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五)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后退半步,仰脸看他。

    陶骧不管,手中毛巾半湿不干的,拧成了麻绳似的,挂在她颈上。

    她黑色的蕾丝礼服,密密匝匝的,肩颈处,隐隐约约地透露着肉色……那是能黏住人目光的诱惑。

    陶骧眸色在加深。

    “难道你以为,多了什么别的女人,你就可以不用履行太太的责任了?”他低声问。

    “那倒也不是……”她也低声,轻轻转了转颈子,“可是,那样的话,我不就可以,去做点我想做的事了?”

    “比如呢?”他问。

    “回去读书?”她轻笑着。似乎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很好笑的笑话,说出来,眉眼也弯了、嘴角也翘了……“这个条件如何?我帮你达成你的愿望,你帮我实现我一个小小的心愿……至于其他的,当我还是你太太,分内该做的,我都会做好的。”

    陶骧收了下毛巾,静漪就又离他近了些。

    “这想法有趣的很。”他说。

    “有趣么?”静漪笑呵呵地,摇着头,抬手抓住毛巾的两端,使劲一用力,就将毛巾抽了出来,“你……好好考虑一下。”

    陶骧往前走了一步。

    她一身酒气和水汽,可能正在发烧,酒气暖暖的随着水汽蒸腾起来,她的脸上都烧的发红。

    他抬手要摸她额头,被她趁着转身躲开了。

    她边走,边说:“我好的很……不用担心我说的是胡话。我也没醉,这不是醉话。我说的每一句,都不会反悔。”

    她走着,还是觉得头晕,地板上那小方块拼出来的图案,七巧板似的会变换位置……她身子往一边斜靠,一伸手触到百宝架。

    她摸了摸那木架,回头看陶骧。

    陶骧与她不过半步,她得往后仰一仰身子,才能把他的样子,尽收眼底。

    他很平静,不像她,晕头转向间,心里烦躁的恨不得抓个什么东西乱摔一气,好出一出今晚郁积在心头的腌臜气……她歪了头,边退边说话。

    陶骧看她那脚步虚浮,若烟若柳般的身姿仿佛一手就掐的过来,目光却像淬着火的剑。

    他眯了下眼。

    静漪看到,呵呵笑着,抬手遮了他的眼。

    “……还有呢,若是哪一个不好进陶家门,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有个小公馆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你听说了么?今晚上那些无聊的人,在说,陶骧带着女人上天……真讨厌,这有什么……段奉孝,段二哥……那时候认得了一个交际花,段老太太不让他娶进门,他就……对外说,那是他的私人秘书……私人秘书,女儿生了,一个两个的,都抱回大宅去养……”她断断续续地说着,“这样的也不是不好,只要待你有情有义。不是不好……陶骧,最好还是不要那种特别复杂的女人吧,身份背景,深的摸不透……你说呢?”

    陶骧听她说到这里,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耐性,她像个醉猫一样,险些就要随便在哪里就卧倒、缩成一团了。

    静漪在楼梯边站下,深深地吸着气。

    走的真累,她扶着栏杆,回头看陶骧。

    “你别生气,我不是成心招你难过的……”她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难受……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那就先别说了。明天如果你还想说,我们再说。”陶骧说着,就想拉她上楼。

    “我自己走……”静漪甩他的手。

    陶骧正和她的蛮力较劲,忽然听到电话铃响。他们俩同时怔了怔,静漪用力过度,险些闪了出去,陶骧急忙拉住她。听得楼上一阵脚步声,陶骧看到陶驷往楼下探身一瞧,看到他们,大声说:“老七,文谟出事了。”

    静漪眼看着陶驷快步下楼梯,紧随其后的是雅媚和尔宜。她们的衣服都还没换,显然刚刚都在楼上……陶骧扶着她,问陶驷道:“出什么事了?”

    “司机开车快了些,在前面路口翻了车。人现在就在附近的海总。我们过去看看。”陶驷说。

    “好。我去通知白伯父。”陶骧答应着。

    “我刚打过电话了。走吧。”陶驷说。

    雅媚已经下来,说:“你们快去吧。家里有我呢。”

    陶骧看看静漪,跟着陶驷下了楼梯。他步子反而比较快,几步便超过了陶驷……静漪站在那,一转脸看到雅媚。

    她目光有些呆滞,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还没有弄懂。

    雅媚叹口气,说:“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

    她叫虎妞下去吩咐厨房准备宵夜,自己和秋薇要扶静漪。静漪不让,说:“你们别拿我当醉鬼看。”

    她说着,推开她们。

    “静漪!”雅媚叫她。

    尔宜正往下走,听到雅媚这一声都止住了脚步。

    雅媚抬眼看她,说:“尔宜,你去拧把热毛巾来。”她说着,硬是将静漪拖着上了楼,将她摁在沙发上,先拿帕子给她擦着脸,“你要好好儿的,谁拿你当醉鬼?”

    静漪被她说,心里倒反而安定些了似的。

    雅媚在一旁坐下来,等尔宜过来,把热毛巾递给静漪,才说:“擦把脸,吃点东西就去睡觉。睡一觉醒了,有什么话好好儿跟老七说。”

    尔宜抿着唇,看静漪将热毛巾敷在脸上,便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对雅媚示意。

    雅媚点点头。尔宜走开,她看了秋薇,轻声说:“秋薇,去收拾下床铺,等下让你家小姐就睡的。”

    秋薇见她在这里,自己也放心,忙答应着去了。

    雅媚揉着静漪的肩膀,说:“你呀,真让人担心。”

    静漪将毛巾拿下来,脸被热气蒸的微红。倒像是哭过了似的,带着鼻音说:“对不住,二嫂。”

    “究竟为了什么?今儿一晚上都好好儿的,怎么回来就不对了?”雅媚也并不绕弯儿,直问静漪。

    静漪摇头。

    虎妞带人上来送夜宵,雅媚见她不想说,也不好再拿话逼问,打发了下人们离开,亲自看着她吃点东西。

    “你晚饭也没吃几口。我还说你难道是想变赵飞燕么?”雅媚给静漪盛了粥。

    静漪倒想笑,嘴角一翘。

    雅媚看着她,捧了粥碗在掌中,动一口都难似的,轻声说:“明天让医生来一趟吧,替你检查检查。我总觉得你这样子,像是有了……别忙着反驳我。别看你是学医的,到底年纪小些,也没经验,你这纸上谈兵的主儿,恐怕这事儿临到自个儿头上,未必拿得准。”

    静漪正捧着粥,胃里虽已经空空的,根本也就吃不下。

    雅媚说了这话,她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

    “不会有的。”她说。她将粥碗放了。

    雅媚看她脸色由红转白,问:“你一直在想办法避孕?”

    静漪垂着眼帘,先是闷声不响,但雅媚的沉默,似乎又在逼着她说实话。

    她轻声说:“这又不难。”

    这么私密的事,对方若不是雅媚,她真难以启齿。

    但说出来,她似乎也就放松了些,只是还不能看雅媚。

    “唉。”雅媚叹口气,伸手拍拍她的膝头,说:“你自个儿的身子,你自个儿最清楚。就是我得给你提个醒儿,照老七那脾气,这事儿你得和他说。”

    “这是我自个儿的事儿,跟他没关系。”静漪说。

    恐怕他也不在乎。他的心思,岂是放在这上头的……

    “这哪里能是你自个儿的事?”雅媚又拍拍她膝头,说:“去歇着吧。喝了这么多酒,怎么也伤身。粥不喝,这碗解酒的汤你得喝了。”

    她也不说别的了,看着静漪把那碗汤拿起来。

    这碗酸汤倒是不像清粥那样闻起来就有些腻,静漪把汤喝了,觉得舒服好些。见雅媚还在看她,她脸上烧起来,说:“二嫂,真的不是……”

    雅媚看她虽有醉意,讲话倒还勉强清楚,说:“你这么折腾自个儿的身子,没有也好。”

    她也有些生气。对静漪,她没有那么多客套。看看秋薇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她说:“回房休息去吧。不管怎么样,回头还是请大夫来给你看看。等下去泡个热水澡,去去寒气。省得着凉了。”

    静漪起身,摇晃了下才站稳。到底先等雅媚也走了,才扶了秋薇回房去。

    只简单的洗了脸,她便上床去。

    被子干燥而且温暖,她躺在被窝里,许是累的很了,这样一放松下来,竟觉得浑身都疼。

    她揉了下小腹,有点发冷,还隐隐作痛。

    她忽的心里一动,整个人都僵了一下,仔细想过,才松了口气。

    这一来未免惊出一身冷汗,朦朦胧胧的睡意和醉意都被赶了个精光,她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黑影里只看到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水晶灯,微微的有一点光闪着。

    她清了清喉咙,喉咙也有点疼……她习惯地缩在一边,却是越睡越觉得冷,于是身子就更要缩成一团。

    睡梦中似乎有人将她搂紧了,让她透不过气来……她使劲儿挣开,好透口气。后来终于是宽松了些,反而暖意融融,她才睡的安稳些……不知睡了多久,就有只很柔软的手在她脸上抚摸着。她醒了,但是不想睁眼。

    那手摸着她的眉、睫毛……弄的她痒痒的,但她忍着。

    有咕咕的吞口水的声音,忽的被粗重的呼吸声打断,紧接着是闷闷的一声笑,短暂的安静下来。

    静漪睁开眼,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瓜就贴着她的枕头,圆嘟嘟的娇嫩的小脸儿几乎紧挨着她……她呼吸有短暂的停滞。

    她不知道瑟瑟这小丫头在清早的光晕中,面孔是会像天使一般,发着光的。

    “呀!”倒是瑟瑟被她忽然睁眼吓到,尖叫一声,扯着被单便滑了下去。

    静漪便看到靠在床头的陶骧,她呆了一下。

    陶骧伸手拍了一下被底的瑟瑟,说:“小乌龟又缩回壳子了?”

    静漪掀了被单,见瑟瑟捂着头顶,忍不住想笑,翻身坐起来,去咯吱瑟瑟。

    瑟瑟怕痒,在床上打着滚儿叫七叔七叔快救我。

    陶骧没动。

    看胖乎乎的瑟瑟肉团一样,和静漪滚在一处……都是水绿色的睡衣,在雪白的丝绸床单上,她们俩就像是春水上漾起的水花,柔软而美妙。

    静漪气喘,坐在床边看着仍在打滚儿和陶骧撒娇的瑟瑟。

    玩的有点疯了,她头晕目眩,只好坐着缓口气。

    雅媚敲门来找瑟瑟,推门进来看到这场景,点着瑟瑟说:“一转眼就不见了,让我好找。怕你们还睡着,也不敢来敲门,谁知道这小丫头就真在这儿……你倒是怎么进来的,瑟瑟?”

    瑟瑟站起来,在床上蹦了两蹦,掐着腰说:“开门就进来了。”

    雅媚过来,揪着她的睡衣将她拎起来,看着静漪和陶骧因她来了,早下来穿了外衣,笑道:“你们以后不管谁最后进门的,可记得锁门。这淘气包无孔不入……快点洗洗,等你们吃早饭。”

    “好。”静漪拢着头发,跟雅媚走到门口。

    雅媚看她脸色发白,说:“给你炖了汤,快些下来喝。他们俩天亮才回,这一宿我都没睡好。让老七等会儿再睡的。”

    静漪问:“文谟怎么样?司机呢?”

    雅媚说:“他还好。司机重伤,刚刚脱离危险。”

    “那就好。”静漪说着,抚了抚胸口。事情她都有些模糊,到这会儿才清醒的意识到严重性。

    “我要去看白叔叔。”瑟瑟忽然说。

    “好。过几天带你去。”雅媚说着,看了眼静漪身后,对她努努嘴,“关门吧,赶紧下来的。”

    她说着就替静漪关了门。

    静漪回身,陶骧已经进了盥洗室。她走到门边,看着他,腮上涂满了肥皂泡,胡子正刮了一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对你不止是喜欢作者:陌言川 2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3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4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5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