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八)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八)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说着,穿上拖鞋便往楼下去。将楼梯踩的哒哒哒乱响,秋薇在身后追着她,要她小心些。她此时简直忘了头疼,扶着楼梯扶手下了楼,走到客厅中央,看着陶骧书房门关着,听不到声响,守在门外的李大龙见了她,忙行礼。

    静漪过去敲了门,里面说了句进来,她推门进去。

    陶骧正在打电话,看到她,那板着的脸,颜色和缓了下,指着沙发让她先坐下。但是脸色究竟是不好看的,浓眉竟像是要拧在一处。静漪坐下,听他低声说了句什么,电话便挂了。

    “张妈说你出门一趟累的很,我不让惊动你,怎么又下来了?”陶骧过来,并没坐。

    许是刚刚电话里的事情还没过去,他语气有点硬。但是看她的眼神是温和的,静漪看着他的眼,轻声说:“就是天儿天热,有些受不住……我竟忘了今儿大夫来,怎么样了?”

    “才被父亲骂了一通。”陶骧皱着眉头,“好歹给大夫还是好脸色。吕贝克大夫要借用省立医院的设备,给他做一个彻底的检查。”

    静漪点点头,说:“这是应该的。父亲同意了吗?”

    陶骧说:“晚饭的时候你过去,帮着劝劝父亲。这是讳疾忌医。怎么才有一点年纪,脾气竟是这样的倔。”

    他有些抱怨,眉心拧着。

    静漪总没有听过他对父亲真有什么怨言,显见是着急了。

    “你别着急吧。”静漪轻声说。陶骧心绪不佳,她总觉得并不只是因为这个。不过她能帮助他的,也唯有家里的事了。“母亲会劝父亲的。再说奶奶的话父亲总是要听的。”

    “都不听,那押也要押去医院的。”陶骧说着,从架子上取下帽子来戴上。静漪见他要走,站起来,“明日是费玉明的就职仪式。父亲参加完典礼,我就让人直接送他去医院。”

    “好。母亲一定是要去的。我也去。”静漪过来,看他额上有汗,拿了帕子去给他擦拭。

    天气太热了些,他还要在外面奔波。

    “你的日程能排的宽松些么,这样下去你不生病,下面的人也会中暑的。”她低声。丝帕这就湿透了,她皱着眉。

    陶骧回头看了看书房门,虚掩着,揽了她的腰,正要亲一下,静漪却下意识地向后一躲。陶骧几乎扑了个空。

    静漪怔在那里,陶骧似也怔了下,才似笑非笑地问:“又是担心人么?”

    他眉眼舒展开来,说着将帽子正了正,看她尴尬的满面通红的样子,并没有再说什么,交待给她几样待办的事情。都不是难办的,只有一样与费家有关系——后天晚上的庆功宴,费玉明表示要携眷出席,那之前费家要搬入官邸,陶骧让静漪记得把乔迁的礼物送过去,表示下心意,至于送什么,让她自己斟酌——静漪往时听了同费家有关的事情,也便当成寻常往来,反正现如今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出面处理,不过是要格外经心一些,此时听了心里却有点异样。

    她没出声,只是点头应着。待意会过来,看了陶骧——他正看着,等她的反应似的——她一一答应着,问道:“我看了报纸,北平上海南京武汉,都在清理乱党……局势仿佛不太好。我原想过阵子事情少些,能过去探望下母亲的……她的信我看了,总是记挂着。她最近身体心情都不甚好。”

    “再等等吧,局势再稳定些的。清剿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眼下才告一段落,下面恐怕还会有行动。两局特工别的不见得会,抓人、暗杀的本领是有的。人心惶惶的,你要过去,我也不放心。”陶骧眉微皱,转身对着穿衣镜整理军容。

    静漪看着他宽宽的肩膀,沉默了。

    “城市清剿,倒把余党逼的分散转移。又想要围剿其赖以壮大的根据地。此一事更非短时间内能平息得了的。”陶骧收拾妥当,回头见静漪若有所思,手指一弯,刮了下她的鼻梁,“你这小脑袋瓜儿,就不要装着这些事了。”

    静漪拉了他的手,望着他,说:“我不想,你就不用去打仗了么?那些我不懂……可是怎么就不能别打打杀杀呢?都一样是中国人。”

    陶骧这才看了静漪,仿佛今天回来之后,他从未正视过她的想法。

    她握着他的手,攥的很紧。

    陶骧看了静漪好一会儿,才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到打仗那一步的。”

    静漪却知道陶骧不过是在安慰她。

    费玉明人还没有正式就职,督导陶系围剿白匪的话就已经放了出来。欢迎仪式、就职典礼、和庆功会一连串的喜庆之事营造出来的一团和气,不过是个各方一起越吹越大的肥皂泡。什么时候崩碎,要取决于这些吹泡泡的人,会不会、想不想控制力量维持平衡。西北局势如此,整个国家也未必不是如此。

    她看着陶骧,伸过手臂来将他拥住。

    手臂缠在他腰间,缠的紧紧的。

    陶骧已经预备出门了,静漪如此奇怪的举动、反复的情绪,让他轻易也走不了。

    “牧之,万一有一天……”她额头抵在他胸口,低低地道。

    “你只要在我身边。”陶骧说。

    静漪僵了一下,陶骧的话语气虽淡但无异斩钉截铁。

    他没有要她承诺,也没有与她商议,他只是告诉了她这个,然后他便离开了。

    静漪独自在陶骧的书房里坐了很久。

    他身上的气息还黏在她的罗衫上。蜷在沙发里,她的腮贴着衣袖,闻得到他那混合着烟草味和枪硝味的气息……

    ·

    ·

    新任省主席费玉明的就职仪式在省政府礼堂隆重举行。就在其仪式举行之前的一小时,西北军司令陶骧接到南京的电报,中央军总司令索幼安亲自下令从即日起开始配合围剿西北五省境内白匪。陶骧在仪式结束后便立即陪同父亲陶盛川入住省立医院病房,并以此为由拒绝了闻风而来的各大报纸记者的采访,留给他们的毫无例外是一个异常冷漠而强硬的背影。

    程静漪早与陶夫人在医院里等候着陶盛川父子的到来。省立医院的医生和从上海请来的德籍医生吕贝克一行在陶盛川入住之后稍事休息,便开始对他进行详细检查。检查过程极繁琐,好在陶盛川既是答应了来做检查,便耐心配合,检查过程就进行的十分顺利。只是在一旁全程陪同的陶夫人免不了着急心疼。

    检查完当日的项目,吕贝克医生表示家属不必都在医院陪同,陶夫人不甚放心,坚持留下来,但见静漪已经在这里大半天,且晚上还有在西北军礼堂要举行的庆功宴,催促陶骧同静漪早些离开。

    陶骧见状自是不必在此久留,便与静漪一起回家去,预备晚间庆功宴和舞会。

    静漪看出陶骧近日格外沉默,也不在这个时候给他添上些烦恼。两人回家后,各自忙着事情。陶骧很快换好了礼服,等着静漪的工夫,找他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地转进来,他在书房里接听。

    静漪下来时他仍然在接听电话。

    她晓得他事忙,反正时间还早,也不让人进去催促,在客厅里等着他。只是越等时间越久,书房里他的电话越接越久……站在角落里的张妈秋薇等人大气不出,室内除了偶尔从书房里传出来的隐约的一点声音,极是安静。

    静漪坐久了,百无聊赖,从茶几上随手拿起一叠报纸来,打开一看,今日头版上,除了费玉明的相片、履历,便是就职仪式的程序。这一派赞誉之声中,以费玉明本人署名的文章又占据了三分之一个版面。静漪换了个姿势坐好,将这篇文章看了个仔细——这简直就是费玉明的施政纲领,措辞简单却直指此地政坛多年来积弊——她眉头皱起来,看的脸上发热,心更是怦怦跳的厉害。

    静漪合上报纸,起身踱着步子。

    钢琴上的栀子花仿佛不是新换的了,她看一眼秋薇。

    秋薇忙过来,低声道:“已经是最后一季的栀子花了。我看还好,没舍得让人立即扔了。”

    静漪挥挥手,看着栀子花瓣边缘那微微一点黄褐,仿佛是镶了金边,倒也不难看,扔了的确可惜。她在琴凳上坐下来,天色渐渐暗了,此处朝西,阳光照射过来,钢琴上也有一层金光……她将丝质长手套放在一边,扶起琴盖来。白键呈象牙色,手指轻轻地按上去,本不想让它发声,却不小心按地重了,还是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十八)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2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5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