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二十)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二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师母您还不如打我呢。”逄敦煌忙告饶,可也没耽误看着陶骧喝酒。

    静漪只是微笑点头。

    “与你同期的那些同学,在你老师身边的早都儿女成行。”石夫人笑道。

    逄敦煌被师母这样当众说着,也不敢再说什么。陶骧让人拿了酒坛子来,启了封,也给他和马仲成将酒碗满上。逄敦煌与马仲成倒也痛快,一碗酒下肚,干干净净底朝天。两人接着向挨着陶骧的石将军敬酒去,石将军也干脆地喝了,还免不了对两人一番褒奖。静漪看看陶骧望着他们,面上虽然是淡淡的,目光中却有赞许和骄傲。

    “陶司令麾下得力干将无数,此二人又是其中翘楚,望之可喜——索长官下令围剿白匪,陶司令和部下又有立功机会了。西北军平叛有功,索长官多加褒奖,风头一时无两。此次剿匪陶司令自当更加不落人后。”费玉明在一旁微笑道。他声音很大,含着笑的话语却让人听起来并不舒服。静漪看看陶骧,果然他眼神一寒。他转向费玉明时虽敛了几分,仍看得出来他有几分不愉快。

    费玉明则笑吟吟地望着陶骧。

    始终坐着没出声的蒲老在这时笑道:“西北军乃我大西北沙漠之鹰,只有更高更宽广的天空才配得起它的展翅。区区白匪,岂在话下?”

    费玉明听了,转身向蒲老微微欠身,说:“老先生说的是。”

    陶骧则伸手将面前的酒坛拎了起来,看费玉明面前只有一小杯葡萄酒,笑一笑。手一抬,站在一旁的李大龙忙过来,将一只大海碗放到了费玉明面前。他不等费玉明阻拦,酒坛一倾,咣咣咣地将酒倒进了大海碗中。

    “陶司令,这……”费玉明看着这只大海碗,眼有点发直。费太太更是险些要失声,倒是费玉明拍拍手要她不要担心。费玉明看着微笑着的陶骧,心知这碗酒怕是躲不过。“陶司令,费某酒量有限,这碗酒恐怕无能为力。”

    “哎,费主席此言差矣。”陶骧摆手,“费主席既然来到西北,就该入乡随俗。这是西北名酒,最好的金泉酒,七十年陈酿,入口绵柔,回味无穷,绝不上头,错过可惜。再说今天是庆功宴,此番西北军之胜利荣耀,费主席当与有荣焉。费主席可以不全喝,却不能不喝一点。”

    费玉明听着此话,委实无法推拒,只得点头。他刚刚拿起碗,听陶骧道:“剿匪一事,西北军自当尽力,也赖费主席以政府之力,给予支援。不过陶骧尚有一事,要请教费主席。”

    费玉明不得不将酒喝一些。这一大海碗喝了一小半,酒劲还没有上来,他已经抱了肚子坐着。

    陶骧也不勉强他,马仲成和逄敦煌过来一看,都笑道:“还想敬费主席酒,既然这样,意思一下可好?”

    两人是平叛功臣,费玉明这个面子不能不给,于是又喝了一点,人已经开始犯晕。

    马仲成和逄敦煌并没有立即离开,陶骧说了有话要问,他们是要听一听的。

    一桌的人都在看着他们,静漪也安稳地坐着。

    陶骧手搭在费玉明的椅背上,目光湛湛地望着他,沉声道:“费主席此前在国会演讲,言之凿凿,谓我老大中国,此时宛若睡狮,人人皆可欺之侮之,已近百年。东北一隅,更是形同割让,所产物资,几悉数输出,民众所言,几用倭文,是可忍孰不可忍?将倭寇逐出东北,刻不容缓——费主席此番话,陶骧深以为然。据闻,朝野持此意见者不在少数。”

    费玉明虽有些头晕,却看着陶骧,点头以示自己明白他的意思。

    “费主席既有此识见,可见并非看不清楚局势。对内对外、孰轻孰重,还需思量取舍么?”陶骧问道。

    费玉明看了他,摆手道:“若此时国力军力强盛,自不必取舍。只可惜眼下国力尚弱,军力有限,自是先除心腹大患,方可一力对外。”

    “费主席的意思,也是索长官的意思。”陶骧道。

    费玉明立即拱手以示尊敬之意,正色道:“正是。此事虽有不同意见,暂时也已达成共识。陶司令……”费玉明虽有醉意,看着陶骧的眼神却不含糊。

    “陶骧是军人,上峰之命,自当服从。此一样费主席不必过虑。费主席初来,必有许多事情亟待了解处置,有需要陶骧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陶骧说着,已微笑。

    “费某日后仰赖陶司令之处甚多,还请陶司令多多帮忙。”费玉明也笑道。

    “这是自然。”陶骧笑着,望了逄敦煌和马仲成,“费主席果然开明,才是此地军民之福。”

    静漪见他眼中堆着笑意,同人自管谈笑风生,费玉明醺然欲醉,样子极是放松……这席上刚刚还风起云涌,转瞬便和煦安然,真是让人目不暇给……陶骧见她安静地始终不插话,转眼看看她,靠近些道:“若是嫌闷,你去别处转转。”

    “不用的。”静漪抬手拂了下他的肩膀。雪亮的银色肩章温温的,像他的体温。

    陶骧见她温柔地说着话,眼中更是柔波微漾,不禁一笑。

    石夫人见了,唷的一声,与身边的蒲太太一起笑出来,几乎异口同声地道:“贤伉俪真羡煞旁人。”

    静漪脸上飞红,陶骧泰然自若,起身携了静漪,来给石夫人和蒲太太敬酒。

    两人并立在一处,已然是风景一般,好看之极。惹的众人边看边赞。那费太太与他们是初识,少见必然多怪,更赞不绝口。

    静漪正同费太太说着话,就见费法娴挽着未婚夫方少康过来,看到她先笑道:“密西斯陶今晚太美了,快让我看看。”

    费法娴自己是一身桃红的晚礼服。红的极艳丽,她本人虽不甚美,胜在容色好,态度豪放,也够引人注目的。只是与静漪面对面,更显得静漪温文尔雅。

    静漪微笑,看了方少康,也点点头。

    方少康看向她的目光温和中有漠不关心,仿佛她只是一个衣架子。面目平板的更是连那狰狞的伤疤都显得平缓了些似的——那伤疤是带着锋芒的利剑,随时会刺伤她的眼。她及时移开了目光——费法娴含笑望着她呢。

    “陶司令,晚上好。”费法娴放开静漪的手,朝走过来的陶骧略一屈膝,行了个很洋派的礼。

    陶骧略一点头,看看她,也看看方少康。

    静漪不禁手心冒了汗。

    好在陶骧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什么,看起来他对方少康这个费玉明的私人秘书完全没有看在眼里,若不念在他是费小姐未婚夫的份儿上,也未必会多看他一眼。而方少康,也表现得不卑不亢。

    交谈是没有的,短暂的目光交汇也只是片刻。然而在静漪看来,这片刻是如此的漫长……

    “陶司令,时间到了。”有人过来提醒陶骧舞会即将开始。

    陶骧点头,抬了抬手臂,示意静漪。

    “失陪。”静漪敛裙,与费方两人略为致歉,挽了陶骧的手臂,听他招呼在座的各位一同来。

    乐队演奏的音乐轻快活泼,陶骧走起来仿佛脚步比平时都轻捷许多,看得出来此时他心情极佳。静漪配合着他的步幅,走的要快一些,跟还是跟得上,多少有点吃力,等到站在舞池中央,大礼堂中最明亮的中心位置,她已微微有些喘息。

    明亮的灯光下,穿着碧色裙子的静漪,仿佛绿莹莹的翡翠雕成的仕女。

    随着音乐声响起,陶骧托起她的手来,缓慢的舞步踏出,她的裙摆飘起,水波似的随着他们的舞步起起伏伏……静漪仰头望望陶骧,他身上有淡淡的酒气,面上也有一层粉色,眼睛便显得水汪汪的,深潭一般。他发觉静漪在看着自己,低头也看着她,手臂一屈,让她更贴近自己一点。

    静漪听到他说:“难得出来,尽情跳跳舞,高兴一下吧。”

    他似有一点醉意,声音轻缓的也仿佛是陈年佳酿,醇厚而令人回味悠长。他并不等静漪说话,伸手略略一抬,微笑着示意舞池边的众人来跳舞。

    女宾美丽的裙摆旋转着,令原本空旷的舞池内旋即似莲花朵朵绽放开来。他们两个仍然是其中最惹眼的一对。

    静漪与陶骧一曲舞毕,被他送回座位处,立即有人过来邀舞。

    静漪看看陶骧,陶骧很有风度地让她去跳舞。

    她知道今晚是无论如何都免不了要多跳几支舞的了,就是陶骧也是不能得闲。果然她的舞伴接二连三地换着,而她每看向陶骧一次,他身边的舞伴,从费太太到石夫人,也在不停地更换。

    ——————————————

    第一更~~内什么,各位,“点赞”最后一日,再赞云胡一把哈。谢谢。O(∩_∩)O~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二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2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4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