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玻璃碎片和酒液四溅开来。

    静漪怔了怔,说:“抱歉。”

    她看了看手中仅剩的杯柄。手伸出去时并没怎么用力,不知为何竟碰碎了杯子。

    “碎碎平安。”索雁临反应最快,微笑着说。

    陶骧吩咐人快些撤了桌子,索雁临则拿了手帕来给静漪擦着手。静漪丢了手中仅剩的那个杯柄,微笑道:“我自己来吧。”

    “小心碎片。”雁临提醒她。她看静漪接了手帕拭着手上的酒,发现不对劲,扯了静漪的手过来,撸起衣袖立时便发现她手上的淤青。一反一正,狭长的两道青紫。她盯了静漪。

    “被门挤到。”静漪从容地说。

    陶骧和之忱同时皱了下眉。

    尤其是陶骧,他刚要开口,静漪转脸对他微笑道:“没关系的……在家要敢那样把门弄出声音,我娘会罚我跪的。”她后面的话是对之忱说的。

    之忱看着她含笑的眼睛,说:“帔姨对你有时太过严厉。”

    “现在是想她教训我都不成了。”静漪将袖子整理好。

    席面重新换上,静漪见他们都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反而笑道:“这回得是我这个最不会喝酒的祝酒了呢。”

    面前的酒杯已经斟了葡萄酒。

    静漪拿了杯子在手里,说:“我既不会喝酒,也不会说话……这杯酒,我同牧之敬三哥三嫂。”

    她一手搭在陶骧手臂上,对他笑笑,很痛快地将酒喝了。

    然而这顿饭就此开始别扭起来。倒只有她不停地说笑。

    陶骧是见识过她的酒量的,知道她这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只好配合着她说笑……适时地提醒她三哥和三嫂是明天上午的飞机,最好让他们早些回去休息。

    之忱在雁临上车后,站在外面看着妹妹。

    陶骧站的稍远些,知道他们兄妹需要单独说几句话。

    之忱将礼帽戴上,问静漪道:“手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倒想知道什么样的门能把手挤成这样。”

    静漪抬眼。

    三哥的面孔在门前的灯下清晰极了,只有眉眼被礼帽檐投下的阴影遮蔽着。

    她轻叹了口气,说:“瞒不过三哥。个中缘由,不便对三哥细说。三哥不必多虑,只是小事,我应付的来。”

    之忱说:“有什么事需要我,随时都可以找我。”

    “暂时想不出会有什么别的事得麻烦三哥。只有一样,三哥,我与牧之如今是一体的。他有事,我才有事。”静漪在微笑,嘴角上翘,一副笑靥真是美艳不可言表……她伸出手臂来,拥抱下之忱,低低地,她在之忱耳边说:“三哥,保重。”

    她一步撤后,弯身对着车内的雁临挥挥手,再撤后几步,虽是望着之忱的,人却已经站到了陶骧身前。

    之忱转身上了车。

    静漪不待车走,也转了身。

    她听到有人喊七少,陶骧并没有跟上来,进门转身时看到陶骧身边站了两个人。那身影暗而黑,她不认得,也不想认得……

    陶骧进去时,静漪正将酒瓶中仅剩的一点酒倒出来。她手抖,还撒了一些在外头的。她看了看杯中,将余下的酒一饮而尽。

    她今晚其实没吃什么东西,酒喝的倒急。

    陶骧没阻止她。桌上已经没有酒可供她挥霍了。

    丛东升候在一旁,电话响起时他接了请陶骧去听。

    是陆岐问他明晚舞会的事,陶骧看了静漪一眼——她依旧是背对着他的,说:“当然去……说好了的……可以。当然可以。”他说着笑了笑,挂断电话。

    静漪回了身,戴着手套,说:“舞会我不能去,你恐怕得另选舞伴出席了。母亲说这些日子我不方便出门见杂人。”

    陶骧未置可否。

    她想他反正是不愁没有舞伴的,倒真不是非她陪同不可。

    丛东升问七爷和少奶奶今晚是留下还是回府,陶骧还没有回答,静漪就说:“回府。”

    陶骧从女佣手里拿过她的裘皮大衣,亲自给她打开。

    静漪看他,转身穿了,说了声“谢谢”,先一步走出了房门。

    丛东升说着“送七少爷七少奶奶”,她只听到身后跟着的凌乱的脚步声,许是喝了酒的原因,心里格外烦乱些……

    回到家中静漪便上楼回房去了。待她洗过澡出来,听到有人敲门——她看了眼房门,原来是她进来时顺手插了插销——去开了门,站在外面的是张妈。

    她出来,问:“什么事?”

    张妈见她要倒水,忙过来替她倒了一杯,说:“少奶奶,老太太那边来电话问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没有。老太太那边正和老姑奶奶们打牌,有宵夜。少爷和少奶奶不过去吃,她让人送来。”

    静漪这会儿倒真觉得饿了。

    “七少呢?”她问。回来便没见陶骧,不知他在忙什么。

    “刚刚岑参谋带着几个人来了,和少爷在书房谈事情。我没敢打扰。”张妈说。

    静漪想了想,才意识到岑参谋是岑高英。

    这才几日,岑高英身份就发生变化了。她想着自己这会儿大概也不便下去走动,便问着张妈,老夫人那里的宵夜都有什么。她估摸着人数,捡着几样东西要了,吩咐张妈东西到了就送进书房去。

    “少奶奶不要什么?”张妈问。

    “给我一碗雀舌面吧。”静漪一时也想不起要吃什么。张妈说了那一堆的东西,她印象里就只剩下了这个。

    张妈笑着去了。

    静漪发了一会儿呆,在起居室里走了两趟,去楼上小书房里看看。秋薇已经把她的书籍都整理好了。原先这小书房里什么都没有,她带来的书也没有多少。书柜里都空荡荡的。她看着看着,就觉得楼下陶骧那间书房真是好的很……虽然有点挤挤挨挨的,但是白天有太阳的时候,应该是暖洋洋的。就是没有太阳的时候,坐在壁炉边喝杯酒也好……

    她甩了下头。

    一定是晚上酒喝多了。那几杯葡萄酒让她身上暖暖的,直到现在……再这么下去,她恐怕会变成酒鬼。

    她坐在桌案边,翻了下放在桌上的信笺。整整齐齐的码着的,都是在北平时定制的。有她用的,也有陶骧的。她翻了翻自己的那份,对着台灯看看。纸张纹路细密,印花精致。看看桌上笔架上挂着的各式毛笔都是新的,砚台打开,墨是新的,还没有磨开口,旁边墨水瓶里也都满着,她把自来水笔注满了,在信笺上试着写了几个字。还是很流畅的。

    离家的这些日子过的跌宕,她本应有很多可以说的,然而拿起笔来又觉得所有的经历都不便写在家信里。

    静漪望着桌案上那盏细纱珠穗罩子的台灯,半晌,终于下笔。

    秋薇敲门进来,给她送汤剂丸药。

    见她写信呢,秋薇问:“小姐手伤成那样,写什么信呢,不疼吗?”

    她闻着汤药的味道,说:“我不吃这个。”

    秋薇小声说:“都是大补的……”

    她抬眼一瞅秋薇。

    秋薇吐吐舌尖,说:“张妈厉害着呢。”

    静漪将写给嫡母的信折好。手确实疼,还肿高了。秋薇在一边歪着头看她另起笔,说:“太太总说小姐写家信就是那几件事。说自己很好,汇报在学校的成绩,然后就会问她有没有按时吃药。”

    静漪瞅着信纸上的内容。当真是这些。她便提笔又加了几句,说这里虽然天气寒冷,却并没有北平冬天那样大的风。于是雪下起来都是静静地往下落,极美。难怪李白诗里会有“大漠孤烟直”的句子。她盼着有一日母亲能来这里看看这样奇特的景色……写到落款“不孝女静漪叩首”时,她莫名的鼻子酸了下。

    秋薇见她伤心,反而不敢劝。

    “刚刚在下面干什么?”静漪问。

    “夫人让把派给各房过年的东西又送过来一些。张妈她们忙不过来,我去帮忙了。”秋薇说。

    “嗯。”静漪点头。

    “花灯也有。张妈说这是春节的,等上元节,灯更多更好看呢。城里上元灯会也好的很。”秋薇说着说着高兴起来。眨眼望着静漪。

    静怡慢慢地说:“你当这是在咱们家呢,会专门让你们休工去看花灯?”

    “张妈说陶家是没这规矩。”秋薇叹口气。扭着手帕。

    “若是出门瞧戏,倒是顺道可以看看花灯的。”静漪说。

    “真的?”秋薇听说出门玩,立刻就高兴了。“什么时候呢?”

    “瞧你急的。还没定。不过她们出门要是都不带丫头,我可也不能带着你。”静漪逗着秋薇。见她撅了嘴,笑了。眼见着手边这碗补药已经凉透了,她略皱了下眉。

    ——————————————

    亲爱的大家:

    补更放在今晚八点以后。晚上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2恋恋匠心作者:梨花颜 3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