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九)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还是微笑着的,边说边下来那几级台阶:“喝了很多酒吗?好大的酒味。”她站到陶骧身边去,看看他,看看之忱,抽了抽鼻子,“幸亏是三哥来了,要是九哥在这里,恐怕这会儿早就抱桌子腿了。”

    她很自然地挽起陶骧的胳膊。

    陶骧看看她细白的手腕上那只翡镯,道:“看来在奶奶那里偏了不少好东西?”

    静漪听说,退了一下衣袖,露出一小截纤细白嫩的腕子来,翡镯通体嫣红,在灯光下红的逼人眼。她微笑着给之忱和雁临看,语气却是向着陶骧的,说:“嗯。还有稀罕物儿呢……秋薇,你记得把镇纸和笔筒都带回来了?”

    秋薇笑着说:“都带回来了。”

    静漪说:“快,拿来给三哥和三嫂瞧瞧。”

    秋薇笑着上楼去取,静漪让之忱夫妇坐。她坐在陶骧身边,把张妈端上来的红茶和咖啡分别给他们倒上。

    她做这个的时候特别自然。

    索雁临看着静漪。她们其实从很早开始,就被朝着这个方向培养,今生几乎是注定要做这样一个优雅的能胜任任何场面的女主人的。她又看看陶骧。他似乎只是静等着他的那杯最后才递到手边。

    这个过程很短,他们都没有说话,若不是还有茶水泠泠作响,这屋子简直太静了些。

    静漪望望雁临——三嫂的眼里是有些心事的模样——把咖啡又换了一杯,她仍旧说香。好像这下子总算找到了合适的话题。三嫂说着,她斜着眼睛望了望她三哥,说:“我就想请个西厨,他不肯。说不要为了图一点方便就一味奢侈起来。”

    静漪听了,一笑。

    之忱是若无其事的。

    陶骧说这个简单,就是要找好了一个人,指点得法,是不成问题的。

    “在喝到好咖啡之前,我也没少喝焦米汤。”陶骧却没有照例碰咖啡,从静漪手里拿了杯红茶,也没有立即喝。

    倒是程之忱,听着他们轻松地聊着天,一口接一口地喝茶,足足喝了两杯才放下。

    静漪看他,说:“三哥三嫂留下来吧,天气又冷,路又远。”

    雁临便说:“怎么好打搅你们?”

    “这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以后恐怕想要这样的机会也难得了。”陶骧接着说。

    雁临微笑看看之忱,见之忱没有表示反对,也点头道:“幸亏我早有准备。等下让人去车上把我们的箱子拿来吧,换洗衣服都在里面。”

    之忱说:“难怪出门前啰嗦那么久,下车又不带那箱子,原来一早有打算在这里住下?”

    “是呀,可是我又担心万一小十不留咱们过夜呢?所以我在等她开口,省得面子上过不去不是吗?”索雁临微笑。

    “三嫂真是。”静漪笑着,果真吩咐图虎翼出去,说:“虎翼,去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好吗?”

    陶骧转头跟上一句:“顺便让小马再拎两坛酒来。”

    “哎。”静漪轻声,一伸手把着他的手臂,“怎么又要打上了?很晚了,让三哥三嫂休息不好么?”

    陶骧就觉得她手心热乎乎的,嗓音也柔软的很,仿佛被融化的朱古力,从舌尖上一点点的漫上来。

    他就说:“我知道三哥的酒量,同着父亲,三哥没放量的。”

    静漪又要说,索雁临却说:“就让他们再喝一点吧。我看你三哥也是想喝酒的样子。难得的。”

    程之忱慢吞吞地说:“家酿的陈酒,比起外面的那些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就是这个了。”陶骧对等在一边的小马正说着,就听外面有人在说“之忱没走吧”?他便道:“我就说,无论如何有热闹,也不会落了二哥二嫂。”

    马行健开了门,陶驷夫妇站在门口,脚下就摆了两只坛子。

    陶驷的脸已经红了,且指指酒坛,说:“我去酒窖挑了两坛三十年的。父亲说咱们当着他的面喝不痛快,我琢磨着之忱今晚肯定走不了。既然走不了,那就喝个痛快吧。这回不让他喝痛快了行么?回头说好不容易来一趟西北,酒都没管够,那多不合适啊。”

    雅媚走在后面,趁他说话的工夫,已经进了门,跟着静漪叫了声“三哥三嫂”,颇有点嗔怪地说:“我刚把瑟瑟哄睡了,这人就闹着要来喝酒。我怕他闹的你们休息不好,才跟着来了。”

    “不会。”索雁临笑着说,“难得的聚在一处。瑟瑟还好吗?”

    “还好。只是一时也离不了我。趁她睡了我才出来。不能久住。”雅媚坐下来。

    静漪又去交待张妈让厨房准备些小菜。

    谁都不肯到餐厅里正经八百的坐下来喝酒,只好就着客厅里这点地方聚在一处。静漪是女主人,却不会喝酒;雅媚虽能喝酒却又不便喝,因喜欢那壁炉,让人添了柴点起炉子来,她干脆席地而坐;雁临倒痛快,拿了跟男人们不那么一样的大酒盅——静漪坐在雅媚身旁,当那酒坛子一启封,她就觉得香气简直要连她都征服了……是极浓极酽的味道,说是酒香,又仿佛不单单是。尚有其他什么说不出的气息也搀在里面,在一层一层地挥发出来似的,让人闻着就要沉醉了。

    陶骧也拿了一个大酒盅递给静漪。

    静漪接过来,一看,里面只有浅浅的一点。

    雁临看了看,故意道:“牧之小气,多给她些又怎样?这么多呢。”

    陶骧继续斟酒,也不还口。

    雁临笑着说:“难怪之忱连矜持客气都忘了,这酒的确是香。”

    雅媚道:“嗯,家里的酒窖,也不知多少年了,听奶奶说是有这老宅就有酒窖了。反正能随时拎出酒来喝,好像就没有喝干的时候。大概因为年年都有新酒酿出来存进去。酒窖的钥匙在母亲手上,他今晚要酒,还是母亲让珂儿拿钥匙去开的。我说老七这里一定有的,不让他惊动母亲,他说还是亲自去挑靠谱。这人就是这样。”

    “母亲原先也不这么管束我们的。”陶驷笑道,看了陶骧一眼,忍不住揭他的底,“这家伙那年才多大?我记得是去留洋前的事。那日许是跟着祖父去酒窖。祖父看的美了,又喝了几盅。出来时下人们就只顾了老太爷,愣把他给忘了。回头天都黑了,一家子预备吃饭了单少了他。那时候他淘气,父亲还说又不知道哪儿淘去了。都以为他逃不了被父亲那顿揍,谁知道等到定更还不见影子。祖母以为出事了,让人四处去找。人都撒出去了,几乎要把兰州城翻过来的架势,祖父却一拍大腿说我知道娃在哪!”

    陶驷说的极有趣,连陶骧都仔细地听,更不要说头一回听着故事的其他人了。

    “在哪?”索雁临问。

    “酒窖里呢!父亲亲自带着人挨个儿酒窖的下去找。终于把醉的人事不省的老七给找着了。他倒好,外面一家子人仰马翻,他在里面呼呼大睡。不过那样子可也挺吓人,也不知道他偷喝了多少酒,睡了两天还不睁眼。换了好几个大夫都说喂了药来解酒,大概是不要紧的。可是奶奶和母亲害怕呀,这宝贝疙瘩要是出点儿事,那还得了?后来他醒过来,奶奶那通念佛!知道醒过来第一句话是什么吗?好酒!”陶驷哈哈笑着,拿着酒盅碰了一下几乎忍俊不禁的程之忱手中盅子,指着陶骧道:“倒是祖父说了句实话,说老七要是真在酒窖里醉出个好歹来,陶家这几辈子的英名算是不保了,立刻要换上酒囊饭袋的字号。”

    “七弟到底喝了多少酒?还记得吗?”雅媚笑着问道。

    “那怎么可能还记得。”陶骧也微笑。

    “静漪以后要看着点,这可不得了。”雅媚碰碰静漪。

    静漪正低头握着杯子,被雅媚一碰,杯中酒波荡漾,香气更浓。

    “嗯。”她应着。

    是挺有意思的小事,抬眼看看正在喝酒的陶骧——他也曾经是那么顽劣的孩童,会闯出让人预想不到的祸来……他们聊着各自因为喝酒闹出的笑话,她想想,因为她几乎没怎么碰过酒,要是闹笑话,大概也只有那一回。

    她想着,就望着陶骧;他没有转过脸来看她——他的鬓角很长,侧面看他的下巴就更加棱角分明,总是那么不妥协的样子……

    “……从前酒量最好的是大哥。今天是晚了,若是早些,把大哥一起请过来就更好。”陶驷说着,声音低低的。

    陶骧沉默。

    之忱说:“今日一见辔之兄,确实变化很大。”

    静漪心想,那么今晚陶骏应该也在晚宴上的。

    陶驷猛地将酒盅里的酒喝了个精光,倒扣在茶几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程之忱看着自己酒盅里被震出来的酒液落在茶几上,不动声色。

    陶骧说:“二哥。”

    “这个仇,一定要报。”陶驷说。语气是比酒气要淡了不知多少倍,但是没有人拿他的话当酒话。他扶着膝盖,抬起头来,说:“雅媚,咱们该回了。”

    雅媚顺从地起身,也不说什么,过来站到他身后去。

    “之忱你把这盅酒得喝了。”陶驷又笑了。程之忱默不做声地将酒喝光。陶驷点头,说:“你们好休息。明儿……咱继续喝!”

    陶骧要搀他起身,陶驷却谁也不用。

    雅媚也示意他们不必。

    陶骧知道二哥喝酒后的样子,也不太担心。

    他们便只看着陶驷和雅媚携着手离开了。

    他们走后,似乎原先明亮的天空里忽然吹过来了阴云似的,剩下的四个人又有很久没人开口说话。

    陶骧只和之忱慢慢地喝着酒,一盅接一盅。静漪见茶几上的小菜他们都不动,就给他俩布菜。

    “我与辔之兄有同门之谊。辔之兄儒雅斯文,人品高洁,遭此横祸,师友同侪皆为之扼腕,所幸辔之兄顽强,已是不幸中大幸。”之忱说。

    陶骧沉默半晌,似咂摸够了这几句话,才说:“此地久历征战,近年虽太平些,大小纷争仍是有的。往后若风平浪静固然好;有事,我们陶家也是从不怕事的。”

    之忱举杯。

    两人将酒喝了。

    索雁临便说:“时候不早了,明日还有好多事情要准备,不如早些休息吧。”

    “好,休息。”之忱站起来。

    索雁临想起来,对陶骧说:“后日便是正日子,明早我们带静漪先过去好不好?”

    “我还想顺便去医院探望下之忓。”静漪说。

    “大喜的日子去医院,被上人们知道恐怕要说的。我同之忱白天已经去探望过了,他恢复的很快。”索雁临说。

    “去看一下也是应该。”陶骧说着,看看静漪,“我和你一起去。”

    雁临这才不说什么了。

    静漪早让张妈将楼下客房收拾妥当了。她送哥嫂到卧室门口才回来,看陶骧仍坐在沙发上,扶着扶手,坐姿端正的仿佛是在司令部开会——她虽然没亲眼见过,总归应该是这么工整端庄的了——她走过去,陶骧发觉,歪着头看她。

    他的脸色并没有变,只是眼睛有些发红,望着她,过一会儿才说:“奶奶把她喜欢的东西都给你了。”

    静漪将茶几上那笔筒和镇纸收在怀里。

    秋薇拿下来的时候,他们品评了半晌,他却没有出声。以为他不怎么在意,原来都看在眼里。

    “上去休息吧。”她说着就要先走。

    陶骧长腿一伸,搭在前面的脚凳上,将她一拦。

    静漪猝不及防,险些被绊倒,怀里的东西便落了一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狂作者:巫哲 2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3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4莫达维的秘密作者:莫里 5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