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十一)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十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他看看时候到还早,一边从容地净面换衣服,一边等着她。哪知他一切准备就绪,都到了平时要去给父母祖母请安的时候,不但没见静漪,下人们也一个人影不见。

    他站在楼下大厅里,四下里看看,仍然是安静。不禁有些纳罕,正想要喊人,便听见脚步声从院子里传来。他抬眼一望,透过玻璃窗,图虎翼正举手要敲门进来,他先喊了声:“阿图!”

    “是,七少。”图虎翼推门进来,手中提着一个篮子。

    陶骧看着,不知道篮子里都是什么,看上去好像很沉。

    “七少有什么吩咐?”图虎翼问道。

    “人都哪儿去了?”陶骧皱眉。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方盘,盖着红绸子,走过去掀起来一看,是几样用红色丝线缠着的小东西。其中一样是白玉扣子,上面雕的是寿字纹,看样子很古。

    “老马让少奶奶叫去后院劈柴禾了。我去外面厨房要了一点炭。少奶奶说要用的……”图虎翼见陶骧皱着眉将红绸子放下,看着他,便住了声。手里拎着的篮子也往身后放。

    陶骧挥了挥手让图虎翼去,自己仍站在原地。

    方盘一旁搁着两只玫瑰花编成的花球。是静漪和他昨晚编的。虽然是第一次编这个,他学的倒也快,编出来的也比她的形状周正紧实些。她还有些不服气,可是张妈秋薇还有月儿都说他编的要好些。只有阿图乖觉,说少奶奶编的那个更大方匀称……她才笑了。

    孩子气的很,这个都要同他争个胜负。

    他再看看花球,的确新奇有趣。料着应景儿的这些玉器什么的,不一定能讨着老祖母欢心,倒是这种亲手制作的玩意儿,一准能博她一笑……她将老祖母的心思还是摸的恨透的。

    就是玫瑰花虽然又香又好看,刺还真多。饶是修剪了好久,仍被扎了好机会。

    他看看自己的手指。他这样皮糙肉厚的都不成,何况她的手。她右手食指被扎了两次……这会儿又让人劈柴找炭,这是在做什么?

    “少爷,早点准备好了。”月儿来请他了。

    陶骧进了餐厅,见没有别人,坐下后问道:“少奶奶呢?”

    月儿忙回答:“少奶奶在厨房,马上就到。”

    陶骧看着饭桌上摆好了的碗筷杯碟,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转眼望向站在一旁的月儿。

    月儿又说:“请少爷稍等。”

    月儿说着,先出去把报纸拿给陶骧。

    陶骧翻开报纸,只看了头版的标题,脸就沉了下来。他耐着性子往下看,忽然叠起来报纸,掷在桌上。

    月儿大气也不敢出,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这时候餐厅侧门一开,静漪从里面出来,看到他坐在餐桌边,便微笑着说:“等久了吧?饿不饿?”

    陶骧看她一袭嫩黄的衫子,为了防止弄脏,特地穿了罩衫,显见是在里面忙了一阵子的,脸上红扑扑的,不知是热的还是兴奋的。也不等他回答,先过来坐下,示意张妈和秋薇把各自端着的东西放到桌上。

    陶骧抽了餐巾打开铺在膝上,看张妈先把一个白瓷盖碗放到他面前来。

    张妈说:“都是少奶奶早起做的,少爷尝一下。”

    盖碗掀开,是蒸蛋。

    嫩黄的蒸蛋,香喷喷的。

    陶骧原本就饿了,这一下真勾起他的食欲来。不由得脸色就和缓下来,拿了勺子,还没舀,看着摆上桌的清粥小菜,问:“都是你做的?”

    静漪摇头,说:“只有这个,和这个。”

    她指了指秋薇刚刚放上桌的一只盘子。

    陶骧吃着蒸蛋,见那盘子里的菜式,从未见过——是雪白的荔枝肉,颗颗饱满,浮在汤碗中,圆滚滚若大颗的珍珠,碧绿的青菜做装饰,看上去清清爽爽……他沉默着,看看静漪给他盛了在小碗里,推到他面前来,说:“你尝一下,说说好吃不好吃……蒸蛋还好么?”

    陶骧咳了咳,说:“咸。”

    “咸了?”静漪皱眉,探身看看,陶骧把碗里的蒸蛋吃的一点不剩了。她气馁地坐回椅子上,“我只放了一点点盐……那你尝尝这个。”

    陶骧看着碗里的荔枝,皱眉道:“这是哪儿的菜式?”

    “我发明的。”静漪微笑,“有道福建名菜是荔枝肉吧?肉丸做出来是荔枝的样子……前儿晚上,我采花儿的时候同史副官聊天,说到这道菜。我忽然想到的,奶奶喜欢吃荔枝,肉丸塞到荔枝里,加上高汤,一定鲜甜可口。”

    陶骧舀起一颗荔枝,看静漪说的很高兴,不禁问道:“这是你做的?”

    静漪托了腮,催促他:“你先尝尝好不好吃。若是好吃,我给奶奶做一份儿。”

    “若是不好吃呢?”陶骧把荔枝放进口中。

    “不好吃就罢了……怎么样?”静漪有点紧张地望着陶骧。

    陶骧看着她,这样子似曾相识。

    他本有些紧绷的心情,慢慢地在松弛下去。

    静漪伸手,搭在他手臂上,摇了摇,轻声说:“发什么呆啊,说啊,好吃吗?”

    陶骧把勺子放下,说:“肉有一点点硬。”

    他说话时,看着张妈。

    张妈笑眯眯地说:“是,少爷。”

    静漪回头对张妈嘟了嘴,说:“张妈,你看,说好了不在外人面前拆穿我的。”

    “少奶奶,少爷怎么能算外人?况且我只是给少奶奶打下手而已。”张妈笑道。

    “好吧……要是你觉得还过得去,那肯定是不错的。”静漪也舀了一颗荔枝尝,“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的人……”

    听她轻声嘟哝着,陶骧嗯了一声,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说你很会吃。”她把食物咽下去,笑笑的。“我另外准备了寿礼给奶奶。那些是应景儿的,摆出去要给人看的。不能让人说奶奶那么疼七少爷,七少爷备的寿礼值不了几个铜子儿。还有,八妹和文谟给奶奶的礼物昨天到了,很有趣……回头你去奶奶那里看看。八妹和文谟成婚之后,真是幸福……”

    张妈给陶骧上了咖啡。陶骧边喝着咖啡,边听静漪说着话。

    书房里电话铃响,静漪听到顿住话头,看陶骧。

    “七少,岑参谋打来的。”图虎翼进来禀报。

    “我去一下。”陶骧起身出去了。

    静漪点头。

    等了不一会儿,陶骧回来说:“我得马上出去。奶奶那里,你先替我说一声,晚些时候我回来去给她磕头。今儿事儿多人也多,你就多辛苦。”

    “我知道。你早点回来。”静漪要起身送他,他摆手让她继续吃饭,从图虎翼手里接了礼帽过来,戴上便出门了。

    “唉,又什么事儿啊,少爷连顿饭都吃不安生。”张妈轻声说。

    静漪也没了胃口,让张妈收了东西,转眼看到陶骧放在一旁的报纸,拿起来翻了翻,停在那里,仔细看起来。

    张妈问她要不要喝咖啡,她摇头,想到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陶骧的脸色……她看回报纸上的标题《纵使一马平疆,难成新西北王》。做的是平叛的文章,批评的却是陶骧的专横跋扈。这文章也罢了,陶骧定不是头回听人这么批评他。能让他觉得不甚痛快的恐怕是中央日报上连篇累牍报道的议会关于军费提案的争论吧……要是她没记错的话,雅媚说过,公公因军费提案,就曾经与主张对立阵营中的费玉明当面起过冲突。当时不了了之,这个关口重提,不能不做联想。

    不过令陶骧不快和急赶着出门的也许另有其事,但愿不是什么麻烦事……

    静漪也没有心思再看其他的新闻了。她起身上楼准备了下,便去萱瑞堂给陶老夫人拜寿去了。

    陶老夫人收了她的礼物果然高兴的很,尤其喜欢那两只玫瑰花球,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当听说是静漪和陶骧一起编制的,就更高兴了。倒是静漪当着众多人的面,有些不好意思,反而庆幸陶骧没有同她一起来,不然不说旁人,姑奶奶们就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话出来了。

    陶夫人看到玫瑰花球时,看了静漪,目光有些深沉。静漪发觉,不禁一怔。不待她反应,陶夫人转开了脸,同陶老夫人说起今天的安排来——照着老太太的吩咐,请的客人都是至亲,并没有外人;晚上家里有堂会戏,老太太尽管乐呵……陶老夫人不住地点头,很自在安然。只是因怕陶夫人忙不过来,她特为嘱咐静漪帮忙去。

    静漪这一天便跟在婆婆身边,帮她处理一些来来往往的琐碎事情。陶骧一整天都没见人,直到晚宴都要开席,他才匆匆赶回来。连衣服都没换,先给陶老夫人磕头去。

    陶老夫人倒不责怪他,催着他前头陪客人喝酒去。

    静漪早让人去取了陶骧的衣服来,让他在老夫人后房换一下再出去。

    “费特使也到了……父亲和大哥今天陪了一天客人,幸好你回来了。”静漪给陶骧系着长衫的钮子,看他。想他在外面也是一日,应该也很累了的,有些不忍。

    陶骧看她神色,低声道:“我这就去。对了,敦煌回来了。”

    ————————————————————

    亲耐滴大家:明天还是晚上更新。八点左右。各位晚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十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2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3一座城,在等你(我的人间烟火)作者:玖月晞 4狐妖小红娘作者:季白 5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