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二十四)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二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段家大哥真在里面?”静漪问道。她着实讶异。逄敦煌说瞒不住她,其实应该是陶骧没有想要瞒她。她看了眼陶骧,陶骧转而问敦煌道:“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

    “稳定下来了,精神时好时坏。”逄敦煌脸色这才沉下来。

    静漪看看他,又看看陶骧,轻声问:“我能进去看看他么?”

    陶骧扶了她的手臂,示意她一同进去。逄敦煌却有点犹豫,陶骧看他一眼,他才让开,低声道:“这会儿睡着了。”

    陶骧走在前头,静漪随后。

    躺在病床上的段奉先,双眼紧闭,呼吸匀净。脸上有几处伤痕,看上去却也还好。静漪站在床边。她几乎要认不出段奉先来了——最后一次见他,就是在火车上。脑海中留下的仅仅是他那灰败的脸。即便是那样,奉先仍有股儒雅的气质……她看着眼下奉先瘦削黧黑的面容,简直不能相信这就是段家的大公子。

    “枪伤,失血过多。我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休克了。幸好左铭在,立即就动了手术。现在算捡回一条命来。”逄敦煌轻声说。

    他语气平和,但听得出来由衷的庆幸。

    “活下来就好。”静漪低声。她不禁有些唏嘘。奉先大哥,和她的大表哥、三哥……曾经是北平城中有名的世家公子。段家是民·国初年才起家的,底子差些。可是她从小看着这些哥哥们,从来都当他们是了不起的大英雄……原来英雄也有末路之时。

    陶骧见静漪伤感,却也不劝慰,反而退了两步,立于窗边。

    逄敦煌过来,压低声音道:“恢复的不好,也有心绪不好的缘故。”

    陶骧眉头一蹙,看出来逄敦煌有话要说。他瞅着静漪。她正在床尾处,煞有介事地翻看段奉先的病例本——翻的甚是缓慢,样子认真的很……他听到逄敦煌说:“他的妻儿原在东京,出事后被段奉孝派人接回北平。日常供应一应具足,不曾苛待。只是三年多以来就没有能够离开过北平城。段奉孝的人看的非常紧。这事你当然是知道的吧?”

    陶骧看了逄敦煌,说:“又想打我的主意了。”

    “你跟段奉孝那是多少年的交情……”逄敦煌笑嘻嘻地说,见陶骧仍是皱着眉,“兄弟阋墙,胜败已定。段奉孝不要逼人太甚。如今妻离子散的这位,可是他兄长。”

    “什么时候去栖云营报到?”陶骧抚了抚眉心,问。

    逄敦煌说:“好歹等我伤好利索了……三天之内。”他摸着肚子,笑着。

    陶骧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说:“西北军里有句老话,‘进栖云营、扒七层皮’。你还是养好了再去。”

    “好啃的骨头也不会给我。早去晚去,还不是一样。你这西北军的军爷们,哪里的也不省事啊。”逄敦煌哼了一声,转身靠在窗边,却正好看到静漪合上病历本,向这边望了一眼。他叹了口气,“奉先当年蒙静漪相救,铭记在心。不然此次清除余党,哪里会这么快?如今他那些心思也淡了,唯独挂念妻儿而已。我想段奉孝也不至于真的”

    陶骧背着手,听到这里,淡淡地说:“这几年卧薪尝胆,若不是兵败,一朝得势,今日的段奉孝,就是他。哪里会有什么不一样?”

    逄敦煌想了一想,点头道:“说的也是。此事当我没提。”

    陶骧看了静漪,说:“奉先何其有幸,你如此拼尽全力护他周全。”

    “言重。”逄敦煌低声道。见静漪是在等着他们了,他提醒陶骧该出去了。

    陶骧一点头,朝静漪走过去。

    逄敦煌舒口气,陶骧虽未答应他什么,可是也并没有把话说死。

    到病房门口静漪就站下,看了敦煌说:“不必送出来了,到底也是病人。”

    她说着一对美目自管望了他。

    逄敦煌笑了,说:“你这明摆着是寒碜我呢。得,没受重伤是我不对;可是把轻伤往重了说,这可是陶司令干的事儿,你该找他算账。”

    “啰嗦。快些依旧进去休息吧,我们这就回了。”静漪挽起陶骧,对逄敦煌摆手。她语气极温柔,陶骧转脸看看她,同逄敦煌握手道别,也就去了。

    逄敦煌转身回了病房,踱了会儿步子,才往窗前一站。下面车子在等,陶骧和静漪还没有到。排的整整齐齐的黑色轿车,散在周围的警卫,看着让人觉得莫名有些紧张……他看到静漪走了出去,似乎是掉了什么,欲弯身时,陶骧已经替她捡了起来……“敦煌?”听到段奉先在叫他,逄敦煌回身看时,果然段奉先已经醒了。“帮我叫护士来,疼的难忍。”

    逄敦煌点点头,探身出去,马行健看到他,听他一说,马上去找护士了。逄敦煌回来,看到段奉先因为剧痛而惨白的脸,轻声问:“静漪在的时候就醒了?”

    段奉先斜他一眼,随即疼的脸上肌肉抽搐,说:“不拆穿,你是不是会死?”

    逄敦煌笑笑。

    “我的事,你不要再操心。这几年的形势我也看透了,中央军不说了,唯有西北军,才容得下你。陶骧也值当你为其效力。段家与陶家是世交,段系同陶系也是盟友。别因为我,给陶骧找麻烦。奉孝扣着南云母子,不过是张牌,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段奉先和缓地说。

    逄敦煌沉默片刻,才问:“你有什么打算?”

    “当然得先养好了伤。”段奉先揉着手臂,“然后……”

    “然后上伏龙山种仙草去吧。”逄敦煌微笑。

    段奉先皱眉。

    “我知道你一定要说,你是拿枪杆子的,拿不了锄头……会有你拿枪杆子的一天,先歇歇。不信这几年你好好睡过一个觉。”逄敦煌说着,听到敲门声,便住了口。

    段奉先也不说什么,等护士进来给他注射的工夫,他看看敦煌,仿佛不经意地说:“几年不见,小十出落的让人更不敢认了。”

    逄敦煌坐在一旁,随手拿了一本日文书来一翻,并不答话……

    静漪在琅园门口下了车便急匆匆地往里走。陶骧看她脚步如飞,把自己甩在身后也不在意,挥手让车子先走,他跟着进了园子。

    静漪进门便问:“麒麟少爷呢?”

    —————————————

    各位,晚上九点左右再2一个。:)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二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2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3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4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5云中歌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