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一)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不防他这样亲下来,错愕之间便向后退去。陶骧这一吻便落了空。

    他定在那里,望了她。

    静漪甩了下头,就要推开他。他却是被激起了怒气,再亲她,已经毫不君子……他凶狠的简直像是要用唇把她这张随时会吐出利剑的小嘴碾碎一般。静漪当然察觉他的不满,于是便尽力抵挡。

    陶骧转了个身便带她一道进了卧*门。静漪被他带着急转身,头晕目眩。只听得耳边门开的声响,脚步凌乱细碎了一阵,她被抵在墙上。

    他毫不松懈地亲着她。静漪只觉得四周围渐渐地暗下去……她渐渐不再抗拒。

    陶骧发觉她的放松,攻势却越发猛烈了。似乎打定心思要乘胜追击,她退一尺,他则要进一丈……

    就这室外投进来的光影,静漪看着陶骧的面容……此时他的面容异常平静,只有一层极细密的汗珠,在他脸上似蒙了一层柔暖的光膜,看上去,竟也有着极大的**似的……静漪趁着陶骧放松她些,就近轻轻咬了下他的颈子。

    随着这一下轻痛,那唯一的一丝门缝被陶骧一巴掌按上去,发出巨响的同时,两人完全处于黑暗中了……静漪觉得自己要被这黑暗和黑暗中的猛兽吞*了似的,下意识地攀紧了陶骧。

    陶骧静静地抱了她片刻,再不犹豫了……静漪的手臂缠着他,似有意又似无意地,将他也牢牢地禁锢了。这仿佛刺激了陶骧。

    静漪许久不见他如此这般凶狠蛮横的索取,慌乱和恐惧不禁油然而生……然而手腕是被他牢牢抓住,没办法挣脱,不一会儿,腿也酸软了……陶骧承担着她的力量,回身将她放在*上。

    *帐纷纷然落下来,微风荡漾,奇香阵阵,氛围顿时增添了些温柔旖旎……他缓下来,这忽然温柔的让静漪又无所适从,简直要哭。偏偏又无暇去哭,他仿佛根本不想给她流泪的时间。

    他们都知道长夜漫漫,也都知道前面危机重重,但是至少在此时,温暖和安逸是现实的也是可以触摸到的。

    静漪终于忍不住落泪……

    她恍惚间听到他在叫她,但是她实在是无力回应,只想好好睡一觉……也许一觉醒来,她还是该跟他好好儿地谈一谈的。

    她模糊地觉得自己不该任他予取予求。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能够抵挡得住……她对他,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心了。

    但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实在也无力去想。

    陶骧没有听到静漪的回应,也知道她是累了。她背对着他,蜷在他怀里,像是要打呼噜的小猫儿似的乖巧,并不似先前那样,仿佛总要用她的利爪挠人……他借着蒙蒙亮的晨光,又看了她一会儿,才起身下*。

    穿衣服的时候,他活动了下手臂。

    手臂上有几处火辣辣地痛——她不爱蓄指甲的,可发起狠来,也能令他吃点皮肉之苦——他摸了摸伤处。不知为何这很细微的伤口,这会儿竟然真有些疼了。

    她一动不动地埋身在被底,睡的真沉。

    陶骧收拾整齐,在*边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回身没走几步,一脚踩上了什么东西,他低头看看。朦胧的光影中辨出来是静漪的鞋子……好像慌乱之中她还是记得要脱掉鞋子。手被他握着不得便,还是他解开鞋子上的搭扣,一抛便抛的不见踪影了……他嘴角牵了牵。

    下楼时,趴在楼梯口的白狮跟了下来。

    他站下,白狮就蹲在他身边。

    他拍拍白狮的头……

    餐厅方向已经有灯光。他走过去,推开门进去看看,里面空无一人。

    想必是谁忘了关灯,他进门的时候倒没有留意。

    他随手按了按铃,转身去酒柜里拿了酒瓶和杯子过来坐下。过了一会儿脚步声才想起来,张妈匆匆地从厨房边的侧门进来,看到他,站下问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她看看时候不早了,陶骧却是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陶骧倒了杯威士忌,抚摸着白狮的大头。

    他看看张妈。

    一向总穿青色的张妈,不知何时换了件枣红的褂子。比平常时候看起来要亲切的多了。

    他微笑下,问:“张妈妈,你愿不愿意跟少奶奶去德意志?”

    张妈怔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可是接着问道:“少爷,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么?”

    陶骧将威士忌喝光,搁了杯子,说:“定了。”

    ?

    ?

    【第十八章?百转千回的路】

    萱瑞堂里宁静安详,清香缭绕。

    程静漪正坐在窗前,同小姑子陶尔宜在一处,看她临帖子。尔宜婚事近了,府里为了她婚事颇有些忙碌,她却反而静下心来。静漪一早进门就听尔宜在说这些日子颇喜欢大米和赵子昂的字,早饭之后,陶夫人一走,尔宜便翻找出来这两位的字帖在研习。

    静漪素来不喜赵子昂。尔宜说要临他的帖,她就皱眉。

    陶老夫人笑着说,这大半是因为赵子昂一生富贵,养的字性情过于圆润油滑的缘故,不如大米字潇洒。

    静漪笑笑,说,也有些看不得他后来仕元,于节有亏。其实字还是好的。可见字如其人,有时也未必准。

    陶老夫人看了她,笑而不语。

    尔宜听了,果真留了大米的字来临。

    静漪坐在一旁看她临帖。

    尔宜的字其实颇耐看,虽称不上十分的好,十多年的功底,毕竟是在的。且陶家兄妹的字,简直不必从外面学,陶骧字从曾祖,更是见风骨……她倒很少见他写东西。偶尔看一眼他留在批文上的小字,一笔一划的,公正严谨中不失潇洒,非常好看。

    “漪儿,漪儿?”陶老夫人叫静漪。

    静漪忙抬头,“奶奶?”

    陶老夫人笑眯眯地问:“你怎么了?一早上就见你坐这儿发呆了。”

    静漪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哦,我看这字看的出神了。奶奶说什么了?”

    陶老夫人笑吟吟的,看看她,说:“正要同你聊聊天,倒看你发呆了。”

    静漪转头看看外面的,今天天气好,一丝风也无。

    大日头晒在地面上,越见了春天的煦暖,到了午后,恐怕是要热起来的……陶骧一早走的时候,也说这天气好的很;他们挥师西进,出发的时间是午后呢……静漪低头看看怀表,才早上九点钟。

    “我看你这两日精神就不大好。日常的睡眠很有点问题。总吃药也不见好些么。”陶老夫人抚弄着袖猴。

    袖猴忽然吱吱叫着,从她怀里挣脱,跑到静漪身边来,爬上她肩头,坐下来对着老夫人。

    静漪转脸看它时,笑着说:“偶尔睡不踏实……”

    尔宜正临帖,听到这儿无意中插了一句嘴:“昨儿七哥不是回来了么,他回来你还能睡踏实就怪了。”

    静漪顿时窘了,坐在那里,瞠目结舌似的。

    尔宜见静漪瞬间红了脸,诧异地问:“七嫂,你脸红什么?”

    “哪有。”静漪抬手掩了一下。

    “没有?奶奶你看有没有,七嫂脸红的跟什么似的……”尔宜笑着放下笔,过来坐在奶奶身边,“我是说,七哥最难伺候,他一回来,上上下下都不得安生。以前母亲气急了就骂他,说难怪他亲妈都要早走些年,有这样的活宝贝在跟前儿杵着,不气死也得气活过来!”

    “又胡说了。”陶老夫人微笑着,摩挲着孙女柔腻的颈子。隔一会儿,竟是叹了口气。

    “奶奶,怎么了?”尔宜问,“担心了?”

    “没有。”陶老夫人坐直了,“来,你们两个,陪我出去走走。”

    静漪忙过来,同尔宜一边一个,扶了陶老夫人的手,走出了上房。

    往日陶老夫人早起出来散散步,都只是在前院,今日出门却往后转,走的颇有点远。萱瑞堂的后花园挺大,这时节又正是各色的花开的盛的时候,花木葱茏,挤挤挨挨的,很是热闹繁华的样子。

    金萱拿了厚实的垫子,摆在了湖心亭的座椅上。

    陶老夫人坐下,看着湖边的雪白梨花。手里的佛珠慢慢的转动着,好半晌才说:“骧哥儿去年生日的时候,还说萱瑞堂的梨子好吃的很。不知道为什么,比别处的就是好些。什川送来的梨他也不怎么喜欢。”

    “七哥不太喜欢吃梨子。”尔宜小声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2极速悖论作者:焦糖冬瓜 3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4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5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