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四)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睁开眼,她看到陶骧的眼睛。

    她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陶骧手臂一收,将她拉回怀里,嘴唇几乎碰在了她的唇上。

    像羽毛扫过似的,很轻、很轻的一触,却让静漪完全僵住了。

    一声声尖啸在耳边经过,她眼前一暗,黑暗中又像是绽放了无数的烟花——不是的,是真的有烟花。

    已经是深夜了,在客人们要离去之前,会有盛大的焰火燃放,这是给一整天庆典点上的华美句号。

    她微微仰着头,暗黑的天幕中,一簇又一簇的烟花绽放开来,而在烟花和天幕构成的绝美背景下,在她和这绝美的图案之间,是陶骧的脸。

    她这才觉得头晕到自己马上就要昏厥了。

    陶骧将她扶住,低声道:“这酒劲儿才刚出来,回去好好歇着。”

    “你放开……我……”她头晕的厉害,面前陶骧的脸忽远忽近的。

    她看到陶骧在微笑,即便是转瞬即逝的微笑,她又僵了一下。

    “我想你已经知道,除了嫁给我,别无选择。”陶骧声音越来越低,却能更深更沉的落到她的耳蜗里去似的。

    她僵硬的身子忽然软了一下,轻轻踮着脚。

    鞋子始终在折磨着她的脚,此时更加苦不堪言。疼痛倒成了她眩晕中仅剩的感觉。

    “放开。”她推他的手臂。

    陶骧低头。

    她空着的那只手提了一下裙裾,弯不下身去,小腿一抬,露出一截来。

    他皱眉。

    静漪将鞋子拔下来,忽明忽暗的彩光中,磨伤的位置透过丝袜渗出血来。

    陶骧还没松手,静漪把着他的手臂,扶杆而立的芭蕾舞女郎似的,足尖一点,干脆将另一只脚上的鞋也拔了下来,扔在一边。

    她看了陶骧一眼,推开他。

    把高跟鞋一褪,她连他肩膀都够不到,要借着酒劲儿骂人,气势还是不够。

    静漪深吸了口气,光着脚就要走。身子歪歪斜斜的,不得不伸展了手臂,想要扶住石墙之际,又被陶骧拉回身边。

    “你要再这样,我喊人了!”静漪觉得礼服都要被汗水湿透了。这么一大声说话,头就更晕。

    “不用喊,也来人了。”陶骧将静漪打横抱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啊?”一个尖细的女声,带着颤音,几乎是惊叫起来。

    静漪呆若木鸡,只听出是之鸾在喊,却不知自己该如何反应,然而猛的回过神来,她盯着陶骧,两人在烟花绽放落下的一明一暗的彩色光影间,目光瞬间碰撞在一起。

    “怕什么?你是我未婚妻子。”陶骧的话在烟花绽放中,依旧字字沉实。

    静漪晕乎乎如腾云驾雾似的,听不出他是在说真的,还是调侃她。

    陶骧也看着她,听到有人在叫:“你把十小姐放下!”

    “之忓,别冲动!”之鸾一把没拉住之忓,之忓已经几步跨了过去。

    之鸾呆了呆,没想到在看到陶骧静漪亲昵一幕之后,还要看到之忓动手打人。

    陶骧反应极快,他一边躲闪之忓的拳头,一边就将静漪放下,成功的躲过了之忓接二连三的拳头,静漪在他左右臂之间旋转,两人就如同再次跳起了华丽的舞步,反而让之忓愣了一下。

    陶骧趁机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把将他推开。

    “你敢轻薄十小姐!”之忓怒极,毫不犹豫的用身体挡住静漪,站在陶骧面前。

    陶骧看着之忓的眼睛。

    静漪扶住石墙,错愕之间,伸手要拦之忓。

    “来人!”之忓高声。

    四周静默下来,片刻,听到外面齐刷刷的脚步声。

    “之忓!”静漪拉住之忓。

    之忓看了她一眼,但是没有退后。

    静漪和陶骧隔着之忓对望着。

    “我没有轻薄十小姐。十小姐是我未来妻子。”陶骧说。他是看着静漪的,其他人好似都不在他视野范围内。

    静漪呆了似的盯住陶骧——他脸上的表情,她极想看清楚……

    慧安上来,握住静漪的手臂。

    静漪身子在微微颤抖。

    “你倒是想!”之忓听了这话,一步上前就将陶骧的衣襟抓住,“你们陶家不是……”

    “我与十小姐的婚约从来都是算数的。”陶骧将之忓的手拉下来。

    “之忓,你不能这样对他。他到底是静漪的未婚夫。”之鸾过来拉着之忓的手臂,转头对陶骧道:“刚才是我鲁莽了。七少请见谅。静漪醉了,容我们先带她回去休息。有什么话我们改日再说。”

    之鸾说着硬是推搡之忓。之忓纹丝不动。之鸾回头看静漪。

    “走。”静漪说。

    陶骧留在原地。

    静漪同慧安走在前面,就在要走出去的那一刹那,她回头看了陶骧一眼。

    之忓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就没有再回头——她光着脚踩在石板地上,只走了几步,有个小丫头追上去,将一对鞋子放在地上。她扶着小丫头的肩膀,小心的穿上鞋子……走路还是不稳,那个强悍的保护者,毫不犹豫的蹲了下去,想要背她。

    她却摇了摇头。

    走不稳,还是坚持着自己走了……

    随着一声尖啸,巨大的焰火冲向高空,在空中爆炸开,一朵朵绿色、黄色、红色的牡丹花,将整个夜空都照亮了……陶骧仰头欣赏这夜空中最绚丽的一幕揭过,余下闪闪烁烁的星。

    焰火燃放是今晚最后的狂欢,客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听得到他们高声笑语,一切都将散去似的。随风飘来的火药味,似乎还有点什么味道,静静的,脉脉含情的。

    陶骧看着地上那对红色的高跟鞋,被恣意甩脱的,这边一只,那边一只。

    他走回惜阴厅,已是人去楼空。

    他随手拿了杯香槟酒喝。

    清凉的酒带着气泡,在口腔喉咙里爆开。

    “老七?”陶驷从厅外探身进来,“你去哪了,让我好找。走吧?奉孝还要去闹洞房,不等他了。你二嫂已经回去了,瑟瑟自个儿在家不行。”

    陶骧转身出来,下台阶的时候步速如风过。

    陶驷一时跟不上他的步子,喊他慢一些。

    他干脆站下。

    陶驷已看出他脸色不对,问:“你在花园里撞到狐仙了?”

    陶骧说:“事情一完,我就走。在这儿呆着,除了喝酒就是跳舞,闷死了。”

    陶驷砸吧着嘴,跟在陶骧身后走了几步,低声道:“你还嫌闷,我对着你二嫂一个女人,那不是要长毛了?”

    陶骧走到大门口,程世运正在送客,看到他们兄弟俩,微笑。

    “伯父,我们回去了。”陶骧说。

    程世运点头。

    陶骧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程世运面前多站了片刻。

    他知道程世运在打量他。不久前程世运去过兰州,只是当时他在前线,未能见到。

    “去吧。改日来家里坐。”程世运拄着他的文明棍,下了台阶,亲自送了陶骧兄弟两步。

    “伯父请留步。”陶骧回身。

    程世运点头。

    宾客已经走的差不多了,陶骧兄弟是等着程世运走进大门内,才上了车。

    陶驷已经好一会儿没开口说话,倒是陶骧,看了他一眼,说:“我的事,我会看着办。”

    “老七,父亲和母亲那里……”陶驷看他。

    “我自有交待。若是问你,你知道该怎么说。”陶骧说完,就不再说话。

    陶驷被他的样子气的倒笑出来,说:“真是够混蛋的。”

    陶骧捶了下额头。

    “女人嘛,再折腾,还是女人。你拿定主意就行。我不反对。可有一样,你坏了咱陶家的规矩。”陶驷说。

    *************

    静漪头疼欲裂。

    她觉得口渴,还没开口叫秋薇拿水来。就有一杯水递到手边,她拿过来便喝。喝了两杯才觉得喉咙舒服些,但头仍是疼。她扶着额头将水杯递出去,依旧躺下。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宛帔挂起床帐坐下来,拍着静漪的腿。声音压的极低,听得出来有些不快。

    静漪发怔。

    天没全亮,屋子里点着灯的。

    她扭了下身子,撒着娇不肯就起来,“娘,让我再睡会儿嘛。”

    “起来。”宛帔见静漪不肯起,又说了一遍。“新媳妇都起来了。今天都要去上房用早点的,等下难道都等你一个嘛?”

    静漪只好坐起来,“三嫂为什么起这么早?”

    ——————————————

    明天是早上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2一座城,在等你(我的人间烟火)作者:玖月晞 3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4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5天增顺作者:竖着走的大螃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