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一)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第五章·缘深缘浅的渊】

    北平火车站,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旅人,在车站内外流动着,和夏末仅剩的一丝潮润混合在一起的,是酸腐的气息。

    程静漪抱着她的书包,坐在一个背光的角落里。她早已换下清洁的学生袍,穿上一件色泽暧昧不明的芥末黄色的粗布长旗袍。脚上的白色袜子是旧的,因此和黑色的平绒扣绊布鞋搭起来,就更加的不引人瞩目。她还特地戴了一顶软帽。已经洗过很多次的灰色亚麻软帽,帽檐软塌塌的垂下来,齐着她的腮。若是摘下帽子来,就会看到一张玉一样白净的面孔上,有一副很大的眼镜……她将软檐帽拉的更低些,偷眼看着车站墙壁上那个挂满了灰尘的大挂钟——离那趟去天津的火车开车,还有半个钟点。

    她的身子被人轻撞了一下。

    转头看看,是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人。因为困倦,正在打瞌睡,身子摇摇晃晃,歪过来,再碰她一下。

    静漪往旁边挪了挪,只有半边身子坐在长凳上了。

    她的脚碰了碰搁置在长凳下的柳条箱。小巧的柳条箱,看上去不起眼,里面装了个更小一点的皮箱,有衣服有书,还有一点西药。这是她早早的预备下的。来火车站前,她拿着一张当票去赎回了这个箱子,直奔了车站。

    “让开、让开!”

    听到呼喝声,她迅速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瞅了一眼——拿着黑白相间警棍的警察在推搡几个背着大包行李的人,让他们往他指定的方向去——她心一提,随即又定下神来。

    她戴的一副圆形黑框大眼镜就是个化妆工具,度数并不合适,反而让她视物不清,这让她的耳朵变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灵。

    “老哥,城里戒严了,你知道吗?”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说。

    “什么时候的事?我刚从通县过来,没有进城。”

    静漪微微侧头,从镜框上方看了他们一眼。都是穿着长衫的中年人,其中一位鼻梁上也架着圆圆的镜片。

    “……今天段司令出殡,当然全城戒严……听说,段家大公子……”声音低的已经细不可闻。

    静漪占着长凳的一角,竖着耳朵听。

    虽然这个消息在她听来并没有特别之处,但是如今的城防军代司令是陶驷,万一呢……

    段家大公子……全城戒严……她想起陶驷那笑眯眯的面孔,说自己是“代司令”时候的模样。她不太愿意把陶驷和笑面虎这样的词联系起来。但实际上,帮着段家稳定局势的陶驷,全城戒严的目的不是为了北平城的稳定,而是要帮着段奉孝除掉他的兄长段奉先吧……她看着书包上的扣子。

    兄弟阋墙,人间惨事。

    奉先大哥,奉孝二哥……都曾经是多么俊秀清贵的少年啊。

    “……先前秘不发丧,等的就是大公子……到底是父子一场,无论如何都要回来送的……”叹息。

    “这一送,可是老父亲还没送走,自己的性命就搭进去了……动了权、碰了利,父子兄弟都不在话下啊……”也是叹息。

    静漪垂下头。

    还有一刻钟,她就可以离开北平了。

    这城中所有的富贵浮华、恩怨情仇,都将同她暂时的分离,而不必再加以理会。

    她攥着母亲给她的小怀表。

    最对不起的,就是疼她的母亲、信任她的嫡母、九哥……日后,听着表上滴滴答答的声音,想念他们,应该是经常的事了吧?

    车站里忽然间安静了下来,静的能听到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骚动和不安在人群里蔓延,外面有人进来,说着不好了不好了,大兵来了……警察甩着警棍呼喝着,吵嚷声更大。

    静漪紧张的看着入口处,外面不停的有人涌进来,扛着行李,神色仓皇。她站起来,透过车站灰蒙蒙的窗口,看到了列队的士兵。

    她转回头去看车站里面,黑乎乎的火车停在轨道上,拥挤的人群正缓慢的往里移动。

    她果断的拎起柳条箱走到队伍的尾端,站在前头的人回头看了她一眼,问她,这位姑娘你也是去天津么?

    她点了点头,没吭声。也没有回头,只听到士兵进站,三两个人一组,开始盘查……他们重点盘查的是青壮年男子。

    静漪见状,便镇定的跟着队伍缓慢移动。

    穿着灰色制服的军官带着士兵来到队伍前头,立在火车站检票员的身后,检票的速度又慢了下来。那军官不时的看看车站内,他的下属认真的在搜索着目标。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回身,车站的站长过来,低头哈腰一番,递上一根烟……静漪捏着车票,递到检票员手中。

    车票被她捏的有两枚指印在上头,油印的字迹都模糊了。

    检票员特地拿过来再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看看她。

    静漪将帽檐向上挑了挑,露出前额。厚厚的玻璃眼镜,几乎遮住了半边脸。

    检票员把车票还给她,站在检票员身后的两名士兵扫了她一眼,挥手让她进去。静漪直着身子,步速如常的离开。

    “你,等等。”静漪听到那军官开了口。

    她身子僵了一下。

    是那日跟在陶驷身边的副官,叫什么,左志成的是吧……他是不是认出了她?

    她正要回身,就听左志成问:“到哪儿去?”

    “去石家庄。”年轻的女子在说。

    “你拿的什么,到这边来,搜查一下。”左志成说。

    静漪听到这里,抬头看一眼火车头的方向,迅速的朝那边走去。

    她大踏步的走着,不时的与荷枪实弹的士兵和警察擦肩而过。

    好不容易找到了车厢,真仿佛跋涉过千山万水一般。

    她买的是最低等的座。拎着柳条箱走进车厢去,还不到开车的时间,车厢内的旅客很多,嘈杂而混乱。

    待她找到自己的座位,却发现座位上已经坐了一个怀抱婴儿的女子,看到她,仰着脸,目光有些呆滞的,婴儿被包裹在小棉被里,梨子大的一张脸,极弱小的模样。静漪站了片刻,回头看了看,没有发现另有空座,再转回头来,这个抱着婴儿的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年轻女子,仍那样看着她。

    她便拎着柳条箱走到车厢的尽头,站下来。

    一门之隔,那一边是高等坐席车厢。

    静漪看了看那边,安静的走道上,空无一人,只有穿窗而过的风,吹起白色的纱窗。

    她要在这里熬过几个钟头,到晚上才能到天津。到了天津就有船去上海了。从水上走,要比从陆路走安全的多……她没有给家里留下只言片语,连秋薇都没有说一个字。家里人,大约除了之慎,谁都没有发觉她今早有些异常吧。她看看时间,之慎还在上课……她心里有些不好受。之慎相信她呢……就算是父亲,嫡母、母亲……他们都相信她呢。

    静漪深吸了口气。

    等她到了上海,还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情形。若是能顺利登船,出发的那一天,她会给家里写一封信的。或者,到了纽约再写信么?

    她看着车窗外,一队士兵正跨过铁轨,往旁边的火车上去。

    那辆火车是去石家庄的——她想,从石家庄出关,那就不是段家的势力范围了。段奉先若是逃跑,应该不是往北,就是往南,往北更容易些,毕竟现在,段系和南方是结盟的关系了……她不知怎的总是想到段奉先。

    其实很多年未见了,段家大哥比她大了太多,应是大表哥赵宗卿一般年纪的人,总玩在一处。

    和大表哥一起从天桥回来,会买一大堆的玩意儿,竹哨啊风筝啊……满园子跑着放风筝,她们几个小的就看着风筝在天上打架。既然是打了架,索性一剪子下去铰断了线,风筝就飘远了。

    火车咯噔一下响。

    静漪身子跟着一震,以为火车要启动了,其实不是。

    列车员还没上来,车厢门口大开着。

    静漪再看看跨过铁轨的那队士兵,上了去往石家庄的火车。

    都要搜查吗……这个念头还没有过去,静漪就见跟随着列车员从车厢的另一头也上来一队士兵,跟在穿着制服的列车员身后,开始逐一的查火车票。她偷眼看去,这一回,除了青壮年男子,他们还重点盘查年轻的单身女子。看到学生样的女子,总是要多问几句。那为首的士兵手中拿着相片,目光如炬,在车厢里扫来扫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2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3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