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三)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逄敦煌说:“西北军正在用人之际,求贤若渴,招贤纳士,自不待言。陶参谋长的手段,这两年逄某人领教过多次,用兵如神,不是浪得虚名。只是陶参谋长的为人,逄某人还不能信服。何况逄某人身上系着伏龙山一众兄弟的身家性命,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先妥善安置的。逄某既不能深信陶参谋长,便不能同陶参谋长合作。逄某既然来了,也是应当面同陶参谋长说上几句肺腑之言。或有不中听之处,陶参谋长的心胸,自不会连这几句话都听不入耳。”

    陶骧微微一笑,点头,请他走在前头。

    逄敦煌侧身前行,说:“陶参谋长,石敬昌将军于逄某是师长之尊,陶司令对逄某亦有知遇之恩。至于伏龙山的兄弟们,与逄某情同手足,不能半途将他们抛弃,辜负他们的信任。除非有一日,逄某能确信陶参谋长确实可以护得这一方平安富足,则他们下山,不偷不抢,也能获温饱、能得安稳。否则,逄某宁可长居山中,与伏龙山众人同进退。”

    陶骧问道:“逄先生,我又怎么能相信你?逄先生从前的所作所为,乃至声名,都质疑者众。若不是石敬昌将军一再担保,我父亲执意如此,你现在恐怕还在大牢里。”

    逄敦煌笑,道:“但是陶参谋长,所谓声名,不过是传闻。伏龙山如今害有什么把柄在人手中?走私军火?那是老大在的时候的事,现在他死了。种植罂粟、走私烟土?那是老二私下所为。他也被你们抓了,烟土已经被收缴销毁。还有什么?爆炸?暗杀?那是马家的人做的。烧杀抢掠?那还是马家的人做的。伏龙山现在是什么?靠山下那几亩薄田,还有深山里那点药材。了不起,还剩几条枪……那还是陶参谋长当初送我们的礼物。因为……那次绑架,若不是我带人横插一杠子,后果如何,陶参谋长不会不知道吧?这个,就算陶参谋长不记得,陶太太总是记得的。所以依我看,无论如何伏龙山都不能算陶参谋长的首要心腹大患,就不如先搁一搁。”

    陶骧笑了笑,说:“逄先生,你若不是短短时间内,把伏龙山洗的这么干净,现在怎么能同我站在一处说话?”

    他伸手示意逄敦煌进屋,转眼看到静漪同敦炆还落在后面,也就知道她是特意让他们两个单独谈话的意思,便吩咐人上茶,请逄敦煌坐了。

    逄敦煌静默片刻,才说:“陶参谋长,要扫平伏龙山很容易,扫平仇恨却难。”

    陶骧先坐下来,说:“这个道理,我当然懂。”

    逄敦煌也坐了。

    书房内高高挂起的水晶灯,亮的很。

    盛装的逄敦煌,和衣着随意的陶骧静坐相对。有好半晌,谁都没有开口。

    仆佣上了茶,陶骧请逄敦煌喝茶,说:“这是内子从南京带回来的茶,请逄先生尝一尝。山中清苦,素闻逄先生也是好茶的,走的时候,带上一些。”

    逄敦煌端了茶,一嗅,却说:“这茶要泡的久一些才会出色。我恐怕不能在这里久坐。”

    “这倒无妨。七号对逄先生,大门是敞开的。随时欢迎逄先生来喝茶。”陶骧稳稳地道。

    逄敦煌将茶碗放在一边,重新打量着陶骧,问道:“我们在奈良见过一面的,你还记得吗?咱们在孙先生府上打过一个照面,但是没有讲过话。”

    陶骧缓缓地点了点头,说:“记得。”

    “那时候廖将军还在。”逄敦煌回忆起来,脸上表情不止是严肃,眼睑微微颤动。

    “正在被政府派去的暗探追杀。”陶骧说。他的手搁在膝上,坐姿是非常标准的军姿。

    逄敦煌看到,怔了下,说:“那么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证实一下。”

    “请讲。”陶骧说。

    “有天晚上,我们为躲避追杀,曾经进入当地一户人家。那天将追杀我们的人击毙的,是几个身手非常好的人。廖将军那天也受了伤,后来我们离开的仓促,没有来得及道谢。但是替廖将军包扎伤口的一条手帕上,有绣字。廖将军说那是某位小姐的闺名。但是那晚并没有女士在场,直到我这次去南京,听到了一些消息。陶参谋长,你可认得这条手帕?”逄敦煌说着,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方叠的整整齐齐的手帕。淡淡的青色,傍晚的天空一般的色泽。“陶参谋长,那天晚上,救了廖将军的,是不是你?”

    陶骧没有看那一方手帕。

    他看着逄敦煌。

    逄敦煌的平静只是表面,他是强抑着激动的内心的。

    陶骧说:“这事情过去很久了,逄先生就不要刨根究底了吧。”

    逄敦煌呼的一下站起来。

    他郑重地站到陶骧面前来,超过九十度的鞠躬。

    陶骧坐着没有动,逄敦煌直起身,看着他,说:“陶参谋长,请接受我的谢意。廖将军对我来说,是父亲一般的人。也曾经交代我,无论如何要找到当年相救的人。所以陶参谋长,这份恩德,我一定报答。但是我也要声明,这同伏龙山的兄弟们无关。我个人随时准备以命相抵,不代表我会将他们一并奉上。这一点,请陶参谋长务必清楚。”

    陶骧也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来,看着他的眼睛,说:“逄先生,我当然清楚这个。至于当年的事,廖将军既已不在,也就随他去……”

    “不。”逄敦煌断然道,“知恩不报,岂是大丈夫所为?”

    陶骧顿了顿,说:“既然如此,就随逄先生。”

    逄敦煌看了陶骧,皱眉道:“说实话,我真不希望事实是这样的。”

    陶骧浓眉一展。

    逄敦煌转了下身,透过窗子,看到竹林前的石桌边,程静漪正同敦炆轻声交谈。她们不知在谈什么,都在微笑……他说:“陶参谋长要往河西进逼,也需时日。要打仗可不是一点两点损耗就能支撑的住的。都说陶家在西北经营多年,富可敌国。从前这话倒也不假,只是我也听说了点传闻。”

    “什么传闻?”陶骧问。

    “西北五省联合发行的政府债券,曾被暗中操纵亏空,损失至今没有补回来。据说这才是陶参谋长娶了程家十小姐的真正原因,也是为什么陶参谋长迟迟不肯对马家动手……因为根本现在就打不起仗。”逄敦煌笑微微地说。

    陶骧也笑微微的,示意他继续。

    “我倒也相信,就算传闻有几分真,西北军打掉马家琦还是不在话下的。只是马家这次反扑来势汹汹,有志在必得的意思。否则也不会使出险招,先行试探虚实。不过轻易就取了陆大同性命,恐怕也还在他们意料之外。如此他们士气大振,也是有的。反观陶参谋长这边,头一件,内部不稳。还未出师,已有异议。第二件,马家朝野内外也不是没有支持者,陶参谋长须考虑南京方面的态度。总之,此时动手,恐怕这一仗,要险。除非……陶参谋长另有打算。”

    陶骧走到他身旁,站下来。

    他也望着窗外,说:“胜向险中求。”

    逄敦煌转过身来,说:“既然如此,祝陶参谋长旗开得胜,所向披靡。今日时候不早,敦煌告辞。多谢陶参谋长同太太招待。”

    “不必客气。来人!”陶骧喊了声。

    “在,七少。”马行健在外面答应。

    “送客。”陶骧说。

    “逄先生请。”马行健说。

    逄敦煌拱了拱手,同陶骧告辞出来。

    静漪和敦炆已经看到他。

    静漪见他快步走了出来,迅速看了眼他脸上的神色。逄敦煌走近了些,对她微笑着说:“陶太太,我同舍妹这就告辞了。”

    敦炆忙过去,望着兄长。

    逄敦煌拍拍妹妹的肩膀,微笑。

    静漪嘱咐马行健好生送客,目送逄敦煌兄妹离去。她听着竹叶沙沙的响着,清凉的风起来,有一丝凉意。

    “少奶奶。”

    静漪回头一看,认出来是冬哥,问道:“冬哥?你在这里当差?”

    “是,少奶奶。外面凉了,少奶奶里面去吧。”冬哥恭敬地说。

    静漪微笑点头,问:“草珠还好?”

    “劳少奶奶问,还好。”冬哥回答。

    “好好儿照应她。以后带着孩子进来给我看看的。”静漪轻声说。

    冬哥答应着,让人收拾了外面的茶具,一同退下去了。

    静漪转身,看到陶骧站在廊下,正点了支烟。

    一小朵儿的火焰,映亮了他半边脸。

    他抬眼看着她,走过来,“刚才很担心?”

    “你成心放他进来,想和他谈一谈的?”静漪问。

    他说:“既然他有胆量来。”

    “他不是个坏人。”她说。

    陶骧抽了一口烟,仍旧望着她。

    她有些慌乱,说:“我……去看看尔宜……怎么样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2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3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4云中歌1 5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