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五)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八姐不知道怎么把这件挑出来了。”静漪说。这应是收拾出来要拿去收着的衣裳,就挂在了衣橱的最外面,之凤性子最急躁,未必耐心替她找。“很难看吗?”她扯了扯裙摆,这会儿就算是难看,也来不及换了。

    “怎么会难看。”杜氏很满意的笑着说,“你平日里穿的就素净了些。你们姐妹的衣裳,都是一式三样的做,她们整日姹紫嫣红的,独你不肯鲜艳。我看今儿这么穿,就知道一定不是你自己挑。好看,我爱看你们穿的艳丽些。”杜氏说着,替静漪将头上的发饰拢了拢,更满意了。

    之慎忍着笑,没再说什么。

    下车时之慎悄声跟静漪说:“等下进戏楼呢你可千万当心,别让人一不小心认作要登台的。你看看你,这朵钻石花亮的都赶上程老板那行头了。”

    静漪气的伸手便要打之慎,一转眼看到杜氏那嗔怪的眼神,便只拿了手袋作了个势,挽起杜氏的胳膊扶着她,说:“母亲我们走,不理九哥。”

    “老九老十自小好的跟双生子似的。”三太太笑道。

    杜氏笑笑。

    孔家附近的几条街都已经提前布置过,巡警和便衣在附近巡逻。电灯拉到街上,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轿车马车纷至沓来,到门前有听差专门指挥着停到合适的地方去。

    “门庭若市啊。”之慎笑着说,“连卖酸梅汤的都来了。”

    静漪一看可不是嘛,这附近做小买卖的不少都趁机来揽活儿了。其中有个卖花的老汉,车子上挤挤挨挨的摆着各色的鲜花,隔了老远似乎都能闻到那香气……此时孔家的接待员早就看到程家的车子来了,正忙着将程家的太太小姐们往里请呢。静漪因看到那卖花老汉,略停了停脚步,跟杜氏耳语几句。

    “去吧。快些来。”杜氏微笑。

    静漪跑到卖花老汉的车前,跟老汉说要一个新编的花球。她看着车子上的柳编筐子摆的整齐,多的是夏日当令的花。倒没有名贵的。看到垒的整整齐齐的栀子花,她凑近了些看,朵朵都娇艳。若不是白色的花,她真想买一大把带进去。她挑了一个漂亮的花球,付了钱,待要走,老汉又从架子上拿下一小串白兰花来给她,说是送的。静漪本不想接,但见那白兰花馥郁芳香十分可爱,挂的时候久了在这炎炎夏夜,也是凋零的命运,就拿过来,只是坚持要给钱,掏了几个零碎钱给老汉。老汉却不收,笑着说:“小姐也是喜欢花儿朵儿的,送您。”

    静漪方笑着点头,说:“那多谢了。”

    之慎在大门口喊她快些,她再道谢离开。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之慎身边多站了一个西装少年,看到她,笑眯眯的问好:“十姐姐来了。”

    是孔远遒的幼弟远达。

    “有日子没见你,可是长高了不少。”静漪看他,问:“远遥呢?可出来了?”

    “出来了一阵子,替母亲招待了几位女客,就说头疼,这会儿不知在哪歇着呢。十姐姐想她,过会儿我替你找她去。”远达说着话请程家兄妹进门。

    静漪看看这门内,比外面自然又是不同的光景。远达在跟之慎说,东园大哥他们在,舞会还没有开始;堂会戏在西园——客人多的很,府里闹市一般,穿梭似的仆役一溜儿小跑的应付差事——“母亲去了西园?难怪远遥说头疼,我看着人这么多也发慌。”静漪道。

    “程伯母刚刚还和我母亲说,我们家的堂会戏北平城里要说是首屈一指。我母亲说,这都是我父亲素日爱好这些的缘故。他自个儿也写戏、票戏,梨园行里认识的人多,家里堂会一呼百应,来的都是大腕儿。我母亲还说改日让程伯母请客呢,您家里的戏楼可是京城私宅里一等一的了。”远达年纪小,讲话却极有分寸。

    静漪笑笑,听之慎说:“可惜我父亲不喜好这些,听到谁说看戏都要皱眉头。我记得从前那家里也有个戏楼,愣是被父亲拆了。这回没拆庆园的戏楼,怕是一时事忙,没想起来呢。偏生我们家里戏迷又是最多的。”

    说着话他们往西园去。戏已经开台,太太小姐们已经坐的七七八八。重头戏倒是没开始。程太太她们还上房里在和孔太太闲谈。静漪和之慎进去规规矩矩的给孔太太拜了寿。孔太太看着穿的喜庆的静漪格外的高兴,给了她和之慎一人一个大红包。因看到静漪手上拿的花,笑着问:“这可不是给我的吧?”

    静漪笑着过去,把那个颜色喜庆的花球放到孔太太身前的桌子上,道:“在门前看到,一时喜爱,想起远遥妹妹爱这个,是送她玩的。”

    孔太太笑着点头,拿起花球来,说:“我也爱,给我吧。”

    静漪笑。

    “你娘怎么不来?”孔太太笑着问静漪,把花球还给她。

    静漪接了,说:“我娘连日来身上不是很爽快。她说过几日过来再给您问好的。”

    “过几日闲了,我去瞧瞧她。”孔太太笑着转脸对杜氏说,“你们新搬了住处,我得去好好儿逛逛呢。上回去你那里打牌,还是两个月之前的事儿了。”

    “刚安顿下来,等弄利索了,下帖子请你们去逛。”杜氏笑着说。

    “不等你下帖子,我歇息几天就去。”

    “和我们姑太太一个脾气,急性子。”杜氏笑着说。

    “说到你们姑太太,到这会儿还没来呢。”孔太太笑了笑。

    杜氏看看她,一笑。四周围除了程家的女眷,还有外人在,她想说的话不方便这就说出来。孔太太也是明白人,摆摆手,说:“不着急,好戏还在后头,赶得上就好。”

    “我们姑太太也是个爱瞧戏的,尤其爱程老板的戏。今儿晚上听说程老板和冬皇唱压轴,戏瘾一犯那还得了?您瞧着,用不了一刻钟,我们姑太太准来。”杜氏笑着说。

    静漪心想今晚上姑姑恐怕是准不来。她刚刚进门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的招待员说黄家的车子来了,不知道是不是驻英公使黄誉?若是黄誉,再携女前来,那今晚上,她倒是能见到那位誉满京华的黄珍妮黄小姐了,该是怎样的风流人物呢……她正琢磨着,就见有人进来跟孔太太报告,说黄太太和小姐到。

    孔太太一边说请进来,一边跟杜氏说:“说着话儿这就到了。”

    静漪要等着看看,就被人扯了一下,她一回头,是秋薇,对着她指了指身后,她看过去,后面屏风那里人影一晃。她认出来是孔远遥,正招手让她过去。她点了点头,让秋薇过去和杜氏母亲说一说,自己悄悄的往后走。

    绕过屏风并不见远遥的影子,她走了两步,轻声的叫道:“远遥?”走着走着便进了后面的屋子里,是间布置华丽的内厅。静漪走进去,仍不见远遥,便站下来,忽听见格格的笑声,在外面。她拎着那只花球,穿过内厅出了门,果不其然在外面的亭子里,孔远遥站在那里,和之慎远达在聊天,她就笑道:“好呀,什么时候都悄悄儿的跑到这里来了?就留我一个人在那里。”

    孔远遥笑嘻嘻的,过来拉了她,说:“就只有你规规矩矩的在那里,没见你们七小姐八小姐,都没来得及站稳了就奔东园跳舞去了吗?看你可怜,趁乱叫你也出来。咦,这个花球好漂亮!”她说笑着便要拿,静漪把花球藏到身后去。

    “不给你。”静漪笑着。

    “还是给我吧,你今儿这行头再拿个花球,等会儿往戏楼子里一坐,人再当你是要串戏去——唱一出抛绣球?”远遥打趣静漪。

    之慎和远达都笑不可遏。

    静漪狠狠的说:“你们就取笑我吧。”

    “生气啦?”远遥拎着花球,攀着她的肩膀,说:“难得看你穿这么隆重嘛,想必是为我母亲做寿特意穿的——你看我今儿不也是这样,要是不这么着穿,我母亲虽不说什么,回头奶奶也得念叨好些日子。”

    静漪见远遥一身枣红洋装,忍不住也笑。

    之慎就说:“你们俩搭的好,红配绿,看不足。”

    “你就说我们土就是了嘛。”远遥笑着说,一手拉了静漪,道:“我猜你要陪着看戏准嫌闷,一会儿咱们也东园去——大哥在那边招呼客人,年轻些的、爱玩的都奔了那儿。不过今儿堂会戏也好看,只是程老板好像不能来了。”

    “为什么?”静漪问。

    “程老板是一辈子遛鹰,让鹰叼了眼。他的班子被人撬了。”之慎说,“早听说今儿有他,我就觉得不定能来。果然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四章 或浓或淡的影 (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2你给我的喜欢作者:施定柔 3盐店街作者:江天雪意 4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5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