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陶因润听了就笑道:“大姐,老七媳妇这点倒不差的。”

    陶因泽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倒是苏秀芬过了一会儿才说:“大姑是想起来当初老七亲娘了吧?也是个心慈手软的。”她语气淡淡的。

    在她右手边坐着的三老姨太太郑静娴听了接道:“那可是真正难得的……”

    “好好儿的别提那个了……洗牌了。”陶因清赶紧提醒苏秀芬,“晚上不就知道下文了么,你们这会儿就着急起来了……打牌啦、打牌啦!”

    牌桌上的牌哗啦啦响起来,杂乱无章的,令人多少都有些心烦……

    静漪回到琅园已经近午天,进门便看到张妈站在廊下等着。

    张妈因回来听月儿说了萝蕤堂的宋妈带人来搜了草珠的屋子、又把少奶奶叫走了,正急的不行,眼瞅着静漪主仆回来是回来了,三人脸色都不甚好,尤其草珠简直虚脱了似的。静漪不说,她不敢开口问,只在一旁小心伺候着。

    静漪要张妈预备午饭。她坐下来,看了看桌上的饭菜,让张妈留了一碟鹅油莴苣,其余的全都撤了去,说:“张妈你带草珠她们几个吃饭去吧,让我静一静。”

    张妈不明所以,听她的吩咐撤了桌子带着几个女孩子下去吃午饭。

    静漪果然清净地吃了顿午饭,歇了一会儿,觉得力气恢复好些。

    她走出去,听到啜泣声,叹口气,叫了声草珠。

    磨磨蹭蹭地,草珠从廊柱边出来,一副可怜相。

    静漪看了她半晌,才说:“先去给我倒杯茶来。”

    她吩咐完了便在廊下坐了,拍拍手。

    不一会儿,不知道原先藏身在何处的白狮懒洋洋地晃着出现在她面前。她又拍拍手,让白狮过来,抚摸了下它的大头。正在褪毛期的白狮,看上去还是不瘦。静漪手上沾了几根狗毛,捻了拿给白狮看。白狮那对亮晶晶的小眼睛,就成了斗眼儿……恰在这时草珠过来,静漪接了茶,并不看她,问道:“还是不想说吗?”

    草珠沉默。

    两只手垂着,手指绞在一处,脸红的发紫。

    静漪逗弄了下白狮,说:“咱这院子,虽说门户紧,那也是从外边来说的。若有人里应外合,多紧的门户都不在话下。”

    院子里没人走动,蝉又没生出来,初夏的午后,太阳正好,整个院落明亮的简直连一点阴霾都没有,就是安静的出奇。白狮厚厚的毛让它觉得热,伸着大舌头几乎一刻不停地喘粗气,看上去就更有些凶。

    静漪示意了下白狮,白狮起来走到草珠身旁蹲下,嗅了嗅她的裤脚。

    草珠一向是有些怕这个庞然大物,见它过来,蹲下来头顶都齐着她的胸腹处,血盆大口张着,舌头垂下来,她不由自主地想躲避开。静漪没有发话,她也不敢动。

    “不成我就让白狮出去遛遛?狗鼻子灵的很,叼出个人来,真不难。”静漪从袖子里掏出那个红绸子包来,一晃。

    草珠低了头,说:“少奶奶……”

    “这事儿,你知道你错在哪?”静漪握了绸子包,问。

    草珠不语。

    “错在私相授受。”静漪说着,对白狮挥了下手。“我那日点化你,本想让你明白过来,好早点过了明路,哪知道你竟仍不走正道?一错再错,到这会儿还不说实话?”

    “少奶奶……”草珠一跪,眼泪滚滚地落下来。“少奶奶,不是我不想……是……是眼下没有办法……”

    “是什么?”静漪问。

    “就是……那日少奶奶撞见我们,隔两日他娘便走了,到前些日子才回来当差。眼下不能……跟主子张不开口……也没这个规矩。哪有就娶亲的?”草珠回答。

    静漪一听这话,便问:“是冬哥儿?”

    她立即就想到了冬哥儿。是大总管哈德广手下得力的小头目,府里各处的花卉采买回来后都是他在经手安置。最近因办这差事进来过这院子一两回。小伙子机灵、知进退,她印象里还是不错的,不想他竟还如此“移花接木”。

    草珠没否认。

    静漪半晌不说话,看草珠还跪着,皱眉道:“起来吧。”

    “我不起来。少奶奶,我想过打了胎……可是狠不下心来……少奶奶,不如你就让人给我一帖药吧……”草珠抽抽噎噎地抹着泪,“好歹少奶奶别撵我走。我还在这里伺候少奶奶。出了这儿,我也没地方可去。他家里又不能收留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什么死啊活的?我若再留着你,你就得舍了这孩子。你可舍得?”静漪深知今日的事,迟早要在陶夫人那里公布的。果然她心念未已,就见珂儿从外面进来,老远看到她就福了一福。静漪看看草珠,说:“去,跟张妈说,让她往司令部打个电话给七少爷,问问他晚上回来吃饭吗?”

    草珠愣愣的,抹着脸上的泪站起来。

    静漪将红绸子包还给她,说:“收着。下去吧,这两日不用你出来做活。只是没我的话,不准你离开你那间屋子半步。”

    草珠是走了,静漪看珂儿也走近了,笑道:“珂儿来了?”

    珂儿看到白狮,做出害怕的神气来,道:“少奶奶,我可怕白狮。”

    “珂儿姐姐。”秋薇从屋里蹦跳着出来,笑嘻嘻地叫珂儿。

    其实珂儿岁数快有秋薇两倍了,只是没出嫁。她比秋薇大上这么多,听她甜甜地叫自己姐姐,眼睛早笑的眯成了线,指着白狮对秋薇说:“秋薇快把白狮拉住,我好跟少奶奶回话。”

    静漪知道珂儿故意的,要不是手里拿着东西早就来逗弄白狮了,还是让秋薇把白狮牵到一边去,“秋薇去给白狮梳梳毛,瞧这毛褪的。”

    她让珂儿跟她进屋。

    珂儿把带来的点心匣子放好了,才说:“夫人说八小姐扰攘七少奶奶一头晌,想必七少奶奶您也累坏了,要我过来看看,送些吃的来。另外老姑奶奶说了,今儿打牌赢了钱,打外面叫了两桌席面到老太太那边去呢。夫人说老姑奶奶有话,您若是身上觉得还爽快,也一起过去。七少爷今儿早上从嘉峪关回来的,晚上到家,要他也肯去,那就最好。”

    珂儿边说,边给静漪盛了一碗红枣银耳百合汤。静漪虽是刚用过午饭,这是婆婆让人送来的,她也接了,吃了两口倒觉得味道好。珂儿回完了话,笑微微地望着她。

    “我都知道了。同夫人讲,晚上我过去老太太那边。”静漪微笑着说。珂儿转达陶夫人的话,虽说草珠的事情是一字未提的,她总觉得仿佛字字都相关……珂儿走了,她坐在那里把一碗甜汤都吃了。看到张妈过来,就问:“找着七少了?”

    “是马副官接了电话。说七少刚去了趟栖云山,正在休息。下午还有重要的行程呢。他要等七少醒了再问问。问了马上来电话的。”张妈说。

    静漪想着珂儿说陶骧早上才从嘉峪关回来,他这又往返一趟栖云山,看来这几天是没有休息好,恐怕不会那么快回家。

    她出了一会儿神,说:“那我先歇会儿去。”

    张妈看她,嘴里答应着。

    静漪也看看她,说:“我虽然年轻,该我处置的事,也是躲不过的,张妈你该提醒我。这才是帮着我呢。”

    张妈红了脸,说:“是,少奶奶。少奶奶不是病着么,我也想着这事儿能不惊扰到您最好。哪想到这么快……刚宋妈带人来,又只有月儿在。我在的话还能拦一拦,也不至于……”

    “我也不是怪你。只不过早些准备,总比事儿来了措手不及的好。今儿可累坏我了。有什么事儿都等着我睡起来再说。”她说着也就走开了。

    张妈一转身赶忙让秋薇过来,“快跟少奶奶上去看看吧。少奶奶才刚好些,这么劳心劳力的。”

    秋薇看看静漪自个儿上楼去了,小声说不去了小姐累的时候就爱自个儿呆着。

    张妈听秋薇这么说,叹口气道:“这回可真是难为少奶奶了。这档子事儿……”她想起秋薇还是个姑娘,也不好继续往下说。

    秋薇见她如此,笑着说:“张妈您可真逗。”

    张妈没听懂秋薇的意思,秋薇也不解释给她听,跑去继续给白狮梳毛了……

    陶骧回到家时静漪还没起床。

    他看看时间,都快晚饭时候了。她既然没起,他就先去洗澡换了衣服。等他一身长衫出现在她面前,她刚刚睡起来、又在喝张妈给她端过来的药。许是药汤烫口,不一会儿便她脸上红馥馥的,一层薄汗……他甩了下长衫坐在沙发上。

    静漪拭着汗,看陶骧拿了一只打火机在手里。银色的打火机上有一只飞鹰的标示,弹出来的火苗却像灵蛇吐信。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国王游戏[快穿]作者:酒矣 3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4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5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