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八章 如玉如晶的雪的雪 (四)

第八章 如玉如晶的雪的雪 (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有什么话,尽管说。”程世运说。

    他直视着女儿的眼。

    “他的死,到底跟父亲有没有关系?”静漪问。

    程世运看到静漪手里的包袱,在抖动。

    “没有。”他回答。

    静漪盯了父亲胸前那串翡翠链子,纹丝不动地又有好久,才说:“那我信您。但是,”她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移到父亲脸上,望着他那神色镇定如常的眼睛,“父亲,我姓程,但愿我这一生,都不会有那么一天会以此为耻。我走了,父亲。”

    程世运看着女儿毅然决然地离去,他将手中的婚书放下。

    “之忓。”他叫道。

    之忓进来。

    “你这些日子也收拾一下,随静漪去兰州。”程世运踱着步子。

    脚下的厚地毯踏上去柔软甚至有些黏腻,让他脚步显得迟疑。

    “是。”之忓回答。没有任何疑问,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程世运看着这间卧房墙壁上的画,是宛帔笔下的山水。山水间的悠远淡然气息,正像她那清心寡欲的心境——也许正是不俗的宛帔,才养的出静漪这样的女儿……他不知不觉站在那里看了很久。

    “看着她,别让她出事。”程世运说。

    “是。”之忓的回答,仍然只有一个字。

    ……

    静漪一路跑着出了家门。直到进了医院大门,上楼去到宛帔的病房门外,跟在她身后的图虎翼和四宝都没见她慢下来半分。

    当她跑到病房门口,本应推门而入的她,却握着门柄停下了。

    静漪抹了下脸,没有汗,脸上火辣辣的,每一条毛细血管里的血液都是充足的,似乎下一刻就会喷出来似的热。就像她心里满是肆虐的火苗,恨不得找个地方让这些火苗好好儿的烧一把。

    隔着门里面有动静。

    路上甚至想好了见到母亲就来哭一场……满鼻腔的药水味却提醒着她这是哪里。

    她最终缓慢地推开了病房门。

    病房里只有床头亮着一盏灯,乔妈和翠喜分别守在一边,宛帔是睡着了。

    静漪将带来的包袱放下来,弯身看看宛帔安详的睡容。

    心里肆虐的火苗像是被这安详收服了,她几乎是滑坐在床沿上,轻而又轻地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换了个位置。

    乔妈让她去休息,她也就顺从的到小床上去躺下了。

    听着外面的风声,她辗转反侧。

    乔妈拍着她的背,说:“小姐,睡不着就数星星吧。”

    她翻身看着乔妈那白嫩的有着细细皱纹的脸,抓着她的耳垂。

    乔妈愣了愣,微笑道:“哟,可是多少年没这么着了。小时候睡不着,就爱抓着我的耳垂儿,一会儿就睡着了。”

    今天这一招儿不管用。

    静漪偎在乔妈身旁。胖胖的乔妈往日总给她安宁舒适之感。水汀里走着水,气泡咕咕有声响,让人听了心烦……静漪望着安详地卧于病床上的宛帔。

    这些日子来,她往往看着母亲,心就会不自觉的绞痛起来。

    “乔妈,在你看来,我是不是也太不懂事了?”静漪低声问。

    乔妈怔了怔。

    她是静漪的乳母,太太常说她看着静漪比她自己还重。她自然知道静漪从晚上回来病房里神色就不对。仔细想想,静漪这阵子都不太对劲儿。她这么一想,就觉得静漪绝不止是因为太太生病的缘故,心烦意乱……她将静漪的手拉过来,轻轻地揉着。

    “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吗?”她问。

    “若是当初……能和他一起死了,大概……”

    “小姐你这是说什么?”乔妈压低声音。静漪的话让她心惊肉跳。

    “乔妈,你放心。”静漪说着,竟笑了笑。

    乔妈看她笑的古怪,忙抓着静漪的手,说:“小姐别胡思乱想……有什么话,跟乔妈说说,哪怕什么也帮不上,你心里舒坦些也好……小姐,凌丫头出嫁前也是百般千般的害怕,还大大的生了一场病,到头来嫁过去,又是百般千般的好了。小姐,千万想开些……”

    “乔妈,你拿这些话劝我也劝了不止百回千回了。”静漪笑着,把手从乔妈的手里抽出来,说:“我看着我娘。”

    乔妈叹口气,说:“小姐你明白就好。”

    静漪点点头,不明白又能怎样呢?

    她听着乔妈絮絮地又说着什么,大抵是还是劝她的话……她其实不用谁来劝她的。

    再过不去的坎儿,也会过去。

    都得她自个儿抬脚。

    天都快亮了,她还没有睡着,乔妈却睡沉了。

    静漪扶着乔妈躺下来,自己坐在母亲床边的椅子上……

    走廊上响起脚步声的时候,静漪睁开了眼。

    她先看了看母亲,见她安然,松了口气。拿了面盆出去净面,看到门边一左一右,四宝躺在长椅上鼾声如雷,图虎翼抱着手臂,站姿如松柏——看到她,图虎翼站好了。

    静漪心里顿时有些歉然,悄声道:“回去休息吧,我这里好的很呢。”

    “七少会让人来跟我换班的,十小姐别担心。”图虎翼忙解释。

    静漪无奈,端着面盆去洗漱间。

    图虎翼目送她进去,远远的站了,并不过来。

    静漪对着镜子一看,脸色是白里透青,只一夜,又见了憔悴。唇色淡淡的,比樱花瓣儿的色还要浅。

    她用冷水洗过脸,才恢复了些精神。

    洗漱间里空荡荡的,玻璃窗有一扇碎了,风吹进来,她后背冷冰冰的。

    一个穿白色护士袍的女子走进来,站在她身旁。

    静漪以为她要用水,恰好她已经洗漱完毕,便往旁边让了让。护士说了声谢谢。静漪正要离开,那护士轻声问道:“密斯程,我是丁晓玲。您还记得我吗?”

    静漪打量她一会儿,确定她就是昨天同顾鹤在一起的那个女学生。

    “你是怎么进来的?”静漪问。

    丁晓玲一身护士袍,似模似样,不像是装扮的。

    “我是这里的住院部护士。昨天我休班,这会儿刚刚交接完工作。”丁晓玲回答。她指着自己胸前绣的字,协和医院标志旁边,黑色的名字很醒目。

    丁晓玲见静漪只是望着自己,说:“完全是凑巧,今天排班,由我负责护理程太太。不过密斯程若是觉得不便,我可以同护士长说换班。”

    “那样最好。”静漪对着镜子,打开发辫。“也请您谅解。”

    丁晓玲说:“万分理解密斯程的心情。”

    “你真的理解倒也好。”静漪并不同她客气。

    “护理是我的工作。我会尽职尽责。”丁晓玲自然知道程静漪并不乐于在这里见到她。程静漪的冷言冷语,也在意料之中,她并不介意。她耐心地说:“密斯程,你也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只是一批药物,能救很多人。府上是豪富之家,令堂生病卧床,这点医药费不在话下,尚且忧心忡忡。以及推人,不知密斯程能否体会这份心情?他们,也首先是人。对人的怜悯,不是从医者最起码的道德吗?”

    静漪慢慢的梳着头发。

    骨梳顺着发丝滑动,丁晓玲的话字字入耳。

    如在往日,要是力所能及,她会不假思索、不计后果地去做。但是今时的她已然不同。

    她不动声色地说:“告诉顾鹤,我的条件是:第一,让把他手上的证据副本先给我看过,我再决定是否要帮助你们;第二,事成之后,我保留随时要求送我去苏*的权利;第三,不准你们以任何方式再用同样的理由对我的家人造成困扰。如果答应,我就履行我的承诺——但是记住,决不允许你们的人直接参与这次行动。我有权随机应变,临时改变或者取消行动计划。丁小姐请将我的话原原本本转告顾鹤。”

    丁晓玲的手藏在口袋里,这时候静漪都看到她骤然攥紧了拳,像是恨不得振臂一呼似的。

    “谢谢你,密斯程。”丁晓玲声音发颤。

    静漪已将头发编成一个斜辫,丁晓玲的激动她看在眼中。

    “不用谢我。我自保而已。”她说。

    “不。他说你善良,没有说错。”丁晓玲低声道。

    静漪将辫梢儿拈在指间。

    “我是圣约翰护理系毕业的,密斯程。在学校的时候就认得你们了。我曾经参加过密斯程家的花园餐聚。只不过,密斯程是不会记得我的。那时候……你不太会留意到其他人。”丁晓玲拧开水喉。哗哗的水冲刷着她的手,也冲刷着静漪的记忆。

    她的确不记得丁晓玲这么一个人了。

    她甚至那样的花园餐聚因何、因谁而起,也已经快完全忘记并且打算不再记起,更何况那些无关痛痒的“其他人”……她伸手将水喉关了。

    仿佛哗哗的水声一停,有些东西也就停下了。

    “用水也要适可而止。”她说。

    “明白。”丁晓玲点头。

    “记住我的条件。我等你们的答复到明天早上。”静漪将面盆端起来,“我不善良。是你们的威胁起到了作用。我不能让我的过去,影响我和家族的未来。”

    静漪走出洗漱间。

    对丁晓玲最后说的几句话,几近咬牙切齿。那种被毒蛇咬啮住皮肉的感觉再次抓住了她,只是这次,是她自己亲自放出来的毒蛇。

    图虎翼看到她回来,抬脚碰了碰长椅,四宝从长椅上一跃而起,揉着眼睛看清楚静漪走到跟前了,红着脸叫了声“十小姐”。

    静漪轻声说:“不妨事。”

    四宝挠着头,憨憨的笑着。

    “吃过早饭都回去吧,太太在这里养病,人多了她反而不得清静。”静漪说着回了病房。

    宛帔也已经醒了,静漪伺候她洗漱。

    静漪将母亲的发放下来。

    宛帔的头发黑而亮,垂下来,厚厚的丝光缎子似的。

    静漪的手骨梳似的拢着她的发。

    头顶一丝白发翘了出来,静漪挑起来。

    宛帔从镜子里看到,问:“是白头发吗?”

    “娘以前是没有白头发的。”静漪说着,就想给拔了。宛帔阻止她。

    “有白头发怕什么。”宛帔微笑。

    静漪摇头,给母亲把头发挽好,别了一支碧玉簪子。

    那根白发藏在发髻里,是不见了。

    宛帔见静漪脸上的神色有些怪,笑道:“你以为娘是不会老的吗?你再不听话些,娘的白头发会一丛一丛的生出来的。”

    静漪张了张口,握着宛帔肩膀的手,松了一下。

    宛帔见她发呆,笑了笑,说:“你这孩子又冒呆气。”

    “娘,父亲今天会来看您的。”静漪忽然说。

    宛帔怔了怔,轻轻“哦”了一声,苍白的脸上竟慢慢泛起红晕来。被静漪瞅着,她转过脸去,拂了下鬓角。

    护士敲门进来派药,又有家仆奉命送来早点,病房里人多了起来。

    静漪吩咐秋薇分出一些去给图虎翼他们。不一会儿秋薇回来,却带进来图虎翼要她带进来的东西——陶骧让管家程大安亲自来的,带来了怡园的自制早点——静漪不想陶骧会这么做,趁护士在,她出来,见了程大安,叫声“安叔”。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八章 如玉如晶的雪的雪 (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2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3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4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