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三)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逄敦煌让自己镇定些。他静下心来,去给段奉先处理伤口。最后,靠着他那点有限的手法,给段奉先打了一针。

    奉先在包扎之后紧闭双目,额头上的汗滚滚而落,逄敦煌给他擦了汗,让他躺好。自己坐下来,翻看着那女子留下来的皮箱里的东西。拿起一本书来,扉页上有她的名字,静漪。

    静漪,是静静的涟漪吧……

    “不知道她被带回家的命运,会是怎么样的?”逄敦煌喃喃自语。

    “当然是嫁进陶家。”段奉先紧闭着眼睛,说。

    “陶家?谁?”逄敦煌一惊。

    “陶骧。陶家活着的几个爷们儿,不也就剩了他没娶了吗?两家早就有婚约的。既是逃婚,被抓回去,还会怎么样?”段奉先睁开眼,眼神空洞。就这几句话,他说的缓慢。然后喘了好半晌,才缓过来。

    “陶驷的七弟?陶骧?”逄敦煌再问。好像要确定什么。

    段奉先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陶驷这一回,算放了你一马吗?”逄敦煌又问。

    段奉先抖了抖肩。可能失血过多,身上冷。逄敦煌发觉,给他身上披了件外衣,听他说:“不然呢,给他七弟抓逃婚的未婚妻,还要他的副官亲自出马吗?再说,程家是什么人家……程家自个儿处理不了这种家丑呢,还是程家逮不回自家的女儿?”

    逄敦煌半晌不语,说:“下一站咱们就下车。到时候雇马车走小道。”

    他继续翻看着程静漪落下的书。

    还是挺想知道,这个勇敢的女学生,会怎么样呢?

    对着他的枪口的时候,真有种孤勇。

    且眼黑的,在那一刻,险些让他心软到放下枪。

    还有额头上的那颗胭脂痣,仿佛会诉说她的情绪……

    手上这本英文诗集,褐色羊皮封面,书籍上烫金的字体,漂亮的不得了。

    一枚精巧的书签,夹在诗集中。

    他看了看,书签放置的位置,是《西风颂》……

    火车鸣笛,呜呜声,像山呼海啸一般。

    ************

    清泉声。

    隔着石板地,泉水潺潺而流。

    静漪艰难的动了一下手臂。

    这小小的一点牵动,令她疼的浑身发颤。

    她睁开眼,眼前细细的一点光芒,在距离她只有几寸的地方,像一片金叶子……她拿手指去触摸那片金叶子,浑身的疼痛越发的剧烈,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潮湿阴冷的气体钻进她的喉咙,刺激的她咳嗽的更凶。脸颊摩擦着湿滑的石板,还有稻草,疼。

    “小姐!小姐……”那声音比眼前的光线还弱,还有点儿变调。

    不过静漪听得出来,那是翠喜。

    她闭了闭眼。

    似乎就是这一点点的牵动,都会让身上的每一处都疼起来似的……这疼的好像不太正常。她受伤了,是的,但不是全身都伤了,她怎么到处都疼?嘴巴也干。

    听到泉水在石板下流动,她有种渴望,想要钻到下面去,泡在清泉里……泉水,泉水,她这是被关在坎院了吧。“小姐……小姐,我是翠喜……”门外的翠喜,似乎是贴在了门缝上在讲话,声音都变了。

    但她的确是翠喜。

    就只有把她带大的乔妈、翠喜和她的丫头秋薇,会叫她“小姐”。不像别人,都称呼她“十小姐”。秋薇……秋薇被关在哪儿了?

    那丫头也倔。她挨打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闯进去了,趴在她身上替她挨了好几下打……笨。难怪乔妈说,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丫头。

    静漪想动,也动不成。

    索性仍是趴在那里。倒不是不能出声,只是翠喜来这里,是个什么状况?她摸不准。

    她紧咬牙关。

    这一回,她不能妥协。

    门外,翠喜又叫了几声,见里面没动静,她焦急的扒着门,也不敢大声叫,只是低低的,对着旁边的那人问:“四宝,到底是不是这儿?你开门让我进去看看。”

    四宝看着翠喜,指着门上的锁,说:“我的好姐姐,你看看,都动用这样的锁了,眼下,你说这关的还有旁人嘛?就是十小姐。我不哄你的。”

    门上是把不大的锁。

    要紧的不是锁大小,而是那锁上的纹路:长条形的黄铜锁,雕着祥云和牡丹花,正正儿的是程家专门用来锁女眷内院门的锁里,级别比较高的了。打开这样的锁,至少得三把钥匙同时开。

    翠喜叹了口气。

    看了看这阴湿的环境。

    墙上挂着煤油灯,宽阔的空间里,豆大的光,一明一暗的,被潮湿和阴暗吞了去……真冷。

    翠喜哆嗦了一下。

    她在程家当差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来这地牢。

    坎院是专门关不服管教的下人的。

    程家家规很严,主子们虽不至于时常动用私刑,规矩却极是森严。下人犯了错被关进地牢来,几年里也不会有一回。有一回就以儆效尤,够让人怕上好久的。可是主子们犯了错,尤其是小姐少爷们,最多关到后院暗房里几个时辰罢了……这庆园的地牢,比起程家老宅的更深幽。被关在这里好几天,十小姐怎么受得了啊。

    翠喜心里难过的很。

    她四下里看看,青石板砌的整整齐齐的,阴湿些,倒是看不到什么怪东西。

    “翠喜姐姐,既是十小姐没应。你还是快走吧。耽搁久了怕是不好。”四宝催促。

    翠喜看了他一眼。

    四宝现在专门看着这个院子的。名义上是看院子,其实就是看“犯人”。四宝的爹宝爷在程家下人里的地位有点超然。他几乎从不跟其他下人走动。平时除了带家丁巡逻、值夜,也不常露面。多多少少,宝爷都是让人有些怕的。只是翠喜和四宝沾点儿亲,能说上话。

    翠喜想到这里,心里一动。

    她靠近门缝,手扶着铁皮门,对着里面说:“小姐,小姐您千万保重些。大太太说……大太太说她再求求老爷……小姐,翠喜说句不中听的,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小姐您就答应老爷,咱们先出去将养……”翠喜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她顿了下,又急促的说:“小姐您千万保重。太太……小姐您不为自己想,也为太太想……千万别想不开!多少吃点儿东西……太太这些日子……”

    “翠喜姐,有人来了!”四宝急促的叫道。

    翠喜转身回望,入口处人影晃动,她心一紧,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抓着手心里的帕子,眼睛望着黑漆漆的石阶上,先是出现了两只琉璃灯,跟着脚步声渐渐的大了……翠喜想要躲也来不及,况且实在也无处可躲,索性心一横,站在当场,不动了。

    四宝在翠喜身边,倒显得比翠喜还镇定些,他抬眼看清楚来人,往前挪一步,打了个千儿,道:“四宝给九少爷请安。”

    翠喜看到是九少爷程之慎,倒是松了口气似的。

    程之慎身后跟着他的两个长随程僖和程倚,还有四宝的爹宝大昌。几个人都板着脸,没什么表情。

    程之慎是显的松快些,轻声的说了句:“四宝也在这儿啊,起来吧。”他嗓音带着弯儿,眼神带着钩儿,瞟向一福下去、动也不动的翠喜。“哟,这是谁呀?”

    翠喜保持着那个姿势,轻声道:“翠喜见过九少爷。”

    “真是翠喜姐姐啊,这儿黑,我险些没认出来。”程之慎打量着翠喜。果然是杏庐的丫头,稳。他终于轻笑,“你也来看十妹?”

    翠喜没有应声,低头听着九少爷的问话。

    “先回吧。跟帔姨好好儿说,别让她担心。”之慎说。

    翠喜仍是没有吭声,抬眼看之慎,见之慎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她才轻施一礼,退了两步,才下去。等她离开了地下室,程之慎仍站在那里不动。

    程之慎身后的程倚低声道:“主子问话,一句应答没有,二太太身边的人,按理不该这样……”

    “杏庐的人,自然比别处不同些。你懂什么。”程之慎轻斥程倚。程倚嘿嘿一笑。程僖倒在这时候说了句实话“二太太那边的人现在还顾得上礼法么”。之慎听着,转了下眼,“宝爷。”

    宝大昌躬身,道:“九少爷。”

    “是父亲吩咐我来看看十妹的。”程之慎温和的说。对宝爷,他应有几分敬重。

    宝大昌说了声“是”,身子微微一躬,腰间的钥匙哗啦哗啦响,人却没挪动一寸。

    程之慎从袖筒里掏出两把钥匙来,微笑道:“那就请宝爷开开锁吧?见了十妹,我也好早些回去跟父亲那儿复命。”他把手里的钥匙抖的叮铃响。

    “九少爷,这不合规矩吧?”宝大昌面上严整,一对虎目微微上翻,对上程之慎含笑的秋水一般的目光,不为所动。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3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4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5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