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三十六)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三十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正当陶骧不知她要做什么时,静漪伸手捏住了他的腮。

    “让你胡说来欺负我。”她咬牙切齿地说。手指都搓的热乎乎的了,捏着他热乎乎的脸,像两块热乎乎的黄油,立即融到一处似的。“让你胡说……哎哟。”

    她松了手,看看自己的手指,瞪了他。

    他胡茬儿真硬,扎的她手上火辣辣的。

    陶骧大笑。

    “你还笑。”静漪吹着手指。

    陶骧捉了她的手,替她吹了吹……热气让她手心痒痒的,又想笑,又要忍住,一颗心更是抖的凶。她要抽手,陶骧便让她去。她刚要松口气,陶骧一低头,已经亲在她鼻尖上。没等她反应过来,亲吻便落在了她唇上。也只是浅尝辄止,却把静漪定在了那里似的,呼吸和心跳都停住了。几秒钟之后,她心狂跳起来,仍然是目瞪口呆地对着陶骧。

    他怎么敢!

    “喂,你你……”她结舌,想立即看看有没有人看到他们这样,又觉得这样蝎蝎螫螫的不好,瞪着大眼对陶骧使劲儿。

    “来。”陶骧轻声在她耳边说。

    他拉着她的手,一路往前走。

    舰上的灯并没有开几盏,离了那亮出,越往前走,就越是黑。还好陶骧是对这里再熟悉不过的,借着一点光线,也能带着静漪往前大步地走着。静漪不住地倒着脚步,才能跟上他。她也听不到身后是不是有声音、是不是有人跟上来,想想路四海总不会离了他左右,但随着脚步越走越快,她渐渐也忘了其他……她和他的手紧紧握在一处,她只要信任他、跟着他往前走……这里是黑的,不知还要走多长一段暗黑的路,但是他总会带着她走出去的……她周遭都是他的味道。随着清凉湿润的空气扑到她面上的他的味道……那烟草味,仿佛能把这份清凉湿润烘干了、撵走了。

    啊,她总叮嘱他要少吸烟的……看样子,他一点都没有少抽呢。

    本来她是该狠狠地抱怨一通的,但就见面这一会儿,亲眼看他忙的难得松快松快,不但抱怨的话说不出口,更要心疼他起来……可她还得忍着,不让他看出来她觉得难过。为此,斗斗嘴也好,起码能让他笑一笑。

    陶骧站了下来,静漪跟着停下,气喘吁吁的。她看看四周的环境,发现他们站在了舰尾。而这里,有好大一片空地。

    她靠在他身前,仰头望着天空。云层很厚,月被遮住了,星星也不见踪影。

    甲板上仅有几盏很小的灯亮着,那是方便水兵检查设备的吧,就是这么一点光,恰好可以让他们两人看到彼此。

    静漪拉着陶骧,在他身前走了两步,小声问:“想不想在这里跳支舞啊?”

    陶骧戏谑地低声问道:“怎么,今晚舞没跳够么?”

    “嗯……”静漪点头。她看陶骧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顿了顿,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地算给他听,谁谁谁只跳了个开场舞,谁谁谁只跳了一支华尔兹,谁谁谁约好了等在谁谁谁之后一起跳方阵舞……这一张名单是越列越长,听起来华丽丽的清一色都是名门公子、青年才俊。她说着说着,就见他的眉越抬越高……她忍着笑,面上并不露出来。“……好久都没能好好儿跳跳舞了,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玩一玩的。谁知道,临了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她果然重重地叹了口气,简直就是遗憾的不得了了。

    “那梅三公子,这回没踩着你的脚么?”陶骧问道。他低头,看看静漪翘起脚来,纤细的脚踝上缠着细细的带子,越发显得她的脚秀气而小腿修长……她轻轻晃了晃脚,跳舞鞋子上的蝴蝶结舞动着,翩翩然像是立即就要扇着翅膀御风而去……他揽着她的腰,让她贴近自己,“嗯?”

    静漪轻声笑道:“你这个人,偏这些就记得清!怎么可以总拿这个开人家玩笑呢……没有。其实他舞跳的极好……唔,他不久要去重庆了。”

    “是么?”陶骧漫应着,“他也要去重庆?”

    “是的。他刚刚同我说起来,很是佩服你能为国出力。但是他没有这个打仗的本领,不能去前线冲锋陷阵,只好去那没有硝烟的战场。笔杆子也是武器。他是这么说的。”静漪靠着陶骧。也不犹豫,她柔软的手臂围在他腰间。

    他们的身影可以被雷达遮住的……唔,这些障碍真好。

    她忍不住笑,摆着下巴,蹭在陶骧的胸口。

    “你刚刚说‘也’?还有谁也去了?”静漪仰着头,问道。

    “哦,最近很多人去。”陶骧说着,低低头,下巴碰了碰静漪的额头。没敢用力,她这吹弹可破的皮肤,回头额头准是要红肿的。“不过梅季康的身份还是有些特别的,是各方争取的对象。既不去美国、也不去香港,去重庆,也是他的态度。”

    “是呀,我倒没想到这一层……只是觉得从前看起来,他人贪玩的很,时至如今,许多人逃散的逃散、避难的避难,身家性命都放在前头,恨不得三头六臂地裹着财产带走——当然这并没有什么错处,无非为了安身立命——他们梅家上下,真让人敬佩的很。”静漪摇着头。梅季康那笑笑的模样也觉得分外可爱,而且他在她面前总诚惶诚恐,又滑稽的很,时时让她发笑。她想着,轻声问陶骧:“怎么你对今晚舞会的事知道这么多?”

    她眯了眼,歪头看陶骧。

    “唔,我能掐会算,哪里有我算不出的事?”陶骧笑微微地道。

    “那你算得出我今晚筹到了最多的善款么?”静漪笑着反问。

    “那最大的一笔可是梅季康贡献的?”陶骧问。

    “呀!”静漪向前一步,正踩在陶骧的脚尖上。他眉挑了起来,握着她的腰将她向上一举,让她坐在缆绳墩子上,“呀,对不住……疼么?”

    静漪抚着陶骧的肩膀,好像她弄疼了的是他的肩膀似的。

    陶骧看她紧张,笑出来,问道:“疼,你要怎么办?”

    “还不是你害的……你有耳报神吧?猜怎么猜的那么准?我又没有什么了不起,理所当然能筹到许多善款……不过,是真的呢。”静漪这才笑的有点儿得意。

    “这是应当的。”陶骧手撑在静漪身侧,看着她亮闪闪的眸子。

    这么光彩照人,怎么会不成为全场的焦点?

    程之慎还说,其实他也不必一定留守在这里,趁这个时间,去探望下她们也好……或许他去了,就能看到她在杜家花园里风采夺人的模样了。

    不过就算不亲眼看到,他也不难想象那是什么样的场景。

    “我陶骧的太太,这点能力是起码的。”他说。

    静漪哼了一声,手指戳着他的胸口,听到嗒嗒的纸张被敲打的声音,又换了一边戳着,说:“那,我做什么你都知道。我不在你身边,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

    陶骧手臂收了收,让她靠近些。静漪索性翘着脚尖,树熊似的赖在他身上。陶骧问:“那你问呀。”

    “我问,你老老实实回答我。”静漪微微笑着。水汽氤氲的眸子里,陶骧的影子莹润极了。她弯弯的嘴角,轻轻颤着……且每一个音节都让这双唇诱人地颤动着。她自己仿佛毫无察觉,这种美丽和诱huo,丝丝缕缕地从她身上扩散出来……“嗯?”她声音低低的。

    “好。”陶骧也微笑,浓眉一挑。

    静漪眉也一挑。只是比起陶骧那潇洒劲儿,她学起来,竟完全是温柔妩媚……她眼角的余光扫了扫远处,没见一个人影。

    她抬手抚着陶骧胸口的衬衫。

    “你什么时候,身边多了女参谋?”她问。除了情报和机要单位,陶骧甚少在关键位置任用女性军官。作战部队里,据她所知,这些年也只有一个马家瑜身居高位。现如今连马家瑜也不再亲自上一线了。

    “翻译。”陶骧纠正她。

    静漪没忽略,陶骧还省略了“女”字。她眉挑的更高些。

    “我是用不到翻译。可是旁人需要。是不是?”陶骧脸上,笑意更深。

    静漪轻轻踢着小腿。

    这跳舞鞋子跟太高,她站了整晚,脚有些酸胀了。

    陶骧的目光落下去——静漪那纤细柔美的脚,后跟踢在缆绳桩上,发出轻缓低微的声响来,不知怎么的,就敲在他心上似的……他盯着她鞋上的蝴蝶,等着那蝴蝶的翅膀停止扇动,才说:“怎么我身边多个人,你都能留意到?”

    “这怎么会留意不到?”静漪反问。她推了推他,想让他离远些。“何况……”

    陶骧却倾身过来,靠的更近了,低声问道:“何况什么?嗯?”

    “哼。”

    “嗯?说啊。”陶骧催促着。

    静漪也不好意思使劲儿推他,其实从心里,到底也是舍不得的……她抿了唇,不说话了。

    陶骧忍着笑,说:“洪小玖是暂时从情报二科借调过来的。这次任务结束了,她仍回情报处,归马家瑜管的。”

    “我又没说什么。”静漪有些不好意思。她好像从来也没有关心过他身边都有些什么人在工作吧?这一回破了例,自己都觉得自己小气……“她样子很好呢。”

    “很有才华。出身名门,能吃得来苦,不易。”陶骧说。

    静漪想了想刚刚洪小玖那爽利精干的劲头儿……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姑娘。气质也好,不同于马家瑜那有些咄咄逼人、不输男儿的气概。有点儿……摄人心魄。

    “有没有被你骂哭过?”静漪问。她笑的有点儿不怀好意。陶骧的脾气她知道,达不到他的要求,他可不管对方是什么人。

    陶骧故意想了一会儿,才回答:“我对女下属,向来要保持一点风度的。”

    “是呀,陶司令,你最有风度了……”静漪边说着,一字字咬着,眸子闪闪亮的,简直要恶狠狠了。

    陶骧忍着笑,低低身子,靠近她些。

    静漪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孔,因为那忍不住的笑意,白灿灿的牙都露了点儿……她恨不得拿了小锤子去敲他的牙齿,再让他……连牙齿都看起来俊的不得了!

    “说你小气鬼,还不服气。”陶骧手指一勾,刮了下静漪的鼻梁。

    静漪仰了仰脸,嘴唇碰到他的下巴。然后,她一本正经的,垂手握了他的手,定定地瞅着他,就像是刚刚那轻轻的一碰,根本没有存在过。

    陶骧也定定地瞅着她,半晌都不说话,直到静漪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出来,他才低低地道:“你可别招我。”

    “好,我不招你、不招你……咳咳,跟你说正经的。”静漪放开手,老老实实地将半铺在墩子上的外衣挪了挪,盖在腿上,“麟儿要去美国受训是吗?什么时候走?”

    “具体时间还没有定。”陶骧说。他看了静漪,“又担心了?”

    他摸摸鼻子,上一回静漪对他大发雷霆,就是因为麒麟参军的事。

    静漪点点头,说:“担心是一直会担心的。不过这次,若是他马上走,最好能让他抽空来看看母亲——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母亲虽然不说,也还是想他的。你是这样,说不回去也就不回去,也罢了,麟儿是孙辈,更亲些……嗯?我说的你有没有听进去啊?别跟我说那是空军的事,你说不上话。要不是你点头,他年纪都不够,怎么能进了飞行学校?”

    “好啦,我会嘱咐他。但是学校有学校的规矩,不是我们要怎样就怎样的。”陶骧说着,笑一笑。考虑到静漪对麒麟的上心,他可不能不认真对待,“他这次是作为学员代表来的,要同飞行学校的教员统一行动,不能擅自离队。不然他会回去探望你们的。”

    “那麟儿还好么?”静漪问。

    “又长高了许多。也结实了些。”陶骧说。

    静漪微微皱眉,抱怨道:“这孩子总不肯多写几封信回来,太让人担心了。”

    陶骧沉默片刻,问道:“静漪,你是不是有什么新打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三十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2国王游戏[快穿]作者:酒矣 3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4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5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