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六)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留意到他手背上,那道伤口已经结了痂。他自己也抬手背看了一眼,说:“早就好了。”

    “嗯。”她应着。

    他身上清清爽爽的,一点都不像整宿未睡。反而是她,明明睡了一晚,却像打过一仗那么累。

    她抬手摸了摸额头,还没吭声,他的手伸过来,她靠在门边。他手上有水,湿乎乎的,按在她额上。

    “发烧了。”他说。

    她拉下他的手,说:“没有的事。”

    说是没有,头就昏昏沉沉的。走进去,人都有点歪斜。

    忍不住懊恼,要跟自己生气,看他注视着自己,就更加有些火冒三丈。陶骧看她脸色难看起来,问道:“等下我还要去医院,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不去。”静漪本能地说。她抽了自己的毛巾,“好好儿的去医院做什么?”

    陶骧将脸上的泡沫擦净,听她如此声色俱厉地说着,倒有些奇怪,皱了眉。

    静漪意识到自己把话说岔了,抿了唇。

    “那让二嫂带老八去好了。”陶骧倒也好说话。

    静漪听了,却愈加觉得烦躁起来,说:“你就那么急着把老八嫁去白家?”

    她不想和他一起挤在这里,说完就走。

    陶骧身高臂长,一抬手,从她头顶越过去,门就关上了。

    静漪猛的回头,陶骧声音低沉,问道:“你这究竟是为尔宜抱不平,还是为你自己?”

    “我和尔宜情况不同。再说她是你妹妹,陶骧。你不心疼,我何苦来的抱不平?”静漪看着他。这句话问的有些咬牙切齿,陶骧越听,眉就不自觉地锁起来。“哪怕多给他们点时间。尔宜虽然小,性子也是个倔的。硬来必然没有好结果。陶家的姑奶奶,在家都是娇养惯了的,一时有个不好,同谁交代的过去?我多嘴说,就说到这里。医院我去。可我是探望文谟,不是去执行你的命令。”

    她眼见着陶骧的目光是越来越冷。

    她想昨晚上自己对着他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此时陶骧的面目眼神,都让人害怕……她看陶骧的样子,似乎原本是想发火的,却不知为何望着她有好一会儿,既不说话,也不动。

    隔了几层门,外面秋薇在敲门催。

    听不清秋薇在说什么,大概这个时候,是请他们下去用早点的。

    静漪看着陶骧那剃的青虚虚的下巴抽紧了……她想开门出去,却被他抬手便握住了手臂,她有点慌,“陶骧!”

    他拉了她一把,自己开门先出去,把她一个人留在盥洗室。

    门一关,静漪便只觉得心头猛跳。

    好像刚刚是从险境脱离一般。

    她忽觉得有些腹痛,忙后退两步,在抽水马桶上坐下来,竟半晌才能缓过来,抬头看到一旁的镜子里,脸色是白里透青、眼圈乌黑……她扶了下镜子,起身去洗脸。

    出来时陶骧已经换好了衣服在等她。

    静漪要换衣服,陶骧便坐在椅子上。她是想让他出去的,但是陶骧不动,似乎也没有想要动的意思。她犹豫了一会儿,转过身去。

    陶骧看着她将睡衣脱下来,贴身的内衣有着洁白的色泽……她几乎是想把自己藏在影子里,好让他看不见;那洁白的色泽上就总有一层灰暗,所以她的人就显得尤其的小了些。

    他抽了支烟出来,找打火机的工夫,再抬眼看她,就已经穿上了件黑色的旗袍。滚着细细的金线牙子,简单美观的很。旗袍很短,刚刚过膝。她细细的小腿上裹了一层几近透明的丝袜,肉色透出来……他看她低了头,将鞋带绕在纤细的脚踝处。

    “昨天晚上说的话,你还记得多少?”他问。

    静漪刚刚直起身、将手帕塞在胁下的玉环中,听到他问,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他点了烟,正瞅着她。

    她其实不怎么记得自己都说了什么。那大概总不会是些好话,说不定,自己还趁着酒意骂了他。仅仅看他的脸色,倒也看不出那些话的后果到底怎么样……不过人醉了,大概说什么都是真心话。她难得能说句真心话的。说了,也就说了。她有什么好否认的……就冲着金润祺那张似吐着信子似的毒嘴,她也不能不把受到的那些转给他。

    那都是他该得的。

    “我记不记得没什么要紧,你记得就行。”她说着,走到他面前来,站了。

    他的目光依旧清冷,站起来说:“我记性也没那么好。你那些醉话胡话,说过就算了。”

    他说着就先往外走,开了门,见她不动,挥了下手,等她先出门。

    静漪走到他身边停了停。

    她委实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同她说。

    “我倒也知道你委屈。”陶骧语气很松弛。她眼神里的犹疑和不确定,很值得玩味。他跟在她身后出了门,关房门的刹那,他说:“我也不会非拦着你,若你真有那个本领离开陶家,我可以成全你。”

    静漪看着他迈着四方步子下楼梯,自信而又有些不在意的样子……她轻声地问:“你以为我走不了?”

    陶骧似是没听见这句问话。

    他步调不改,岑高英在楼梯口站着,见他们下来,同他打招呼之后,对着他身后说了声七少奶奶早。他站下,听岑高英汇报的工夫,静漪从他身边走过去,目不斜视的。

    他嘴角一沉,岑高英说着话,看他这样,停了停。

    “继续。”他把手上的烟掐灭。

    岑高英汇报的事情很重要。其中还有一样,是关于逄敦煌……想到这个逄敦煌,他笑了下。边听着岑高英说,边望了眼里面。

    餐桌边,静漪正同瑟瑟坐在一处,瑟瑟拿着叉子叉了块蛋糕给她吃,那一大一小两张漂亮的不得了的面孔凑在一处,都在笑着,也都沾了奶油……他又轻声地说:“把我的意思,电告大帅……等等!还有石将军的意见,也附上。就说逄敦煌的事,请大帅定夺。”

    “是,七少。”岑高英做着记录,见陶骧沉吟,又问道:“七少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去吧。”他说着,挥了下手。

    岑高英离开。

    他在厅里踱了两步。

    因看到小女佣拎了一只大花篮,在给客厅里的花瓶换上新鲜的花。是大捧的栀子花。见他看过去,小女佣给他行礼。他点点头,看那换下来的栀子花被放在地上。其实也还好看,只是粉白的花瓣,边缘有一点泛黄……他又点了支烟。

    烟气弥漫开些,也遮不住栀子花的香气。

    这花的香气,偶尔想想,还真是霸道的很……

    “老七,还不过来吃饭么?”雅媚出来看到他,叫道。

    陶骧进了餐厅,坐下来。刚打开餐巾,就听雅媚说:“母亲有没有说让你们端午节回去过?这可是你们俩婚后第一个端午,照规矩是要在家过的。”

    “你这是要撵人的意思么?”陶驷正在看报,听雅媚如此说,抬头道。

    “我巴不得他们整年都在这里呢。可是你忘了,咱们那年,一年大小节庆,端午、七夕、中秋和冬至,四大节都在家里。奶奶最看重这些,母亲又从来都照着奶奶的规矩一丝儿不错地来的。我想着你们也得回去过节的。”雅媚说。

    陶驷想想也是。他本就是一句玩笑话,于是继续看他的报纸。

    陶骧看看静漪,静漪说:“是的,母亲嘱咐过的。事情要是差不多,我们还是早些回去的好。”他没出声,见尔宜没在这里,问二哥老八哪里去了?

    陶驷说:“早起就不见她了。”

    雅媚想想,问虎妞:“谁看到八小姐了么?”

    虎妞出去问了问,回来说八小姐一早让车子载她出门了,但是没有说去哪儿。

    陶驷说:“真不像话,出门总要有个交代。”

    雅媚却说:“她都那么大了……尔宜不知道看不看得中金陵女大?我同她去参观,她好像无可无不可似的。”

    陶驷把报纸叠了两叠,放到陶骧手边,一边指了要他看的新闻,一边看了雅媚道:“随她的意思吧。”

    陶骧瞥了眼报纸,拿过来看看,说:“雨天路滑,翻个车,文章做成这样……也真是有心了。”

    静漪听他轻描淡写地说着,便将报纸扔在一旁,似乎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陶驷说:“所以你和七妹还是早些回去吧。我看你在这黄梅天里,也快闷的发霉了。”

    ————————————————————

    亲爱滴大家:

    假期的更新都会在早上晚些时候更。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假期。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2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5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