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一)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第六章?载沉载浮的海】

    气流将轿厢里的空气搅动起来,静漪闻到浓重的香水味,呛的她喉咙发痒。

    电梯到了地下二层,出来,静漪终于咳嗽了两声。

    无垢笑道:“洋人行动味道就是大。你也是狗鼻子,这都受不住吗?”

    静漪看看这里,可能因为地下较暗,这里显得比饭店大堂空间要小上一些些,却更安静。走在其中,连呼吸声都要被吞没了似的。

    “这儿是赌场?”她问。

    “嗯,等会儿带你进去见识一下。”无垢说着,和静漪往前走。

    “办正事儿要紧,什么时候不能见识?”静漪说。

    无垢斜她一眼,笑道:“你这个正经人,不是来‘办正事’,会来这里玩一把么?”

    静漪想想也是,便不反驳无垢,只说:“等下见了表姐夫,有话说完就走吧。”在她看来,这地方就算是高级赌场,毕竟不是久留之地。走了一会儿,她看到她们面前的这道金色红绒布镶嵌的大门两边,站着两个穿着西服的漂亮的西崽守着。再看看别处,也是大门紧闭,同样有两个西崽守门——刚刚同她们一起下来的几个洋人,走进走廊尽头的那扇门。门一开一合之间,也还是安静的,听不见一点人声。

    这和静漪印象中嘈杂的赌场完全不一样。

    更像是私宅里的聚会。

    可就像她家里,偶尔父亲招待朋友,打牌的到高兴时,也不会太安静……也许这就是中西不同。

    无垢站下,招手叫过来一个西崽。

    “密斯赵,晚上好。”这个西崽也认识她。

    无垢问:“汪南荪先生来了没有?在哪间房内?”

    西崽笑着说谢谢,然后说:“对不起,密斯赵,汪先生今天没来。”

    无垢笑了笑。她打开手袋,从里面抽出一张钞票来,当着西崽的面叠了一下,塞给他,说:“烦你替我挨间房找一找。汪先生家里有急事找他回去……我在这里等。”

    无垢指了指面前这扇门。

    “好的,密斯赵。”那西崽点头,将房门一推,请无垢和静漪里面去。

    “走,咱们趁这会儿,进去玩儿一把。”无垢拉静漪走进去。

    静漪只好跟着进去。

    屋内一张宽大的铺着薄薄的红毯的桌子,桌边零星的坐着几个客人。见她们进来,也不在意,继续专注在台面上。桌子里面有位西装少年,请她们坐下来。

    无垢让静漪坐在她身边,低声的给她解释,这位少年是荷官,他管着做什么、牌是怎样的……静漪也曾听说过这种西式的玩儿法,虽没有亲眼看到,但无垢解释的简单清晰,她很快便领会,只是低声的说:“这有什么趣儿啊……”说着转头看看屋内的陈设。虽说里面仍是和这大饭店一脉相承的金碧辉煌,屋内的西式家具却是考究的很,尤其小厅里的那对洋泾浜英语里的“悌怕哀”(tea-table),虽是酸枝木的料,样子却是西式的,小巧而又具异域风情,十分好看。

    “小赌怡情嘛。”无垢说,见静漪反而对屋子里的陈设更有兴趣,笑笑。她掂着面前的银色筹码,脸蛋儿渐渐沉下来,“不过汪南荪恐怕不是这么斯文的赌法儿。在这儿,是赌的多大的都有。”

    “嗯。”静漪点头。她才刚刚听九哥当笑话儿跟她说给她解闷的。说关外的一名将领前阵子来北平洽谈事务,此人素来好赌,父亲让人陪他玩了几把。他竟是豪赌的性子,一晚上输掉了三四十万。父亲要给他把赌账抹掉,他却也不愿意就这么欠人账,将自己在城西的一栋宅子作价十万给了父亲……静漪听到的时候只觉得荒唐。几十万的银钱,就那么在哗哗响的骰子起落之间易主了。不知道剩下的那部分,那人要怎么偿还?或者说交换,是铁路修筑权、还是采矿权?

    静漪只觉得厌倦。

    但看着九哥的样子,似乎已经开始乐在其中……

    她这么想着,顿时更觉得索然无味。幸好只过了一会儿,那西崽进来,在无垢耳边低语,无垢点了点头,西崽退下了。

    无垢将面前的筹码都推出去,说了句“跟。”

    “找到了吗?”静漪问。

    无垢说:“刚刚才带着他的相好来,在上面舞厅跳舞呢。”

    “那咱们上去吧?”静漪就要起来。

    “他们没那么快走,待我玩完这一把。”无垢说。

    静漪只好坐着。

    荷官将牌发过来,无垢还没开牌,静漪就将她面前所有的筹码都推了出去,说:“跟。”

    “咦?”无垢笑了。

    静漪低声说:“开牌吧,这把你赢定了。”

    “你又知道?”无垢拿起牌来。自己先看一眼,又给静漪看。

    “这两把下来,就只有那个俄?国人还在跟进,可是他的牌,要是我没算错的话,需要是个艾斯才能赢你。而你只要是个Jack就稳赢。你看,你是艾斯。”静漪说。

    无垢将牌翻过来,放在台上。

    荷官请俄?国人开牌,俄?国人是个梅花K。

    俄?国人笑着耸肩。

    无垢也笑着站起来,看了静漪一眼,说:“你竟悄没声儿的把赌局摸透了。”

    “这有什么可难的。在我看来,麻将牌才难。”静漪拉着无垢就走,“快点,做正事要紧。”

    荷官在请无垢留步。

    满桌子的筹码,堆在那里。

    无垢交待让刚刚那个西崽替她收了,说回头来拿,两人便乘电梯直接到了楼上跳舞厅去——从电梯出来,简直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似的,从寂静闯入喧闹——音乐却是轻缓的,但不时有极纵情的笑声传入耳中,烟气和酒气,更是层层叠叠的,雾一样轻柔的舞动着……静漪站在大厅外,隔着金色的玻璃,望着里面人头攒动、翩翩起舞的样态,深吸了口气。

    无垢转过身来看看静漪,说:“这副打扮也还说的过去,只不是来跳舞的行头。”

    静漪一身湖蓝旗袍,外面罩了件薄线衫。脚上那对白色的鞋子,鞋面上攒着朵珠花,清雅而又别致。

    无垢照例还是考究的洋装。就是到舅舅家吃顿便饭,她也是要盛装出席的。此时她忍不住有点儿得意的说:“你要养成习惯,把每一个需要你出现的场合,都当成要去觐见女王一般的隆重。这样,你才永不出错。”

    静漪嗤的一笑,不以为然。

    不过她也深信,无垢的确做得到。而且她还会会把一个本来让人紧张不安的场合,变的轻松起来,甚至让人忘记当下的状况。

    无垢确实是觐见女王的架势,一转身走在前头,娉娉婷婷的,随着她脚步的移动,从头发梢儿到脚下,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的动起来。静漪恨不得上去拦住她,好教她不要这样妩媚生姿……金色的舞厅大门被推开了,赵无垢携着程静漪的手,一同走了进去。

    这跳舞大厅比起静漪想象中要更加宏大些,但是跳舞的人不能算很多。

    舞台上空荡荡的,乐队却齐整,正在演奏的是一曲轻快的波罗乃兹,这舞曲并不算通俗,所以跳舞的只有那样几对。

    静漪进来之后,就睁大眼睛,在人群中寻找汪南荪。

    起初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两个。

    但赵无垢的出现,却是无论如何都甚为令人瞩目的,更不要说她身边还有个程静漪了。不一会儿,她们还没有找到汪南荪,就有朋友发现了无垢,随着招呼她的人越来越多,静漪也被拉在一处,听着无垢和人寒暄。

    有人问无垢怎么这么久不出来跳舞、怎么还拿着打狗棍……无垢将这木棍搭在手臂上,笑。

    在靠近乐队的位置,有一张弹簧沙发,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瘦高青年,正搂着个年轻的摩登女子,旁若无人的喁喁细语、耳鬓厮磨。

    静漪拉了无垢一下。

    无垢几乎是同时看到了汪南荪,她咬了银牙,说:“走。”

    就在这个时候,舞厅的门一开,像潮水一般的,涌进来一群人,少说也有三四十。走在最前面的七八个洋人,和他们在一起的,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有洋人,也有中国人。紧随其后的是一些年轻人,多是高大英俊的。这样的漂亮人物成群结队一起出现,本来就格外的具有轰动效果,接着又进来几位先生小姐,也都是很时髦的——其中有无垢认识的,看到她便叫着“密斯赵”或者“三小姐”,过来问候她一番,解释“是朋友的生日,在楼下西餐厅庆生之后,上来跳舞呢……”又额外的强调一句,“今儿晚上是陶七爷的东道”

    无垢正急着找汪南荪算账,本想聊几句就走,听到“陶七爷”三个字竟留了步,笑着问道:“怎么偏偏陶七爷不见人?”

    静漪是没留意他们在说什么,无垢正要提醒她之时,就见一位穿着明黄色跳舞衣的女子飘然而至,轻笑着叫她:“三小姐!”

    ——————————————

    亲爱哒大家:

    赌局的这个牌是我瞎掰的,凑合看啊,见谅见谅。多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2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3盐店街作者:江天雪意 4时尚大撕作者:御井烹香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