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十四)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陶骧和之慎同时一怔,就连刚刚从隔壁房间出来的杜氏也是心头一紧,忙问了句:“怎么?”

    里屋房门一开,翠喜慌乱地跑出来,说:“太太不好了……快叫大夫……”

    杜氏忙吩咐人去,自己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这些日子来她几乎是衣不解带地守在这里,原本已经是极为熟悉的房间,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屋里所有能开的灯都开着,正亮如白昼。她竟觉得刺目……更刺目的是床边跪着的静漪。

    僵直着身子的静漪,听到人进来也没有反应。

    她只是握着宛帔的手。

    宛帔紧闭着眼。

    杜氏眼里一热,泪滚下来,她伸手扶着静漪的肩膀,说:“漪儿……”

    细碎的脚步声接踵而至,两名医生赶到了。

    静漪却伸了手臂拦着,说:“不用了……别让她受罪了……求你们了……”

    杜氏叫道:“漪儿,你父亲还没回来……”

    “此时不来,也就不必来了。”静漪站起来,回身说道。

    “小十!”杜氏脸色一变,喝道。

    “母亲。”之慎低声,示意医生快些上前。

    静漪僵着身子不动,陶骧硬是将她拉过来。

    静漪没有再反对。她看着德国大夫那透明的针管插进宛帔细瘦的手臂上,那只手刚刚还被她握在手中、还会艰难却温柔地摸着她发际的胭脂痣……她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陶骧将她拉的再远一些,轻轻地将她的头拢过来,靠在他胸口。

    杜氏见状悄悄地屏退左右。

    “老爷来了……”

    伏在陶骧胸口的静漪听到这一声通报,猛的抬头,正看到父亲走进来。

    杜氏站在门口,对程世运摇了摇头。

    陶骧见程世运一身黑衣,原本就瘦削冷峻的面孔,此时看来越发的瘦削冷峻。他显然是刚刚换过衣服,黑衣纤尘不染,除了手上拿着一本册页,再无他物……而且他进了门,除了与杜氏交换过一个眼神,并没有再看屋子里的其他人,包括静漪。

    静漪转身看着父亲,眼神冷的简直要冻住人。

    杜氏发觉,陶骧也发觉。

    程世运挥了下手。医生们首先退了出去。

    陶骧硬是将静漪带出了房间。静漪眼看着房门在他身后被合上,清醒过来,立即就要回去。

    陶骧拉住她,低声说:“你给父亲一点时间。”

    静漪水汪汪的眼,眼白似是被染红了,而且越来越红,呼吸急促,显见气息是在被她强制性地压住,才没有在这个时候爆发……她没有动。

    陶骧说:“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冷静下。”

    “我没法冷静……我娘……”她开口,一转身对着房门,她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形,越是看不到,心里越痛苦,“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用……”

    “他们毕竟是夫妻,静漪。”陶骧终于说。

    静漪的肩头松了一下,只有一瞬。

    陶骧就见她藏青的袍子闪着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漪终于忍不住,闯了进去。

    没人跟着她进去,她脚步慢的,仿佛是要一步一个脚印。

    父亲端坐在母亲床边,一动也不动。

    她是松了口气。

    真的松了口气,她甚至拿着手帕擦了下额头的虚汗,要后悔自己沉不住气了……然而她走近了,走到父亲身后,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的母亲——安详的、面带微笑的、美的不可思议的母亲——她突然觉得不对劲起来。

    “娘?”她叫着母亲,几乎是扑过去,抓着母亲的手,“娘?”

    已经冷了。

    再不会回应她了。

    她哽住,回头看了木雕泥塑一般的父亲,猛的抓住他的手,摇着,说:“叫她……父亲……叫她起来,叫她起来,我有话说……娘,娘我有话和你说……我有话说……我后悔了,后悔死了……我不该答应你……你凭什么就那么把我交待给他……凭什么就放心了、不管我了……”

    她已经混乱了,就想着怎么把母亲摇醒。

    看上去她就是睡着了……睡着了,还是能叫醒的……

    “给她打针!给她打针……让她醒过来……”她喊着。

    “静漪!静漪!”有人在叫她。

    她就想推开他、甩开他……只是眼前忽然就黑了……

    ……

    静漪一直觉得有只温暖的手在牵着她走出黑暗,可是她不想走出去。她宁可从今往后都在这黑暗里。

    她生命里曾经有过的光,都消失了。

    这手温暖的不可思议,很温柔也很让人安心。

    可是也已经很久很久,这温暖的手没有出现在她的身旁,甚至是幻想之中了。

    她醒过来,却不想睁眼。

    翻了个身,朦胧中只看到一个侧影,心头的震颤让她在这一刻几乎没法呼吸……看到枕边叠放的整整齐齐的粗麻孝服,她将脸埋在孝服上,粗糙的纹路刺的她脸上一阵剧痛。

    好久,她一动不动。

    身体都似乎是僵硬了,她才挣扎着起来。

    已经深夜了,她没有敢去摸身上的怀表。事实上表也不在身上,她的衣服被脱掉了。原本里面是鲜红的内衣衫裤,也不得不被脱下来,换上了黑色的。她有些麻木地看着身上的黑,从容地,她抬眼看了看屋内。

    秋薇肿着眼睛,唯唯诺诺地,不敢惊动她的样子,只悄悄地把她要穿的衣服拿过来。

    黑的,全是黑的。

    她穿了。

    下床来,穿上那粗麻覆着的鞋。不用秋薇伺候她,她安静地将孝服穿上。满头的发簪全都换成了银制。闪着银白光,亮的刺目。

    她转身时看到陶骧。

    一身素服的陶骧,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她没有说别的,只是说:“拜托你了。”

    陶骧点了点头。

    静漪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即跟上去。

    他觉得她需要自己单独走这么一段路……深沉的夜色中她的身影惨白,却越加显得坚强而有韧性。

    她正专注于做好一个孝女。

    事实证明也没有人比她在此刻能做的更好。

    只是她并不哭。

    反而是同样作为孝女守灵的其他姐妹,甚至之鸾之凤,该哭的时候,都比她哭的更动情。

    而她跪在灵堂上,就像一个雕像。

    整整停灵三天,她日以继夜地守在那里,没有离开半步,谁劝也没有用。人是迅速地憔悴和消瘦下去了。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程家给二太太冯宛帔在丧礼上的规格虽然没有正房太太的礼遇,却也不同于寻常侧室。唯独在对遗体的处理上,程家人产生了分歧。按照程家的传统是要土葬的,但宛帔生前要求火化,并且不留骨灰。静漪坚持遵照宛帔生前的意愿,程世运最终仅仅同意火化。

    静漪又没有拗过父亲。

    当静漪捧着母亲的骨灰回到程家时,被提醒不能从正门进入。

    她站在阶前,抱着似乎是余温尤存的骨灰坛,一言不发地站了好久……这朱漆大门的府邸,她母亲耗尽一生的地方……却生前死后,永远是侧门出入。

    她眼前一阵阵地发黑,死死抱住骨灰坛。

    “十小姐,快些进去吧。里面都已经预备好了……”说话的是程大福。

    静漪没有看他。

    “难不成你还想让你娘从大门里进去?你把母亲摆在什么位置?”忽然间一个尖细的声音在一旁说,“就算什么都依着你了,这一条可也不能。怎么出嫁的女儿还想做了娘家的主么?你这是哪门子的规矩?帔姨生前可没这么教导你吧……”

    静漪听着,也不去看到底是谁说的这些话。

    “还不住口!”之慎怒道。他声音沙哑,一身黑衣加孝服,脸色也并不好。“帔姨刚过世,父亲母亲都在悲痛当中,谁也不准生事!”

    陶骧正在静漪身后。静漪立于程府门前的身影,此时倔强的如沙漠中的一株仙人掌。悲伤,且孤立。

    静漪忽然一转身,抱着骨灰坛转身离去。

    程之慎愣了下。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静漪上了车。

    “去怡园。”静漪吩咐。

    程之慎喝道:“小十,里面正等着呢,你这是要做什么?”

    静漪说:“怡园的正门,我娘可以进。”

    之慎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刚要发火,被陶骧伸手拦住,说:“九哥,先别动怒。麻烦九哥进去禀报父亲和母亲,说我们晚上过来请罪。”

    “这怎么能行!”之慎说。他面红耳赤,断然想不到一向懂事的静漪,在按部就班地配合着将帔姨的后事处理到这个地步后,居然会因进门一事横生枝节。“进去上香,明日就……牧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4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5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