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八)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八)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杜氏不依不饶的在内室大声喊:“十丫头有个好歹,我拉上宛帔,不跟你过了!”

    “母亲!”之畋听到母亲在里面大发脾气,急忙进来,“母亲先别生气,青黛回来了,说父亲已经让帔姨把静漪接回杏庐了。就是静漪不太好……”

    杜氏一听,忙吩咐人:“备轿!”

    ……

    地牢里,静漪耳朵贴在石板地上,听着下面潺潺的泉水声;上方的小孔中,透进来风雨交加的声响……

    哗啦哗啦响,铁门下面被拉开了一点。

    有人说,十小姐,吃一点东西吧。

    静漪闻到糕点的香味。可能还有粥。在潮湿阴暗、有股子刺鼻霉味的空间里,这香味显得是如此的突兀。

    借着外面投射进来那一瞬的光,她看见了这些食物。

    她已经几天滴水粒米未进了,肠胃里早就没了感觉。闻到饭香,也没有能引起她的兴趣……兴许是,她被关在这里,慢慢的也就想通了。坎院虽然不是监狱,她也不是死囚,但她根本就没打算再出去。

    关一辈子也罢了,就算死在这里也罢了。

    她是不能任人摆布。

    她挪动了两下,手指尖终于碰到了衣兜里那轻薄的方片儿。

    地牢里阴冷霉湿的味儿,也掩不了这方片儿上煦暖的香。

    轻轻的,热乎乎的。

    她熟悉极了。

    他用的不是寻常的墨,也不是寻常的纸,虽不名贵。而是戴家家传的技艺。他说,他从小就是听着家中后院作坊里家仆手工捞纸的“哗、哗、哗”的声响长大的,有阵子不听这声响,心里会空落落的……

    他曾送她一匣子纸笺。

    淡淡的黄色,对着光看,梅花若隐若现。随着光线的移动,那梅花忽深忽浅,像在随风飘摇,更有暗香浮动……

    他说,静漪,静静的,是静静的涟漪。

    她问,那你是什么?

    是啊,他是什么?他是煦暖的阳光,不小心投到水波上的,煦暖的阳光……

    她抖抖索索的打开那方片,轻轻的印在了脸上。

    看不到,闻到也是好的。

    就好像他温润的手指,轻轻的拂过她额前的刘海儿,小声的说:静漪,我要拿你怎么办呢?

    眼泪是滚滚的落下去了。

    恍惚间听到有人在问,小姐、小姐……小姐你还好吗?小姐……

    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好像魂魄已经离开了身体,心里的难受和身上的痛楚都已经和她无关。她漂浮在半空中,这阴暗潮湿,灯光如豆的牢房里,她能看见门外涌进来一簇人,一位****人拨开众人便扑到了地上,一把抱起地上那昏死过去良久的女子,猛然间痛哭失声……

    ……

    杏庐。

    冯宛帔守着从地牢里抬出来的静漪,泪流满面。

    静漪的奶妈乔妈、翠喜等人看着宛帔亲手给静漪擦拭着身上的伤口,无不哽咽出声。

    “老爷真下得去手啊……”乔妈流着泪,“我们小姐,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啊!我的傻小姐……”

    静漪雪白的皮肤,白的透明,隐隐的透着肉色,看得到那健康的肌肉似的,平日里,是多么的美丽啊!可这会儿,一道道的血痕,结了痂,不得不给她剪掉那贴身的衣衫,才不至于再撕扯了皮肉下来。

    宛帔一边轻手轻脚的剪,一边掉眼泪。

    这几日她见不着静漪,心急如焚,倒没有哭;看着静漪这副样子,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小心的给静漪擦拭着身子。

    静漪那精致的脸上,下巴颏儿、颈子上,也有些许擦伤。

    宛帔咬着牙,泪眼模糊的,都看不清这孩子的模样了。眼泪吧嗒吧嗒落下去,落在静漪的伤口上,昏迷中的静漪抽搐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间,逸出一阵低呼,沙哑极了……宛帔心好像被刀子剜了一下似的。

    急忙去擦那滴泪痕,这一低头,一连串的眼泪落下去,倒像烫着了静漪似的,静漪慢慢的睁开了眼,“……娘……”

    宛帔扑在静漪身上,“漪儿……漪儿我的孩子……”

    “太太……”乔妈和翠喜叫道,“太太快别这样,小姐晕过去了。”

    宛帔怀里的静漪,浑身发烫,像是一团炭火。

    宛帔心里一阵着急,她咬着牙,给静漪盖上被子,“大夫还没到?”

    “应该快了。姑太太让九少爷亲自开车去接了。”翠喜说。姑太太来时,正好赶上他们接了小姐回来,二话没说就让打电话给九少爷去接大夫了。

    “若漪儿有什么好歹……我……”宛帔把手帕按在脸上,“我也不活了!”

    “太太您可千万别这么说……”乔妈抹着眼泪。

    宛帔仍是痛哭。

    冷雨纷纷的秋夜里,这样的哭声传出去,格外的凄清。

    匆匆促促的,外面有人来报,说太太来了。

    宛帔听到杜氏的声音,也听到程芳云的声音,她们在说什么,她已经没精神理会。

    “漪儿,漪儿你醒醒,只要你醒来,娘什么都依你……”宛帔低声。

    ……

    静漪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一睁眼,便是她熟悉的淡青罗帐,用了两年了,不新不旧的,帐上绣的一簇簇的墨菊栩栩如生……她舔了一下嘴唇,确信她是在自己床上,而且,天开始凉了,罗帐都换了……

    有人来了,罗帐被掀开一边。

    她轻轻的转了下头。

    “漪儿?你醒了?”宛帔看到静漪乌黑的眸子,怔了下,将罗帐挂起。

    “小姐醒了!终于醒了……乔妈、翠喜……小姐醒了!”

    静漪看看出现在母亲身边的人,是乔妈、翠喜、翡宝……除了秋薇,都在。

    “秋薇呢?”静漪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能开口问。

    宛帔给静漪掩了掩被子,安慰她说:“你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娘,秋薇呢?”静漪追问。

    宛帔沉默片刻,看着女儿执拗的表情,才说:“漪儿放心,秋薇没事。”

    静漪闭上眼睛。

    宛帔说:“漪儿,你好了以后,就留在娘身边……咱哪儿都不去了,好不好?”

    静漪就觉得母亲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她仿佛是在船上。

    还是,其实她已经在船上了,这一切的痛苦,不过是一个噩梦?

    多么希望是这样的啊。

    宛帔等翠喜把药端过来,亲手来喂静漪吃。

    “漪儿,你可得好好儿的……你三哥前日电报里,还特地问起你来呢。他数年不归,归来看到你这副样子,可让他心里怎么好受?”宛帔轻声的说。

    静漪拿过药碗来,一气儿的喝下去。

    药苦的很,她推开翠喜给她预备的冰糖。

    “三哥要回来了?”她问。

    “就这一两日。说是搭飞机回来。”宛帔看着静漪。

    家里得了三少爷之忱回来的准信儿,就好像有了件喜事儿。马上又是中秋节,杜氏借着这个由头,让上上下下的准备一番,也省的人少把心思都放在杏庐、放在十小姐静漪这里。

    宛帔没有跟静漪说其他的。

    尤其陶家听说静漪“病重”,陶驷的太太雅媚亲自登门问候的事,她更不能说。

    杜氏说,这位精明强干的陶家二少奶奶,此番前来,对静漪逃婚的事只字不提,但对文定之事,也只字未提。却提了提七爷陶骧因有要事前阵子去了南京,将于近日返回北平。

    宛帔心中自是五味杂陈。

    陶骧,她只见过那一回。看上去,倒是个端正持重的年轻人……

    宛帔拿着帕子给静漪擦着额上的汗。

    这孩子身子虚弱的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将养的完全恢复元气。

    这种情况下,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同意,把她送出门去的。

    宛帔想着,背过脸去,拿手帕擦了擦眼角。

    ***************

    程之忱望着舷窗外白里泛灰的云层。有点凉,他将皮衣领子竖起来。

    副机长从驾驶舱出来,将风镜往上推了推,在飞机的轰鸣声中,大声问:“还好吗?”

    程之忱点头,也大声说:“很好。”

    “老家是北平?这是回家了?”

    “是。”程之忱回答。

    “我是重庆人。”副机长在他对面坐下来,“多久没回家了?”

    程之忱想了想,说:“三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八)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2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5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