,就比如现在……他还是拥抱着她,力道轻柔了好些,较之之前。

    她头有点沉。她总觉得这样激烈的你来我往,叫她很是疲惫。也不知何时,她就会心力交瘁……今天尤其如此。她原本以为他今晚根本就不会有时间或是有心思回来的回来的……

    “我们得晚点出发了。”他说。

    静漪好一会儿才领会到他说的应该是去南京的事。这是她预料之中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局势稳定下来都要一阵子,他怎么能为了那走过场似的南京行说离开就离开?她应着,说我知道。但她总觉得他刚刚想说的不是这个,于是她问:“还有事吗?”

    他看看她,说:“没事了。”

    “那我……先上去了。”她说。

    她走的时候,看了眼他丢在桌上的衣服。照往日的习惯,她可能会替他收起来。可是今天她没这么干。

    她一点都不想碰他的那件衣服……

    而她那冷漠的眼神扫过去,恰好被陶骧看到。

    “你等等。”他说。

    静漪站下。

    陶骧拿了酒瓶,虽是看着她的,酒却准确无误地倒进了杯子里去。

    “有什么话就说。”他说。

    静漪皱了眉。他冷冰冰的样子,覆着冰的火山似的。

    “听说人抓到了?”静漪索性走回来。

    她裹了下身上的睡袍。

    陶骧喝着酒。

    金色的凤凰敛了翅膀,被她压制住了。

    “怎样?”他反问。

    “逄敦煌的妹妹今天毕业。拿的是安荣奖学金第三等。逄敦煌不像是会拿妹妹的命冒险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大过年的冒险回来探亲了。所以,应该不会是他。”静漪轻声说。

    陶骧不觉已经把一杯酒喝光了。

    静漪看他嘴角微微颤动,似乎是弯了弯的,说:“看来,你也是知道的……”

    她往他身前走了两步。

    陶骧眼看着那金凤凰翅膀轻轻扇动起来。

    “不然这大半天,都干什么去了呢。我不知道的是……”陶骧眯了下眼,“你竟然对他的事这么上心。”

    “那我可不可以以为,他暂时是性命无虞的?”静漪盯了陶骧的眸子。

    陶骧嘴角弯上去的弧度越来越大。他似乎很满意地听到了他想听的。

    “不管怎么说,你都达到了你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不是也该网开一面?”静漪轻声问。

    她离陶骧很近,陶骧望着她白瓷似的面孔上柔软而一张一翕的唇,低声道:“我说过,无论如何,你得做好了我太太。可是有一样,你恐怕还是得学一学……”隔着衣袖,他将静漪的手腕一扯。

    静漪就坐在了他腿上。

    柔滑的丝绸睡衣薄水似的覆在她身上,似乎他一口气就能吹的那水漾开……他眸子里有这水样的影子,深深的,似能把她淹没。

    “有些事,不该你过问的,就不要过问。”他声音低沉而沙哑,在她耳边响着。

    静漪笑出来。

    她身子微微后仰,就这样看着他,说:“我当然知道什么该我过问、什么不该我过问。只不过眼下,逄敦煌对你来说是公事,对我来说是私事。冒险问问也无妨。”

    “看来那半局棋下的颇有成效。”陶骧说。

    静漪慢慢地点着头,问:“这个你都知道?”

    “我知道的还有很多……”陶骧低声道。

    陶骧的目光从静漪脸上慢慢下移,手指抽了下她腰间的带子,睡衣向两边散开。静漪想起来,被陶骧的小臂压着腿,不得不保持着那个坐姿。

    “陶骧……”她咬着牙关,胡乱地推拒着他,但与以往一样,这推拒并不奏效,反而令陶骧更加的志在必得似的。“陶骧!”

    陶骧的唇印在她的锁骨处,被她这样凶狠地叫着名字,停了停,说:“你说。”

    静漪尽量让自己呼吸平息些,这样心跳就没有那么急。

    她转开眼。

    陶骧的目光让她害怕……她看不清那里面究竟都是些什么。

    她脸上现出复杂的神色来,这神色也让陶骧微微眯了眼,听到她问:“符二小姐呢,她平安吗?”

    “平安。已经让人送去医院。”陶骧清楚地回答,“还想知道什么吗?”

    “我不想知道的太多。”静漪回答。

    陶骧盯着她

    “陶骧,我眼神不好,经常看不清人……一个人眼神不好的时候,鼻子和耳朵就更灵敏……”她轻声地说着。

    “你到底想说什么?”陶骧问。

    “陶骧,”静漪推开他,站起来退到两步外。似乎这就是个安全的距离。她迅速地将衣裙掩好。也似乎必须这样,她说话时才更有尊严。“你身上沾着别人味道的时候,别来碰我。一下都不行。”

    陶骧的眸色越来越深。

    静漪看得出来,他连呼吸都重了。

    她不是不紧张,这些话她没有想过要对他说,可是完全不受控制地说了出来,“既然你说了,我也能做到。陶骧你在外面的事……我绝不过问。可是在这里,你休想欺负……”

    那个“我”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已经被忽然起身过来的陶骧硬生生用亲吻给堵了回来。两个人说不出来的怒气顿时搅在一处。

    “我……说了……”静漪趁着他**,急促地说。

    陶骧却没有回应她。

    她就被他抱着,只知道自己是在他臂弯间穿过了好长的一段距离……他**她身上时仿佛山一样,让她透不过气来。更让她透不过气来的是他强悍的无处不在的气息……

    后背贴着的皮革很快被他们俩的汗水湿润了。她起初是咬着牙,后来便狠狠地咬着他的肩膀。咬的狠了些,口中都有血腥味了……这好像给了他更深的**,他就越来越无所顾忌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2偷偷藏不住作者:竹已 3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4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5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