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三)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知道这大概是她今晚喝过的酒在身体里作祟,还有他身上的暖意,总拨着她的心弦。她有点明白这样不好、可是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她一点也不想在今天晚上清醒着、独自好着、难过着……

    静漪当然也知道陶骧不好惹,无论如何她是不该轻易惹他的……而且他也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的确不好惹……这一晚他几乎就没让她歇着。等到她终于昏昏然,迫不及待地睡过去时,天已经蒙蒙亮。

    陶骧头脑却越来越清明。

    他的手拨弄着她仍潮湿的长发——黑色丝绸一般的长发,他挑起一缕来,缠绕在手指上,绕满了、松开、再绕满……他就这么机械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听到了六下钟声。

    他还没睡,就已经要起床了。

    侧着脸看看她,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且看样子,她还有的睡呢。

    他要撤出手臂,胳膊有点酸麻。

    她被惊动,迷迷糊糊地向外挪着身子,又缩成了一个半圆。

    他深吸了口气,起身撩了纱帘看看外面,朝霞满天,看起来应该是个晴朗的日子。

    他踩到地上的东西。

    是那叠卡片。

    他捡起来,一张张地翻看。

    毛绒熊也丢在地上,瑟瑟歪扭的字就像她的样子一样,调皮而带着憨气。

    他看了一会儿,把绒毛熊放在她枕边。

    她在沉睡中,微微蹙着眉头。

    眼角似还有泪意……

    他回身将密实的厚布窗帘拉上,屋子里的光线向瞬间便被全部吸走了。他这才转身拿了他的军装出去。

    “七叔早安!”瑟瑟正迈着她的小胖腿儿上楼来。亮堂堂的嗓子对着他大叫。

    陶骧关好门,微笑着对她拍拍手。

    他抱起瑟瑟来,将她夹在胁下,洗脸时就让瑟瑟站在台子上给他拿着牙粉盒子,弄了一嘴的泡沫故意地喷在瑟瑟脸上。

    瑟瑟不停地笑,咕唧咕唧地说着话。

    他很有耐心地听着,问道:“瑟瑟,背个字母表吧?”

    听着瑟瑟奶声奶气、断断续续、颠三倒四地背起字母表来,他微笑。

    ……

    静漪醒过来时,屋子里还是黑漆漆的。

    她以为时候还早,人仍在困倦中,还想再睡,忽然觉得不对劲,忙从枕下摸着怀表,但是没有在预想的地方摸到。她脑中一片混沌,忽然想起昨晚洗澡的时候,放在了台子上,她原是想回去拿出来的、还有颈子上挂的玉佩……可是后来就没能回去。

    她不由得脸上发烧,要起来,身子酸软地跌回去。拉开灯绳,床头灯一亮,她看看凌乱的床上,另一侧早已空空如也——他不知什么时候起床离开的,今天他好像有重要的活动安排……他那半边,整整齐齐的,连枕头都是拍松了才走的吧?好像没有人睡过一样。这让她有点恍惚,不晓得是不是昨晚上自己还是醉了的缘故……她扯了被单裹住身子下床去,浴室里的洗脸台上,果然她的玉和表都在。她靠在门边,把表摸过来,打开,先看到的是母亲那小相片,她呆了一下……她昨晚就是忽然想到了母亲的。

    瑟瑟那歪歪扭扭的字,勾起她的回忆来。

    在瑟瑟的年纪,她也写不好自己的名字。那么多笔画……被七姐八姐取笑,说她名字都不像是程家的女儿,她们是程家之字辈的。名字写不好,要被母亲罚。怎么也写不完,就哭;哭着说不要叫静漪了,太难写了……母亲却还不准哭。

    九哥拖来三哥来给她求情。

    彼时三哥已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无事甚少进内宅走动了。

    母亲虽然教她严厉,三哥讲情,还是饶她一回。

    改名字的事,当然是赌气。她年纪小,可也知道看母亲的脸色,有些事不准提就是不准提。后来长大些,心里到底过不去。杜氏母亲知道她心事,同她提过一次,父亲给她起了和兄弟姐妹一样的名字,倒和哥哥们似的,用了个愫字。是她母亲觉得不妥,父亲才另起了这个名字。

    其实,她本名该叫之愫,程之愫。

    她始终没胆量去问母亲,为什么宁可让她与众不同?

    而现在,又到她的生辰,生平第一次,想到这一天,最痛的那个人已经去了、再也不会给她来一碗生日面了,更别提解答她心中疑惑了……

    静漪吸着气,泪眼朦胧中,看清表上的时刻。

    她擦了下眼睛——已经中午了!

    “天!”她哀哀地叫了一声,看着镜子中那个裹着被单的满脸通红、披头散发的女子……她慌忙冲出浴室,翻着衣柜。匆匆忙忙地换好衣服,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投进来,竟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满满的阳光将院子里的郁郁葱葱正照的耀目!

    她洗漱好出门,轻手轻脚地下楼,宅子里静悄悄的……她走下楼梯来了,还是一个人都没见到。

    她正纳闷,有个小女佣出来,见到她忙叫七少奶奶。

    “二少奶奶呢?”静漪问。

    “二少奶奶带八小姐和瑟瑟小姐出去了,说今儿天气好,和八小姐去逛逛、看看大学校呢。”小女佣伶俐地回答。

    静漪这时候觉得肚饿,却也不好意思马上说,便问:“秋薇呢?”

    这丫头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一早便在厨房里忙呢。我去找她……”小女佣说。

    “不用了,我自己去。”静漪说。

    秋薇在厨房忙什么?

    她有些不解。边走,边放轻了脚步。穿过餐厅的侧门走下去,是段窄窄的楼梯,拐下去再走一段楼梯,才是下面错综复杂的厨房区域。看到她下来,厨娘、厨师和厨房里的帮佣们都有些惊讶,但是随即料到她是来找秋薇的,便给她指路。静漪走到操作间外,从门外看看里面——显然是面案区,厨房里只有秋薇和一个胖呼呼的老头子还有图虎翼在——秋薇正拿着刀在切什么……图虎翼在一旁笑着,忽的抬头看到静漪。

    静漪摇摇头,指了指上面,便悄悄走开了。

    她上来,吩咐人说:“下去跟秋薇说,就说我饿了想吃东西。让她给我送上来。”

    在楼上看着当日的报纸,浏览着头条新闻,等了大约半个钟头,才听见脚步声从楼梯上传过来。她放下报纸,看秋薇端着木盘子走在前,图虎翼拎了一把暖瓶跟在后头。秋薇有点怯,放下盘子小声说:“小姐,吃碗面吧?”

    静漪嗯了一声,拿了筷子,挑了下碗里的面。面切的实在是不像样,宽的宽、窄的窄。是碗清汤寡水的咸面。有两个荷包蛋,样子也丑丑的。静漪默不作声地喝了口汤,开始吃面。

    “好吃吗?”秋薇忍不住问。

    静漪看她一眼,反问:“你说呢?”

    “必定好吃的。”秋薇笑嘻嘻地说着,回头看一眼图虎翼。

    图虎翼咧了下嘴,没吭声,说着“少奶奶我下去了”先走掉了。

    “好吃。”静漪说。

    秋薇笑着说:“是我做的!”

    静漪看她,惊讶地问:“你做的?”

    “嗯,本来昨天就想……可是没人提起小姐的生日,我又怕大伙儿都忘了,就我提起来,不但大伙儿尴尬,小姐也伤心,就没说。还好后来二少奶奶和我说,我才安心呢。今天老早就起来了,二少奶奶说这面也挺好吃的……”秋薇有些得意。

    静漪看着面碗里剩下的汤,问:“他们早上都吃的这个?”

    “嗯,姑爷和二少爷还说第一回做,做的这么好吃太难得了。”秋薇笑着说。

    静漪哦了一声,本想问秋薇她自己就没尝一口么,听秋薇说:“对了小姐,姑爷说让小姐今天别出门,要小姐陪他去个地方的。要小姐在家等他回来。”

    静漪正在喝汤,含着那口汤含混地应着。

    秋薇因为给她做了这碗面吃很高兴,她看着秋薇高兴,心里也暖暖的。

    秋薇收拾了碗筷下去了,静漪去洗了把脸,回来依旧没有什么事好做,仍翻着报纸。

    除了《中央日报》《金陵晚报》这样的大报,雅媚还订了英文报纸,也有两张满是坊间小道消息的小报,连谁家的姨太太生了孩子、哪家的小姐订了婚这样的事儿都在报上。静漪翻看着,这些不知真假的消息,因为有些人名的熟悉,倒也觉得有趣……小报图文并茂,她后来便只看相片。倒有一则订婚消息登的很大,是杜琠先生和黄珍妮小姐敬告亲友——她仔细看着,竟然真的是黄珍妮……不知无垢是刻意的,还是不知道这则消息,前日见面倒没有听她提起过呢。

    她正想着,电话来,说是孔公馆来的,正是无垢。

    无垢问她能不能过去下午茶,那里有几位太太小姐,听说她来了南京,想要一睹芳容呢。

    静漪想到陶骧说过,要她在家里等等他的,这个时间,怕来不及,他就要回来的,便照实和无垢说了。

    无垢当然觉得有点扫兴,还是取笑了她一番,说那就改在明天。

    静漪答应着放了话筒。

    她原想再确认下报上黄珍妮订婚的消息,不想再翻报纸,又看到另一则:金润祺小姐寓所夜宴,高朋满座……她皱了下眉。

    金润祺此时竟然也在南京。

    她细细读着这则消息。从消息里可以看出来,金润祺在这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和她的日本籍养母一处,俨然是混迹于此处上层茶会中的名媛,虽然社交圈子并不见得广泛,可是在某个范围内,显然口碑甚好……她放了报纸,发了一会儿呆。

    此记者虽是写小报花边新闻的,但笔力惊人,金润祺其人其貌,寥寥数语间已经跃然纸上。

    她看看新闻下缀的名字。记者梅开。显然是个笔名。不过很美……她将报纸叠好,放在一旁。渐渐睡意又袭来,懒得去卧室里,就歪在沙发上睡了……没一会儿,她听着有响声,睁眼便看到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陶骧。

    “怎么不叫醒我?”她揉眼睛。

    他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又坐在那里看了她多久,自己这样的没有仪态,实在不妥。

    “刚回来。”陶骧说。其实回来已经有一会儿了,本来想好回来叫上她就走的,坐在这里却一再地拖延时间。可能看着她睡的那么香,有点不忍心惊醒她。

    “不是要我等你?什么事?”静漪被他看的不自在。头发也乱了,她起身去拿了梳子,对着镜子梳头。

    “换上方便行动的衣服,带你去个地方。”陶骧说。

    静漪点头。

    陶骧等了她一会儿,看她换了衣服出来,是简单的衬衫长裤,戴了一顶俏皮的遮阳帽,看上去活泼泼的,脸色也娇嫩红润。

    “走吧。”他说。

    ———————————————————

    亲爱的大家:

    先谢谢大家上个月的投的月票!还有昨天被我讹出来的那堆票票,多谢你们!

    捂好了你们的兜儿,我不定哪天人品爆发加更了就来掏兜儿要票了~~O(∩_∩)O~

    今天六一,祝你们节日快乐。希望你们永远都有一颗童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2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3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4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