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六)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进来本预备着看到一番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场面,却也没料到冯老夫人看上去并无大碍。

    就在刚刚老夫人抬起手来,似乎是要招手让静漪过去时,静漪抑制不住自己心头的震颤和激动,紧走几步上前,跪下来,磕过头,膝行至床边。

    冯老夫人忙让人搀静漪起来,呆住似的望着静漪。好久,她才伸手过来。

    她的手白皙到几近透明,简直看得到瘦瘦的骨骼。

    静漪托住她微凉的手,小心翼翼地。面前这老人的手连同她这个人,在她看来都是极其脆弱的……她张张口,想叫她,却没能发声,但是眼泪在嘴唇合拢的刹那,滚滚而落。

    冯老夫人捧了静漪的脸,拇指不住地给她擦着泪。

    她不声不响地将静漪搂在怀里,搂的是那么紧……静漪闻到她身上潮润的药气,眼泪潮水般的往外涌,止都止不住。只一会儿便哭的头发昏,还好她心里仍明白,硬是要忍了泪,借着床边的灯光看着冯老夫人,问道:“您……您这是……哪里不好?现在哪里不好?刚刚她们去说的……”她说着,看看四周,期望谁这个时候快跟她解释下冯老夫人的情况。

    冯老夫人一身药气,愣是让她想起过世的母亲来。记忆中所有关于母亲病痛的那些片段,雪片般的出现在眼前。

    陈妈和一旁站着的婆子丫头们,都垂着泪。见她望向自己,陈妈忙说刚才太太就是着急,胸口闷的很,险些昏过去呢。

    静漪听到“险些”二字,顿时回头望了冯老夫人。如果她的判断没错,从走进来看到的那一幕开始,冯老夫人的确不像是病的太重……她望了冯老夫人。

    “到底怎么样呢?”她借着光查看冯老夫人的气色。面色是有些黯淡,但看起来是因为伤心多过病痛。

    “这点病痛,哪里碍事。”冯老夫人抚弄着静漪黏在腮边的碎发,看她一脸泪、一脸汗,禁不住心疼起来。颤巍巍的手拿了帕子,细细的给静漪拭泪拭汗……手帕沿着静漪面庞的轮廓、眉眼、鼻梁一点点拭着,像是在确认什么,她将静漪的面容仔细地看着。“……孩子,总算……能再看你一眼了……”

    静漪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

    她眼看着冯老夫人脸色变的差起来,忙扶着她让她靠在被子上,低声问她觉得哪里难受。她查看时竟不像平时,对着这位老夫人,她手都不太敢用力气去碰……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随身带的小箱子并没有拿进来,刚刚她只顾得往这边闯了。

    “陈妈,麻烦你出去替我拿药箱来。”静漪说着就要站起来,不想冯老夫人握住了她的手。

    静漪呆了下,重坐回床边,望着冯老夫人。

    “我病都好了。你不要忙……”冯老夫人说着话,突然咳嗽起来。

    “怎会好的这么快?”静漪给她拍抚着胸口,“这都是路上劳累了些。也是情况太紧急了,来不及从容安排……我瞧着您可不只是伤风,是不是平日里胸口常常发闷?”

    “也不碍事。不过有心气痛的毛病,不时发作。”冯老夫人咳嗽地轻些,见她着急,也晓得瞒不过她,缓缓地说。

    静漪顿了顿,忍了没有出声。

    冯老夫人拿帕子掩了口。片刻,静漪便看到她眼中有泪光……她就知道自己虽然不说,冯老夫人恐怕也明白过来了——她母亲就被这病折磨了多年……想必都是从心里来的。

    她略低了头,给冯老夫人掩着被子,道:“您要紧宽心些……是我不孝,早该来的……这些年没能好好儿照顾您……”

    陈妈给端来了水,静漪喂给冯老夫人,听陈妈道:“程小姐,您别太难受。太太是好些了的,就是咳嗽的厉害,整宿的睡不着……太太平常时候身体倒还好的,就这一路上担惊受怕,才病了。程小姐,我这就去给您拿药箱……”

    静漪点点头。

    陈妈一走,冯老夫人挥挥手让一旁的仆妇都下去,说:“不用都在这里。”

    等她们都退下,冯老夫人说:“我们跟前儿从不缺人照顾的。你看就是这般,还是跟着这些人,在家里,这些年有意省俭些,说仆从如云也不为过。我看你是新派人儿,又是留洋回来的,别嫌我们谱儿摆的大些。虽是依着老规矩过日子,从来也是能屈能伸的。你那姥爷的派头,你也是见识过的了,你们还惦着接他出来,往后有你们的苦头吃……”

    她语气极温柔。虽是耄耋之年的老妇人,声音却仍软糯清脆,听起来令人舒服的很。

    静漪发呆似的望着她,待反应过来,冯老夫人说了什么,更是呆了呆。

    这虽是想了许多年的事,一时成真,她却仿佛在梦中,不敢信竟是真的,只是张了张口,没能立即出声。

    冯老夫人温柔地拍拍静漪的手,说:“知道你是西医,我很怕针呀水的,又凉又疼,苦却是不怕吃的……别给我打针,成吗?”

    “打针好的快些,姥姥。”静漪俯身过来,搂着冯老夫人。

    冯老夫人点点头,说:“那就听你的。”

    静漪点着头,不说话。

    老太太身上的棉衣很厚实,她还是怕她会冷,轻声问道:“觉不觉得冷?这南方跟咱们北平天津真不一样。冷起来是湿冷的,忒难受……”

    “不冷。”冯老夫人摇头。看着静漪,她心里很暖。仿佛是遗失多年的珍宝重新寻回,只看着便满足……“你姥爷最怕冷。一路上没把人给支使糊涂了,总是抱怨冷啊冷的,害的人想尽办法取暖。”

    静漪想想外祖父那神气,不禁微笑。

    冯老夫人叹了口气,听到外头有嘈杂之声,低声道:“其实我病的没有那么重。”

    静漪也低声道:“我看出来了……您还是得好好保养些。”

    冯老夫人点头,看到陈妈抱着静漪的药箱进来,说:“我若不病的重些,你那姥爷,一准儿真能折回去……回去便回去,哪个怕死呢?”

    “姥姥……”静漪接了药箱,听她这么说,难受的想要立即阻止她。

    “不怕死的。你那姥爷说了,若国破便家亡,岂能苟活?我就是想着,还能有几日活头?此时再不能见你一面,恐怕是再也见不着了的……哪怕看你一眼也就罢了。”冯老夫人说着,轻轻拭泪。

    静漪握了听诊器在手中,拿了手帕给她拭泪。

    冯老夫人强忍了泪,露出一丝笑容来。

    “姥姥,我不是在这儿了?”静漪轻声说着,就见陈妈往后退了退,叫了声老爷,屈膝行礼。

    冯孝章踱着步子,走近了些。

    静漪从容地将冯老夫人的衣襟松了松,掀开衣襟底下一点,将听诊器探进去,轻轻移动着……过一会儿,或让她深呼吸下。直到她确认冯老夫人的身体情况果然并无大碍,才松口气。转过头来望着坐到一旁的圈椅中的冯孝章,说:“姥爷,姥姥恐怕还得吃几天药。”

    冯孝章进来之后,始终注视着老妻和静漪。此时静漪对他说着话,他哼了一声。

    静漪看他面上虽仍是严肃,却不像在外头时那般怒气冲冲了。

    “还是得打针的。”静漪将听诊器挂在颈上,望着冯老夫人微笑,“我会轻轻打,您别怕。囡囡很怕疼,我给打针都不觉得呢。”

    她边说,边又看冯孝章——老爷子正在望着老妻,深沉的目光之中,竟看得出一闪而过的关切——她顿了顿,心里一暖。

    老爷子对这相依为命的老妻,还是疼惜的。

    “囡囡是你的女儿?”冯老夫人微笑着问时,也望了一眼丈夫。看他并没有不快的表示,又说:“在报上看过姑爷的相片,只是不真切。来了么?”

    静漪点点头,说:“这里是他的辖区。来也是来了,只是不知得不得闲能来拜见您二老。”

    老人家提到陶骧,不但亲切,还是有些了解的。她不禁心里更暖,可也觉得万分酸楚。

    “不得闲便不来吧,日后有的是时候见。”冯老夫人说。

    冯孝章在此时突然咳了一声。

    冯老夫人和静漪同时望向他。

    “时候不早了。该打针吃药便打针吃药吧。”冯孝章说完,从圈椅中站了起来,站了片刻,转身离去。

    陈妈忙跟着送出去。

    一阵脚步声远去,外头安静了。

    静漪看冯老夫人也是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无声地起身去准备打针。她刚洗过手,陈妈回来,有些兴奋地说着老爷这回可真没发火呢,谢天谢地,可真把我们吓坏了。程先生刚刚也在外头,老爷一走他跟着走了,说让给太太问安,明儿一早再来探望太太、给太太请安。程先生还有几句话留给程小姐。

    “说什么了?”静漪擎着针管,问道。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