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 (七)

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 (七)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他慢条斯理地摘着手套。

    白手套紧贴着手,简直像他另一层皮肤。那白色冷冷的,裹在手上森森白骨似的,让人禁不住毛骨悚然。

    “第一,我母亲和妹妹无辜,七哥保证我们父子的事情不株连她们;第二,备辆车子,送我们到机场;第三,麻烦七嫂陪我们走一趟,不然我也不知道上了天会不会把我们击落……七哥至少还带七嫂上过天,总有点舍不得这个人儿吧?”陆岐说到后来,冷冷地笑着。

    静漪眼看着陶骧嘴角动了动,几乎算是微笑了。

    “阿岐,”他叫陆岐的这一声,暮气沉沉的。“看样子你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托了谁的福才活到现在的吧?”陶骧抬手,指关节蹭了下鼻梁,很随意自在地往那里一站。

    静漪背后又是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穿透了她的背。

    陆岐沉默,片刻之后说:“七哥,你逼我走到这步的。”

    “我逼你……其他的都不提,你这次折损我栖云大营一个独立团的兵力,我没把你就地正法已经是法外开恩。”陶骧说。

    “清除栖云大营里大少的死忠,七哥不是一直在做么?又不是七哥的嫡系,心疼什么?”陆岐反问陶骧。

    陶骧看了他,曼声道:“大少的死忠,还是陶家的家将。怎么效忠,都是效忠陶家。你策动兵变,无异以卵击石。”

    “比起七哥把我父亲老部下一举压上前线除掉,我不过分。结果横竖都是七哥受用,七哥看在这个份儿上,也该放我一马。”陆岐说。

    “嵘儿也是这么说。”陶骧轻声道。语气里竟生出一丝轻佻,很有些玩味在内。

    “你胡说什么?”陆岐听到陶骧提妹妹的闺名,厉声问道。

    静漪闭了下眼睛。

    陶骧的声音听似温和,却能很轻易地就撩拨起陆岐的怒气。

    “嵘儿来求过我。”陶骧继续说。

    “陶骧!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你把嵘儿怎样了?她不是……你要是动了她,我马上就掐死程静漪。”陆岐恼羞成怒。

    静漪身上一震。

    陆岐扯着她脖领的手收紧,她喉头也被扼紧。

    “她没走。眼下好好儿的在陆家别墅里。”

    “她早三天前就和我母亲带小峥到绥远……陶骧,你使诈!”陆岐明白过来,手在抖。

    “别慌。嵘儿和小峥,好歹也都叫我一声七哥。往后我会好好照看她们的,阿岐。不过你都用了什么人?怎么我都断了你的后路,你还在这里和我谈条件,阿岐?”陶骧似笑非笑地问。

    静漪只觉得窒息感在加重。

    隔着玻璃镜片,陶骧的影子在一重重地虚化。

    陶骧就那么淡漠地说着话,也叫着陆岐的小名……她使劲眨眼,怕自己昏过去。

    “无耻!你敢碰她们,我就把你碎尸万段!”陆岐怒骂。

    静漪被他的怒喝震的耳朵疼。看到陶骧继续往前走了两步。他们俩的距离几乎触手可及。

    “我碰不碰她们,全在你。”陶骧说。声线极松弛。“凭你现在,指着什么把我碎尸万段?”

    陶骧进逼,陆岐却也没有后退,枪顶着静漪的太阳穴,迫的她不得不靠在他身前。病房里的灯忽然全亮了,静漪闭上眼睛。

    陆岐冷冷地说:“我指着什么,七哥你看的很明白。炸药不多,不过足够我们一起上西天。七哥给句痛快话,到底答应不答应。”

    “阿岐,这么多年,你还是不知道我的作风么?”陶骧问。

    “知道,七哥。所以我才问你,到底答应不答应?若不答应……今天我们就同归于尽。在这里的都算上,陶家有五口。七哥你也在,不枉我和七哥这么多年的交情,临走拉七哥一道,黄泉路上有伴。”陆岐低声道。他忽然轻笑,“不过,七嫂出了事……下面会怎么样,七哥你是知道的吧?七哥玩惯了借刀杀人,这回我也来用一用。”

    “车子就在楼下,随时可以走。”陶骧说着,转了下身,缓慢地踱了两步。

    龙行虎步,威风凛凛,丝毫不见焦躁,也不见迫切。

    倒是陆岐的呼吸重了,而他的手下,手中的枪对准了陶骧,这是千钧一发,只等陆岐一声令下……静漪心跳都在此刻停止了。

    她抬眼望去,面前都是乌黑的枪口。

    不管是谁先下令,她都有可能成为蜂窝。

    “我亲自送你走。”陶骧低头点了支烟,仍是背对着这边的,说:“但是走之前,阿岐,我有几句话也想问你。”

    陆岐顿了顿,说:“我是反对的。”

    陶骧沉默片刻,说:“我信你。”

    “怹是我父亲,我只能服从。”陆岐说。

    陶骧转身看着他。

    只这一眼,静漪莫明就觉得四周有冷风旋转着。她几乎同时感觉到,身后的陆岐也被这一眼煞到了似的,呼吸都停滞了。

    “去秋司令遇袭。”陶骧弹了下烟灰。

    “是。”陆岐说。

    “筱玉仙?”陶骧问。

    “是。安插在二哥身边的。哪知后来都有了点真心,不肯再对二哥和陶家不利。可她知道的太多,不得不除。”陆岐斩钉截铁地说。

    静漪看着陶骧,他也没有什么表情。似这些都已经在他心上,只需要一个个印证,好让事实更加清晰。

    陶骧沉默片刻,问:“段奉孝可知道?”

    “不知道。”陆岐顿了顿,“七哥还要仔细问么?我时间可不多。”

    静漪听着陆岐说着最后这句话,忽觉得不祥。

    陶骧一松手,香烟落在地上。

    他一边解着身上的枪套,一边挥手,让图虎翼等人后退。图虎翼看着他的手势,带着人步步后退,不一会儿,病房门口便空无一人了。

    “七哥执意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陆岐说。

    “不用。”静漪轻声说。

    陶骧看都不看她,枪套重重地落在地上。双臂抬高,慢慢转身,背对了他们。

    静漪紧盯着陶骧。

    他背转身去,说出来的话让她觉得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他说:“陆岐,我总要亲自送送你。”

    陆岐笑了一声,手一松。就在他猛的将静漪推开、上前一步枪口抵上陶骧后心时,突然间有人从背后袭击他。陆岐只觉得脖子后面一凉,在他下意识转身的一瞬,陶骧猛然间侧身,抬腿便扫过来,一把拽住静漪的手腕子拖过去,将她按倒在地,枪声大作。

    静漪在身子贴到冰冷的水泥地上,背上那具温热的躯体覆着她,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陶骧!”陆岐声嘶力竭地喊道。

    静漪想转头看,一只大手压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动。她只能听到枪响,听到脚步声,听到重物坠地,听到自己如雷一般的心跳……全身都似麻痹了,只能等待着一切都静下来的那一刻。

    “七哥……”陆岐的声音嘶哑,且发颤。他随即笑起来。笑声在安静至极的病房里飘荡着,“你真毒……你竟然都不顾她……”

    “陆岐,从你们父子安插人到二哥身边、谋划暗杀我父亲那一天开始,我已经不是你七哥。”

    静漪伏在地上。

    凉凉的地面,贴着她的额头,一股来苏水味混着尘土,呛着了她。她忍住,不让自己出声。陶骧的手离开了她的背……她仍觉得有什么压着她。

    “你虽一心替陆大同报仇,我念着往日的情分,若你安分守己,我冒着人说我妇人之仁,也不欲剪草除根。我一忍再忍、一容再容,你果然图谋不轨,还留着你,已是万万不能。这些,我本不必说给你听,可你叫过我一声七哥。”

    “陶骧……莫说你我……是异姓兄弟,就是亲生的,你该下手时,可……手软过?”陆岐大口喘着气,艰难地说。“……你说是饶我……又怎么能忘了那些事?”

    静漪听的出来,他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陶骧将她拉起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他看她一会儿,招手让身后的马行健过来。马行健要扶静漪,静漪摇头。

    “也难怪你这么想。”陶骧看了静漪,对倒在地上的陆岐说,“陆叔同我父亲,相识四十年,乃刎颈之交,到头来仍三番四次欲置他于死地。他近年做的事,哪一桩你不是看在眼里?今日你反说我毒。我不毒,死的就是我。”

    “陶骧……”

    “我特为来,也是告诉你。马家琦已死,你已手刃杀父仇人。”陶骧一字一句地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 (七)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2百年好合作者:咬春饼 3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4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5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