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二)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二)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去看看麟儿,休息吧。”陶骏示意福顺。

    符黎贞看着他被福顺推出了门。她扶住额头。

    “小姐。”小柏扶着她。

    符黎贞进去看麒麟儿。

    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熟睡的儿子……渐渐地竟然眼里起了雾。

    她擦了下眼角,看到一旁叠放着的两本相片簿子,怔了下,问道:“这个怎么会在这儿?”

    “是小少爷拿着看的。不知道他怎么翻出来的。大少爷和他分解了半天呢。”奶妈忙回答。

    符黎贞将相片簿子拿在手里。

    “小少爷还拿着给七少奶奶看过。”奶妈小声说。

    符黎贞转眼看向熟睡的儿子。麒麟儿瘦瘦的小脸儿上有恬静的笑容。显然他睡前是很开心的……她摸了摸相片簿子,叹了口气。

    ……

    “小姐,多带几套礼服吧?”秋薇问静漪。

    静漪回来之后,就在给白狮梳毛。

    她拿了一柄宽齿的牛角梳子,集中精神地梳着,说:“嗯。”

    “小姐?”秋薇见她仍是懒懒的,小声叫她,“是不是犯晕了?热的?”

    “秋薇快去收拾行李吧。给少奶奶多带几件好看的衣裳。”张妈也小声说。她们都是见静漪如此安静地坐在那里,不自觉地就要低下声音来。

    “够穿也就可以了。”静漪拍拍白狮让它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她起身,发现张妈正在擦着小方几上的电话机,却好像出了神。

    “张妈?”静漪叫她,不动声色地说:“抹布都掉地上了。”

    张妈低头,果然抹布落在地上、她空着手在擦电话机。她顿时觉得尴尬,脸上微红。

    “张妈你这几天是有什么心事吗?”静漪坐下来,离张妈近一些。

    “没有。”张妈捡起抹布来。抹布极干净,雪白雪白的。她看看静漪。这位少主子,越是轻声细语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时候,越让人觉得不容小觑。她摇头道:“昨儿晚上没睡好呢,有点恍惚。”

    静漪就说:“那你去歇会儿吧。晚饭时候再来。七少爷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

    张妈说:“不用了,少奶奶。怎么能这样呢。”

    “那要不你陪我说会儿话吧。”静漪说。她倒了杯清水,见张妈有点儿犹豫的神色,笑笑,“你放心。我明白的,不该知道的不问。”

    她这么说,张妈倒觉得更不好意思。虽然静漪让她坐下,她也不会真的在静漪面前坐下来。

    “这阵子我们不在,你别太拘束月儿。隔两天去看看草珠。谁要问,就说我吩咐的。我同老太太和太太都说过了的。”静漪轻声说。

    张妈答应着。隔一会儿,她好像下了什么决心,说:“少奶奶,那天晚上跟少奶奶去谭园看小少爷,我捡到点儿东西……”

    静漪看着她从衣襟下方摸出了一样东西,怔了下,才接过来。

    张妈有点忐忑,说:“这事藏在心里好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还是跟少奶奶说一说。万一……”

    静漪眉头一皱,将那小物件收了,说:“这事儿……等我从南京回来,再细细访问。”

    “少奶奶,这若是真的,恐怕少奶奶也不得不防备。”张妈说。

    静漪点头。

    张妈不是搬弄是非的人,若不是想要维护她、确切地说是维护她的七少爷,恐怕也不会下决心说出来。

    “我有分寸。”静漪说。

    张妈松口气。

    很奇怪,七少奶奶很年轻,年轻的仿佛柔弱而不堪一击。但她说有分寸三个字的时候,却让她觉得她一定是有把握的。

    ·

    ·

    尔宜毕业式这天早晨,陶骧从外面回来接她去参加仪式。静漪和尔宜还在陶老夫人那里,没有准备好出门。陶骧便同祖母在院子里散散步。

    时候还早,天气并不热,陶老夫人闲适地慢慢踱着步子。

    萱瑞堂前院阔大,此时树荫浓密,清早的空气又洁净,陶骧都觉得心旷神怡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

    “你这是昨晚又没回来?”陶老夫人问。

    陶骧说:“太晚了,回来还要兴师动众的。在七号方便些。”他说的倒坦然。面对祖母的询问,更得坦然些。虽然老祖母站在梅树下,正左右活动着她的老腰,只是随口一问的样子……老祖母身子不灵便了,眼光头脑却是锐利的。

    “太晚了就睡司令部,这是你父亲开始的规矩。他如今倒是轻闲些。我看他在家的时候多了。”陶老夫人说着,看看陶骧,“养外宅、宿外宅,亏你干的出来。别说你的两个哥哥没敢,就是你父亲也没明着来。”

    陶骧沉默。

    “静漪有什么不好的?我看你有些要远着她的意思。”陶老夫人问。

    屋子里笑声响起来,是尔宜。

    陶骧就看到房门口人影一闪,是尔宜穿着黑袍子。

    “你那些花花肠子,收着些。有静漪在,旁人休想。”陶老夫人说。语气仍旧是淡淡的,不见一丝的严厉。

    陶骧就知道,这不啻为严重的警告。

    他却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尔宜蹦跳着从屋里出来,叫着奶奶、七哥,手中拿着方帽子,高高兴兴地跑来……跟着尔宜出来的是静漪。浅的近乎白的淡绿色洋装,让身材她显得比平时要丰润,戴着一顶同色的帽子,手中拿着两把洋伞,看到他在,脚步顿了顿才下台阶来。

    尔宜挽着祖母和哥哥的胳膊,说:“我说什么来着?你们看七嫂,今天岂不是要成全场焦点?真可恨这身僧袍!”

    陶老夫人微笑着瞪她一眼,也看着朝他们走来的静漪,说:“那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今儿你们都不在,我这里正缺人陪我说话呢。”

    静漪听到尔宜说的话,微笑道:“八妹只管拿我作伐子。”她说着将帽子上的网眼薄纱放下来,面孔便被遮住了大半。

    尔宜吸了口气,说:“七嫂难道不知道,犹抱琵琶半遮面,更让人想一探究竟么?”

    静漪叹气道:“你这样,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尔宜扑哧一乐,看了陶骧一眼,说:“我同你开玩笑的。”

    “走吧。”陶骧看了下表,说。

    “奶奶,我们走了。”尔宜跟着陶骧先走。

    静漪走在最后,回头看看陶老夫人。

    陶老夫人笑道:“怎么,还有话说?”

    静漪摇头。尔宜在前面催她,她忙应了一声,说:“奶奶,我们很快回来的。”

    “难得出门,你们几个逛逛再回来也好。别惦着我。”陶老夫人微笑着说。知道静漪的心思。早起过来,她先说是来告罪的。因为送给符家二小姐的寿礼弄错了,竟将她给的见面礼拿了去……她当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告诉静漪,不如就把东西送了符二小姐。这样的小物件儿,以后她若是喜欢,自己这里的,尽着她挑了拿去顽的……她看着静漪走了。跟在老七和老八身后,清清爽爽的一个让人眼眸都要莫名舒服起来的影子。

    “大嫂,大清早儿的又自鸣得意了吧?”

    陶老夫人看着大门口那几个影子换成陶因泽姐妹,说话的是陶因润,忍不住笑道:“我说呢,刚刚还是月宫嫦娥,怎么就眨眼功夫儿,成了蜘蛛精……快来快来,他们今儿都不在家,我正想让人请你们来。三妹身子都好了?”

    陶因润笑道:“让大嫂惦记,死罪死罪。大嫂嘴上惦记不算,到底给我点儿好处才是。我可是冒死救了陶家的独苗苗呢!大嫂就问两句算了?”

    她说着人已经来到近前,陶老夫人笑着说:“好呢,随你说,要什么好处?”

    这话说出来,陶因润先笑了。

    “看来你也知道,平素的好处得了不少,难开口了吧?”陶老夫人开着小姑子的玩笑,边说边走。

    进了屋子都坐下,陶因润说:“大嫂,我想去什川住段时间。”

    陶老夫人没想到她竟然提这个要求。

    “往下天气也热了,去那边过夏,清净些。”陶因润说。

    陶老夫人看看陶因泽。

    跟大姑不一样,三姑四姑回来多半是因为看着老姐姐的缘故,惦着她年老寂寞。在大姑和她面前,这两个小姑子其实更像是女儿。就是比起她自己的女儿盛春来,倒也是她们日日在跟前。她们吵架拌嘴、惹是生非是有的,但是到底自家姐妹,不起外心。

    “怎么突然想去什川了?”陶老夫人问。金萱给她装了水烟,她拿过来,让了让陶因泽。

    “今年去赏花的那阵子,她就有这心思了。”陶因泽说,摆手表示不抽烟,“我倒觉得这主意不错的。就让她去住段时间吧,老四也去。这两个都是闹腾的性子,你想想,在那兔子不拉屎、连梨花都没有的地儿,她们能呆多久?怕是等不到结梨子就要回来的。”

    陶因泽说着话,陶因清在一旁帮腔。

    陶老夫人只是不语,陶因润见她这样,便问:“大嫂?”

    “等过了这阵子,你们若还是想去,再去。住多久都无妨。”陶老夫人说。

    “我说什么来着?”陶因泽微笑,“我们当真是足不出户的。”

    “这个时候,还是在家吧。”陶老夫人轻声说,“再说了,咱们在一处,打打牌、听听戏……叫戏班子来家里唱戏吧。”

    “盛川该皱眉头了。”陶因润被驳了提议,虽在意料之中,还是有点惆怅。“他最见不得家里开戏。”

    “你是他三姑,我是他亲娘。我们做什么还要他同意?不但要开戏,他还得来陪着听呢。”陶老夫人笑道,“想把挑子甩给儿子,他享清闲?哪儿那么便宜的事儿!”

    几个老太太笑起来。

    陶因泽笑道:“下面来了老七的苦日子了。听说最近回家都少了。”

    “他的苦日子何止这个哦!”陶因清拿了碗茶,笑道。

    ……

    陶骧打了个喷嚏,掏了手帕擦一擦鼻子。

    “七少昨晚着凉了?”岑高英小声问马行健。

    马行健没吭声,图虎翼却说:“看连着打喷嚏,指不定谁背后骂七少呢……哎呀,你戳我干嘛?”

    他瞪着马行健。

    岑高英有点儿无奈地说:“你留神点儿成不成?跟着七少出来,不能添彩就算了,别丢份儿啊。你看你这身儿。”

    图虎翼看看岑高英和马行健,还有另外几位侍从,衣着甚是考究,一色的浅色亚麻三件套西服加上三接头皮鞋更戴着礼帽,不像他,随随便便的就穿着衬衫西裤就来了,便说:“你也会说,跟七少出来……跟七少出来是执行任务的,打扮这么漂亮,跟新郎官儿似的做什么啊……我没你们那点儿小心思。你们是那日看了八小姐的同学,知道这儿漂亮小姐多,专门来相看的吧?我同你们讲,你们绕这么大的圈子,都不如去跟七少讨个情儿,就说你们看上谁了……”

    马行健只是笑,岑高英却恨的将图虎翼连瞪了几眼。

    他戴着眼镜,仿佛嫌这样隔着镜片瞪眼睛是有些不够气势,于是摘下眼镜来,特地又瞪了一眼。

    图虎翼先是没反应过来,接着便大笑起来,笑的捂着肚子,简直要倒地了……马行健忙把他拉住,小声说:“刚才提醒你要留神,在这样七少要生气了。”

    “七少才不会为了这个生气呢。”图虎翼虽这么说着,还是看了看前面走着的陶骧。陶骧似完全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但是他身旁的静漪却转回头来看看他们几个——比起他们几个平时戎装的英武,这样便装打扮更潇洒,都是风度翩翩的青年……只有那图虎翼,嬉皮笑脸的,不太把这个场合当回事儿的样子,倒也挺可爱。她微笑了下,说:“不知道八妹的同学是不是喜欢跳舞的?我记得岑参谋舞跳的很好。”

    她这么说着,陶骧便看了她一眼。

    帽上垂下的面纱遮着她的脸,朦朦胧胧间只能看到她脸上大体的轮廓,露出白皙娇嫩的下巴……他觉得她这会儿是在笑着的,而且笑的有点……贼兮兮的。

    他也回头看看那几个侍从,见他们被他看的拘谨,也不敢东张西望,这齐整整的样子,倒也很看的过去。

    刚被静漪这样回头一望的图虎翼等人早安静下来。陶骧一看他们,他们却觉得紧张。等前面校方的接待员请他们入内,他们便更无暇说笑了。因为早收到报告,接待员通知了里面,有位副校长便亲自出来接待陶骧一行。

    岑高英见陶骧夫妇在和副校长交谈,才把眼镜戴上。瞬间又回复了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微笑着跟在后头走。图虎翼轻声说:“读书人就是读书人,瞪眼也瞪的和人不一样。”这回是马行健实在忍不住了。他平时是极内敛的人,本来憋笑憋的已经很辛苦,图虎翼板着面孔说这两句话,不知为何更让人想笑。图虎翼怕他笑的厉害招来陶骧注意,忙拉着他往一边去,边走还边说:“反正你既不是相看人、也不是被人相看的,跟我去茅房把。”

    马行健的确没这心思,就跟图虎翼往后走,边笑边走。因为今天这场合,不止陶骧来,还有很多毕业生家长也是本地头面人物,因此里外的警戒是早布置好了的。他们几个是近身侍从,按说是该不离左右的。马行健见岑高英和几个侍从都在,恰好岑高英回了下头,他便指了指茅厕的方向。岑高英点了下头。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就非说出来。”马行健低声笑着。

    图虎翼翻了个白眼,说:“老岑那样的酸秀才,只会冒酸,扭扭捏捏。要我说,看上哪个,绑了回来……”

    马行健笑着说:“绑了来,你说的容易。逄敦煌看上谁,也不是说绑了去就绑了去。”

    “那是他。早前他那几个把兄弟,哪个不是这样。”图虎翼急着往茅厕跑,马行健走的慢些。身旁有人经过,撞了他一下,那人说了声对不住就急匆匆地走开了。马行健走了两步,发觉不对,一回身,那人却不见了。他顿时眉头一皱。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二)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4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5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