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一)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秋薇机灵地说:“我拿下去吧。”

    静漪说:“小心些。”

    秋薇出去了。

    静漪继续写她的家信。秋薇要怎么处理那碗药,她不想过问。

    她把写好的几封信都封上。放在信匣子里。看到一边放置的给陶骧预备的信笺信封,想了想还是放在那里。

    小书房里坐久了有些冷,时候不早,她预备这就下去休息了。

    经过窗边时却发现外面下雪了。

    也不知这雪下了多久了,窗沿上已经落了有一指来厚的雪。

    静漪把窗推开,捧了一把雪在手中,很快就化了。手一动,又疼。

    她对着光看了看自己的手。

    奇怪,也不至于伤筋动骨,怎么就这么疼呢?

    仿佛听见狗叫,接着便有说话声,应该是岑高英他们离开。她探身看了看,果然有几个穿着灰色军大衣的英武男子正从院中走过,走在最后的就是岑高英。还有几个人影慢慢地在楼下晃着,看不到全部……她缩回来,将窗子关了。

    忽听到有人问:“在看什么?”

    她忙转过身来,陶骧正站在书房门口呢。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走过来放在书桌上。

    “过来。”他说。

    静漪站着没动。

    陶骧看她一眼,将瓷瓶打开了。

    一股刺鼻的药油味道冲进鼻子里,静漪打了个喷嚏。

    陶骧也不说什么,将静漪的右手拉过来,看了看,拿起药油来就给她倒在伤处。他手大,给她搓着手,就像她今天给白狮上药那样。

    药油沾在皮肤上本来就有种灼热感。陶骧下手劲儿又大,静漪皱眉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抽手,一看,整个手背都红了。

    “好了。”她说,左手护着,“谢谢。”

    陶骧说:“最好还是让医生来看看。”

    静漪起先不出声,见他等着她回复,就说:“我自己有数。让医生来,就都知道今儿出了什么事儿了。”她自己按摩着手掌。每按摩一圈都疼的让她皱眉。

    “医生不来,就都不知道了?”陶骧低了头,将瓷瓶盖上。“记得每天让人帮你擦药。”

    静漪心里一动。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答应了下。

    陶骧看到桌上的信匣,说:“下去用夜宵吧。”说着他把手里的一样东西放在了信匣上。静漪正站在书桌边,就看到那明晃晃金灿灿的小物件儿往螺钿信匣上一放,灯光下亮的很。她这才看了下自己空空的右手。

    这戒指什么时候脱落的她又没发现……她看了眼陶骧的手上,其实也没见他戴戒指。

    “我明天想去医院看望下之忓。”静漪下楼的时候说,“反正要去送三嫂,顺道的。”

    “我已经安排人明天下午接他出院回来养伤。”陶骧说。

    “好。”静漪点头。想说句谢谢,看着陶骧的背影,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来了。

    “过新年,非不得已,总不好让他在病房里。”陶骧说着话,已经走下楼梯。听到他的声音,书房门响起来,他也不理。“新年的规矩张妈都懂,有什么不知道的,问她就行。”

    他话音未落,就听张妈在楼下喊了一声:“七少爷,胡医生来了。”

    陶骧说了声“知道了”,对着在楼梯上站住了的静漪说:“下去让医生瞧瞧。”

    静漪明白过来陶骧刚才说的那个请医生来瞧瞧,完全不是和她在商量的意思。她看了看自己身上,正预备回去换衣服,陶骧就说:“这样就行。”

    他扫了静漪一眼,长裙曳地,虽是寻常起居的衣服,却也不是见不了客。

    静漪还是叫秋薇给她拿了件外袍来罩上才肯下去。

    陶骧正同那位胡医生坐着聊天,看到她,胡医生先站起来,叫了声“七少奶奶”。

    “这是胡医生。家里大小生病,都是他照顾的。”陶骧示意静漪。

    静漪微笑点头,说:“辛苦胡医生来一趟。”

    胡医生年纪看上去并不大,三十左右的样子,身材颀长,面目清秀,黑边圆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显得人斯文极了。且穿着长袍,浑身上下没有洋气,书生气倒重。

    “七少奶奶这是哪里话,应该的。”胡医生微笑道。他请静漪坐了。待静漪伸手出来,他一看便笑了,转脸对陶骧道:“老太太的药油又派上用场了。”

    陶骧一点头。

    胡医生仔细检查了下静漪的手,又问了几个问题,之后便说:“不要紧的。我给开几片止痛片,若是痛的难忍,就吃一粒。只是我想,大约是用不着的。”

    “好。”静漪说着将衣袖整理好。

    胡医生看看她,微笑道:“听说七少奶奶也是学医的?”

    “是。皮毛都没有学到,名头唬人就是了。”静漪说。

    胡医生道:“当着七少爷的面说这话恐怕七少爷要嫌难听了。圣约翰医科岂是人人都能上的,半途而废实在可惜。不然这世上又多一位宅心仁厚的女医生,是多好的事情。不怕七少奶奶笑话,七少爷说府上上下生病都由我来照顾夸张的很,府上是死马当活马医时才肯让我来照顾一下的。”

    静漪听他语气,同陶骧说这话时不但熟稔,也并不太顾忌。

    陶骧也不恼,说:“舍下是信西医的不生病,生病的不信西医。”他见静漪看他,解释了下,“胡医生是德国留学回来的。北平上海西安的大医院高薪请他去都不肯,回来开了个小诊所。”

    “家有高堂,不得不归。好在医院里还有份差事,糊口足够。”胡医生微笑,给静漪将药包好,交给秋薇收了。他仔细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陶骧留他用宵夜,他婉言谢绝。

    “我让人送你。”陶骧见他执意如此,站起来说。

    胡医生拎了药箱,说:“七少爷别费心了。我还得去大少爷那边瞧瞧小少爷。”

    “麟儿生病了?”静漪问。

    “最近反复发烧,说是今儿晚上又不大好。大少爷让来瞧瞧的。”胡医生温和地说。

    “被奶奶知道不得了。”陶骧说。

    “被府上那两位御用国手知道也不得了的。”胡医生轻声说。

    陶骧这才不说什么,让图虎翼送了胡医生走。

    “大哥的病,是不是西医看更好?”静漪悄声问道。她和陶骧都没有着急转身回房,而是站在外面看着胡医生走。陶骧说这家里信西医的不生病,生病的不信西医,应该不包括陶骏。

    陶骧沉默着,等胡医生走出院门了,他才说:“这个我倒不懂。”

    他说完便回房了。

    静漪倒在外面又站了好一会儿。

    她想陶骧或许是真的不懂,不过更可能是不便多事。

    秋薇提醒她快些回来,说:“听张妈说,这位胡医生是夫人的远方侄子。当年留洋,也是夫人资助的。读书倒好,就是迂腐。至今也没成家,总说家贫、老娘病弱,不想拖累人。咦,小姐,医生怎么会穷的?”

    静漪说:“医生也分好多种的。”

    “也是。哎呀,小姐快点进去吧……外面可真冷。”秋薇搓着手,催静漪进去,“张妈说白狮刚刚吃了一大碗牛肉。姑爷喂的。”

    静漪看秋薇在笑,倒没有话说。

    秋薇说:“姑爷真好脾气……”

    静漪就任秋薇絮絮叨叨地说,进了门往餐厅里去,一桌子吃的摆的满满当当的。

    陶骧没坐在这边,拿了一杯白兰地在壁炉边立着。

    静漪忽然觉得哪儿不对劲,又瞧了他那边一眼,才发现原来壁炉上方那挂着壁画的位置,不知何时被换成了她和陶骧的大幅相片……是经过放大和彩绘的相片。尺寸应该和本人不相上下,相片中她绿裙红褂,看上去喜庆极了,还真与这年下的气氛相当。

    她闷了半晌决定就当没看到。

    吃面的时候,她总听到书房门响,但见陶骧兀自静默不语,也就不开口问。只是手上的药油大概擦了太多,她吃着面,就觉得面都有药油味……这碗面是地道的食不知味。

    陶骧没等她吃完就出去了,书房里电话倒是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

    静漪偶尔能听到陶骧的声音。看时间已经午夜,不知道他什么事情是这么的忙……不过这好像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她上楼前把下面各处都巡视了一遍。

    除了客厅壁炉上,和钢琴上有几只银质小相框嵌了他们的相片,倒再也没有尺寸惊人的大幅相片。

    ·

    ·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

    这是静漪在陶家过的头一个春节,倒因为这里的规矩和家中多有不同,不新鲜也觉得新鲜,还是冲淡了她很多生疏、不适和思乡之情。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2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3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4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5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