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七)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七)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拿起照片来看,四张,她从第一张开始仔细的看。看完了,又返回去看了第二遍。将照片放下,她看向金润祺。

    金润祺将手中的信件放到静漪面前,说:“请再看看这个。”

    静漪将信件推了一下,并不打开去看,却问:“我都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怎么会有这些相片子?”

    “我也不想要这个。”金润祺说。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这么大的兴趣?”静漪又问。

    “在我确定他会履行婚约之后。”金润祺回答。

    静漪点头,说:“照片上的这个人,过世了。”她手指尖点了下相片中学生装的男青年。她专注的看着他,好像要辨认什么。

    “我知道。”金润祺说,“我以为,他如果活着会更好。如果他活着,或许没有你我这场会面。”

    静漪抬眼看看金润祺。看上去柔弱美丽的若粉色樱花瓣儿似的金润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她讶异;而她更讶异的,是自己听到了她说这样的话,居然还会安稳的坐在这里,并且想听她讲下去。或者其实她根本就是想,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他是个极端危险的人。而你居然甘心被他一再利用。像你这样身份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想只有为了爱情,才能解释。”金润祺说。

    “请你不要对逝者不敬。”静漪啜了口咖啡,看着相片。拍的很好,这不是一般的摄影技术、也不是一般的摄影机器能达到的,她问:“这些相片,还有……这是调查报告吧——你给陶骧看过吗?”

    她甚至有些恶作剧的,抬眼看着金润祺。

    果不其然金润祺微笑了,说:“如程小姐所料,我不可能拿给他看。”

    “是的。如果是我,也不会拿给他看。亮出赃物,就是承认自己做贼。”静漪将咖啡杯放下,招手叫西崽来续杯。

    这一回,她自己加了奶。

    清咖太苦,她也喝不来的。

    “程小姐,话不能这么说。我得到的这些,不过是事实。是你们想隐瞒的事实。你不爱牧之,更不想嫁给他……你爱的是这个人。”金润祺指着相片中的人。

    静漪也仔细的看着,说:“是的。我爱过他。但他已经走了。眼下我才是活着的那一个。”

    金润祺听着静漪的话,半晌不语。

    静漪默默的喝着咖啡。

    “程小姐,我来见你,不是想要阻止你嫁给牧之的。”金润祺说。

    静漪眉头略皱。

    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但随即她明白过来,心里是有些震动,但努力表现的不动声色。

    “如果履行婚约是他必须做的,也是他乐意做的,我愿意成全他。我并不介意做妾。”金润祺说。

    金润祺细细的眼睛里流露出很温柔的光,以至于静漪不得不相信她这是发自肺腑的话。然而她预备好的,是与一个阻止她和陶骧成婚的女子来对峙,甚至也许她要预备应对着更激烈的场面。哪里料到,金润祺的请求竟然是这样的——让她这个未婚妻,有个心理准备,在不久的将来,要接受一个妾侍……静漪更加认真的打量金润祺。

    拿出暗中拍摄的相片和调查报告的时候,她觉得金润祺阴险的若一条毒蛇;这样谦卑的对她说出自己的心愿,她觉得金润祺有资格做白素贞……她轻声的问金润祺:“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当然如果能动摇程小姐履行婚约的心思就更好。只是看起来,程小姐比我想象中还要坚决的多。”金润祺将自己按在手下的锦盒推到静漪面前,说:“这里还有点东西,我希望程小姐你看看。看过了,我想你大概能明白,我为什么想要委曲求全……从我第一次见到程小姐的相片,就预感到自己可能要接受一场失败。”

    静漪没有打开锦盒,“金小姐,很多人说我美,但是我不觉得。”

    金润祺点头,“程小姐之美,是罕见的,但不是仅有的。美貌对一个男人来说,永远是暂时的吸引力。”她说着,抬了抬下巴。

    细微的小动作,彰显着她的骄傲。

    静漪反而是略低了低头,将面前的相片和调查报告收了,说:“金小姐手上,想必不止一份,那么这些我就拿走了——这些东西证明不了什么。即便能证明,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而且,起码陶程两家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所以您既不可能拿它来威胁到我,也不太可能拿它威胁到别人,更不可能动摇陶程两家的契约。这些东西没有这个力量,你也没有这个力量。”

    “程小姐,话别说的这么满。这些东西有没有这个力量,我有没有这个力量,还是要试试才知道的。”金润祺微笑。

    静漪也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程小姐不怕玉石俱焚?”金润祺问。

    “谁是玉,谁是石?”静漪反问。

    “即便如程小姐所说,这些东西都是废物,你也不能不有所顾忌。陶家并不是个新式的家族。程小姐所作所为远超出陶家对媳妇的预期,反对你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最反对者就是陶夫人。程小姐,这些东西到陶夫人手上,你觉得,自己能在陶家立足吗?”金润祺轻声的说。

    “多谢金小姐告诉我这些。至于金小姐说的事……恕我直言,你我二人在此讨论,均言之过早。金小姐,将来陶骧愿意娶多少房姨太太、愿意娶谁做姨太太,那是将来的事。如果我是你,更应该担心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的身份。我未必是你的拦路虎,你自己才是。”静漪说。

    金润祺面色一暗,点头道:“虽然是我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程小姐,你比我想象中难对付。”

    “我姑且把你的话当成是恭维。”静漪一点都不动怒。金润祺是否想要看她动怒,她不清楚,但她并未动怒。她很认真的在说:“你不要忘了,决定权在陶骧那里。若你能逼我让步,我同意了,他同意吗?”

    金润祺轻声说:“会同意的。娶谁做太太,可能身不由己。娶谁做姨太太,就不同了。”

    “金小姐有这个自信就好。不过我的看法与金小姐恰恰相反,如果金小姐有十足把握成功,何必先来见我?”静漪站起来,手中的相片和报告点着锦盒,说:“就凭这,金小姐,你足以失去他的信任。”

    金润祺静默地望着对面这个女子,她点了点头。

    “当然我不会告诉他,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也不要告诉他,我们见过面。”静漪着,捏着相片和报告,放进自己的包中。

    金润祺将面前这个锦盒也递了过去,说:“请将这个也带走,或许你会好奇,里面究竟是什么。”

    静漪于是将锦盒也收了起来,说:“再会,金小姐。”

    “程小姐,再听我几句话。”金润祺也站了起来。

    静漪已经转了身,却也站住了。

    “成为他太太,就要以他为天,爱护他、辅佐他。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拦着肯为他付出的人。这才是我今天见你的真正目的。谢谢你肯花时间来见我。也请你好好照顾他。拜托了。”金润祺对静漪微鞠躬。

    静漪头也没回的朝门口走去,西崽给她开了门。

    她出门深吸了口气。

    “她让你喘不过气来么?”懒洋洋的声音,在她背后。

    静漪没回头。

    她不确定这人是不是真的,还是她心里冒出来的怪念头,因为她确确实实的,刚刚险些要喘不过气来了……她的手臂被人抓住。

    她不得不转过身来,面前这个人,头盔扣的很低,齐着眉……穿着骑马装的他,也不像平日里那么好认,但他是陶骧,没错的。

    她眼角的余光扫着咖啡馆的窗子——金润祺还在那里坐着,并没有向外看,似乎是在出神。但她即便是朝外看,也未必能看到陶骧。而陶骧……他不像是怕谁看到他的样子——她从他手中抽了手臂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并不客气。但看他一身骑马装,也就知道了缘由。

    陶骧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见朋友。”静漪说。

    陶骧眯了下眼,说:“你和润祺什么时候成了朋友?”

    “非要是仇人才对?”静漪反问。

    陶骧称呼她,是润祺。

    语气虽不见亲昵,但关系显然亲近。

    “你父亲买了她伯父的王府,那地方是她阿玛出生之地,这仇可大了去了。”陶骧说。

    静漪瞪着陶骧。

    陶骧让她瞪了一会儿,才说:“跟我来。”

    他说着,转身便走。

    咖啡馆旁另有一道门,敞开着。

    陶骧从这道门进去,站在那里,等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七)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2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3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4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5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