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三)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张妈妈,我也要一碗酸**。”图虎翼说。

    “没有富余的给你。”秋薇皱眉头。

    张妈笑笑,收了桌上的盘子。

    下楼的时候秋薇还和虎翼嘀嘀咕咕地斗着嘴,声音低低的,啄着苞谷粒的鸽子似的。图虎翼到底跟着下来吃了点东西,看他饿的狼吞虎咽的样子,秋薇虽然皱眉,还是忍不住问:“姑爷今儿一天都没给你喂食?”

    图虎翼一口枣泥糕噎在口中,待要开口反驳又怕更被秋薇嫌弃他粗鲁,越急着咽下去越咽不下去,脸都红了。秋薇还在说:“按理说绝不会啊!那也奇怪了,怎么就你一人饿成这样?”

    “小秋薇就别挤兑图副官了,看他急的,再噎着。”张妈看着秋薇欺负图虎翼有些不忍,在一旁笑道。厨房外的这间地下餐厅,他们平时在这里吃饭的。陶骧的随扈和下属有时候下来要点儿吃的,也在这里将就。张妈问道:“听说最近你和马副官的职位有调动?岑参谋那日来说了一句。”

    秋薇看了图虎翼,将一杯热茶推到他手边。图虎翼喝了茶,说:“是。不过老马不动,只有我走。去岐山大营。”

    张妈点点头,看了看秋薇。秋薇似乎被这个消息惊到,一贯反应敏捷的她也没有说话。她便问:“岐山大营离城里要远的多,一去恐怕好多日子不能上来见七少了吧?”

    “本来下去就不能太自由。”图虎翼笑笑地说,“以后七少拜托你们了。”

    “要你拜托。”秋薇忽然没好气地说完,站起来就走了。长辫子在身后甩来甩去的,仿佛是很气恼的样子。

    图虎翼又挠挠头,看了张妈,依旧笑笑。

    张妈便说:“日后可是要吃苦了。跟在七少身边儿多好。”

    “下去许是能睡个囫囵觉了。”图虎翼笑道。

    张妈看秋薇走远了,轻声说着:“小丫头的小脾气儿也只对你一个人使。好歹别辜负了她。出去了,才方便回来和少爷少奶奶开口。早定下来,也好过自个儿的小日子去。”

    图虎翼脸上又红了,忸忸怩怩地问道:“张妈妈,她有说我什么嘛?”

    张妈笑了笑,说:“你不会自个儿去问?别跟着七少时间久了,做派都像,心里都有,只是不说。”

    “七少今儿心里不太痛快。看老帅和太太病着,老太太那里他也得承欢膝下,我瞧着都有点儿担心。”图虎翼摇了摇头。“还好回来了,有少奶奶在就好说。”

    张妈便没有再出声……

    静漪一只手臂上搭着陶骧的浴袍和浴巾往后院走,出门前她按下灯掣,后花园的电灯亮了一半。她手里提着盏小巧的琉璃灯,照着脚下的小径。路有点湿滑。耳边蝉噪声阵阵,声音并不太大。她左右看看,辨着方位。听到一点水声,应该就是泳池那边传来的了。

    白狮不知何时跟了上来,静漪回头看看它,拍了拍它的大头。

    泳池是个不规则的形状,仿佛三个大小不一的圆环重叠在一处似的。晚间看上去,并不似日间那样好看,宛若大块的浅蓝色水晶,还有深浅不一的色泽。

    白狮到了便趴在了水边。静漪看到泳池边随意放着的陶骧的靴子,一旁就是座椅和阳伞。她张目一望泳池里,波光粼粼,却不见陶骧。她站了一会儿,沿着泳池边走了走,仍然不见他。

    “牧之!”她叫道。

    声音将将盖过蝉噪,水面上有一点回声。灯光并不算很明亮,她站在浅水区,继续顺着泳池边缘走,对面才是深水区。此时那里暗暗的,仿佛一眼看不到底似的,有点吓人……或许陶骧在那里。

    水面上只有一点涟漪,可也还是安静,她越走,越疑心陶骧究竟是不是在这里游水了,于是又叫了一声“牧之”,等着回应,还是没动静。

    她站下了,望着泳池中。此处隐约能看到水底的卵石纹路,却并不见陶骧人在何处。她忽然间心里就慌了起来,快走几步,简直是要跑起来,手中的琉璃灯也晃的厉害。

    深水区看不见底,黑漆漆一片。

    静漪能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在晃动的灯影之中,细小的涟漪让她的身影有一点点变形。她看着有点儿头晕,蹲下来,仰头望着泳池对岸,似乎是好远的距离。

    “牧之!”这一回声音格外大,胸腔都在震颤似的。太阳穴都突突跳着,肩膀也疼起来。

    片刻的沉寂后,仍没有动静。

    她打算叫人来,忽然间水面上她的身影变了形,仿佛一块画布被从中间破开,她的影像消失不见了。但是突然冒出来的水淋淋的这个人,让她心跳骤停。眼见着他浮在水面上,甩了甩头,水滴向一旁四溅开来,白花花一片。

    陶骧踩着水换气,在水下待的时间有点长,肺疼的都要炸开了似的,他急需氧气——静漪瞪大眼睛对着他,一时没能说出话来。她蹲在那里,缩成一小团似的。他一时也有点发怔。在水下已经发现了她,也没想到她来的这么快。

    静漪瞪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陶骧,漂亮的脸上蒙了一层油光似的,亮闪闪的。她忽然间气恼,尖着声音问道:“你怎么在水下那么久?”是质问可是她声音有点发颤,忍不住手都在哆嗦。也是被他吓了一大跳的缘故。琉璃灯往旁边一放,也不等陶骧回答,她站起来就走。

    “静漪!”陶骧喊着她。

    静漪没停脚步。

    身后的水声大了起来,想必他游水追她呢。果然不一会儿,陶骧便在水中超过了她。她正要改变路线干脆从一旁的小路回房去,就见陶骧已经到了岸边,手臂一撑,人迅速从水中跃出,离水的鱼儿似的。他也只要两步便可来到她面前。

    静漪站下了。

    陶骧身上的衬衫和马裤湿淋淋的紧贴着身子,大片的水顺着往下落,地上很快就是一滩。大口地喘着气,胸膛起伏剧烈……一层衣服水膜似的覆着,身形毕露,腰间、腿上的肌肉线条尤其漂亮。可见他长期骑马保持的好身材。

    忽然听到扑通一声,静漪移开视线,发现是白狮扑进泳池里了。

    “吓着了?”陶骧手指抹了下眉毛,也回头看了眼在水中撒欢儿的白狮。

    静漪忍不住抽了手帕给他,看着他擦眼睛,说:“好好儿的在深水里潜那么久做什么?我险些以为……”

    陶骧停了手,看她。

    这样子有点熟悉,仿佛之前她也有过这样发急的时候。生气起来脸鼓鼓的,眼睛格外的亮……他擦着脸上的水,手帕都湿透了。

    “过去擦擦干。”静漪催促道。

    陶骧没出声,跟着她往前走。

    静漪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回头看他光脚踩在地上,忽的想起自己忘了给他拿要换的鞋子下来,不禁低低哦了一声,看陶骧望了自己,问道:“明晚大使确定来了么?”

    “身体已无大碍。只是伤风传染了夫人。碧全兄道,此时两夫妇正‘共患病’中。他建议推迟下后面的行程,大使也同意了。明晚家宴,还有好戏,方丹夫人兴致很高,不想取消。”陶骧说着,来到长椅边坐下来,边解着衬衫的扣子,边说。

    静漪替他拿了浴袍过来时,看他脱的只剩下背心,忙“哎”了一声,阻止他。陶骧看她一眼,她低声道:“等下回去洗热水澡。”

    陶骧正拿了衬衫在手中,抖了抖,皱眉。

    静漪见他不快,问道:“怎么了?”这一瞬看得出来他的烦心。她将浴袍放下,拿了毛巾来给他擦头发。

    大片的毛巾敷在肩背上,刚刚从水中带出来的清凉很快便消失了。陶骧坐着不动,由着静漪手劲儿温柔和缓地替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我丢了样东西。”陶骧说。

    静漪停了手,看他。

    陶骧手臂抬起来,围着她的腰,让她再靠近自己些。静漪身上绸衫很薄,水渍立即洇开。她推开他,看看自己身上,皱眉问:“什么东西又值当你那么找?大晚上的,就你自个儿在水里,万一……”

    她住了声,就是万一她也不想说这不吉利的话。脸上就发热了,因为看到陶骧眉一挑。她拢了下耳边的散发,树梢的蝉噪似乎猛然间变的响亮了好些,让人心里也鼓噪,便说:“快些上去吧,小心你也着凉。”

    陶骧又摸了摸衬衫口袋,莫可奈何的样子,转眼看到在水中扑腾的正欢实的白狮,便说:“这家伙……明儿记得让人换水。”

    “嗯。我倒不知道它也爱游水。”静漪看着白狮玩的高兴,不由得也微笑了下。陶骧看着她的眼神,对白狮都有几分宠溺,拍着手招呼白狮回来。

    陶骧过去拿靴子,只是往水中看了一眼,立即把手里的东西往旁边一丢,起身便再次跳下水去。

    “牧之你干什么?”静漪愣了下,忙走到水边,就见陶骧已经沉到水底。不一会儿他便上浮,冒出水面对着她,微微一笑。她看他的脸,真是在灯影中闪闪发光,不禁发怔。

    “找着了。”陶骧说。此处水浅,他站着,水齐着他的胸口,“伸手过来。”

    静漪愣愣地把手伸过去。陶骧拉过她的手,一枚金色的指环给她戴在了无名指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2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5莫达维的秘密作者:莫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