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三)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是。父亲。”陶骧放下银匙。

    陶盛川目注陶骧,片刻,说:“这几日,你且顾得这些吧。”

    “是。”陶骧应声。

    陶老夫人含笑看着陶骧,说:“老七呀,露个笑模样吧?你老皱着眉,你的眉毛不累,我的眼睛都累。”

    听了这话,陶盛川倒先笑起来,说:“你母亲难得说个笑话。”他起身,一众人都跟着站起来。陶骧一直送父亲出门上车。陶盛川戴上手套,轻点着陶骧,说:“我听闻昨日你在栖云军营大发作。”

    陶骧点头,说:“两次突袭检查,没有一次让我满意。”

    陶盛川看着儿子。

    陶骧看不出父亲到底是赞成还是不赞成他的做法,也许这是他辖下的事情,父亲并不想过问。

    “我知道你有想法。但是有些事情急不来。”陶盛川拍了陶骧的肩膀一下,“弦绷的太紧了,不是好事情。凡事张弛有度才好。趁着这段时间,你也休息一下吧。”

    “是,父亲。”陶骧给父亲关了车门。看着车子上了青玉桥,回头看看二哥陶驷,正站在那里若有所思,问道:“不去司令部?”

    若是陶驷去司令部,就应该和父亲一同乘车走了。

    陶驷摇头,说:“我晚些时候再去司令部,卫戍那边得过去看看。你歇着,我可不能歇着。”

    陶骧嗯了一声,说:“交给下面去吧,卫戍部队能出什么差错。”这次遇袭,陶驷身上也有几处轻伤。本该休息,只是未得闲。

    陶骧心里有些觉得抱歉,嘴上却不说。

    陶驷知道他的脾气,一笑,却说:“栖云大营都是悍将,你要发作也真会挑地方。”

    陶骧没吭声。

    陶驷说:“这些天的事,我知道你憋着一肚子火。要说憋火,没人比我窝囊。你到底远在凉州,我可是硬生生地在现场中了埋伏。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陶骧看了二哥一眼,说:“丢什么脸?换了我绝不见得能全身而退。没有你的善因,今日一定是恶果。”

    “那也是丢脸。可我都忍了,你也再忍忍。马上就要办喜事,别找不痛快。”陶驷说

    话虽这么说,陶驷脸上的表情温和而又平静,真看不出什么来。

    这一点喜怒不形于色,二哥比父亲修为不差。

    他便说:“这事你别管。”

    “父亲的意思你还没听出来?”陶驷皱眉,站下来。

    陶骧却头也不回地往里走,说:“没有。”

    “你等等!”陶驷叫道。

    陶骧只好转回身来,看着他。

    “逄敦煌把弟妹的嫁妆悉数奉还了?”陶驷问。

    “耳朵真长。还不知道呢。”陶骧回答。

    陶驷走上来,琢磨了下,问:“这逄敦煌……你打的什么主意?卧龙山坐头两把交椅的你都放回去,可不只是为了有商有量的把弟妹的嫁妆要回来吧?”

    “啰嗦。”陶骧说。

    “我琢磨着,他们俩回去,逄敦煌的好日子也该过到头了,功高震主可不是什么好苗头。”陶驷说着,斜了一眼陶骧,“你故意的吧?留神啊,诸葛亮七擒孟获,玩儿的可不是一般的火。”

    陶骧仍是不说话,陶驷也不再发表意见。

    兄弟俩并肩走着。

    陶骧要回房去,才跟陶驷分了手。

    马行健这才上来,问:“七少,今儿还去衙门不去?”

    “不去。让高英有事打电话回来。我在书房。”陶骧交待。

    两人正说着,就看见陶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珂儿急匆匆地追上来了,老远就行礼:“七爷!七爷!”

    “什么事?”陶骧都进了大门了。

    “七爷,夫人说,让七爷务必头晌试了礼服。少奶奶那里夫人已经交代了张妈,就您这儿,老不见您人。”

    “嗯。”

    “七爷……”珂儿还要再说。

    “知道了。”陶骧快快的走着。

    珂儿跺脚,小声说:“真是的。马副官,您要紧提醒着七爷,那礼服再不试,回头行礼穿着不合适,那可怎么好哦……”

    马行健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自己有数。珂儿无可奈何地先走了。

    陶骧倒没用马行健再特意提醒。进去在楼下洗了个澡出来,把仪式上预备穿的礼服试了试,没有什么问题,就进书房去了。

    整个上午都没有出来。院子里的仆从杂役也仿佛集体失了声,进进出出都没有声响,若不是几座打座钟按时地响起,都让人觉得时间仿佛已经停滞了。

    午饭之后,楼上才渐渐有点声响。随后楼梯响过,就听到是秋薇小声地在叫张妈。

    陶骧擦着枪,看看时间,已经午后一点。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从窗前掠过,马行健就在外面叫“八小姐”,是尔宜来了。

    尔宜敲书房的门,陶骧说了声进来。

    门只开了一点,尔宜露了个脸,对着正在擦枪头也不抬的陶骧叫了声“七哥”,又回头看看,问:“是不是七嫂还没起来?不会睡出毛病来吧?”

    陶骧用麂皮把枪包好,放回匣子里,问:“放假了?”

    “嗯。”尔宜答应着。

    “怎么不进来?”陶骧问。

    尔宜笑笑,这才把门推开,陶骧一看,一个粉妆玉琢的、戴着小瓜皮帽、穿着宝蓝色小袍子的小男孩腼腆地看着他呢,正是大哥的儿子麒麟儿。

    “我刚去大哥那边跟麒麟玩儿了一会儿。大哥前儿晚上着凉了,这会儿大嫂正伺候大哥吃药呢。麒麟说好久没见你了,我就带他过来了。”尔宜牵着麒麟儿的手,晃晃。

    在尔宜身边,麒麟儿啃着手指,望着陶骧,笑笑的。

    麒麟儿细瘦,脸圆圆的,虽然是极漂亮,但在五六岁的孩子来说,未免失于苍白。像株久不见阳光的小树苗。

    “来,麟儿过来。”陶骧招手。

    “快去吧。”尔宜说。

    麒麟儿跑到陶骧身边,叫:“七叔。”

    陶骧伸手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膝上,歪着头看看他,说:“长高了。”

    “哪有长高。还不是那样……”尔宜见哥哥看了自己一眼,一笑。坐在陶骧身边的沙发扶手上。

    “娘也说我没长高。”麒麟儿小声说着,低头。

    陶骧顿了顿,站起来,招手,说:“麟儿来。”

    麒麟儿从沙发上爬下来,走到陶骧身边去。

    陶骧从马靴边抽出一把刀来,让麒麟儿靠着墙站好了,在他头顶做了个标记,说:“来,麟儿看。”

    他指着墙上的那道划痕,麒麟儿点头。

    他转过身来,在自己头顶所到的位置,也划了一下。

    “你现在到这里,记着了?下次来,七叔再给你量。”他蹲下来。

    “我什么时候能和七叔一样高?”麒麟儿指着那道高高的划痕问。

    “你听爹爹和娘的话,好好吃饭,好好读书,很快就会和七叔一样高了。”

    “那就能娶媳妇儿了吧?”麒麟儿忽然问。

    陶骧和尔宜都愣了下,尔宜大笑起来。

    陶骧点着头,说:“嗯,等你长到七叔这么高,就可以了。”

    “瑟瑟说七叔的媳妇儿很好看。比二婶还好看……那有我娘好看吗?”麒麟儿问。

    陶骧还没回答,尔宜过来狠狠地亲了下麒麟儿,说:“哎哟,你这个小鬼,都哪儿听来的这些?什么娶媳妇儿啊,好看啊?谁和你说的?”

    “娘带我去二婶那里看瑟瑟,娘和二婶说的,我听到的。”麒麟儿声音细细的,腼腆却清楚地说着。“娘和爹爹也说,七叔娶媳妇儿了……七叔,你的媳妇儿呢?”

    “你知道什么是媳妇儿?”尔宜逗他。

    “知道。二婶是二叔的媳妇儿,娘是爹爹的媳妇儿……小姑姑是我的媳妇儿。”麒麟儿靠着尔宜,说。

    尔宜哈哈大笑,说:“乱套了,姑姑怎么会是麒麟儿的媳妇儿?”

    “嗯。瑟瑟说媳妇儿就是可以一起打陀螺的伴儿。姑姑不是老和我一起玩儿打陀螺嘛?”

    尔宜几乎笑的岔气儿,揉着肚子,说:“……可笑死我了。”

    陶骧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问:“麟儿想吃什么吗?”

    “朱古力。”麒麟儿说,“在家里,娘不让我吃……”

    陶骧说:“这个好办。”他拉着麒麟儿的手,推开书房的门,问:“尔宜寒假要做点什么?”

    “教国文的先生要我们寒假里多读点书。我约了同学明天一起去先生家里开读书会。”

    陶骧看尔宜苦着脸的样子,说:“多读点书不好么。”

    “读书是好,被逼着读书可不好……”尔宜声音渐渐低下去。

    陶骧想着自己对妹妹开口必是教训的话,便要忍住不说,只是慢慢地拉着麒麟儿的手走着。

    麒麟儿拖着他的手,忽然站住不动了。

    “七叔……”麒麟儿仰头看陶骧。

    “怎么了?”陶骧问。

    “七少。”马行健急忙提醒陶骧,“少奶奶下来了。”

    陶骧抬头看着楼梯上,正是走到半截看到他们而站住的静漪,仿佛很是意外的样子。她身上那嫩黄色的裙褂,和屋外的阳光一道,简直能让屋子里亮了起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2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5云中歌1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