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十九)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十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转过头去不理他,幸好之慎没有再接着问她什么。

    她顺着书柜慢慢往里走,去选了一本英文小辞典拿在手里。

    付钱的时候,之慎不经意似的问她:“前阵子不是在猛攻德文?怎么,最近又想加强英文了?”

    “嗯。”静漪把辞典放下,让之慎替她付钱。她镇定的说:“你忘了,我们是英文授课了。”

    “你英文底子本来就好么,不怕的。”之慎付了钱,从静漪手中拿过辞典来替她拿好。

    兄妹俩走出书局,程家的车子已经在等了。

    之慎再三的同陶驷的部下说明,他们乘自家的车子回去也就是了,不需要他们护送,未果,只好由着他们跟随在车后。

    程家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那军用吉普车跟随在后,倒是觉得很威风,笑着说:“还是第一次有军车护送。”

    之慎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说:“怎么就觉得哪儿不对劲儿似的。”

    “有啥不对劲儿。这是陶家把咱们当自己人的意思呗。不然人家犯得上吗?”司机倒是说的直白,“对了,十小姐,我刚刚出门的时候,程家又派人送了些东西来。不知道是什么。”他笑嘻嘻的说。

    静漪扯着书包上的扣环,转脸看街上。

    “送什么?程家这些日子天天来送东西呐。”之慎看静漪脸又绷着,跟着逗她。

    司机笑笑,摇头。

    之慎又回头看吉普车,跟静漪说:“虽说是代司令,这城防军能被陶家二公子在短短数日之内指挥若定,他也是有点本事的。看来陶伯父这趟北平没有白来。那日在孔家,听他们议论,还说陶伯父在这个时候来北平,简直如入虎穴。想来没有擒虎艺,绝不上南山……段家在这次兵变中虽说立下奇功,但也付出巨大代价。段贵祥在兵变之后遭到伏击,目前生命垂危,剩一口气等着他在日本的大公子奉先回来。听说段奉先上个月已经回国,现在正在往回赶。他把陶驷请出来稳住局面,却不知道陶驷这次是帮谁在稳住局面。段家这场明争暗斗才刚刚开始。说不定什么时候,,段奉先回来,是爹也没了,权也没了。你说,这父子弟兄的,到这份儿上,还有意思吗?”

    静漪无心和之慎聊这些。

    到家之后,她也没有亲自向护送他们回来的士兵道谢,而是由着之慎打发他们去了。

    等她回到杏庐,等待她的除了成堆的礼物——母亲说是陶家送来的什么东西,杜氏母亲直接让送到杏庐来了——还有数不清的布料,和等在那里的裁缝。

    她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就将头脸埋进了被子里,宛帔怎么让秋薇去叫她出来量体裁衣,她都不肯。硬生生让裁缝等了半个钟头,她才勉强的让量了尺寸。

    宛帔打发裁缝走了,才看着静漪,并不问她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静漪在母亲沉默的目光中,渐渐平静下来,她蹲下去,坐在地平上,仰望着母亲。

    “娘,以后我离您远了……您……会怎么样啊?”她握着母亲的手。

    宛帔想了一会儿,说:“从前我也这么问过我娘。”

    静漪的下巴,搁在母亲的膝头。

    她从未听母亲提起过“娘”这个字。

    “她老人家说,女儿嘛,总要嫁出去的。知道你好,也就好了。”宛帔轻声的说,“漪儿。”

    “嗯?”静漪抱着宛帔的膝。

    “你离娘多远,娘都不怕,知道吗?只要你好好儿的。”宛帔说。她抚摸着静漪的头发,手微微的有些颤抖,因此腕上的碧玉镯子,轻碰着静漪的耳朵。

    温温的,仿佛是她小时候,睡着了,母亲那样轻轻的吻她。

    她一动都不想动。

    良久,她稍稍抬起头来,看到母亲裙摆上,灰色的绸缎上,印了两点深灰。

    她刚想看清楚那是什么,就见两滴亮晶晶的东西,又落了下去……

    “太太,青黛来了。”翠喜在外面禀报。

    静漪忙站起来,背转身过去。

    宛帔指了指里间,静漪走进去,她坐端正了,等青黛进来,问道:“是太太那边有什么事?”

    青黛回话道:“太太让二太太过去,商量一下事情。太太明天要去段家吊唁,手头有几件事情要交待给您呢。请您马上过去。”

    宛帔问:“段家?段家谁殁了?”

    “是段司令。段家来人刚刚走。”青黛回答,见宛帔愣了愣,她就接着说,“外面传说段家都乱套了。段司令还没咽气儿呢,几个儿子和老部下就在他眼前儿动了枪,段司令硬生生的就是给气死的……老爷现在太太那里。还有,听说姑太太家里,三表小姐这两日生了病,家里也有些不安宁。太太说,要是忙不过来,二太太这几日还得去瞧瞧赵家那边。”

    “我换件衣服,这就去。”宛帔打发青黛先走,自己到里间换衣服。见静漪已经恢复常态,她吩咐翠喜:“替我拿那件茧绸衫来。”

    静漪陪着母亲换好了衣服,送她出门。

    “刚才都听见了?”宛帔问静漪。

    静漪知道母亲指的是无垢的事情。青黛说的含糊,应该是不明就里。她总是知道无垢的事的。

    “那日去探望大表姐,听她说,孔黄两家因为解除婚约的事,闹的很不愉快。孔家大哥执意退婚,不惜以死相逼。这满城风雨的,姑父必然要责怪三表姐。”静漪说。

    “有无垢的事在眼前,你也好好儿想想。”宛帔望着静漪,默默的将手帕塞到胁下,扶着翠喜走了。

    等她的身影消失,静漪仍旧站在廊下。

    她想这几日,想必母亲要忙一忙的,家里进出的人多,门禁也会松一些吧。

    她回到房里去,见秋薇还在专心的描花样子,就不去扰乱她,坐在书桌前,她打开了那个小匣子。她清点着里面的东西。

    有一张相片,是戴孟元的半身照。

    他穿着黑色的长衫,围着白色的围巾,端直清正,目光湛湛,似是在望着她。

    静漪将相片用一方锦帕包了,放回小匣子里去。

    孟元,过几天,就应该启程了吧?

    但愿他顺利到达大洋彼岸。

    *******

    这一程,程家因为几件大事,从老爷程世运到太太杜厚德都十分忙碌。

    这日早上静漪和之慎要出门上学,原本要送他们去上课的司机就说:“请九少爷和十小姐将就一下,用这辆小车,今儿您二位的车子被派去送太太和四太太出门了。”

    之慎听了就问:“怎么连我们的车子都用上了?早知道我自个儿开车上学,送十妹就是了。”

    “你又要招父亲说你吗?”静漪背着一个大书包,拉着之慎上车,“快走吧,再罗嗦就要迟到了。”

    之慎要挑剔细致起来,也是十分的挑剔细致,这辆又旧又小跑起来除了喇叭各处也都叮叮当响的奥斯丁,他平日里是最看不上的。

    静漪倒不觉得怎么样,等之慎不情愿的上车来,她就说:“一早儿的起床气还没有过去么?发什么大少爷脾气呢,从没见人是这样的。难不成套上马车你就不上学了?可真是那句话说的再不带错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九哥,我服了你。”

    之慎撇了下嘴,说:“车马出行之事,岂可小看。”

    “真能摆谱儿啊。”静漪微笑了。之慎有时候,是一板一眼的。所以程家的爷们儿里,他岁数虽小,谁伺候他,也不敢不经心。

    “你背这么大一书包干嘛?”之慎问。他胁下只夹了一本书另加一本笔记本。说着话,便扯了一下静漪的书包背带,看上去还挺沉。他使的劲儿小了,一把没扯动。

    “哦,今天课多。我还多带了件衣裳,昨儿下课的时候觉得天凉。”静漪拢了下大书包,说。她又拢了下耳边的发丝。

    “你就随了帔姨,身子还是偏弱些。你看之鸾之凤就气壮如牛。”之慎伸手摸摸静漪的额头,静漪坐着没动,他又摸摸自己的额头,“不发热就好。我记得你年年入秋仿佛都要小病一场。这几年每逢入秋你已经南下了,我险些忘了呢。”

    他微笑着看静漪,静漪没笑。

    “昨儿母亲还说你,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大了。她说,四姐出嫁那日,你还是抱着四姐的腿不让四姐出门的小丫头呢。转眼……”

    “哥。”静漪叫之慎,“别说了。”

    之慎笑笑。

    她不愿意听他说这个,他也就不说了吧。

    他再看看,就觉得这小丫头真的是要长大了。

    她生辰,那场成人礼的盛大舞会都登了报,烜赫一时。信和报纸是之鸾寄回来的,父亲在家中,看了报纸皱皱眉头,却没说什么;帔姨却是去信告诉静漪此后不可随意抛头露面,措辞极严厉。他看那报纸时就只是笑笑,便扔在了一边……虽说是个成人礼,那时候也没觉得小丫头就真的成人了,回来喊着“九哥”“九哥”的,仍旧是他的跟屁虫一般的小妹子。犯起倔劲儿来,糊涂到不得了。就这样,竟然就要出嫁了……想想陶骧那个人,他不由得要叹口气。但是总好过跟戴孟元在一处的颠沛流离吧?戴孟元,此时应该在去往纽约的船上了吧?静漪不晓得清楚不清楚这事儿?她不提,也没人提。最近,父亲看上去很相信静漪,就要安然的走上他给安排的路了。

    之慎又看看静漪。

    静漪将她的大书包紧紧的抱在身畔,小脸儿也绷的紧紧的。

    之慎忍不住弯起手指在静漪饱满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说:“话说着就嫁人了,还这么动不动就使性子,哪儿得了哦。”

    静漪听了,也不说话,狠狠的捶了他一拳……

    车子先到了燕大门前,之慎下车,说:“不用接我放学。我今儿课就两节,下了课我自个儿回的。”

    他说着便要走,静漪想要叫住他,又没敢开口,正抓着车门呢,他忽然回了一下身,说:“小十,你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静漪心里一动,摇头,说:“没有。”

    “那我走了。回头再说,这几天又好多新鲜事儿呢。”之慎走了。

    静漪拉上了窗帘,额头抵在车窗上,深深的呼吸着……新鲜事儿么,九哥,是段家的争权夺利,还是孔黄两家因退婚决裂?还是将三表姐被禁足在闺房、她正绝食抗争?

    想到三表姐,她心里发疼。

    “停车。”静漪说。

    司机停下车来,说:“还没到地儿呢,十小姐。”

    “今儿出来的早,我走两步吧。”静漪说。

    “是。”司机回话。

    “你先回吧,下午放学再来接我。”静漪吩咐。

    “是。十小姐,那我先回了,还要送三太太出门。”司机说。

    “去吧。”静漪点头。等车子开走了,她转身朝学校大门的方向走着,脚步却越来越慢。

    她停下来,回头看了车子离开的方向,东西张望了下,一招手拦下一辆黄包车,说:“只管往前走。”

    黄包车夫“哎”了一声,飞奔起来。

    静漪眼看着黄包车经过协和的正大门,又说:“到雇大车的地方把我搁下就好。”

    “这位小姐您是要去哪儿啊?”车夫问。

    静漪没回答。

    她就要坐火车先离开北平、奔她的新生活去了……

    但她有时间,不着急说。

    【第四章·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十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2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3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4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5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