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五章 云开雨霁的虹 (三)

第二十五章 云开雨霁的虹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再说就不给你饭吃了。”她说。

    逄敦煌一乐,说:“我和你说这些,让牧之知道,也是要撵我走的。你们两人也有趣,明明谁都没有放下对方,谁也不肯先迈出这一步。静漪,你真以为能带走囡囡?你真以为囡囡先是跟爸爸,后是跟妈妈,你们说是都为了她好,就是好的?你若这么想,不如把囡囡仍交给牧之带。你们俩,他另娶,你另嫁,都安生了。”

    静漪皱眉间,面色一暗。

    逄敦煌咳了咳,说:“这样,我也有机会了。”

    静漪险些拿着筷子去敲逄敦煌。

    逄敦煌笑不可遏,静漪也笑出来……笑着笑着,又都有些唏嘘。

    “这些年想起来总有些后悔,也怕再无机会当面和你说。当时那么混乱,我对你是有些误会。只是来不及也不能当面和你分解出个究竟。”敦煌说。

    静漪看了他,轻声说:“你还是信我的。”

    敦煌一笑,道:“不得不信。”

    静漪点头。

    她耳朵灵,听到外面汽车响,问道:“是谁来了吗?”

    管家出去看了,过了一会儿,回来说:“说是陶司令家眷,先生认识的。”

    静漪一惊,人已经站了起来。

    “我回避下?”逄敦煌听说是陶司令家眷,已经心中有数。

    静漪摇头道:“不必。和我一起出去吧。”她说着将餐巾放在桌上,出去之前又在镜子面前一照,将纹丝不乱的头发仍理了理,定定神走出去。

    客厅里站着一位穿玫瑰灰色长大衣的中年女子,沙发上坐着一位端庄且威风凛凛的老妇人。

    中年女子回过头来,看到静漪,也看到了和静漪一同走出来的逄敦煌,微笑道:“原来逄将军也在这里。”

    “陶伯母,傅太太。”逄敦煌只是问候过,站在一旁。

    陶夫人一身黑色的旗袍外面罩着猞猁皮大衣,坐在那里,威严不减当年。

    “夫人,大小姐。”静漪开口。

    陶尔安眉尖一挑,刚要说话,陶夫人制止她:“尔安,你坐下。”

    陶尔安坐下来。

    逄敦煌借口去卫生间,还是避开了。

    静漪感激他这份体谅。

    对着陶家母女,她从来不轻松。何况多年未见,当时积怨,到今日恐怕只有更深。

    她坐下来,等着女仆把茶上了,问道:“夫人,大小姐,今日来有什么指教,请尽管说。”

    陶夫人说:“按说你已经不是我陶家门里的人,这么不请自来是非常失礼的。但你到底做过几年陶家的媳妇,我与你有话不妨当面说清楚。”

    “您请讲。静漪洗耳恭听。”静漪说。

    陶夫人端起茶来喝了一口。似乎是要借此来平抑下她的心情。

    “我听说你想把遂心带走?”陶夫人问。

    静漪点头道:“是。我已经与她父亲谈过。从法律上来说,我也有权争取我的权利。再说当初,我们也有过约定……”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陶夫人问。

    静漪望着她,说:“夫人,我是遂心的亲生母亲。”

    “遂心跟着我们很好。你把襁褓中的遂心留给我们,已经同我们一刀两断。我们把她照顾的好好儿的,你如今又回来要把遂心带走,你安的什么心?”陶夫人尽量心平气和。

    “夫人,如今的局势,她跟我走,会更好。我保证,她同陶家的关系不会断。她同你们的血缘是永远断不了的。”

    “你说的真轻巧。凭是什么局势,陶家不会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有我在一天,就没有可能让你把遂心带走——你能给她什么?”陶夫人毫不客气地问静漪,“连一个完整的家庭都不能给她,怎么就可以来打乱孩子的生活?”

    “夫人……”

    “静漪,我听说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回到上海来,追求者也不断。你还在好年纪,不愁好归宿。带着遂心,你也不方便。”陶夫人语气和缓下来。她的目光瞟过静漪的手指,冷冷的。

    静漪闭口不言.

    陶夫人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严厉,对她的批评也还是那么不留情面……这一回为了遂心,她却不能让步。

    陶夫人说:“如果你坚持对簿公堂,那么我们就试试的。当然我也知道,如今程家更不比当年。闹上法庭,未必有我们的好处。但是你也要知道,陶家历来既不输人,也不输阵。”

    “夫人,我必须向您说明。此番我只要认回遂心,别无所求。”静漪强调。

    陶尔安在旁边一直没有发声,此时她看着静漪,转脸对陶夫人说:“母亲,可以了,我们该走了。”她说着先站起来。

    静漪见陶夫人也起身,便跟着起身,道:“夫人,大小姐,慢走。”

    陶尔安望着静漪,神情有些复杂。静漪看出来。这位陶家的姑奶奶,几乎从未在她面前有过这样的神色——没有什么事,是真正难的到陶尔安的——但是偏偏此时看上去陶尔安有些忧心。这让静漪觉得非同寻常。

    陶尔安走到门口了才说:“要重新做遂心的母亲,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尔安。”陶夫人走在前面,听到陶尔安这么说,回头喝止。

    “母亲,请让我把话说完。既然静漪是这个态度,她应该知道这些。”陶尔安不管母亲的警告,转而对静漪道:“我们反对你带走遂心,主要是为遂心着想。这孩子脾气本就有些古怪。太聪明,太倔强,也太敏感。老七疼她,凡事总是要考虑到她的,就更宠的有点无法无天。做他太太,必须能够胜任做遂心母亲。遂心眼下还不知道你;看你如此坚决,我们瞒着她也瞒不了几天的,就是不知道她知道了之后,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老太太爱面子,不会跟你说这些。但我觉得让你早些了解这些比较好。”

    “谢谢你,大小姐。我不愿再伤害到任何人。就是同牧之,隔了这么多年,我们彼此也可以心平气和地谈事情,并不存在什么刻意为难。我更不可能拿遂心来令他、令陶家为难。我回来,只是因为挂念遂心。”静漪言辞恳切。

    她知道这番话,不止面前的尔安在听,陶夫人也在听。她必须及早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不能再增加更多的误会了。

    果然尔安听了,专注地望着静漪,点了点头。

    “静漪,我是遂心的姑姑,我爱她,不比任何一个作姑姑的少,也不见得会比你这个做母亲的少。说到底,现在我并不关心谁做老七的太太——谁做,都得真心爱他敬他;谁做,都得做好遂心的母亲。因此我并不反对你重回陶家,只要是对遂心好,对老七好。毕竟你和老七共同生活过,而你又是遂心生母。何况当年你们两个闹到要离婚,我始终也是不赞成的。我的话,你仔细考虑下。老太太脾气还是那样。这样来见你,在外人看来未免有失身份。但你是明白人,非事关骨肉,不能如此。我没拦着她,也是想来见见你,同你当面说几句话。多谢你耐烦,肯听我们说这些。有冒犯的地方,也请你多多包涵。”陶尔安说。

    静漪摇头,说:“没有的,大小姐。我也多谢你肯坦诚相待。”

    “那我们不耽误你。知道你如今事务繁忙。多保重。”尔安说。

    “谢谢。慢走。”静漪说。

    陶尔安,她曾经的大姑子。还是这样雷厉风行。

    “尔安。”陶夫人开口。

    “来了。”尔安对静漪微笑,“我们走了。”

    她扶着陶夫人上了车。

    陶夫人显然是被女儿气着了。不过陶尔安从来善于应对母亲的怒气,她让母亲先上车离开。

    静漪被陶尔安的话说的心里七上八下。她等车子一走,想起逄敦煌还在这里,转身入内。逄敦煌早就回到餐厅里,边吃饭、边等她了。

    “还好待的时候不久,不然真饿死我。”逄敦煌抱怨着。

    静漪坐下来,喝了口酒。

    “看来傅太太不反对你回陶家。”逄敦煌说。

    “你偷听。”静漪皱眉。

    “我这算偷听,那你昨晚听我和之慎说话,算什么?”逄敦煌也不饶她。

    静漪结舌。与逄敦煌斗嘴,她从来斗不赢。

    “傅太太的话也不无道理……你和牧之那些事,哪里有不可化解的呢。就是因为外人的,多半也是误会。”逄敦煌说。

    静漪怔了一会儿。

    “好好想想。”逄敦煌说。

    “怎么你们这个惦记着让我回陶家,那个惦记着让我回程家……我是我自己。”静漪语气有些急,就像是个被冤枉了急于辩白的孩子。

    逄敦煌笑出来,道:“好好好。你是你自己。你一直是你自己。难道在牧之身边,你就不是自己了吗?哪还有比他更纵容你的人呢。”

    静漪瞪着敦煌。

    敦煌这话说完,也觉得有些过。不过,不说都已经说了,他老皮老脸的,笑嘻嘻地看着静漪,道:“没有比他更纵容你的,倒是有个比他稍稍不那么纵容你的……”他说着指向自己。

    静漪被他气的反而笑出来。

    逄敦煌叹口气,说:“有个陶牧之在你眼前,比他矮一分的你都看不着了。”

    “别说他了……和我说说遂心。”静漪说。

    “从哪儿开始说呢?”逄敦煌问。

    “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关于她的一切,我都想知道。”静漪回答。

    “该知道的你都已经知道了吧?”逄敦煌又问。

    静漪沉默着。

    她有些难以启齿,终于是摇了摇头。

    这些年,她所有的“知道”,仅仅局限于无暇和无垢的只字片语……就连这点可怜的消息,她也不敢多看多听。生怕自己会撑不到再见遂心的那一天。虽然能够像模像样地再见到女儿,是她仅有的信念。

    “你这么挂念遂心,该让牧之知道。有关遂心的事,还是以后由他告诉你的好。”逄敦煌说。

    静漪看着他,不出声。

    逄敦煌就开始零零碎碎地说一些遂心的事情。很零碎,沙滩上的贝壳似的,被潮水推一下,出来几颗……

    他们去客厅里坐下。聊了很久,都是逄敦煌在说,静漪听着。

    静漪给敦煌倒了一杯威士忌,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逄敦煌看着她,说:“你以前喝酒可没这么凶。”

    “有时候这东西会让我有勇气。”静漪拿着杯子,和敦煌碰了下杯。她将威士忌一饮而尽,“我一定要让遂心接受我。”

    她面颊绯红,眸子熠熠生辉。

    逄敦煌一笑。

    ?

    ?

    ?

    愚园路孔公馆里,赵无瑕和赵无垢被儿女仆妇前簇后拥着下楼来,昨晚留宿在这里的程静漪早已帮忙准备好了早点。

    静漪穿着白色的运动装,早起和表姐夫孔远遒打了一个钟头的网球。孔远遒用完早点出门办公了,她看看时间差不多,表姐和孩子们也该起床了,便进了厨房帮忙。

    无瑕和无垢看着专心给她们俩煮咖啡的静漪——看上去气色还算好,只是黑眼圈深,显然睡眠不足——静漪托了托眼镜,边拿了咖啡壶倒咖啡,边看了眼无瑕和无垢进门便放在她的位子上的那个铁皮盒子,问道:“这是什么?”

    无垢看了眼无瑕,无瑕将盒子往静漪这边推了推,说:“你不是说想多知道点遂心的事?打开看看吧——全是遂心的相片。”

    静漪垂下眼帘,将咖啡斟满了杯。

    她将铁盒子拿过来,放在面前。

    等保姆们把吃完饭的孩子们都带走,她才看了表姐们——昨晚在这里和表姐们谈话至深夜,她们累极,摸进孩子们的房间,搂着自己的宝贝便睡去了,只有她对着一个空房间,辗转难眠。

    “昨儿夜里说了那么多,总之西洋人那一套,分开了还能成朋友,如今虽有人实践,毕竟是少。你离开陶家,遂心还小,也在兰州,我们看不到。后来牧之调任,陶夫人带着遂心来,也是为了能让他们父女不要总是相隔甚远。她那么反对,牧之还是大大方方的,这几年就没有阻止过我们看遂心。虽说严禁我们透露你的消息,也就不算不厚道了。”无瑕说。

    无瑕拿了咖啡,看静漪并没有阻止她说话的意思,就说:“对遂心来说,你是个离开了的母亲。牧之既没有跟遂心撒谎说你死了,也没有说你坏话。遂心小时候问过,她的妈妈怎么不在了。牧之怎么跟她解释的呢?让遂心以为你是个肚子疼丢了娃娃的妈妈……”

    静漪吸着气。

    遂心问她,是吗,是因为肚子疼所以才把小娃娃丢了吗?

    对她来说,她这个妈妈,是这么把她丢了的?

    可是,遂心那么好瞒的吗?

    “你也不要过于担心。虽然可以预料,你与她开始定会有些生疏。可是孩子毕竟是孩子,只要你对她好,假以时日,会接受你的。我想着,牧之最大的顾虑,总是在遂心怎么想。”无瑕劝解静漪。

    静漪不语。也不去打开那铁盒。她只是望着铁盒上的图案,油画,水边的城堡……她轻声问:“遂心,现在是不是完全不想妈妈?”

    看遂心待秋薇那么亲热,她简直要妒忌秋薇。虽然心里明白,一定是秋薇对遂心好的不得了,她才会那么依赖秋薇。

    无垢见静漪这样说,叹口气道:“怎么会不想。只是嘴上不说吧。遂心样子像你,性子就像了牧之。”

    静漪打开铁盒。

    盒盖一启,满满的相片子冒出来。

    她却不敢去拿任何一张。

    无垢替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相片,放到她手边——是一张遂心周岁纪念照。相片下方几个遒劲的字,遂心周岁留影……静漪拿在手心里。

    “遂心抓周那天,逮住的是手术刀。”无垢微笑着说。

    静漪抬眼看她。

    “那东西很小。也不知道牧之是从哪里弄来的。事先谁也没注意,那么小的东西,遂心小手怎么能抓起来?偏偏抓到了。你就知道,当时是个什么情形了吧?只不过当时在场的人很少知道那是什么的,只觉得陶家的小姐,舞刀弄枪的倒也正常。这事儿是秋薇告诉我的。她说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无垢有些唏嘘。

    静漪微笑。

    “三表姐,这些年,难为你了。”她说。

    无垢看她。

    “我知道了……”静漪低下头来。

    相片里的遂心,才满周岁……她走的时候,遂心还没有这么大。她脑海里,多年来都是遂心的那时的样子。

    白白胖胖的,莲藕娃娃似的孩子。

    “我想过很多次对你和盘托出,但是都没有。”无垢明白过来。她伸手过来,搭在静漪手臂上,看着她,说:“我想我这样瞒着你,迟早你知道了,会怨我的。”

    “没有。”静漪说。

    只是心很疼。

    并不知道自己在痛苦的时候,也带给了别人很多的痛苦。为了她,他们承受了很多不该承受的……她转眼看着无瑕。也伸手握住无瑕的手。

    “谢谢你们。幸亏有你们。”她说。

    “只是幸好,你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助。”无瑕说。

    无垢抱了抱静漪,说:“其实我想的是,我愿意始终替你们两边保守秘密,不过是愿意促成你们的心愿。静漪,我始终希望不管你是选了怎样的路,都是你在自由意志下的。”

    静漪点头,“可是我现在心很乱。”

    乱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许还有些事,你该知道。”无瑕轻声说。

    静漪望着她。

    “去南京见见舅舅吧。哪怕只是探望探望他。静漪,舅舅老了。你是他最爱的女儿……”无瑕说着,有些动情,“这些年他绝口不提你,就像你绝口不提遂心和牧之——究竟是为什么,你自己想。我们不替你做任何决定和判别。”

    无垢随着点头。然后,她从一堆相片里,抽出一张来,放在静漪手上。

    她说:“远遒细心,让人照了这张相。只是粗心也是他,底片没有了。所以这相片,世上只有一张……我小心存着,想着有一日给你们看看。我想着你多些,远遒想着牧之多些。那吉斯菲尔路六号,还是当年老太爷找人设计建造的,前后不说花了多少银钱在上头,时间总是耗了很多的……远遒说那里除了大也没什么好,他就只喜欢那个花园子,也不过是花木多些。你该记得,那年给你办的舞会,就是在那里嘛……牧之因为老太太他们来,人多了些,为了方便在找住处,远遒就把六号转让给他了……”

    静漪低了头。

    她去过,知道那里什么都没有变。

    她握着相片,心怦然而动。

    无瑕看她,微笑。

    “牧之有空过来,就住在那里。我们倒搬到这里来。反正我们是小家庭,怎么都好的。牧之喜欢六号,遂心在那里长的快乐,我们也就高兴了……牧之那个人,你看着是冷冷的,其实有时候也有另一样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去家里看遂心,进门发现大伙儿都笑作一团。”无垢微笑着说。

    “怎么了?”无瑕问道。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五章 云开雨霁的虹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2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3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4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