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九)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何思源还没有示范到位,静漪转身时又踏错一步。跳舞鞋子的跟又细又高,踩在脚面上还旋了一下,何思源疼的几乎没叫出来,只得硬生生的慢下来,但手依旧拉着静漪的手,勉强的笑道:“密斯程,跳舞课不及格,原来是真的。”“我早就说了嘛。”静漪柔声细气的,脸上惶恐之色毕现,“真对不住。”

    “没关系,来,我教你。这样……”何思源原本使劲的捏着静漪的手不松开,因为教旋转的舞步,他抬高左手,右手划了一个圈,示意静漪旋转一下,“对……就这样,很好……”

    静漪半个圈都还没有转完,就觉得自己抬高的手被人一拉,她连续不由自主的踏了两步出去,一抬头,就发现对面站着的人换成了陶骧,她刚想顺势转开,就被陶骧握住了手——让何思源狠狠的拉住手不得挣脱的时候她都没有慌张,陶骧大手一握她的手指尖,她立刻背后寒毛直竖——此时她听到无垢笑着说:“密斯特何自己的舞都跳的不够好,怎么还能教人呢?来,我们交换舞伴。这样密斯特何也不至于带着我表妹瞎跳,反而让别人也跳不好舞了——你们这哪是跳舞,分明是螃蟹横爬。”无垢抱着手臂笑够了,一抬手,等着何思源。

    何思源刚刚全副心思都在初识的程静漪身上,只觉得这娇嫩的女子美艳至极,须得一亲芳泽才好;此时他追求多时不得的赵无垢忽然对他态度大为转变,他不禁一时飘飘然——那程静漪美则美矣,毕竟没有赵无垢这般会跳会笑,交际场上皇后一般的人物……他当下笑着挽起无垢来,说:“难得三小姐赏脸,在下自当奉陪。”他说着抖了抖脚。方才确实被踩的脚痛,但见到媚眼如丝的赵无垢,这点脚痛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静漪就见这油头粉面的男子将她的表姐几乎是挟持了去,气不打一处来。她抬头狠瞪了陶骧一眼。这一瞪,发现陶骧正看着她,而她的手还被陶骧握着。她顿时更有气,就想甩开他的手离开。她还没等把手抽出来,陶骧一只手已经将她的腰扶住了。

    她的纤腰不盈一握,被他轻轻的带入怀中。

    “喂!”静漪脱口而出,“你要干嘛!”那手分明只是轻轻的一扶,她却像被烙铁烙到似的,待要后退,又发现他的手臂格外有力,根本就逃不开。

    陶骧略低头,在她耳畔上方低声说:“一曲未尽,当然是跳舞。”

    “谁要跟你跳舞!”静漪夺手。

    又没夺动,陶骧稳稳的,声色不动间,将她拉的更靠近自己些。

    静漪窘的满面通红。

    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能佛袖而去。她抿了唇,心想收拾你还不容易,只需依样画葫芦而已。

    于是便将手虚虚的搭在陶骧的膊头,保持着身体的姿态和距离。陶骧身高臂长,控制幅度比何思源大太多,她也看出来自己实在是没办法轻易的脱离他。她本想缓缓的来,不料陶骧根本不给她跳错的机会。她每踩出一步,他总是预先后撤;再踩出一步,明明是就要踩到他那柔软光洁的皮鞋了,他又是恰好躲开——两个人竟不是在跳舞,而是在玩躲猫猫的游戏……而静漪是又要对付陶骧,又要分出一点心思看着何思源和无垢,又要琢磨下一步踩在何处,又要算计陶骧别与何思源似的,把她往人少处带,未免就落了下风。

    陶骧倒是不紧不慢的,由着她。其实不知不觉的,静漪对陶骧的防备逐渐放松,也就随上了陶骧的步子。

    静漪转眼瞥见孔远遒那冷眼正盯着何思源和无垢,心里顿时有点打鼓,不由的就想朝那个方向去。

    陶骧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托着她纤巧的手腕,也看了眼孔远遒——孔远遒就在带着黄珍妮与何赵二人擦肩而过时,迅雷不及掩耳一般,与何思源交换了舞伴,并且更迅速的,将无垢带离了那里,黄珍妮与何思源对视一眼,两人倒也客气,尴尬只是片刻,便舞在一处——陶骧低头,静漪仍然凝神在望,看这情形,她已经忘了她自个儿的处境了……

    这么近的看,她发间的饰物累累缀缀,看的人都替她累。

    也不知这是否就是程家女儿做派:今晚到场的程氏姐妹三人,倒无一例外的盛装,多少都有些气势凌人。

    静漪见无垢与远遒离开,片刻,她才意识到自己正完美配合着陶骧的步幅。

    其实也说不上是她配合陶骧,还是陶骧配合她,总之他们俩正在将这剩下的一点点曲子,演绎的很好。

    她抬头看陶骧——他板着的脸上有种让人说不清究竟是什么的神气——她顿时又觉得心里不舒服起来,别扭的只想立刻摆脱他。她一时哪儿还想的起来,面前这个人,分明是救过她一命的人……她只记得今晚的种种……

    恰在此时,一曲完结。

    陶骧松开她的手,两人站在舞池的中央,礼貌的互相道谢致意。

    陶骧微微鞠躬,在直起身的一刹那,托起她的手,一直将她送到场边。

    有那么一会儿,两人立在一处,陶骧沉默,静漪怔忡。

    静漪是觉得自己有话要说,还没待她开口,就听陶骧低声道:“那么,再会,程小姐。”

    远远的有人招呼他,他转身离去的时候,从侍应手中拿了一杯香槟酒,高高的举了一下。

    静漪看他穿过舞池中未散的人群,走到对面去。那里一群摩登男女,正在等他,待他过去,纷纷将他围在中间——他个子还真高,在那些人里,仍是出众的——他在说什么吧,虽没有笑,但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那群人里有人回头看她,似是在问他什么。他没有往这边看,只是拿起酒杯来喝了酒。于是那里就安静了瞬间,忽然间爆发出一阵大笑来……静漪转身就走。

    直到走到院中,她才松开手。

    原来手已经攥的太牢而发疼。

    她站下来,略定了定神,看看四周围莺声燕语,满园花香在有些清凉的夜间的空气里流动,听到一阵笑声,东边廊下,之慎远达和几个年轻人在说笑……她慢慢的走起来,走到了门边,穿门而过,往西园戏楼去了。

    ……

    静漪到西园戏楼的时候,压轴戏的《游龙戏凤》正演至酣处。她悄悄的走到杜氏母亲身后的位子上坐下来,看戏正看的如痴如醉的太太小姐们竟没有一人分神招呼她。静漪想想刚才的惊心动魄,再看看这边,简直像换了人间一般。

    然而她一向对京戏是没有兴趣的,尽管坐在这里,尽力的想把戏听进去,还是觉得无聊。心里的烦乱无处可排解,她就拿了一个小瓷碟,剥起了瓜子壳,将剥好的瓜子仁再放到杜氏母亲手边——剥到后来,竟打起了哈欠,恰好台上正德帝正唱着“好人家来歹人家,不该斜插这海棠花。招扭捏捏捏扭扭十分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忽听进去这几句,又觉着好笑,竟真的“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惹得前排坐着的一位少妇回过头来看她。

    静漪发觉,忙点头致歉。那少妇微微一笑,回过头去,跟她身边的一位夫人说了句什么,那位夫人点了点头。好一会儿之后,那位夫人虽然并没有回过头来朝这边看一眼,静漪仍觉得她好似脑后长眼一般将自己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顿时如芒刺在背。这一来一去虽都像哑剧一般,还是惊动了杜氏,她转头瞪了静漪一眼。静漪只好笑着捧了小瓷碟递过去,当赔罪。

    杜氏戳了一下她的额角,才撮了把瓜子仁,边吃边看戏,低声说:“前面坐的是陶夫人和她的二儿媳妇。”

    瓜子皮一下子扎进了指甲印子里,静漪忙甩开。

    是陶家的女眷,难怪……

    杜氏拉过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以示安慰。

    后面的戏再旖旎动人,静漪也一字都听不进去了。她只担心等下戏结束了,要怎么面对……她的担心在随后变成了多余的。

    不一会儿,孔家的女招待员进来,蹲下来在陶家二少奶奶身边低语几句。二少奶奶片刻之后,便扶着陶夫人起了身。

    陶夫人身材很高,一袭黑丝绒金线绣旗袍,穿着简单且隆重,无端的就给人很大的压力。

    孔太太早已接到通报,陪着陶夫人起身,送她出去——陶夫人在转身的时候,对着杜氏略微点头致意,随后便阔步离开了戏楼。

    静漪长出了一口气。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2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3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4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