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十一)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十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语塞。

    陶骧到底在忙些什么,她一时还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陶盛春便笑了。

    “骧哥儿不爱花儿草儿的。骏哥儿和尔宜礼拜天来。你大嫂干脆就没空来,只咱们这些闲人玩一玩吧。”陶老夫人笑道。

    静漪从金萱手中接了茶给她奉上。

    陶老夫人看看她,喝了口茶,微笑道:“要我说也罢了……静漪你就自个儿去愚园住吧,也别同我们这些老婆子混了,年轻小媳妇儿,和我们这些气浊貌丑的老太婆在一处,倒不如自己清净些。”

    “大嫂,这话我不爱听。你是气浊貌丑,我可年轻着呢。”陶因润拿了把羽毛扇,扇了扇。斜着眼睛瞅瞅静漪,说:“我说,侄孙媳妇儿,我也口渴了。”

    静漪微笑着,过来一一给陶因泽姐妹奉了茶。

    其实她们各自有跟着的丫头婆子,偏偏一进门就给打发了去收拾各自的住处了,都不再跟前。年轻的眼下就只有她一个。

    陶因清笑着说:“老七虽说忙的不着家,我们把他媳妇带出来了,还不定怎么恨咱们呢。我看,不出一两日,准追过来……”

    “咦,老七不爱花儿草儿?不会吧,奶奶!”陶尔安笑着。她刚刚打发了自己那三个顽皮的儿子,回来便听到这个,忍不住说。看了看静漪,才适时住了声。

    “就是,大嫂还别忙着说他不爱花儿草儿。那得看什么时候。”陶因润却没尔安那么厚道,笑道。

    静漪被这些姑奶奶们说的脸上发热。

    陶骧最近忙的不可开交,确实脱不了身过来赏花的。

    果不其然,没两日陶骏一家就带尔宜一同到了镇上,陶骧都没露面。

    陶骏夫妇给静漪带来了几封家信。有北平来的,也有南京来的。别人的倒先罢了,静漪接到母亲的信是最高兴的。

    “七妹接了家信,就那么快活?”符黎贞见静漪心情很好的样子,当着众人问道。

    陶骏也看了静漪。

    静漪果然是笑容满面。

    他不禁也微笑。

    “静漪是想家了吧?还是家信里有什么喜事?说来听听,也让我们乐一乐。”陶老夫人含着笑问。

    静漪笑着说:“奶奶……不怕你们笑话,我说说信里说了什么。”

    她声音很轻,满屋子里的人除了傅家那活泼好动的小少爷还在自顾自地玩、大小姐尔安还在摇着那新鲜玩意儿摄影机,都住了声,目光会聚到她这里来。

    “上封家信里,我同我娘讲,西北风光如何的好,竟不知李白笔下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是真的……我以为这里的冬天,大约也跟北平似的,风大的能把人吹跑、天冷的能把人冻哭,不留神哪天风沙一大,太阳都是红的……”静漪笑着说。

    大家都在听,唯有陶骏嘴角一牵,符氏看到,给他的杯中添了点茶水。

    “咦?”陶因泽先忍不住开口了,“哪儿不对劲儿。”

    “嗯。”麒麟儿接了一声。

    陶骏笑起来,摸了摸麒麟儿的头,轻轻嘘了一声。

    “我娘回信,别的先没有说,就说,小十,下回写信,记得《千家诗》从头抄起,算是你给我交的功课。以及,日后无论同人闲谈或是往来书信,若引用诗句,或可先查证一番……”静漪说到这儿,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对麒麟儿眨眨眼。

    麒麟儿大声说:“‘大漠孤烟直’是王维的诗!”

    “是呢!”静漪笑着,脸红的什么似的。

    满屋子里都笑起来,倒不全因为她犯的这一小错,而是看着她笑靥如花,都禁不住被她的欢颜感染似的。

    “你这孩子,这也能笑成这样。”陶老夫人笑着说,“可见你母亲教导你实在严格。不过一时笔误罢了,难不成真的交功课?”

    静漪笑着,揉着眼睛。

    她总算能体会什么是家书抵万金。

    母亲字里行间透着的精气神,也让她多日来的不安一扫而空……如今可见,大约是她多虑了。

    ……

    入夜,静漪坐在屋子里,托着腮,由着秋薇给她梳着头发。

    刚刚沐浴出来,头发半干不湿的。

    秋薇拿着那柄雕刻着梅花的象牙梳子,放在头发的中段,看着象牙梳子顺着发丝下滑,她又蹲下身去接住,再放上去……

    “秋薇。”静漪无奈地看着孩子气的秋薇不厌其烦的玩这个游戏,已经玩了有一盏茶的工夫了。

    “小姐,新换的法兰西洗头膏好用极了。你看,头发顺滑的很。”秋薇开心地说,“还香。”

    “都说了,你喜欢,只管拿去用。”静漪低了头,头发长的很,又厚,缎子似的披散在背后。一动这绸缎就飘飘洒洒的滑动起来,“有什么好,反而不好梳拢,倒又费些发蜡。”

    秋薇扑哧一笑,说:“我看您就顶不喜欢发蜡。”

    “嗯。”静漪也笑了。从梳妆台上拿起那瓶香水来,味道跟洗头膏是一样的,她不怎么用。有一天三老姨太太来她这里串门,看见了,说是自己那瓶被丫头失手跌了,正心疼呢,她便让她拿走一瓶。

    这些东西上,她从来不花心思。

    单记得这是那日阿图进来,放下两箱子这个。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全是法兰西货。阿图只说是七少爷让送回来的,也不知是从哪儿得的……

    香水瓶子从手里滑下去,滚在妆台上。

    她忽然有些恹恹的。

    “小姐?”秋薇不玩了。手里捏着那象牙梳子。静漪看着,伸手接过来。

    “你去歇着吧。”她轻声说。

    “刚刚不是还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又不高兴了?”秋薇好奇地问,“家信里那么多好事,小姐就多想想好事吧……您看,九少爷要成亲、七小姐和八小姐也要成亲……说不定,下封信,该听着无暇小姐和三少奶奶的喜信儿了呢……”

    “你这丫头……我出去走走。”静漪站起来。秋薇叹口气,不声不响地拿了一件披风来,跟在静漪身后。静漪穿了夹袍,走出来,夜里还是很冷。她回身,从秋薇手里拿过披风来,“你先去铺床。”

    “就在园子里,不走远?”秋薇问。

    静漪嘟了嘴。秋薇乖乖的站住了。她也在廊下站了一会儿。园子里遍植梨树,梨花开的绚烂,月色朦胧,梨云似雪……与白天看上去,又不同了。

    静漪低着头。

    树下泥土松软。

    矮矮的枝桠扫在她的发际。梨花拂在面上,有一丝温柔的清凉。

    静漪的手扣在枝子上。

    身后似是刮过了一阵微风。

    她总是惊奇于这里的,日常几乎是没有风的……可一旦起了风,便寒彻骨髓。

    她不知不觉间走出了愚园的侧门。

    这个月洞门走出去,是一个小巧的天井,四四方方的,并没有种什么花草树木,连石头也没有一颗,而是铺了一片青草。静漪见青草修葺的整齐,一棵杂草闲花也无,知道这是特意栽种的。她也不忍踩踏,只慢慢地移着步子。走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看这个院落,前面一排宽檐大屋,屋子里亮着灯,屋檐下挂着成串的羊角大灯,于是天井里这片青草地在灯光照射下,如同绿茸茸的毯子……静漪听到身后有声音,起先并没有在意。提着裙子在草地上走着,小心翼翼地。

    “七妹这么晚还没有休息么?”

    静漪愣了下,听出是陶骏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她叫了声大哥。有些拘谨,急忙松手,将衣裙整理好。

    陶骏坐在轮椅上,正望着她。灯光下他的面容平和宁静。

    静漪看看他身后,房门大开着,并不像平常的屋子是有门槛的,显然这是特别为他考虑。只是平日和他形影不离的福顺并不在他身侧。

    “打搅大哥休息了。”静漪抱歉地说。

    “没什么。我乍换了环境,一时倒也睡不着,出来透口气罢了。”陶骏温和地说,“这草还是那年七弟提议种的,已经养了很多年。”

    静漪原本是要即刻便离开的,听他说起这方碧草,便停下来。

    “西北干旱,花草树木成活都不易。原来是说,若是养成了,山庄里其他的院落也植上些。他是嫌这里只有梨花,太单调。”陶骏说着,滚动着轮椅。轮子压到草坪边缘,停住了。

    静漪倒不想这草坪还有这么个来历,不禁又低头看看。短短的、柔软的草叶密密匝匝地在一处,月光下,撒了一层银霜也似。

    “想必七弟自个儿都不记得这事了。只是当初他可也很有兴致。”符黎贞也从屋子里出来,轻声说道。

    静漪看到她,叫声大嫂,道:“也是我鲁莽,这个时候走过来,把大嫂大哥都惊动了。”

    符黎贞扶着陶骏的轮椅,笑道:“哪里算得上惊动。七妹也太见外了。只是我刚刚从窗子里看到你,倒真吓了一跳呢……辔之,你说是不是?七妹刚刚站在草地上,样子像不像弥贞?”

    陶骏听了,看了静漪,微笑道:“夜里寒冷,七妹还是早些回去吧。贪看花草,感染风寒,得不偿失。明早再来,这草地白天观赏,又是另一个样子了。”

    “是。”静漪道了晚安,悄悄地照原路返回。

    她走了几步,走到草坪中央,回头看看,陶骏夫妇还在望着她。她一笑,快步离开。却知道他们俩的目光始终跟着她,她不禁越走越快。穿过月洞门,她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心跳因为疾行而加速,她按着胸口,让自己平静些。

    不远处梨树下一个深重的影子。

    那深重的影子往这边走来,她忍不住后退两步。

    心怦怦跳的厉害,张了张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陶骧已经走到她近前,看她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说:“来接你回去。”

    静漪怔住。

    陶骧没有立即做出解释,只是往她身后看了看,拉着她的手便往回走。

    “你说什么……什么回去?”静漪心里发慌,陶骧拉着她走的急。她脚下只是一对绣花鞋,踩在软软的土地上,难免走的吃力。

    陶骧却没有丝毫要放慢脚步的意思。

    静漪不禁心头火起,也犯了倔,索性一言不发,由他拽着回房去。

    因见两人气色都不对,秋薇也没有敢跟进来。

    进了屋,静漪甩开陶骧的手,怒目而视道:“你莫名其妙……”

    陶骧将一个信封交给她。

    静漪接过去,狐疑地看着他。

    陶骧转了身,手扶着椅背,说:“家里来的电报。”

    静漪没来由的心头猛颤一下,忙把信封打开,抽出电报纸来。

    “静漪贤妹:母病危,速归。兄之慎。”静漪手颤着,这一行字短短不到二十个,她看了又看,“这……这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陶骧说:“帔姨病重。”

    “我今天才收到我娘的信,怎么可能病重!”静漪把信纸攥在手心里,瞪着陶骧,“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陶骧沉默片刻,说:“让秋薇收拾东西,天一亮我们就动身。我陪你回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十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2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3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可摘星作者:一两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