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二)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二)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陶骧挥了下手。

    指间的烟雾在风中迅速的飘散。

    黄珍妮笑了笑,也挥了挥手,说:“我回去跳舞……等下请我跳支舞吧?”

    她的高跟鞋笃笃笃急促的敲打着地面,去了。

    陶骧抬头,对面那个瘦高的影子,朝着相同的方向移了过去……他拿起酒杯来,将杯中的香槟喝光。

    外面冷,酒就冷的砸牙。

    戏楼里的丝竹漫漫,惜阴厅里的乐曲飘飘,若两股绳似的缠在一处,荡过来、荡过去,几乎没有一刻停歇的。

    他此刻既不想去听戏,也不想去跳舞,只想在这里静静的站一会儿……凉水似的香槟酒,喝多了也会上头。

    隐隐约约的,有女子的轻语和笑声,听着是远了,不一会儿,又近了……他往声音飘来的方向看去,并没有人影。然而声音是越来越响了,似乎是隔着墙,就在墙根下。

    他踱着步子,要顺着水边往那墙下走,忽听得有人叫他。

    “七哥!”是远遥。

    他停下了脚步。

    ……

    静漪原本只想回房小睡片刻的,不想待她醒来,已经过了九点钟。

    这一觉倒睡的又沉又实。

    “小姐,你再不起来,舞会都要结束了。”秋薇托着腮帮子,坐在床边的矮凳上,看她坐起来,轻声说。

    静漪见她也睡眼惺忪的模样,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就回来了。大太太让我管着三少爷新房里那些枣子和栗子,他们回来之后要安床,我给往他们身上丢枣子和栗子……有几个打到三爷头上,少奶奶还心疼了。”秋薇跟静漪说,笑的脸上红红的。静漪听了也微笑。秋薇继续说:“晚上三少奶奶换过衣裳去舞会,问我是哪房里的丫头,听我说了之后就让我回来了。还问怎么没见你?我回来就听董妈妈说你歇着了。小姐,可是哪儿不舒服?”

    “嗯。不过现在好了。”静漪下床来,把长发打开,蓬着头,“我洗好脸你给我梳头。梳简单些的,那衣服华丽,反倒不用太隆重的装饰。”

    秋薇给她放好了热水,她匆匆的净过面,先换上礼服。

    为了喜庆,预备了件深红色的晚礼服。秋薇忙着给她系背后的带子。带子抽了又抽,硬是比那日试穿的时候,还要进去一扣。秋薇攥着手里的丝带,说:“小姐,你要再瘦,小心一跳舞,裙子掉下来。”

    “瘦的像白骨精了是不是?你系的紧一些,可不能掉下去,不然会闹大笑话的。”静漪伸手一捏,秋薇已经尽量的将带子抽紧,她还是能将裙子捻起皱褶来。

    “大喜的日子,说什么白骨精呢?怪吓人的。”门帘一挑,程之鸾笑着的进来。目光就在静漪周身一转。

    “七姐,你怎么来了?”静漪问。再一看,之鸾身后跟着江慧安。之鸾是一身秋香色的洋装,挽好的发髻还插着同色的鸵鸟毛,喜气洋洋;慧安则是一身蜜合色的裙褂,齐整端庄——“真美。”静漪称赞道。

    “就知道你不是夸我,是夸慧安呢。”之鸾笑着过来,坐下。回头看了眼窗外,闲闲地道:“之忓就一直在这里?你这一来倒好,行动都有人使唤着。”

    “今天是。我哪儿敢使唤之忓。他可是父亲身边的人。”静漪也看一眼窗外,根本看不到之忓。之忓这人,有时候在或不在,都不太能察觉的。她拉着慧安的手让座,捧了糖盒子放在她和之鸾中间。

    之鸾拿了一块糖,剥了玻璃糖纸去,笑道:“你这儿的差事,之忓倒是尽心。”

    静漪看她一眼,转身坐到妆台前,说:“你们等我一等。舞会怎么样了?”

    慧安温柔的笑着说:“我和七小姐过去看了看,人太多了,还没进去就觉得头晕。我惦记着你,本想让七小姐自管去顽,我自个儿过来就好,七小姐太客气,亲自送我过来。”

    之鸾看看她,笑道:“我要把你交给十妹才能放心——十妹你快些出来陪慧安去听戏,好闷的,她竟然能听的津津有味,还说的头头是道,我真服了她!”

    “我不觉得闷啊。”慧安并不觉得难为情。

    静漪微笑。

    秋薇给她脸上扫了点胭脂,她照照镜子,觉得脸色还不好,又让她再扫一些。

    “会不会太重了?”秋薇从未见过小姐上这样重的妆,有些下不了手。

    之鸾走过来,托着静漪的下巴,从秋薇手里拿过胭脂来,给静漪又扫了两下,再看一看,才满意地说:“这样才刚刚好。你这张脸白的吓人,眼睛又太黑,白纸上两个黑洞似的。白天看着倒罢了,晚上要出去吓人吗?真成了白骨精了……”

    静漪听了,想起上回她和之凤捉弄她,给她戴了满头钻饰出门的事来,便沾了一手的胭脂过来抓之鸾。之鸾还真是怕静漪给她将礼服弄上胭脂,忙躲到屋外去,隔了玻璃窗笑着让静漪快一些,“等下有你玩的。我先走了,他们都等着我呢……慧安,我把你交给十妹了。”

    静漪洗完手,之鸾已经走了。

    慧安仍安稳地坐在那里,微笑的看着静漪。

    “等我换好鞋子。”静漪转身看着地上那双和裙子相配的同色跳舞鞋子,低低的叹了一声——鞋跟又细又高,要穿着它走那么多路么……她狠了狠心,还是穿上。

    静漪拉着慧安的手往外走,说:“走吧,我们去听戏。”

    “不是要跳舞去?”慧安笑着问,“你不用顺着我的。”

    “我去露个面。”静漪和慧安走出去,身后跟着秋薇。她留神看看,这会儿倒真不见了之忓。不由得有点奇怪。

    慧安这几日也已经习惯了静漪行动便有人跟着,见静漪左右看看,也问:“咦,那个黑包公呢?”

    静漪一愣之下,才会意慧安说的是谁,说:“且说呢。”

    这才想起来,从那盘棋下完她回房,也没有再见过之忓了。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看到之忓的身影,也便罢了。

    两人边走,边聊着这二三日不见的新鲜事儿,不时的笑着。

    “……这园子也太大了。我那日回去,同父亲说,庆园像大观园。父亲和我开玩笑,说难道我的慧安是刘姥姥么?每次进来,都像是头一回。”慧安笑着说。

    “现在记不住没关系,日后住进来,再记住也不迟。”静漪也笑。

    慧安听她打趣,只是脸红。

    静漪越发觉得她可亲。并不似别的女子,同她开一星半点玩笑,扭捏作态。也看得出来,慧安是倾慕之慎的。就是这一样,也让她觉得慧安好。

    “这庆王府打从落成,怕是也没来过今晚这么多的客人。你瞅瞅,除了内宅,前面东、中、西三个院子全都派上用场了。上回孔伯母生辰,我随母亲去拜寿,还觉得他们家里铺排,轮到自家,真也就知道珍珠如土金如铁是个什么意思了。”静漪说着,停了脚步。

    “怎么?”慧安正凝神听静漪说话,见她停了脚步,忙问。

    静漪抬脚看了看——鞋子是簇新的,头回下地,皮子有些硬,磨脚……她小声的说:“哎哟,这叫我怎么撑一晚上呢?”

    慧安说:“不如让秋薇给你另拿一双鞋来吧。”

    秋薇说:“是,小姐。我这就回去拿的。”

    “不用。不妨事。”静漪还在说着,秋薇已经跑了。静漪要叫住她,见她跑的快,就说:“这慌手慌脚的丫头,得知道等会儿去哪儿找我们啊。也不问问拿哪双?”

    “在这里等等吧。省的你吃苦。”慧安笑道。看看这里,问道:“这是走到哪儿了?”

    静漪说:“想和你去戏楼,走了西边。这儿是西花园呢。”

    西花园里挂了彩灯,也有零星的客人借着灯光游园。今晚庆园夜不闭户,从西侧门出去,走不远便是赵家,也是门户大开,方便客人们往来。

    慧安想到进来的时候,这几条街上布满军警,戒备森严,及至到了程家大门口,走进来,内里家丁的戒备,比外面还要密集,此间人力物力,就远非一句“珍珠如土金如铁”就说的过了。她轻声道:“为了这两日,府上真是也周全到了极处。”

    “三哥是长子,娶的又是那样一位妻子。这已经是俭省的办法了。”静漪说,看着慧安,“到九哥,就凭咱们两家的交情,是不会亏待你的,定要大办起来的。你若实在不喜铺张,同上人们直说就是了。母亲是通情达理的人。”

    慧安一笑,低声对静漪说:“你是知道我的。”

    “知道你什么?”静漪拉着她的手。慧安的手温软如绵,像她的性子。“知道你定会待我九哥好。”

    “你好坏。再这么说,不依你……”慧安脸上烧的什么似的。

    两人已经走到了西园戏楼前,秋薇还没有来。

    静漪就同慧安进了戏楼。在这里听戏的多是当家太太和老太太们,也有些旧派的少奶奶和姨太太。杜氏和宛帔此时都在这里陪客。静漪还没落着座儿,倒左一个右一个的问好。都是多时未见她的,她只得耐着性子一一问候,待差不多了,就该走了,倒把慧安笑了个直不起腰来,走出戏楼还在笑。

    静漪无可奈何的说:“慧安姐姐,这比年三十儿磕头还要累。”

    慧安笑着安慰她,说:“去跳舞,那边总不要鞠躬的吧。”

    静漪听了,脸上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影闪过。

    “你怕遇到他?”慧安问。

    静漪摇头。

    怕,是不怕的。

    她们两人站在惜阴厅的门外,仆人将门帘打起,热闹喧哗的声音顿时有鼎沸之势。

    “他是什么样的人?”慧安小声的问。

    静漪几乎是第一眼便立即看到了那个她不知道该怎么对慧安形容“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正在同远遥跳舞,以极快的舞步,旋转着——每一对舞者,都像是从空中旋转着急速落下来、落到水面上还在旋转的樱花……让人目眩,也让人忽然间就被这美感弄的激动起来。

    静漪攥紧了慧安的手。

    “就是他?”慧安也看到了陶骧。见静漪点头,她低低的“哦”了一声。

    静漪不知道这意味着赞叹还是什么……但是陶骧那个人,如果不认识他,大概是会被他的样子迷惑的。她拉着慧安的手,一路走,一路同人微笑,朝着三哥他们那里去,却没见三嫂和表姐们。一问才知是到后面换礼服去了,她问:“那九哥呢?”

    “老九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恐怕是找地方休息去了。”金碧全笑着说。

    静漪回头看了看慧安,慧安转开脸。

    “十小姐!”静漪听到有人叫她,转过身来一看,认出是黄珍妮。

    “密斯黄,好久不见。”静漪说。

    黄珍妮拿了两杯香槟来,微笑着,递给静漪一杯。

    静漪接了。

    黄珍妮面色绯红,一脸薄汗,亮晶晶的眼睛只管看着她。

    站在静漪身后的孔远遒看到黄珍妮,皱了下眉。慧全对他摇摇头,低声说了句什么。黄珍妮却像挑衅似的,故意将自己手中的酒杯举高些,似是让他们看清楚,对着静漪笑道:“十小姐,我酒后无德,上次多有冒犯,惹十小姐生气了。这一杯酒,是我特地来跟十小姐赔罪的。”

    她说着,已经将手中这杯酒喝了下去,对静漪一亮杯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二)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2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3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流光之城作者:靡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