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五章 云开雨霁的虹 (五)

第二十五章 云开雨霁的虹 (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段奉孝将军的华北战区节节败退,眼看已经受不住。陶司令在近期就会面临一场恶战。不知道陶司令预备如何应对,但我想他值得我们把信心放在他身上。可这里的人,有人谋取退路,有人及时行乐,还有人想借机发一笔国·难财的……”梅季康说着话,眼里的笑意几乎荡然无存。

    静漪看了梅季康,点头。

    梅季康许是觉得自己情绪忽然外露,转而笑道:“今天是舞会,我们只管聊些高兴的事。”

    “好。”静漪啜一口香槟。

    她虽想低调,怎奈也难以避开那些试探研究的目光。多半跟陶骧有关,也未必不是因为她姓程。人家旁的不知,总知道陶骧和程家的关系……她咬牙忍耐。来这个舞会,就料到这个局面。还好梅季康打定主意要让她高兴,不仅陪在她身边,也不时应邀将她介绍给相熟的朋友。他们看上去,俨然老友。

    随着程之慎夫妇的到来,却有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到她身上。

    静漪暗叹。这里的一切变的她都应接不暇了。尤其看到杜文达与程之慎握手寒暄、之慎和陶骧遥遥对视点头微笑……简直恍如隔世。待之慎慧安来到她面前,这种感受就更加强烈了。

    慧安见到静漪没有说些场面话。她只是过来,静静地拥抱了她一会儿。

    之慎在一旁看着,未免有些动容。

    静漪望了慧安。

    慧安还是温柔而娴静的。比起从前来越发的珠圆玉润。静漪看着她站在之慎身旁,握了她的手道:“能再见到你真好。”

    慧安说:“我得好好和你算一算账。”

    “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是银行家的太太么?”静漪微笑。

    慧安温柔地笑着,说:“下周三晚,之慎没有应酬,我们在家里等你。没有外人,只有之慎和我,还有孩子们。”

    静漪在众目睽睽之下,已觉不便断然拒绝,问:“孩子们都好么?你们有没有跟他们说十姑的坏话?”

    慧安看了之慎一眼,说:“我没说过,他倒经常说。”

    之慎愉快地笑起来。他本想和静漪在一处多呆一会儿,怎奈来找他说话的人太多。他只好将慧安留下来,独个去同人周?旋……静漪与慧安站在一处,两人都望着如鱼得水的程之慎。

    静漪问:“九哥真不一样了。”

    慧安好久没有出声。

    杜家舞会规模不小,也因为杜文达在沪上的人脉,让人目光轻易便能捕捉到一个光彩夺目的人物。程之慎就算是在这样的地方,也让人完全不能忽视。

    “他一直都是那个之慎。”慧安低声说。

    静漪看看她,不做声。

    程之慎的名头,到如今岂止是金融巨子而已……她碰了碰慧安的杯子,道:“辛苦你了。”

    “能见到你,才不枉我辛苦来这一遭。我极少陪他出席这种场合。”慧安微笑道。

    “你还是该多陪他出来走走。不为了别的,哪怕只是跳跳舞呢。对身体有益,何乐不为?”静漪避重就轻。

    慧安想说什么,看到静漪身旁的梅季康,笑而不语。梅季康见状,低声对静漪说抱歉要离开一下、马上回来。静漪点头,目送他走……转回来便看到慧安含着笑。

    “梅三先生人蛮不错的。”慧安轻声说。

    静漪点头。

    “你回来,可曾与陶司令见面?”慧安问。

    静漪迟疑,还是点了点头。

    慧安看她神情,心里明了,便说:“你们是该见面好好谈一谈的。

    她们两位特意站在了僻静处,此时无人打扰,位置又极佳,舞厅内各个角落都看得到,自然也看得到从进来后,身旁始终没有空闲位置的陶骧。他也始终神情自在、谈笑风生。

    他似乎真没有带女伴来,而那位苏美珍小姐也还没出现……

    静漪慢慢地啜着香槟。

    慧安看她,低声问道:“静漪,你真的打算把遂心从他身边带走?”

    静漪一杯香槟喝到了底。

    她看到陶骧低头看着谁,脸上有一丝笑容……他有时候会有这样的微笑,在非常舒心的时候……她默默地转了下身,同时将视线移开,说:“我已经欠了遂心很多了。”

    “你认女儿,是一定要认的。也早该认她了。可是认她并不是非要让她离开她父亲。”慧安温暖的手搁在静漪手臂上。

    静漪的礼服袖子裹到手肘处,小臂裸着,有点凉意。慧安的手搭过来,她看看慧安。慧安以眼神示意她。她转脸向那个方向看去——陶骧怀里多了个小女孩儿,穿着雪白的公主裙的小女孩儿,正是遂心。

    她心猛抽了一下。

    父女俩都是背对着她,遂心揽着父亲的颈子,在专心地听他同人讲话……她听到慧安说:“遂心必然不愿意离开牧之的。”

    静漪双眼直勾勾地望着他们。

    慧安说:“我也没有旁的意思。这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况且现在你将慈济经营的不错,一时之间也不会回美国。不如就多留下来住一阵子吧……多些时间和他们父女相处也好。到时遂心自己愿意跟你走都未可知。再说时局虽不好,可也并没有糟糕到不可收拾。我们都还在这里。”

    静漪点头道:“医院刚刚度过难关,我不能丢下不管。局势继续恶化,好歹慈济还是教会创办,又在租界,或许能借此优势,多收容救治些病患伤员。但我一想到生灵涂炭,本人却无能为力,实在难过难过。”

    慧安拉着静漪的手,摇头道:“静漪,你和陶司令还真是……”

    她话未说完,此时主持人提醒大家保持安静片刻,请今晚舞会的主人杜文达先生致辞。

    静漪见杜文达举手对各位来宾致意,上台去,先简单地同大家说了几句话。随即稍稍侧了下身,一伸手,目光投向面前一点,微笑着说:“而且,今晚很荣幸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陶骧将军也出席舍下的小小晚会,令舍下蓬荜生辉。身为他的老友,我为他在战场上的英勇而深感骄傲;身为国民,我也为这个国家还有这样的军人而深感自豪。”

    他顿了顿。众多的目光转向陶骧。他站在那里,微笑了下,让怀里的女儿替他向众人致意。就只见可爱的遂心两手同时摇摆着。父女俩在一处,简直美好的如一幅画般。

    杜文达笑着说:“多谢陶小姐,多谢陶司令,多谢为国家战斗在炮火中的将士。也希望在场的各位,和在下有同样的心情,愿意并且身体力行,在国家危难关头,尽点绵薄之力。感谢各位的到来,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

    杜文达拿起酒杯来。

    静漪也举了杯子,只是没有喝。

    她的目光始终跟着陶骧身旁的遂心。遂心乖巧地拉着陶骧的手。她个子还很矮,陶骧不得不将就她一些……忽然她转头,笑眯眯地看着身后,原来是逄敦煌出现了。她立即松开陶骧的手,张了手臂,逄敦煌便把她抱起来,举到肩上。

    看起来跟逄敦煌在一起,遂心格外的高兴。

    静漪也看到陶骧瞪了逄敦煌一眼,分明是有些嫉妒。逄敦煌笑着把遂心放下来,可还是牵着遂心的小手。不知他和遂心在说些什么,遂心高兴地晃着他的手……陶骧摸摸遂心的小脑袋,笑容温煦。

    舞会正式开始,杜文达和九太太下来领开场舞。之慎回来同慧安一道,梅季康站在静漪身旁,请她跳这第一支舞。

    很普通的舞步,静漪虽久不舞蹈,还是跟得上乐曲的节奏的,反而梅季康舞姿僵硬。她有些惊讶。梅季康立即觉察,笑道:“凯瑟琳你不要笑我才好。我好像回到中学时代,像第一次请女同学跳舞那么慌张。”

    静漪微笑。梅季康坦白起来是这么的有趣。

    “密斯特梅……”她微微抬起下巴,看着梅季康,预备斟词酌句。

    梅季康微笑道:“让我们跳完这支舞。现在,什么也别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起码让我有一支舞的美好时光可以回味。”

    他目光中有毫不掩饰的倾慕之意。

    静漪见他如此说,便轻声道:“只是今晚。”

    只是今晚,她当给自己放一个假。往后的日子有多艰难,往后的日子有多繁忙,都是可以想见的,那么至少她该在可以轻松的时候,轻松一下……

    静漪总是想要克制自己去看遂心的愿望,怎么也克制不住。遂心被逄敦煌和陶骧带在身边,像个被宠爱的不得了的小公主……她看到遂心笑的如同花朵儿似的面庞。

    她想过去却不能,想喝酒却得忍住。因为她看到之慎和慧安过去了,也看到逄敦煌把她指给遂心看。

    遂心朝她这边看过来了……不时经过的舞者遮挡着她们的视线,遂心歪了头,对她招手。

    遂心笑的很甜蜜。

    静漪看的眼中充泪,急忙转了下脸。也顾不得遂心看到是不是会觉得她没礼貌了……她有些慌乱地从手拿包里取出手帕来。

    “凯瑟琳阿姨。”遂心嫩嫩的声音在叫她。乐曲中她不得不大声些。

    静漪僵了下,才转过身来,看到扯着遂心小手的逄敦煌笑吟吟地站在她面前。遂心亮闪闪的星星样的眼睛望着她,又叫了她一声凯瑟琳阿姨。静漪望着遂心,缓缓地蹲下去。

    她长长的礼服裙裾,全都堆在了地上。

    她握了遂心的手臂,问:“完全好了么?”

    “早就好了。”遂心笑。

    苹果般的脸,这一笑简直要在手中滚动起来了似的。

    静漪发痴似的看遂心,却把遂心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她转脸看看逄敦煌,“逄叔叔?”

    逄敦煌咳了一声,笑微微地说:“遂心,你答应了你爸爸要跟他跳下一支舞的?还不去嘛?”

    遂心看看静漪,哦了一声,说:“我知道了,逄叔叔你想跟凯瑟琳阿姨跳舞吧?”

    “小鬼。”逄敦煌摸摸遂心的头发。

    “就知道。拿我当借口来认识凯瑟琳阿姨。”遂心甩甩头,皱着小眉头,说:“凯瑟琳阿姨,我逄叔叔女朋友太多了,你不要跟他跳舞。要不然那些在后面排队的,会对你瞪眼睛……好凶的哦……”

    “小鬼!”逄敦煌做出气的牙痒的样子。

    遂心对静漪眨眼,道:“我同你开玩笑的,凯瑟琳阿姨。逄叔叔是我的,你不要欺负他。我先去跟爸爸跳舞了……逄叔叔你等我哦,下一支舞我同你跳。”

    “囡囡……”静漪见她要走,忙抓住她手臂。

    遂心意外,问:“你怎么也叫我囡囡?我家里人才叫我囡囡的。哦,你是听薇姨这么叫我是么?”

    静漪沉默片刻,说:“你的蝴蝶结……松了……”

    遂心站着,静漪给她把头发上那只白色的蝴蝶结重新系好。蝴蝶结下缀着一串珍珠,在遂心柔软的头发上卧着。静漪把珠子挪开,说:“去吧。”

    遂心看看她,过来攀着她的脖子,小脸蛋儿蹭着她的腮,说:“谢谢你。”

    她说完便跑了。

    “慢些!”静漪喊她。

    雪绒花般灵巧的小女孩儿,在衣香鬓影、飘飘裙袂中穿过去,仿佛翩翩蛱蝶飞过花丛……静漪起身,看到她跑到陶骧身边,仰着脸跟他说着什么。陶骧微笑。他没有看过来,但是静漪却觉得他的目光的确是投向了这边的……他伸手拉着遂心的小手,跟着遂心的脚步,跳起舞来……父女俩只在舞池边玩着跳舞的游戏,却比舞池中央热舞的人更加引人注目些。

    “要不要手帕?”逄敦煌问。

    静漪吸着气,转眼看他。

    逄敦煌看她满眼的泪光。大眼睛里柔波宛转,那泪光渐渐是消弭了,显见她是将心里那份难过已经硬生生地压了下去,便问:“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静漪便将手搭在他的手上,说:“别踩到我的脚。”

    逄敦煌大笑。

    静漪被逄敦煌带下舞池,看着逄敦煌得意的笑容,也觉得心情愉快好多……仍旧是一曲华尔兹,物不是,人已非,友情却历久弥坚,让她觉得温暖自在。

    逄敦煌也微笑望着她。

    这美丽,自信,永不服输的女子……他低声在她耳边说:“偶尔我也会梦到你,你就是现在的样子。打仗的日子太艰苦,今日不知明日事。想到或许有一日还能再和你跳一支舞,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前头。”

    他笑着说。看静漪瞪他,就笑的更厉害。引来人注视,也不在乎。

    他转眼看向陶骧,说:“牧之和我,如今都称得上是朝不保夕之人。静漪,把握时机。你若真打定心思不要牧之了,我可就不同你客气了……”

    “难道你要向他求婚了?”静漪眨眼。

    逄敦煌愣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说:“不,我要向你求婚了。”

    静漪一脚踩上他脚背。

    逄敦煌笑了,静漪脸上发热。

    “敦煌,这些年多谢你。我何其有幸。”她说。

    不是不明白他在友谊之外的心思。但是他将这点心思,从来不隐藏却也从来不逾矩。

    逄敦煌轻声说:“何其有幸,这句话我也要说。”

    她忍不住轻轻拥抱他,靠在他肩头,静静地跳完这剩下的舞……仿佛在时间的长河里,一同前行了很久。她知道这个朋友还会陪着他走下去。

    “多保重,敦煌。我希望白发苍苍时,还能和你喝茶下棋。到时候,把你的英雄事迹,都讲给我听……”她抬头看着他,说。

    逄敦煌笑着,说:“一言为定。”

    一曲舞毕,逄敦煌将她送回原处,对一旁的梅季康微笑,说声有劳你照顾静漪。

    他离去,梅季康问静漪:“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看你有些累了。”

    静漪的确觉得累。

    她静静地寻找着陶骧和遂心的身影,却没能找到……眼前的翩然起舞、欢声笑语,仿佛隔山隔水,难以融入。她于是说:“我想出去透口气。”

    梅季康陪她一同出了舞厅,往杜家的花园里走走。遇上侍应,梅季康替静漪取了一杯汽水。静漪拿在手里,看看梅季康。他只是微笑。这个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是他并不多口。

    “谢谢。”她一语多意。

    “你要这般同我客气,我不如这就走。杜家的舞会,我可是厚着脸皮来的。他们并不太欢迎我们姓梅的。可是你看,出身又不能选。梅家的事业我即便毫不沾边,也难免要沾上些负累。好的坏的都有,既不能摆脱,不如坦然接受。”梅季康微笑着说。

    静漪听了,发了会儿怔,才意识到他这是在宽慰她。

    她喝了口汽水,说:“你也是在说我。”

    “我是说我自己。就是我这样人,也有很多无奈。何况你?很幸运程之忱和程之慎是你的兄长、程老先生是你的父亲,但是也很不幸他们是你的兄长、你的父亲。你必然从他们那里获益良多,也注定要付出与之相符的代价……我是开报馆的,消息最灵敏。程之忱长官手握重权,有些他不想在报上看到的消息,还是可以不用见报的。不然怎会放过像你这么好的素材。程长官的妹子,一则花边新闻能让洛阳纸贵。”梅季康笑着说。

    “听起来这是在抱怨新?闻封?锁。”静漪道。她想了想,“以前在南京,有个很有名的记者,专门写名人花边新闻的,笔名梅开……我对这人很是好奇。他虽然写的很多,有些内容也过于离奇,很多人认为是杜撰的,并不信以为真,我却觉得他颇有借着写些这样的轶事来讽刺时事的意思。”

    她说着看梅季康。

    梅季康眨着眼,说:“哦,还有这样的事情?那这个人很是聪明了。这个不让写,那个不让写,只好写些春花秋月了事。”

    静漪一笑。

    “你说我抱怨也可以。总之新闻自由度还可以更高,这是不争的事实。”梅季康还是笑着,眼里的神色却是认真了。“你以为我是绣花枕头,只知道追女人和跳舞?”

    静漪笑,但是没否认。

    梅季康看着她,有一丝失神。

    静漪发觉,敛了笑容。梅季康立即叹了口气,道:“早知道,我不该那么快暴露我的心思。可是,凯瑟琳你是单身的女性,而我是单身的男性,请给我一个机会。不要急着拒绝我……”

    静漪抬手给他看戒指。

    梅季康咳了咳,说:“你忘了你身边有间谍。这不过是你的挡箭牌。你或者早知道上海滩登徒子太多……又或许是你要这么一样东西,替你守护些什么。”

    “密斯特梅,我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这次回来,除了是恩师所托,要负责将慈济继续下去,就是要认回我的女儿,并且带她回美国。你既然知道一些,也懂得我的困境。眼下我没有心思谈恋爱。”静漪坦白地说。

    梅季康却不以为然地道:“当然,谁同陶家争个曲直,都不会不遇上一些困难。因为这个错过了恋爱的甜蜜,有点不划算。”

    静漪已经笑不出来了。

    她眼前是陶骧托着遂心的手,带着她跳舞的样子……她不难理解陶骧的举动。他就是要她也知道,遂心的心里,他这个父亲,才是眼下最值得依赖和信任的人。

    她恍惚间听到咯咯的笑声。

    叹了口气,真的听到小女孩儿的笑声,都认为是遂心了……她顺着笑声看去,却果然是遂心。在草地上奔跑着的遂心,在长椅上坐着,看着她奔跑的人,是陶骧。他身旁立着两个人,她认得其中一个是路四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五章 云开雨霁的虹 (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2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3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