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十八)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十八)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白狮!”静漪被张妈拦着,眼见白狮硕大的爪子按着符黎贞,没有下口,却也没有动。她忙推张妈,“张妈把白狮拉过来……快去!”

    张妈却没有理会她的命令,先顾着检视她身上有没有伤到,才看了眼被白狮吓的动也不敢动的符黎贞,没有出声。

    白婆子过来,低声道:“夜深了,七少奶奶请回吧。少奶奶有点闪失,奴才担待不起。”

    “少奶奶这就走的了。”张妈先静漪一步说。听的出来她也有点发慌,静漪喉咙刚刚被扼住,有些难受,只点了点头,没说话。张妈这才去牵了白狮。

    静漪看白婆子拍手叫人来,将符黎贞搀扶起来。

    符黎贞一起身,发簪坠落,头发披散下来,原本已经有些凌乱的人,更显得狼狈。她甩着手不让人碰她,说:“少用你们的脏手碰着我……你们手上也不知死过多少人……我是迟早死在这里的,你们着什么急?”

    白婆子也不出声。她和同伴的身材都颇高大,符黎贞也是高挑的,被她们拿住,却立即显得弱不禁风。静漪弯身捡起符氏掉落的发簪,轻声说:“等一等。”

    婆子们停了下来,静漪走过去。

    她犹豫了下,绕到符黎贞身后,将她散乱的长头发挽起来,松松地挽了个髻,别上发簪的那一刻,她听到一声叹息。

    仿佛是很远,并不像是符氏。

    “大嫂,”静漪看着符黎贞的颈背。看不到她的脸,她觉得此时轻松多了,“最后再转告二小姐的一句话给你。她说,‘可若能管住心,我又何苦到今日,我们又都何苦到今日’……大嫂,二小姐是个多情人。姐妹一世,大嫂就是不能原谅她,给她一句话也好。这是你们姐妹之间的恩怨,同我没有关系了的……多嘴说几句,反正这一晚,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也都做了,大嫂见怪,我也要说。说完就走。”

    符黎贞颈背都是僵直的。

    她甩了下身子,没甩动,道:“放开我,我不会杀了她的。“

    白婆子看了静漪,示意同伴松手。

    符黎贞转回身来,望了静漪,道:“我没七妹心这么宽。原谅她,这一世她休想。我就是让她死的都不安心。我就是让她把这些心思都带进棺材里。”

    “那也好。”静漪轻声道。符黎贞话里有莫可名状的快意。她听着,也许是听符黎贞说了这么多,已经习惯,并不觉得特别难过。她点了点头,就要走,符氏叫住她。

    张妈拉着白狮,已经扶了静漪的手,这时候低声道:“少奶奶,走吧。”

    符黎贞鼻子里出了气,说:“张妈,我是鬼么,能吃了你的宝贝少奶奶?”

    张妈仍扶了静漪,眉头一皱。

    符黎贞倒看了她,说:“你是忠仆。这些年悄悄护着你的七少爷,也没少出力。”

    “应该的。”张妈低声道。

    符黎贞转眼望住静漪,说:“你小心些身边的人。这几年我看下来,你是看着聪明,其实是蠢材。既是蠢材,老实些倒好。再有,别以为同床共枕三年,你就晓得七少爷是什么样的人了。便是晓得,你拿得住不拿得住还是个事儿呢……你不说,我倒也想不到该怎么形容。七少爷的那匹烈马,花了多少心思驯服,你是亲眼看到的。至于你,他花了多少时间让你收了心在他身上,你自个儿琢磨去吧。我若是你,绝不让他知道你的心思牢牢栓在他那里了。还有一样,你未必晓得……你这次要出洋去,火车票都是胡医生订的。你进疆一行,车票作废,胡医生问过是否要再买,七少爷说不必了,你是不会走的了……那会儿,你怕是还没定,到底要不要走呢。七妹,你是他算计来的小妻子,注定了的……”

    静漪深吸了口气,点头道:“这我倒真不知道。”

    符黎贞微笑了,笑的很阴险。仿佛是把什么可怕的东西放出来,期待着咬伤人呢。

    “大嫂,二小姐那句话,我听了心里很难过的。可是难过也没有办法,人的心,哪里是想管住,就管住的?我也管不住我的心。”静漪声音轻到几乎细不可闻,语气却坚定。

    张妈扶着静漪的那只手,都因为听到她的话陡然间颤了颤。

    符黎贞没有回应。

    静漪看她不像是就此在有话讲,这才对白婆子说:“让大少奶奶进去吧,这半晌她也累了。另外今晚的事,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硬闯进来的,与你们无干。”

    “七少奶奶,这等事我自会应付,请少奶奶不必担心。”白婆子这才开口。沙哑的嗓音比先前更甚,听了让人极不舒服。

    静漪点头,临走前看看眼珠子被定住了似的符黎贞,说:“才来时,听大嫂那几句唱,不是不挂念麟儿的。他除了想你们,旁的都还好。麟儿懂事,往后他会好的,你放心。”

    静漪说着,退了两步,正欲转身,听符黎贞哑着喉咙说:“他就是太懂事……不是有他,我离了这里也不是不能够……”

    静漪听到这里,也还是转了身。

    她没有再回头看。

    白婆子派人拿了灯笼送静漪她们出去。穿行在竹林中,静漪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忽然间就有些天旋地转,她忙扶了一旁的竹子。竹枝柔软,她险些跌了,张妈慌忙将她拉住。好半晌她才缓过来,推了张妈自己走。

    “少奶奶慢走。”送她们的婆子在园门口住脚,低声道。

    白狮在张妈手中忽然大力向前冲,发出低低的呜呜声。静漪喝止它,并不见效。张妈便被白狮拖着先出了门。

    静漪紧跟着也出了门。刚跨出门口,便看到园门口阶下站着的人,她心里一惊。那人已经过来施礼,道:“给七少奶奶请安。大少爷让我送七少奶奶回去。七少奶奶请前头走着。”

    静漪瞅着福顺,问道:“大少爷进去了?”

    张妈几乎扯不住白狮。她过去,伸手按着白狮的大头,白狮才暂时安稳了些。

    “是,大少爷进去有一阵子了。”福顺倒也不隐瞒。

    静漪这一口凉气吸进去,好一会儿缓不过来。猝然间听到远远传来一声短促而清脆的声响,回声不断,在静静的夜里,仿佛鬼哭声,让人心里发冷。静漪看了看紧闭的园门,终于抬脚便走。张妈跟上,福顺隔了几步,也跟了上去……

    陶骏眼睛因受到灼伤,到此时仍看不清楚物事。

    京胡被符黎贞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惊人的巨响,他冷静地对着她站立的方向,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的话:“同他出国去,从此与这里断绝一切联系。若再回来,别怪我斩草除根。”

    符黎贞脸孔都已经变了形,颤着声说:“……我为什么要走?这是我守了十多年的地方……”

    陶骏说:“正是因为你守了十多年,你以后的日子还长,在陶家,这里就是你终老之所。我来了有一会子了,从前你总没有说出这些话来,我虽知道伤过你,也不知道伤的是如此之深。你是个很好的女子……”

    “她快死了,你知道吗?你该去看她的……不是一直惦着她吗?惦着她如花的相貌,如玉的人品?惦记到你连看着弟媳妇儿,都觉得像她!都觉得有她的影子!都忘了是谁害你一双腿没了……没了腿,没了志气,没了血性!”符黎贞冷冷地说,“我不会离开。今天这一步,在我算计之内。老在这里,死在这里,都是我的事,从此跟你无关。”

    “黎贞。”陶骏将信匣拿在手中,看着符黎贞的方向。只看到她一个模糊的白影,“她过世了。”

    轰然间仿佛什么东西倒塌了,符黎贞只觉得眼前烟尘四起。

    她呆了片刻,突然转了身,笑起来。

    笑的声音越来越大,笑到最后变成了哭,又哭又笑的,让人听了心生恐怖……她软在那里,半晌,抬手抓了陶骏的轮椅,想站起来却也没有半点气力。

    “死了……死了……死得好啊……”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挣扎着起来,在石桌上摸索着将信匣子抓在手中,“这个狐狸精……”

    她突然间没了声息,人直挺挺地往地上倒去。

    “来人!”陶骏喊道。

    ……

    看到静漪上楼来,秋薇放下线团,和月儿一道起身。瞅着静漪的样子,看张妈对她使眼色不让她问,便悄没声地替她开了房门。

    静漪回身关了房门,没让她们进来。

    背靠着房门站了好一会儿,听着楼底下的钟敲了两下。

    床头的灯不知什么时候亮起来的,她仿佛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并没有开灯。走过去看看,床帐低垂,麒麟儿睡的沉沉的。

    陶骧也仍在浴室长椅上睡着。几个钟头过去,他连睡姿都没有变。

    静漪蹲下身来,看着他。

    ————————

    嗯,大家,明儿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十八)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