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八)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八)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黑骏马那长长的未经修剪的鬃毛和马尾还有着粗犷和不羁的气质。她也还记得它有一对精灵一般的眼,充满着野性……她似乎能想象,它曾经是多么自由的一个精灵。

    “以后会更好的。”陶骏说。

    静漪听他说,转脸看他。

    他看着黑骏马的眼神很悠远。倒不太像是在看一匹马。

    发现静漪看他,陶骏微笑道:“这是我受伤以来,第一次来马厩。跟以前,是大变样了。”

    “大少爷。”福顺站在陶骏身后,这时候出声。

    陶骏手一抬,说:“去吧老陈给我叫来。我有事要问他。”

    静漪见福顺面有豫色,没出声。显然福顺不情愿,却也不敢不遵从陶骏的命令。她等福顺离开,才说:“陈伯在陶家很多年了吧?”

    老马医陈伯,他们一起给玛丽接生的那次,她见识过老兽医的精湛医术。

    “祖父在的时候,他就在府里了。家里三代都是马医,也三代都是陶家的奴才。”陶骏在说起这个的时候,语气里有种冷漠。

    静漪想想,也许就是他这种冷漠,上下尊卑分的清楚,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下人在他面前,总有些畏惧的……她笑笑,听到麒麟儿笑,马蹄声阵阵的近了,看到尔宜让麒麟儿站在马背上,不禁又有些心惊,忍不住喊了声:“尔宜,小心些!”

    “没关系。让他们去。”陶骏微笑着说。

    “万一摔着了呢?”静漪不假思索地说。不说符黎贞拿这儿子跟眼珠子似的,便不是,摔下来也不是闹着玩的。

    “哪个男孩子不从马背上摔下来几次,才学的会骑马?”陶骏笑道,“我虽然记不得到底几岁被父亲扶上马背,也记不得到底摔了多少跤,那份儿疼我可记的清楚。从学骑马来说,麟儿的年纪已经不小。他总要学的。也得学想要有朝一日不跌跤,就得先跌个鼻青脸肿。”

    静漪想他说的也对。

    从前马术课上,一般的女同学战战兢兢也好,无所畏惧也好,总免不了吃些苦头。这她倒赞同……而且麒麟儿这么大了,还在吃奶,实在是娇养太过了些。可她还是只要想想那么小的孩子就要跌跤,先就心疼了。

    “别说让他学骑马,先给他断了奶再说。不然这么下去,这儿子要成姑娘了。”陶骏手一拢,对着尔宜他们喊:“再跑快些!”

    静漪看着尔宜的马已经骑的很快,若再快些,恐怕真的会有危险。

    “大少爷,”陈伯先过来给陶骏请了安,看到静漪在,才叫了声“七少奶奶”。

    “陈伯。”静漪微笑。

    须发皆白的陈伯将身上脏掉的围裙解下来,鞋和扎着的裤腿上都有草屑和泥点。

    陶骏便问:“土怎么还在?”

    陈伯看看他,说:“七爷说……”

    陶骏是在微笑着的,看了眼静漪已经转开脸,仿佛没有听到陈伯提到了陶骧,说:“你们如今是只听七爷的么?土是我的马。我当初说的是什么?”

    陈伯听了,也微笑着说:“大少爷,土虽然是您的马,可是您当时说的是治不了就打死……后来治好了,去问,大少奶奶说,大少爷您有话,还是不要了。也是好不容易救活了,那样血统纯正的马,也难得第二匹。我们就问七爷,还留着土不留。七爷说万一大少爷哪天想起来土呢?七爷也没别的话,就问了这么一句。我们斗胆,把土留着了。大少爷,土现在也是老马了。别看老,哪儿也都还挺好……”

    “我看见了。”陶骏半晌才说。语气倒没有刚才那么冷了,似乎是出了点神,“牵出来给我瞧瞧。”

    陈伯松口气,忙回头挥手让人赶紧牵马去。

    静漪始终听着,不插一言。待看到尔宜把麒麟儿送回来,才说:“快来歇会儿,瞧这一头汗。”

    麒麟儿跑过来,小脸儿通红。静漪拿手帕给他擦汗,他转脸问父亲:“爹爹,我什么时候能和七叔八姑那样有一匹自己的马?”

    陶骏微笑,沉默片刻,看到马夫把他那匹土色的老马牵了出来,说:“这是跟着爹爹当年出生入死的老马,你要是答应了爹爹,以后会好好待它,它就是你的了。”

    麒麟儿尖叫着向陶骏扑过去,口齿不清且语无伦次地对他父亲表达着他的喜悦。然后就朝着土跑过去,福顺怕他出危险,一把把他抱起来,让麒麟儿抱着土亲了半晌。

    “高兴成这样,当心这老马欺负你这幼崽儿。”尔宜笑着,甩着她手里的马鞭子。

    陶骏微笑道:“麟儿日后不要跟着八姑学,要跟着七叔学——只可惜老七恐怕会越来越不着家,顾不得教麟儿了。”

    静漪默然。

    尔宜却说:“怎么会一次两次都挑不出时间?七嫂,哦?”

    “哦。”静漪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这要问他了。”

    陶骏和尔宜同时望着她——有点灰蒙蒙的天气里,出现在她面上的那几乎是稍纵即逝的微笑,可以算得上是明媚……只是太短暂,让人还没看清楚,便消失了。

    ·

    ·

    ·

    兰州的天气,即便是在夏季,一下雨便有一层沁骨的凉意。

    启程往南京去这日,下了小雨。

    静漪为了出门行动方便,特地换了猎装。又在猎装外加了一条厚厚的披肩。她裹的严严实实的,戴着一副墨镜从车上下来,等在舷梯下的陶骧看看她,又看到跟在她身后的尔宜,未免皱眉。尔宜跟静漪恰恰相反,穿的轻薄,看着就有股沁凉的感觉。尔宜刚下车便开始喊冷,还没走到舷梯处,便将静漪的披肩抢走了……跟着静漪踏上舷梯,对在一旁扶了她一把的陶骧嚷着“好冷”,小跑着上去。

    陶骧眉皱的更紧。

    飞机还没起飞,静漪已经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

    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来另一条围巾,还有她随身带的一本小册子。

    尔宜擤着鼻子,抻头过来看了一眼,咂舌道:“中西和圣约翰的英文底子就是强,七嫂读诗都是英文诗。这个我看了都要头痛的。”她说着看向随后上来的陶骧,在静漪身旁坐下来,“七哥,你来一段法文吧,来让我们听听世上最美的语言的味道……七哥会不会把法文快忘光了。我记得有一次父亲说你不知道在国外到底有没有学习,还是四处游历根本无心向学,你还用英文法文德文日文都讲了一段话给他听。我是根本听不懂啦,但是大哥就翻译给父亲听,父亲才没什么话说……”

    尔宜絮絮地说着,静漪整理着围巾,看陶骧一眼。

    想不出陶骧这么古板,说外语是什么样子。不过她在北平时就见过他同美国来的飞行员走在一处,还有他那些洋派的朋友们,在一起时多数都是讲英文或法文的……她将小册子翻了翻,书签是随意地夹在其中一页的。

    快要翻烂了的一本诗集。

    “……其实父亲也不怎么通的。不过父亲都知道,我英文最差了。”尔宜笑着说。

    陶骧刚刚坐下,图虎翼过来传机长的话,说是要延迟几分钟起飞。他点点头表示同意。图虎翼一走,他恰好听到尔宜说这句话,目光一扫静漪手里的小册子,说:“你还有脸说。”

    “我笨嘛!”尔宜裹紧了静漪那条披肩,冻的有点鼻红脸青,可依旧笑笑的。

    陶骧顺手把自己的风衣丢了过去,说:“等下让人拿毯子给你。”

    尔宜嘿嘿笑着,缩到风衣下,说:“有七哥的衣服就行。我是懒得让人找行李箱子了。”

    “是找到箱子也没有带厚衣服吧?”陶骧问。

    尔宜又嘿嘿笑着。静漪便觉得陶骧对尔宜还是有些过于严厉。她不禁?看了陶骧一眼,尔宜却在问她:“七嫂,你的英文名是什么?”

    “哦,凯瑟琳。”静漪回答。好像已经是很久远的东西被翻了出来,她也觉得这三个字有点陌生。默默地在心里又念了一遍,Catherine……

    “凯瑟琳……拿破仑的王后?”尔宜笑着问。

    陶骧伸手便给尔宜脑门上弹了个榧子,话都懒得说。

    尔宜捂着额头,叫道:“不是凯瑟琳是谁?七嫂,是谁?”

    “约瑟芬。”静漪忍不住笑起来。

    “哦对哦,是约瑟芬……七哥,我改名叫约瑟芬陶怎样?讨个好口彩,日后也能嫁个中国的拿破仑。”尔宜笑着问道。

    陶骧说:“中国人么,就叫中国名字。”

    “那七嫂有英文名字,又不见你有意见!”尔宜拍着小桌子。

    “她起名字之前,又没问我意见。”陶骧慢条斯理地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八)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