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六)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车子疾驰在街上,风吹进来,静漪雪白的裙子扬起来,像被风卷起的一朵白莲花。

    之忱也不去阻止静漪,只是问了她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是么?”

    程倍嘎的一下把车停住,车已经到了段家大门口。

    静漪死死的握着车门上的把手。

    段家门前的卫兵守卫森严,等在门口的是段奉孝的副官刘长卿。看到程家的车到了,刘副官急忙上来,替之忱开了车门。

    “既是非去不可,就去吧。”之忱将手套戴上,“让程倍送你去。”

    之忱说完下车。

    “三少,里面请。段参谋长、陈市长和客人们都已经到齐了,正等着您呢。”刘副官说。

    之忱一点头,对等在一边的程倍道:“送十小姐去戴镇。”

    “是。”程倍躬身。

    “保证她安全。”程之忱说罢,抬脚就走。

    程倍上车便说:“十小姐,我这就送您去戴镇。”

    静漪将车门关好,坐正了。

    车子缓缓驶出巷子,静漪经过刚刚一番激烈的言辞,精疲力竭似的,不能再多发一言。

    她想她还不能精疲力竭,前面,戴镇,戴家,等着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她相信,孟元一定是安然无恙的。

    一定是……

    天色暗了,像一幅颜色沉沉的画卷。出了城,路越来越偏僻而且难走,风起来,携着雨点。起初还稀稀落落的,渐渐也下大了。

    程倍是第一次到戴镇来,静漪也只来过一遭。阴雨天里,路格外的难以辨认,他们几乎是靠着问路,才来到了镇上。

    静漪捏着裙摆的手,捏出了汗。

    程倍看到一个赶马车的汉子在镇外趴活儿,便招呼那车夫,向他问路。

    车夫听说他们要去戴府,神色有些犹豫。

    程倍以为他是想要钱才带路,便允诺他带路去戴府,就给他五毛钱。

    车夫还是没说话。

    程倍便掏了一块银洋给他,又加了一块。

    静漪在车里将帘子拨开,看那车夫一眼。毫不起眼的赶脚汉子,蓝布衫子,裤脚是扎住的,一层一层的密密实实,显得利落而精干。

    车夫从程倍手里接过钱来道谢。也看到了车后座上的静漪,忙哈下腰。

    静漪刚想开口问他话,就听着远远的有人叫喊着“赶车的……赶车的,戴老八……是老八不是?”上气不接下气的。

    车夫“哎”了一声,“是老八,在呢!”

    静漪见那人提着一盏琉璃灯、打着伞往这边跑,还叫道:“……快……快快救命……”

    她怔了下,也便没催程倍上车走。

    戴老八抬手遮眼,唷了一声便说:“是四老爷吗?”他挓挲着手,回身对程倍说对不住,我一家子的四叔找我呢,说着便将那两块钱塞回给程倍,程倍正要说话,见静漪摆手,便没吭声,悄悄的重回车上。

    静漪说:“既然他有急事,我们走就是了。”

    她着急去戴府,却也听到那个一身湿漉漉的老伯喘着粗气在说:“……老八,快快救命……镇上的大夫都请不到……媳妇难产……”

    “阿倍,等等。”静漪说。

    静漪从车窗看出去,原来那老伯身后不远处,正有人抬着一个担架往这边跑。

    老伯抓着车夫急急忙忙的说:“老八,烦你送媳妇进城……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车夫大骇,急忙摆手,“不成不成,这样的天气、路上不好走,又远,万一出点儿事……镇上的接生婆呢?大夫呢?”

    跑生意的人,都忌讳这个。

    静漪明白。

    她犹豫了下,下车去。

    “十小姐!”程倍跟着下车来。雨下的大,他忙回去找伞。

    就这会儿工夫,静漪看着已经到了面前的担架,那湿淋淋的被子下,凸起一个包,但她看不到产妇的头脸,被下的产妇也一动不动。

    静漪听着他们高声争执,车夫断然不愿意出这趟差,那老伯求来求去,也没有个结果,老老伯竟然揪住车夫的衣领,说他“见死不救”……正吵嚷间,有个妇人颤巍巍的叫出来:“没气儿了……没气儿了!”这样的时候,这叫声让人心里发毛。

    静漪见到了这个关头,根本来不及多想,几步跨了过去,伸手掀开被子,看到产妇的头脸。

    产妇身边的妇人颤着声问道:“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

    “救人。阿倍,遮雨。”静漪探了探产妇的鼻息,十分微弱。手指接着按在产妇的颈上,她看着怀表上的时间。

    “还活着。”她伸出手去,掐住产妇的人中。产妇悠悠转醒。静漪拍拍她的脸,见她神智尚未完全清醒,想要伸手下探。

    妇人慌乱的来抓住她的手腕子,妇人身后的年轻人更是立即护住产妇。

    “你别动她。”他喝道。

    “孟岩,别冲动。这位姑娘,你是?”老伯问静漪。

    “老伯,我不是坏人。”静漪解释道,“我是协和医大的学生。但我在上海的圣恩医院妇产科实习过,会接生的。”她脸上烧的跟什么似的,心跳早就超过了正常的速度。她撒了谎。她跟自己说,这是想要救人。再说她的确做过助产士,虽然没有很多实践经验。

    静漪见他们没有硬要反对,果断的撸起袖子,伸手往被下探去,就算她是女的,这一来也够惊世骇俗的,在场的人都吓呆了似的,男人们纷纷转过身去避开目光。好一会儿,那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猛的醒过来,正要扑过来推开她,被老伯一把拉住。

    “爹!”他叫道。

    老伯摇了摇头。

    静漪皱着眉,说:“应该是胎位不正……你们别慌,有的救。”

    “你个黄毛丫头……爹,咱还是得去城里。”年轻人叫道,显然已经急坏了。

    “我怕来不及。”做爹的说,看着静漪,问:“姑娘,你真的能救媳妇?”

    “接生婆和大夫呢?”静漪反问。她盘算着,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救人。可是这个时候不出手相助,又怕一大一小两条性命都没了。

    “镇上两位大夫,一位出诊了,一位烂醉。接生婆……”老伯叹口气。

    静漪知道这其中必有内情。她想了想,果断的回头程倍:“阿倍,把后座腾出来。”

    程倍答应着,将后车厢里静漪的外衣拿走,车门打开,说:“小姐,好了。”

    静漪说:“快,快抬她上车。老伯,有没有干净的地方?我来接生。”

    “回我们家里去。家里什么都有。”老伯还算镇定清醒,“就过两条街。”

    静漪跟妇人先上车。男人们帮忙将产妇抬到车后座上去。

    老伯上车带路,程倍开车就往老伯家里赶。

    静漪蹲着,握着产妇的手腕子,数着她的脉搏……产妇似乎是有点儿清醒了,小声的说:“救救……救救孩子……”

    “你放心,先歇歇。等会儿有让你用力气的时候。”静漪原本心急如焚,此刻这么危急,她反倒是安定下来。

    听到产妇呻?吟,她又回过神来。

    她问守在一边握着产妇的手的妇人:“多久了?”

    “这样子已经快两天了。”妇人回答。

    “两天了怎么还不送去城里的医院?非要拖到这个时候?”静漪连着问。

    妇人抬起手来,用袖子擦了下泪。

    静漪看到她外衣上挂着的银色十字架。

    “怎么称呼您?”静漪和缓着语气。

    “外子姓戴,行四,族里都称呼一声四叔。”妇人说。

    “那您是四婶了。”静漪说。

    “不敢。我娘家姓郭。这是我媳妇小珍。姑娘您……贵姓?打哪儿来?”四婶问。

    “免贵姓程。”静漪小声的回答。她想,他们家里也是姓戴的。不知和孟元的亲族关系,是远是近……

    不久车停下,等男人们跟着马车赶到,又七手八脚的将产妇抬下车。

    静漪抬头一看,门边也挂着木刻的十字架。她就知道为什么这家在紧急情况下,请不来接生婆了。

    她跟着进了院子。她想着都需要些什么,热水、干布……还有简单的器械。

    产妇小珍在床上虚弱的呻·吟。

    静漪安慰她。

    身旁的四婶在轻轻吟诵。静漪不知不觉的双手合十。她念的也是教会学校,知道这时候祈祷的安慰作用。

    小珍猛的抓住静漪的手,阵痛令她面孔扭曲。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3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4云中歌3 5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