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二)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二)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出了杏庐脚步就加快了。秋薇跟在她身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她。

    之慎住的远。静漪心急,抄了条近路去之慎那里。这一来就必须经过三太太住处梅园的院墙外。里面传来笑声,她辨得出是七姐之鸾八姐之凤,院子里还不时的有“嘭”“嘭”的响声,大概是在练习打网球。之鸾在天津迷上了打网球,还说要教她,这几日正在兴头上,天气这么热依旧要练习的……静漪走到院门口,跟两位姐姐打声招呼,她们正是在庭院的草坪上打球。静漪看到三太太也换了运动装坐在一边看两个女儿打球,便走近些给三太太请了个安。

    三太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静漪一下,笑着问她这是要去哪儿。

    静漪说是要去九哥那里借书还书的。

    三太太就笑了,转脸对着之鸾之凤说:“你们俩就只顾着玩儿,看看人家十小姐。”

    之凤杵着网球拍撇了下嘴,没说什么;之鸾就说:“妈您就只管拿十妹挤兑我们,我们哪儿能和十妹比呢?十妹念书一个顶我们俩,这可是父亲说的。”

    三太太笑着,说:“就有你们说嘴的,除了念书,你们倒有点儿别的什么也能比过十小姐呀?”她说着轻巧的笑。

    之鸾和之凤也轻巧的笑。

    三太太说:“快去吧,等有空儿了也来三娘这里坐坐嘛,和姐姐们打打球也是好的,女孩子也要运动运动,如今就时兴健康美。你看我都要赶时髦呢。”许是三太太在天津住了这一个多月受了些影响,口音都有点儿天津腔。

    静漪听着三太太说话,她倒忍不住笑出来。上回三太太在上海住的久了些,回了北平言谈间不留神还是伊呀侬的,杜氏母亲听着心里不受用,说了她一句,她还在父亲面前因为这点小事告状,被父亲斥责她惯会磨牙,不尊重杜氏母亲,讨了个没脸……

    三太太见静漪笑,倒也不知道静漪笑什么,她心绪正佳,便也不做他想。

    静漪告退了带着秋薇从院子里出来,仍乐呵呵的。秋薇倒觉得奇怪,问,静漪是不说的,却笑的更厉害,到了之慎那里,看之慎在他的书房里歪着,午睡未起,便将他拉起来,一股脑儿的都和他说了。

    之慎才睡起来,正觉得口干舌燥,正好吃静漪带来的水果。屋顶的电扇摇出来的风呼呼的吹着,静漪笑嘻嘻的和他说话,他不知不觉的就半盒沁凉的水果下了肚。

    “九哥,你晚饭还吃不吃了啊。”静漪这才发现之慎已经连吃了三只怀柔蜜桃,更别说还剥了这一大堆荔枝皮了。

    之慎笑着,拿了湿毛巾擦手,说:“吃啊。你和我一起吃吧,等会儿让小厨房给咱俩送炸酱面。我想吃炸酱面了。”

    静漪摇摇头,说:“妈让我快点儿回去。你不过去母亲那儿吃?”之慎若是在家吃饭,必然是去上房母亲那儿吃的,不然他就会直接出门,吃过晚饭就找地儿消遣去了,非到下半夜不会回家来。

    “不去,母亲说这几日身上乏的慌,天气又热,她就让各房自己开火了。”之慎看看静漪,问:“你不知道?”

    静漪剥了颗荔枝。

    之慎看了她一会儿,说:“你这两天就没心思吃饭。”

    “哥!”

    之慎叹口气,皱着眉,看看在打扇的秋薇,挥挥手让她下去。

    静漪把荔枝的壳剥掉,也不吃,细细碎碎的,把荔枝壳一点一点的捏碎。她的手白的很,与透明的荔枝肉几乎不相上下。

    “早知道呀,当初怎么也不开那个口,竟拜托孟元照应你。只想着你也进了圣约翰,他也在圣约翰,略微照应下,总归是好的。”之慎说。

    静漪迅速的看他一眼。

    “父亲已经帮你在协和递了申请表,马上转学籍过来。”之慎说。

    “都不问问我愿不愿意。”静漪并不意外父亲的独断专行。

    “问是会问的,不过你愿意不愿意,结果也是那样。”之慎说。

    “就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得去公司一样,是么?”静漪问。

    之慎笑笑,说:“在旁人看来这还是巴不得的福分呢。竟然轮到要培养我来经营这份儿家业。”他抹了下鼻子。程家他们这一支只有老三之忱和他两个男丁。之忱作为长子本是责无旁贷,可是偏偏选了条别的路……父亲专制了大半生,也拿和他性子最相像的老三毫无办法。况且之忱根本不着家,父亲想抓也抓不住,只好退而求其次。

    他才二十来岁的年纪当然是能玩则玩,在大学堂选个轻松的专业混跟个文凭也就过去了。大部分像他这个年纪的少爷们都不过如此。可是他们程家毕竟不一样。别人家可以那是别人家的父亲允许,在程家,想都别想。

    他再不愿意,也挡不住父亲的威逼,母亲的哀求——尤其是母亲,她养育了五女二子,女儿们嫁的嫁、死的死,之忱又远在南京,唯有他在身边。

    何况他闲时盘算下,也不知道将来有谁能帮帮父亲。

    静漪是女孩子,迟早要嫁出去的,她也没有这个心思。他不一样,对程家。他是有责任的。

    “我在公司,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也看出来父亲有父亲的难处。”之慎说。

    静漪只道她的九哥依旧是在吊儿郎当的在公司出入打发时间,不想他竟这么说,一时无话。

    “不过小十,”之慎伸手过来点了点静漪的鼻尖,笑了。他和小十从小最亲近,有什么事小十都是找他商议的。“在父亲和母亲面前,能帮你,我是尽量帮你的。”

    “九哥,我……”静漪低声,“如果实在不行,我是要离开这个家的。”

    程之慎抱着手臂,靠在身后的夹纱靠枕上,看着静漪,半晌不言声。

    他心想静漪是做的出来的。

    她总不知何时就会冒出来一股子狠劲儿,吓人一跳。

    “你可唬不着我,逃婚离家的我也算见过几个。”之慎开着玩笑,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虽然有个别衣锦还乡被家里容下的,多的还是狼狈不堪过不下去又回家来的。我不是吓你,到了那日,可不是亲事尽着你挑了。”

    “九哥,就这门亲事,什么时候给我机会选了呢?”静漪问。

    之慎笑了下,说:“你说的也是。”

    “再说,我一个庶出的女儿,嫁给陶家庶出的儿子已经是上上之选,不是吗?”静漪有点激动。

    “胡说什么呢。”之慎突然的不高兴了,“什么庶的正的,这家里谁把你当庶出的?父亲虽然严厉,女儿里最疼你,你不知道吗?”

    静漪不语。

    最疼她……她不要他以他认为最好的最适合的方式安排她的生活来疼爱她,她要的只是自己相信的幸福。

    “三哥过阵子会回来。你的事,我会写信给三哥,看他能不能帮上忙。在父亲那里敲敲边鼓也行。只是,孟元同你,要有一样的打算才好。他如此热衷于革命和主义,我怕他眼下根本无心成婚。依我看,你若指望能够说服父亲,孟元必须对父亲做出保证。不怕跟你说,就因为这个,我也拿不准到底应不应该帮你。你要退婚,我当然是支持的——你要嫁给孟元,这事必须从长计议。他一心闹革命,靠什么来养家糊口?空谈主义吗?”之慎冷静分析。这也是他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考虑的。

    “可……那是他的理想。”静漪有些犹豫。她无疑是欣赏戴孟元的才气、激情和勇气的。可她也会担心他的安全。

    “小十,如果他看重你,他知道怎么办。你当然不一定要靠他养,但他是男人。”之慎说着,看了看时间,“你来找我,想必是想办法出门见他是么?”

    静漪点头,告诉之慎,戴孟元已经订好了时间。

    之慎一听,顿时皱了眉。想说什么,但见静漪的眼睛里,满是期待的看着他。他心念一转,既然是一早伸手帮了静漪……他就说:“明天过晌,你等帔姨休息了,就从后门出去,程僖会开着车在后巷等你。后门的钥匙,我还是让四宝想办法弄出来。你务必快去快回。”之慎交代着。

    “九哥!”静漪惊喜。

    “哎!”之慎阻止静漪过分高兴的举动,他很严肃,“我可不同意你私奔。如果你那样,休想我再认你做妹妹。”

    “九哥……”静漪还是伸出手臂来揽住了之慎,“就知道九哥你最好了。”

    “还不快松开,大姑娘家的,这像什么样子。”之慎掰开她的手臂,板起脸来。

    静漪一笑,道:“九哥,你这会儿真像三哥。”两个哥哥长相本就相似,只是年岁相差的大了些,之慎的模样就仿佛年轻十岁的三哥之忱。

    她觉得好像已经有好多年没见过三哥了。

    “胡说,我哪儿有他那么老。”之慎瞪眼。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二)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最后的王公作者:缪娟 4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5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