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六)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你到底肯不肯?”她直视着程之忱,“回去,就得给父亲准话。我来,也是要你知道,这辈子我不嫁你,便谁也不嫁。你肯,我去跟他说。你不肯,我恪守独身主义,谁要逼我,大不了我就去当修女,或是……总之我是不会嫁去白家,更不会嫁陶骧的。”

    程之忱看着她。

    索雁临转回头去,“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就认定了你……”她听到他走近了。像每一次他走近她的时候,她的心跳都会加速。加速跳到她疼痛难忍,只有抓住他才会活命似的。她闭上了眼睛。

    “雁临,我必须禀报父母,才能去跟长官求婚。”程之忱说。

    索雁临急速的转了身,脸色刷白的看着程之忱,“你……说什么?”

    “我是程家长子,虽然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对这个家仍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次来,你也看到我家状况。”之忱说着,轻声的叹了口气,“有意从军时便刻意隐瞒了些,知我状况者甚少。并不是成心瞒你、也并不只是瞒你一个。但是我想,长官与闾丘主任该是知道些的。”

    “我也从未问过你这些。”索雁临脸红了。

    “你怎么这么性急。”之忱沉稳的说。

    索雁临咬了下唇。

    泪眼朦胧的看着程之忱。

    “我不能贸然的答允你什么,是因为无论如何我都要禀告父母,日后也好在长官和夫人面前有所交代。你知道他们因为什么反对我,我得有所准备,才好跟他们去说。无论如何,你待我的心,我总是懂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不能轻举妄动。”之忱解释道。

    索雁临满面通红,紧咬着嘴唇。

    忽然的,她抬手捶了之忱一下,说:“你真是……太狠心了。你怎么能忍心看我……慌不择路的。万一我要寻短见呢?”

    “你不是那样的人。”之忱倒笑了,捉了她的手,问:“现在呢?”

    “我想亲你。”雁临低声道。细若蚊蝇的声音,钻进他们俩的耳朵里去。

    “你敢。”之忱也低声。他松了手。

    “三少爷。”一个青衫少女来敲了敲花厅的门。

    门并没有关。

    索雁临转了下身,装作欣赏兰花去,便和之忱隔了两三步,。

    “什么事?”之忱见是豆蔻,问道。

    “太太说,早点已经备好,让三少爷请客人过去。”豆蔻口齿清晰的说。

    “知道了。你先去吧。”程之忱看着索雁临脸红的什么似的,待豆蔻走远了,说:“听见了吗?我母亲这就要见你呢。”

    “怎么办……我要不这就走吧?”索雁临脸红透了。太莽撞了。这样子就闯了来,程夫人会怎么看她……

    “这会儿怕了?”程之忱问。

    “你还说!还不都怪你!你要是和我直说,至于这样吗?”索雁临跺脚,“你看我,脸也没洗,衣服也没换,这样见……见……”

    程之忱笑了出来。

    索雁临呆了一下。

    这还是之忱此次见她之后,第一次由衷的笑出来。这一笑,面容生动,真令人心折。她实实的叹了口气。所谓命中的天魔星,便是如此了。她愿意为了这笑容,粉身碎骨……她忽然打了个冷战。

    程之忱见她这样,就说:“走吧。我母亲也想见见你。她会喜欢你的。”

    雁临看着之忱,轻声问:“她会不会觉得我……”

    “不会。”之忱说罢转身,雁临跟上。

    两人并排走在窄窄的路上。

    “之忱?”雁临叫他。

    “嗯?”之忱看雁临,果然是和她平时的样子大有不同。他微笑了下,说:“嘘……你们两个,还不给我过来?”

    索雁临怔了怔。

    她全副心神都在之忱这里,并没有发觉附近还有旁人,就见过了一会儿,从花墙外闪出两个人影,正是之忱那对眉目如画的弟妹……这里距花厅并不远,联想到刚刚,她顿时窘起来。

    “三哥,快去吧,母亲和帔姨都该等急了。”之慎笑着催促他们。

    之忱看看在之慎身边的静漪,嗯了一声,说:“你们俩一起来吧。”

    他们走在前,静漪和之慎落在后面。

    静漪低着头,鞋带不知何时开了,她蹲下身系鞋带。

    蹲下来时就觉得头有点晕,手扶了下地面。

    之慎伸手将静漪扶起来,说:“有些事,虚虚实实的,真有,才不会有那么大的动静儿呢,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刚刚两人在外面,隐隐约约的,三哥和索小姐说的话,他们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索小姐提到陶骧的时候,静漪脸色就不太好。

    他是听了既吃惊,又觉得离谱——陶家难道脚踩两只船吗?可是先前那么积极的操办婚事,静漪出走这么大的事,也未让陶家改了初衷……还是在等着陶骧从南京回来,再做定夺?如果是这样,那倒也说的通,为什么陶骧回来了,订婚的事,仍然没有动静。

    静漪不说话,望了望走在前面的之忱和雁临。

    “母亲会喜欢索小姐吧?”静漪问。索雁临的性子,应该是为杜氏母亲所喜的。言谈举止大方得体,气度雍容言谈爽利,很有大家风范。

    之慎“唔”了一声,说:“母亲嘛,只要是三哥喜欢的,她大约都不太会反对。今儿我陪母亲和帔姨又去了趟大表姐家,回来路上母亲还说,真担心三哥要变和尚,帔姨就劝母亲,说让母亲私下里问问三哥呢,是不是早有意中人。帔姨说她总觉得三哥不着急是胸有成竹。母亲不信。这会儿我倒想起帔姨的话来,还是帔姨细心。这位索小姐,和过世的三嫂太不一样了。”

    静漪想想,可不是吗,几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也不是,有的。

    她们看三哥的眼神。

    “大表姐和孩子都好吗?怎么前儿去了,今儿又去一趟?”静漪看到索雁临在上房屋檐下站住,整理衣裙呢。其实她从头到脚都极得体,这样紧张,不过是因为她身边的那个男人……静漪转开脸,听到之慎说:“正是前儿去了一趟,母亲心里搁不下,今儿想起来和帔姨唠叨,又去一趟。要我说……罢了,总归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

    之慎皱眉的样子,令静漪心里一动。

    他分明是一肚子怒气,不想跟她细说。

    静漪大概也知道今日这番探望,必定是有些不痛快的事。她打定主意要亲自上门去看望无忧的,就跟之慎说:“九哥,我还是不去母亲那里吧。索小姐毕竟第一次来,人多了,恐怕她尴尬。”

    之慎便点了点头,说:“也好。”

    静漪独自回杏庐,经过三太太的院子,花房的人正在搬运一盆盆的菊花和花架子。有两个花架子横在路中央,静漪过不去,便站下往院子里一看,并没有见到三太太。她正要走,就听见有人在院墙内低声说话。

    “……我们太太说,十小姐怕是嫁不成陶家七爷的……”

    花架恰巧横在面前,静漪左右一走,都不成,又不见人马上来抬走,只好又站下。那对话声虽低,只隔了一道墙,她听的清清楚楚。两个老妈子在墙根儿下闲言碎语起来。

    静漪咳了一下,意在提醒,那边的人竟没听到。

    “不是都定了的事儿嘛?”

    “你没听说吗,十小姐这回病着,才不是什么感染风寒,明明就是逃婚,被老爷打的……听说,要不是二太太,啧啧,二太太真有点子狐媚样儿……要不是她想法儿求情,老爷怕打不死十小姐……叫你说,陶家还会要这样的媳妇儿?”

    “啧啧啧,十小姐怎么会凭着好日子不过唷……”

    “……听说和学堂里的一个男学生一来二去的……洋学堂可真是……”

    声音是越来越低。

    静漪听的手发抖。

    “……我们太太说,那男学生已经……”

    忽然间的一声低呼,似是受了多大的惊。

    静漪心里咣当的一下,也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

    她立刻转过身去,一脚踏上了台阶。

    才走了两步,就听见三太太在院子里喊人。

    “吴妈!吴妈你又去哪儿了……成日家要你做活了就不见人影,这里一堆杂七杂八的都没有着落……我的衣裳拿出来没?”三太太那映红的声音,尖细而又高亢。

    “是,是呢太太!这就拿!”吴妈答应着,一溜儿小跑去了。

    静漪看清楚,确实是三太太身边的吴妈……她刚刚说的是什么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2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3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4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5你如北京美丽作者:玖月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