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九)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我五年没回了。不过,我家眷都在南京。”副机长微笑,“成家了没?”他打量程之忱。这位身着便装,看不出来路、更不知军衔高低。不过如今很多少壮派的军官,看着模样年轻,机会多,升的却是极快的。他扫一眼程之忱那考究的皮衣,褐色马裤,深褐色的马靴……模样白净而眉目斯文,又不失英武之气,可以说是十二分的漂亮人物。

    “没有。”程之忱摇头。

    “该成家了。”副机长慢慢的说。闲话而已。并不十分的有所含义。

    程之忱只是微微一笑。

    “哪里高就?”停了好久,副机长忽然问。

    “侍从一室。”程之忱简单的说。

    副机长几乎是脱口而出:“大内效力啊。”心直口快的。

    程之忱笑出来。

    “既然是大内效力,向你打听点儿小道儿消息。”副机长笑着说。

    之忱笑一笑,点头。

    “我听说,长官的二小姐正在和侍从室的一个校官闹恋爱?这程子满城风雨的。”副机长好奇的问。

    程之忱沉默片刻,拂了一下膝上的尘埃,微笑道:“不清楚。”

    “二小姐才貌双全,能看上的,必定是人中龙凤。”副机长又转过头去。没得到他想要的回答,他也不怎么在意;漫不经心的说,“长官膝下,便只有这一个女儿,选婿大事,定是慎重。听说长官和西南白家、西北陶家都有联姻的意思,那白家三公子更是在南京盘桓已有数月。照这么看,恐怕没那么容易让一个侍从武官得了趣吧。”

    程之忱淡淡的说:“也是。”

    副机长又坐了一会儿,起身回了驾驶舱。

    程之忱望着舷窗外厚厚的云层。不知何时,天云相接处,一轮红日跳将出来。刚刚阴霾的天气,被这红彤彤的光一扫而光。忽然间机身颠簸起来……在这剧烈的颠簸中,他慢慢的闭上眼睛。

    离家是越来越近了。

    父亲信中说,待他回家,有要事交代。

    他想,若是没有料错,这其中应该有一件是十妹静漪和陶家老七陶骧的婚事。另外,几年前父亲曾命他回来继承家业,眼见着当时他走的路,险峻又艰难。继承家业,本是他自幼便给定下的路,他原是不能不走的;偏偏,他出门读书去,便换了心肠。立志退了学去从军,考进军校了,才跟家里说。父亲几乎没拿枪毙了他!还是同宗长辈劝说,三少爷志向远大,从军未必是坏事;父亲终究是允了他——他自军校一级荣誉毕业,受勋的时候,父亲也没有到场。可以理解,父亲多年来刻意淡出公众视线。军政商界,虽无处没有父亲的影子,但他绝不轻易出头露面——不出现也好,没人知道他程之忱是程世运的儿子,也便没人特别计较他在这一行的沉浮得失。

    父亲并不赞成他从军……不晓得父亲知不知道,是什么鼓励了他从军——父亲的书桌上有一架小插屏。曾经一度,插屏里镶了一张相片,是父亲在英国时候,受邀登舰,特地拍相片留念。

    他那时候年幼,看到相片总是好奇。问过父亲那是什么感觉?父亲也不管他听不听的懂,只说,舰船利剑,实业救国。这几个字他懂事后才明白是什么意思。父亲从不把这些挂在嘴上,但是看这些年,他是身体力行。最起码,他虽不赞成,最终也没有阻止自己的长子,从军从政。但不知父亲会不会懂得,总有一日,他想在自己国家的海域里,有远东最强大海军的心意。那是后话了,现在,他首先回家,得面对数年不见的亲人……

    他从空中俯瞰他熟悉的家乡,四四方方的北平灰蒙蒙的,灰蒙蒙中隐约辨得出鼓楼、老城墙……飞机开始降落。

    这是一个军用机场。

    跑道边零星的停了汽车。

    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没有列入外围车队中,而是等在机场跑道边。在一列军用卡车和青色的小轿车中显得很扎眼。

    飞机一架接一架的降落,像收了翅膀的雄鹰一般。

    之忱看着在跑道上滑行的飞机,赞叹道:“真是漂亮。”

    “有十几架飞机呢,从轰炸机到运输机,都是最先进的。听说都是预备给飞行学校用作教练机的,真舍得下血本。”机长见之忱有兴趣,笑道。

    “哦?”之忱看到从第一架飞机里下来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

    他还戴着头盔,跟在他身后下飞机的那位外国飞行员叫住他,兴奋的与他击掌。

    “他们是……”之忱想问问机长,这些是什么人。

    “和我们一同在南京起飞的,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但是从刚才他们的表现看,飞行技术是顶级的。”机长看着那从飞机上下来,在击掌相庆的飞行员们,目光中有赞赏。

    程之忱点了点头,与机组成员道别。

    等在别克轿车里的司机按着喇叭,他探出身子去,挥了挥手,“噔噔噔”的踏着舷梯下了飞机,拎着他随身的皮箱。

    副机长目送车子开走,将头盔收好,问了句:“这位程少校……嗯。”

    机长瞟了他一眼,笑道:“你看来接他的人是谁?”

    “谁?”副机长好奇的问。

    “段系的实权人物,已故城防司令段贵祥的二公子,段奉孝。”

    “啊,你怎么知道的?”副机长问。

    “你也不看看车牌号。”机长笑,“段奉孝在北平,他要想横着走,没人敢让他竖着行,不认识他的车,什么时候被撞死都不知道。”

    “那程少校……能劳动他大驾接机?”

    “侍从室出来的人,都不简单。”机长站起来,弯着身子,便听副机长叫了一声“一定是他了”,他“咣”的一下撞在了头顶的机盖上,“妈的!你想吓死我啊!”

    “那个和二小姐闹恋爱的侍从武官,一定是他!”他想起刚刚程之忱的样子。

    “侍从室那么多妖精,你准知道是这一个?”机长笑了。

    “我就看这一个才是真妖。”

    “若你没走眼,那他就不是妖。”

    “不是妖是什么?”

    “大罗金仙!”

    “哈哈哈……”

    “弄不成,日后这半壁江山都是他的。”机长笑道。

    “对付得了那班虎狼之徒再说。”

    “长官身边,没有两把刷子,还想呆的久?他可不是简单的侍从武官,我听说,那也是一条血路杀上去的。”

    “那我们回去仍载着他!”副机长开玩笑。

    “老弟,”机长爽朗的笑着,“这辈子能见着罗汉真身的机会能有几回?”

    他们俩说笑间,程之忱早已经走远了。

    等在黑别克车里的司机从车上下来,正是段奉孝。段奉孝和程之忱拥在一起,互相擂着对方的后背。

    “可见着你了。”段奉孝说。

    程之忱看看他。段奉孝比起之前来,可是黑多了,也瘦多了。见到他应是由衷的高兴,只是眉宇间尚有挥之不去的阴影,大约是新近经历的巨大变故留下来的。

    段奉孝把之忱的行李拎上了车,见之忱要上车,说:“稍等。有个人你得见一下。”

    之忱见段奉孝在招呼人,便也回头。

    “老七!”段奉孝对着向他们走过来的那一队飞行员叫道。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跟身边的飞行员们说了几句话,让他们先上来接他们的车,自己朝着段奉孝和程之忱这边走来。

    边走,边摘了风镜。

    “二哥。”陶骧叫段奉孝,目光也扫到段奉孝身边的程之忱身上去。他脚步是从容不迫的,还有点优哉游哉。

    程之忱想,若是换做他,刚刚飞也飞的痛快、落更是落的漂亮,此时的心情当然也会这么好,好的似乎还在云端呢。

    “你也今儿回啊?只听说你这一两天到。我刚一来就看到接你的车了。”段奉孝道。不等陶骧答话,便看看之忱,给陶骧介绍,道:“程家三哥。在南京见过面吗?”

    陶骧倒没有很意外,摘了手套,伸手过来,说:“陶骧。”

    “程之忱。”之忱说。

    “在南京逗留时间太短,事情又太多,没有来得及拜会三哥。”陶骧说。这声三哥,他当然是跟着段奉孝叫的。

    段奉孝听了微笑着,特别看了陶骧一眼。

    陶骧装作没有看到,一本正经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嘛。这次南京之行顺利吗?”段奉孝问。

    陶骧点头。

    “这儿风大,还是先回去吧。改日我做东,咱们聚一聚。”段奉孝说。

    陶骧便请他们俩先上车,等他们离开,自己才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2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3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